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无敌从超能开始 > 正文 第040章 【夜轩的用心】
        天墉城,翡翠谷。

        如今,翡翠谷已经进入到了黑夜。

        由于每次新人考核加入天墉城,都需要执剑长老门下率领执行,而执剑长老大弟子凌越下山除妖,那么这件事情,肯定就被负责弟子考核的陵端,分配给了百里屠苏。

        陵端喜欢芙蕖,而芙蕖因为喜欢凌越,不好直面凌越,百里屠苏又是凌越关系最好的师兄,所以只能找百里屠苏送东西,导致被陵端发觉,处处与百里屠苏作对。

        当然,最后他的结局自然不用说。

        “三师兄,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如果被发现的话,我们肯定会被逐出天墉城的。”陵端的狗腿子肇临胆战心惊看着自家三师兄,眼底充满了害怕。

        如果被赶出天墉城的话,他们就真的完了。

        “你要是怕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陵端扫了眼这个以自己为首,给自己出谋划策的肇临,不悦的说道。

        闻言,肇临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他在天墉城修行,还要依仗陵端师兄,才可以生活的逍遥自在。

        毕竟这是掌教真人的亲传弟子。

        当翡翠谷中的精灵,开始‘调戏’新入门弟子的时候,陵端看了眼远处树木之下,饶有兴趣看着被撵的鸡飞狗跳新人的百里屠苏,“百里屠苏,马上就让你笑不出来。”

        他运用其灵力,将手中的困妖壶往天空一扔,手中开始掐法诀,嘴里念念叨叨,就像是神棍似的。

        下一刻。

        困妖壶之中,飞出三道红光,飞速朝着远处的人群飞去。

        而陵端快速收起困妖壶,转身就带着肇临离开。

        不离开被发现的话,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而正在看戏的百里屠苏,忽然感觉到了股妖气,抱着的双臂缓缓放下,面目严肃看向周围的森林,一股浓浓的妖气来袭。

        这绝对不是翡翠谷中的精灵。

        “啊!”

        正被小精灵们撵的到处乱蹿的新入门弟子中,陡然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一名新入门弟子被一只红色的鸟,给抓伤,倒在了冰冷的草地上,嘴里发出了惊恐地惨叫。

        “救命啊,有妖怪。”

        “救命,妖怪来了。”

        一道道求救的声音,不绝于耳。

        百里屠苏也抽出了自己手中抱着的剑,飞身而起,便是扑向了准备再次袭击一名弟子的姑获鸟。

        可是姑获鸟的速度特别快。

        在他还没有攻击到姑获鸟的时候,姑获鸟已经扑向了黑暗的森林之中。

        “没事吧?”

        从幽都跑出来的风晴雪和来天墉城找起死回生仙术的欧阳少恭,连忙赶到那名被袭击的新入门弟子身前,将他给扶起来,担心的说道。

        “没事。”

        这名新入门考核弟子咬着牙,额头上密布着密密麻麻的汗水,摇头道。

        他想要拜入天墉城,即便有事儿,也肯定要说没事儿。

        万一,这也是考核中的一环呢?

        “快带着他们离开。”

        百里屠苏看见再次扑来的妖兽姑获鸟,飞身便是与之缠斗起来。

        一道道剑气在这片地方腾起。

        剑气斩击在姑获鸟的身上,竟是发出了清脆的钢铁碰撞之声。

        长剑斩落在那羽翼之上,更是发出了火星。

        “咻。”

        骤然,一道剑芒来袭。

        顷刻间。

        正在逞凶的姑获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灭杀。

        天空中飞射而来一柄通体火红色的战剑,在即将坠落在地的时候,瞬息变回了人形。

        见状不妙的两只姑获鸟,扇动着翅膀迅速离开。

        这道降落在地上的身影,冷冷扫了一眼。

        仅仅一眼,两只拥有辟谷境修为的姑获鸟,发出两声凄厉的尖锐鸣叫,便是化作了灰烬,随风飘洒。

        “这……”

        看见眼前的这一幕,风晴雪和欧阳少恭都有着错愕,此人究竟是谁?

        如此恐怖的吗?

        仅仅一个眼神,便让两只拥有辟谷境界修为的姑获鸟殒命?

