• 笔趣库>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 正文 464.林间枪战
        上川瞬架着狙击枪趴在树梢上,以AWP的威力来说,这么近的距离足以让贝尔摩德的手腕脱臼。

        他将准镜瞄向柯南,柯南虽然被贝尔摩德挟持着,但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唯有脸上神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传来的狙击枪声就像是一个信号,贝尔摩德手中的枪械不在,自然无法再用灰原的生命来威胁FBI。朱蒂开枪瞄准她的腹部,子弹化作一道流光精准地击中她的身体。

        贝尔摩德闷哼一声,稍微倒退一步。她身上穿着防弹衣,子弹虽然没有射进体内,但那股冲击力同样让她不好受。如果朱蒂手里拿着的不是手枪,而是散弹枪或者是步枪,她的肋骨恐怕都要断裂几根。

        森林中潜藏着一个狙击手,对面有毫发无损的朱蒂,赤井秀一虽然受了伤,但他现在藏入了森林中,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而她现在能用的,只有手里的人质,以及隐藏在暗处的卡尔瓦多斯,将刚刚扳回的局面再一次调转。

        更甚者,她有一种预感,这一次,或许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

        见朱蒂攻击贝尔摩德,黑暗的森林中不断传来枪声,阵阵枪声如同密集的鞭炮,将遮挡住朱蒂身形的车击打得千疮百孔。

        朱蒂半蹲着身子缓慢地朝着森林中移动,这个掩体离爆炸现在只差几发子弹。

        不止朱蒂在移动,贝尔摩德同样在移动。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把刀子,锋利的刀子闪着寒光架在柯南脖子上。

        赤井秀一将她拦截的地点是在一个偏僻的山中,山中草木旺盛,只有中间一条狭窄的车道。

        三辆汽车的车灯将这荒野照亮,但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只有光芒触及不到的地方才是安全的。

        一条道路将一座山分成两半,也将两方对立的人马分隔成两边。

        似乎是贝尔摩德手中的人质起了效,那位隐藏在暗处的狙杀手没有再开枪,贝尔摩德倒退着小步往后走,试图从刚刚子弹射来的方向找出那个狙击手的大概位置。

        圆月挂在天空,璀璨的月芒为这森林提供了一点微弱的光亮。但入目所及,大树虬枝,树冠高耸。视野中只能看到墨绿的树冠。带着夜色的黑,而无法从中找到任何身影。

        “砰——”的一声,一发子弹击中汽车的油箱,朱蒂所开来的汽车整个爆炸开来,冲天而起的火光几乎要将山林引燃。

        这一刹那的光亮让道路两旁的森林宛若白昼,上川瞬扣下扳机,一发子弹从枪膛射出,穿过重重树叶,准确地击中树后正准备收回的手。

        子弹从手掌心穿过,手枪和血液一同高高飞起,溅落在地。

        听到卡尔瓦多斯压抑的闷哼,贝尔摩德心愈发下沉,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愈发不利。或许是太过自负,自认为已经摸透了FBI的打算,便只带着卡尔瓦多斯一个人出来。

        但事情永远不会那么想当然,再完美的计划也有出纰漏的时候。这就导致她现在能依仗的,居然只有手里的这个人质!

        手里挟持着的人质这时候突然出声,她的目光平静,甚至于对于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子也并不是那么在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你的帮手只有两个人,而FBI有三个人,他们的大部队估计也已经在路上了。根本没有胜算,还不如自首,或许能减轻一点刑罚。”

        “呵,这才离开组织多久,雪莉你就变得这么正义凛然了?你父母造过的孽,你就能这么推脱干净了?“

        柯南沉默了一阵,抬头看向她,“我的父母做过什么?”

        她的目光丝毫带着一些悲伤,一些倔强,但月光在重重树叶的遮挡下已经剩不下几丝光芒,她看不清,也没有细看。

        她讽刺地冷笑一声,“如果不是他们研究出这种药物,我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你,你以为你像FBI投诚了他们就会放过你吗?那些药物上面沾的血,可少不了你的一份。”

        事情发展到现在,柯南大致也理清了。

        灰原的父母是那个组织的科学家,在他们过世之后,灰原接受了父母留下的东西继续为组织做研究,因为这个药物,贝尔摩得对灰原的父母恨之入骨,连带着也恨上了灰原。

        或许是想独自处理灰原,又或者是某种神秘主义,她没有上报组织,反而是选择是私自处理。也就导致对方根本没有援兵,也十分容易孤注一掷。

        而那位赤井秀一,并不是上川瞬所说的组织成员,而是FBI的搜查官。但上川瞬不可能拿这种重要的信息来骗他,唯一能解释得通的,那就是那位赤井秀一曾经卧底在那个组织,后来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那个组织,恢复了现在的身份。

        至于隐藏的暗处的狙击手,他就有些摸不准了。

        不管是从贝尔摩德还是朱蒂的神色来看,她们对于那位狙击手都十分意外。但朱蒂只惊讶了一瞬就迅速做出了反应,也不排除是赤井秀一的安排。

        想到这里,双方的局势也已经清晰明了。他不再开口,避免激怒对方,从而让自己成为对方的刀下亡魂。

        赤金秀一捂着手臂靠着树干坐在树冠上,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在黑色的大衣上,殷红的鲜血也只是让黑色的外套颜色更深了一分。

        那位狙击手从一开始到现在只开了两枪,但两枪都至关重要。第一枪打落了贝尔摩德的枪,甚至让对方的手腕脱臼,第二枪他虽然看不到,但从安静了下来的树林来看,显然也是打中了的。

        从明美出事之后,他回到东京以来,他一共遇到三次狙击手。这三个狙击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使用的都是AWP。

        他有一种直觉,这三个狙击手,或许都是同一个人也说不定。他视线移向枪声传来的方向,试图找到那个狙击手的位置。

        重重树叶遮挡,夜晚的视野也十分受限,他只能看到隐藏在树丛间狙击镜的些许反光。

        
    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小说肉糜np小说言情甜宠有肉禁区小说免费看乡野情事听小说女频言情小说姐弟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