        “大师兄。”

        而累的气喘吁吁的百里屠苏,看见出手的人,连忙走过来朝他抱拳行礼。

        “带新入门的弟子回去,考核通过。”夜轩扫了眼神情并没有多么慌张的风晴雪和欧阳少恭,目光落在百里屠苏的身上。

        “是,大师兄。”

        听罢,百里屠苏也不禁松了口气。

        话落。

        夜轩也不停留,直接化作一柄剑,迅速消失在了翡翠谷之中,朝着天墉城飞掠而去。

        “屠苏师兄,这位是?”

        风晴雪看着这个青年离去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

        幽都的情报之中,天墉城可没有这么年轻又具备超强实力的年轻一代啊。

        “大师兄是掌教真人的大弟子,天墉城大师兄。”

        百里屠苏解释道。

        他虽然没有见过大师兄,但看他的实力与容貌,绝对不是第十一代的前辈长老,那么肯定就是他们天墉城的大师兄。

        “掌教真人的大弟子?修为好强啊,完全不是那个陵端可以比。”

        欧阳少恭眼底闪烁着惊讶,这实力,那个陵端与之比起来,完全就是萤火与皓月的差距啊。

        对此。

        百里屠苏并不答话,没有必要去重伤师兄弟。

        ……

        天烨殿。

        夜轩降落在大殿之中,将被自己束缚而来的两个家伙,无情扔在了大殿中心,冷冰冰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跪着,敢起来,那就死。”

        “大师兄,大师兄,我们真的只是路过啊大师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陵端连滚带爬到夜轩身前,刚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一柄冷冰冰的剑,便是悬浮在他的脖子上,他还未说完的话语,直接卡在了喉咙之中。

        “我的话,不想说第二遍。”

        夜轩都未曾看他们俩人一眼,闭上自己的双眼,背负双手静静伫立与大殿之中。

        “咕咚。”

        看见那漂浮在自己脖子上的战剑,陵端和肇临干涩的咽了口唾沫,眼底充斥着恐惧,只好老老实实跪在大殿之中,不敢废话。

        而涵素真人得知大徒弟回来了,也连忙从自己的寝殿走来,看见跪在大殿之中,脖子上漂浮着战剑的陵端,有些不解,陵端又怎么招惹到他的大师兄了?

        “师尊,师尊,大师兄要杀我,救命啊师尊。”看见自己的靠山来了,陵端当即就准备起身朝涵素真人跑去。

        结果却被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你是真的想死吗?”

        陵端的动作,也被这道冰冷刺骨的声音给打断,他的求救声也戛然而止。

        “徒儿,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有什么话好好说,毕竟,陵端和肇临都是你的师弟。”

        涵素真人也不好苛责夜轩,毕竟这可是被他寄以厚望的掌门人选,也是他天墉城的未来,他也只能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陵端身为天墉城三师兄,掌教真人亲传弟子,设计坑害同门师兄弟,手足相残,释放禁妖洞妖物姑获鸟,针对新入门弟子考核,敢问师尊,这是否已经违反天墉城规定?”

        夜轩注视着自己的师尊涵素真人,沉声说道。

        “什么?”

        闻言,涵素真人眼底出现了难以置信,自己的亲传弟子,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不是的师尊,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针对新入门弟子,我只是针对屠苏……”

        顿时,陵端就有些手足无措,但却不敢反驳说大师兄诬陷他。

        他可不想要招惹这个家伙。

        “你,你竖子,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么?天墉城规定你忘了?残害同门师兄弟,本座真想要一掌毙了你。”涵素真人脸上全是惊怒,眼底全是恨铁不成钢,你怎么敢啊?

        那可是执剑长老的亲传弟子啊。

        执剑长老可不是天墉城的人,那是自己的好友,是自己邀请来到天墉城的。

        人家可以随时走,你这样迫害执剑长老弟子,你这是置天墉城在何地?

        “师尊,饶命,饶命啊,这一切,都是肇临干的,对,就是肇临蛊惑我干的,师尊,徒儿知道错了,请师尊责罚。”

        陵端被吓得亡魂大冒,余光瞥到旁边大气不敢喘的肇临,他连忙甩锅给旁边的肇临。

        而肇临刚想要反驳的时候。

        却是被陵端给恶狠狠瞪了眼,以作警示。

        看见陵端师兄的眼神,肇临也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哼,从今日起,肇临发配到伙房干活一年,每月前往藏经阁抄书三十遍,免除一年的月奉,一年后未达到辟谷境,废黜修为,逐出天墉城。”

        “陵端清扫一年天梯,每日不清扫完不可吃饭,与肇临一起,每月前往藏经阁抄书三十遍,免除一年月奉,一年后未达到金丹境,同样废除修为,逐出天墉城。”

        很快,涵素真人表示冷冰冰的说道。

        “什么?”

        陵端和肇临眼底出现了难以置信。

        这惩罚,未免太重了吧?

        “你们有意见?”

        涵素真人冷冰冰的说道。

        你们两个蠢货。

        没被人抓住,或许罚轻一点,可是你们被自己大师兄抓住,怪谁?

        而且,你们跟执剑长老的弟子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惜以这种方式,去算计人家。

        “没,没有,谢师尊(掌教真人)开恩。”

        看见涵素真人那不容置疑的神情,两人额头的汗水不停往外冒,说道。

        “今后,再找执剑长老门下麻烦,必定将你们逐出天墉城,自生死灭。”涵素真人严厉的说道。

        你们两个混账东西。

        “是是是,保证不敢了。”两人连忙应是。

        这次没有坑到人,反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还不退下?”

        涵素真人威严的说道。

        “是。”

        两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朝着天烨殿外走去。

        “哎,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让徒儿见笑了。”

        涵素真人也没办法,长长叹息一声,说道:“好不容易回趟家,徒儿怎么不在家里多待些时日啊?”

        “打扰师尊休息,是徒儿的罪过。”

        夜轩微微躬身行礼,说道:“修仙者,本不应该被世俗凡尘所牵绊,陷得越深,修为精进就越缓慢,此次回来,欲要冲击凝虚境界,想请师尊为徒儿护法。”

        “嗯,此话不错,总被世俗凡尘牵绊,修为精进也比较缓慢……什么?你要冲击凝虚境?”涵素真人微微颔首,可听着听着,就有些懵圈。

        自己大徒弟,即将冲击凝虚境界?

        我的天呐。

        这才多少年啊?

        他当年从凡人修炼到凝虚境界的时候,貌似花费了整整六十年,六十年啊。

        可自己徒弟,十年就走完了自己六十年才能走完的路?

        不愧是妖孽天赋。

        “嗯,再准备几日,徒儿便要冲击凝虚境,届时,还请师尊为徒儿护法。”夜轩颔首,他的确准备冲击凝虚境界。

        提升到更高境界,丹田的存量才会扩大,灵气的强度才会提升。

        “这……徒儿,这会不会导致你境界不稳啊?要不,还是再巩固一段时间,再进行冲击凝虚境吧?”

        涵素真人担忧的说道。

        可不能把自己最优秀的徒弟,给拔苗助长了。

        那样,只会把自己徒弟给害了的。

        “这……行。”

        夜轩沉吟稍许,还是答应了。

        他知道,涵素真人这是在担心自己未来的前途。

        既然如此,那就再巩固巩固。

        “徒儿先回去休息吧,从家里过来,舟车劳顿,也该休息休息。”

        涵素真人想到夜轩从江都而来,肯定很疲累,说道。

        即便是御剑,同样是消耗精力。

        “是。”

        夜轩微微行礼,迈步便是离开了天烨殿。

        望着夜轩离去的背影,涵素真人眼底充斥着满意,此子,不愧是自己看好的仔。

        年纪轻轻,就有无敌之姿。

        不错。

        夜轩回到自己休息的寝殿,便是盘膝坐于地面,开始从养气境界,重新巩固自己的修为。

        彻底巩固完养气境界修为时,天色已然大亮。

        他从寝殿之中走出,望着蓝天白云,以及芸芸白雾,缥缈如吟。

        按照此时,天墉城的弟子,已经在广场上练剑了。

        他缓慢迈步,前往广场,看着朝气蓬勃的天墉城弟子们,面无表情,一副严肃不苟的模样。

        “大师兄。”

        正带领着弟子们练剑的芙蕖,看见走入广场的夜轩,连忙停下自己练剑的动作,朝夜轩走去。

        “嗯。”

        夜轩颔首,打量着朝气蓬勃的弟子们,“这都是新入门的弟子吗?修为这么低?”

        “额,不是,他们才入门四年。”

        芙蕖闻言,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妖孽天赋吗?

        “入门四年,还是养气境界?”

        夜轩微微皱眉,不确定看向芙蕖。

        “嗯,是的。”

        芙蕖脸上挤出抹尴尬的笑容。

        “一年后,广场中练剑的天墉城弟子,六成没有达到筑基,那就去外门做杂役吧,什么时候提升到金丹境,再进入内门。”

        夜轩说道。

        他身为天墉城大师兄,虽然不管门派事物,但天墉城好歹是修仙世界的第一门派,结果十二代弟子,全都是养气境界,这不是给天墉城丢人吗?

        “这……”

        芙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师兄,这会不会不太好啊?”

        “那当我没说。”

        夜轩扫了眼芙蕖,说道:“别整天想着那些世俗凡尘的生活,将重心放在修为上,这才是正道。”

        话落。

        他背负着手朝广场外走去。

        “看什么看?都给我练剑。”看见目瞪口呆的一群师兄弟,芙蕖恼怒的看了眼,小跑着跟上夜轩的步伐,“大师兄,你能带我下山吗?”

        “不能。”

        夜轩毫不犹豫拒绝了芙蕖的要求。

        他可没有下山的想法。

        “为什么呀?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下山玩过呢。”芙蕖嘟着嘴,跟随在夜轩的身后,“二师兄每次下山,都不带我跟着一起去除妖。”

        “除妖需要实力,实力不够,如何除妖?”

        夜轩冷漠的说道。

        “可我已经是筑基境了呀。”芙蕖连忙跟随在他的身后,说道。

        她已经是筑基境界,如何不能除妖?

        二师兄养气境界的时候,就能下山除妖,自己已经是筑基境了,为什么不能?

        “筑基境,依旧是蝼蚁。”

        夜轩无情的说道。

        筑基境?

        蝼蚁尔。

        昨夜自己秒杀的姑获鸟,修为就比你的高。

        “我不管,我也要下山除妖,大师兄,你就带我去嘛。”芙蕖一直跟随在夜轩身后,说道。

        “我不负责除妖。”

        夜轩来到天墉城门匾前,看着下方的天梯,摇头。

        他要除妖,定是除元神境之上的妖。

        不是元神境之上的妖,他不感兴趣。

        “不行,我一定要下山除妖。”对此,芙蕖固执的说道。

        她就是想要去那花花世界玩耍,除什么妖啊。

        “等凌越回来,下次你跟随他一起除妖。”

        夜轩瞥了眼固执的芙蕖。

        “真的?”

        闻言,芙蕖眼底闪烁着亮光,惊讶的问道。

        夜轩并未回应她,目光深邃,仿佛能看见云雾之下偷懒的陵端。

        “可爹会同意吗?”

        芙蕖随即想到了什么事情,沮丧的说道。

        爹肯定不会让自己下山的。

        就是因为爹的缘故,导致她不能下山除妖。

        “会。”

        夜轩手中出现了块玉符,说道:“诺,将灵力注入其中,我便会感应到,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我会前来救你,不要轻易使用,此玉符,只有一次使用机会。”

        “谢谢大师兄。”

        芙蕖倒也是不客气,连忙接过夜轩手中的玉符,脸上充满了笑容。

        嘿嘿,总算得到了下山的许可。

        至少爹爹那里?

        有大师兄做担保,爹爹肯定会放行的。

        “抓紧时间回去练剑,一年后,你若是没有达到辟谷境界,你就不用下山除妖了。”夜轩冷冰冰的说道。

        “是,一定不会让大师兄失望的。”

        芙蕖有模有样的抱拳行礼,然后试探着问道:“大师兄,你,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

        “化神。”

        夜轩原本想要说自己是元神境的,可随即摇头,说出了自己的修为。

        “什么?化神境?”

        闻言,芙蕖瞪着自己大大的双眼,眼底充斥着不可置信。

        化神境?

        那不是内门执事的境界吗?

        大师兄居然已经是化神境修为?

        “不要对任何人说,将此话给烂在肚子里,若是让其他弟子知道,你也不用下山了,直接跟我去后山闭关三年。”

        夜轩冷淡的说道。

        “是。”

        芙蕖心中一凛,郑重说道。

        闭关三年,那就是三年见不到二师兄,这怎么能行呢?

        “大师兄,我先告退。”

        芙蕖朝夜轩抱拳,然后拿着大师兄给的玉符,朝广场跑去。

        而夜轩一步迈出,便是消失在天墉城大门前的天梯上,出现时,已经在天梯的半腰,望着坐在天梯上打瞌睡的陵端。

        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陵端缓缓抬起头,看见了张让他很想要揍人的僵尸脸,脸上挤出了抹笑容,“大,大师兄,我,师弟累了,休息一会儿,放心,放心,午时一定扫完这一万五千阶天梯。”

        夜轩心思一动,陵端手中的扫帚消失,“用灵力扫地,往后,不允许用扫帚。”

        “什么?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顿时,陵端就不由唉声叹气,眼底充满了憋屈。

        灵力扫天梯,恐怕还没有扫到一千阶天梯,他恐怕就已经灵力耗尽。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即便不吃不喝,你也要给我扫完一万五千阶天梯,灵力没有了,那就用手、用脚、用衣服,就是不能用扫帚。”

        夜轩冷冰冰的说道。

        “这……师弟遵命。”

        陵端深深吸了口气,想到师尊告诉他们的,不要招惹大师兄,吃亏没有人帮他,所以,他只能忍了。

        “别耍花样,否则被我发现,不会像师尊那样,罚的要轻松。”

        夜轩深深看了眼他,迈步便是朝天梯上走去,一步千阶,这便是缩地成寸的手段。

        “这叫轻松啊?轻松个屁,你这明显就是看我不爽。”

        陵端看了眼朝上方走去的夜轩,低声嘀咕。

        但他也挺无奈的。

        人家实力比自己强大,师父也不能拿大师兄怎样。

        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去扫地。

        临天阁。

        “屠苏师兄,听说了吗?陵端和肇临,被掌教真人给重罚了。”风晴雪对正在擦剑的百里屠苏兴奋说道。

        她特别看不惯陵端那副高人一等的姿态。

        当时入门,可是对她百般刁难呢。

        “他被罚了,与我何干?你不去练剑,在这里非议同门师兄,是想要做什么?”

        百里屠苏看了眼风晴雪,他总感觉这个女孩,不简单。

        “这……是。”

        风晴雪原本想要多跟百里屠苏多呆一会,观察他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找的韩云溪,没想到,却是被这样呵斥了。

        她也只能悻悻然去练剑了。

        在风晴雪离开以后,夜轩迈步进入到了临天阁之中。

        已经擦拭完剑,正在喂养自己宠物阿翔的百里屠苏,也发现了进入到院子的夜轩,连忙朝夜轩行礼,“大师兄。”

        “嗯!”

        夜轩微微颔首,说道:“伤势如何?”

        “没多大的伤势,多谢大师兄出手,不然新入门弟子肯定会伤亡惨重。”百里屠苏微微摇头,说道。

        “无碍!”

        夜轩摇头,右手搭在百里屠苏的肩上,他猛地一震,一股霸道的灵力,从自己手臂涌出。

        “嗯哼。”

        百里屠苏难以置信看向夜轩,“大师兄,你……”

        “噗嗤。”

        下一刻。

        百里屠苏左侧肩胛骨,猛地射出一道血箭,落在身后的假山上。

        当即,假山便是被血箭给溶出一个洞。

        “你昨晚被姑获鸟袭击,姑获鸟身上具备着毒液,外加你体内自带的毒液混杂,导致伤口无法愈合,我给你逼出来。”

        夜轩做完这一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此番过来,便是认识一下执剑长老二弟子,以及替我那个不争气的师弟道个歉,屠苏师弟还请不要往心里去,以后他若是再找你麻烦,直接前往天烨殿我的房间,我替你处理,好好修炼,我先走了。”

        “谢谢大师兄。”听见夜轩的话语,再感受了下自己体内的情况,原本有些情绪不稳定的百里屠苏,不稳定的情绪,这才平复下来,心里也舒服了很多,朝夜轩的背影拱手抱拳。

        大师兄亲自前来道歉,他还记挂在心里,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凌越回来,让他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事跟他商量。”夜轩的身影已经悄无声息间消失,但声音却是在原地响起。

        “知道了,师弟一定告知师兄。”

        
    系统小说排行榜前十名红烛帐暖被翻红浪无爱不欢第一卷第1章 卧室禁地有哪些小说网站都市言情小说小说录音软件第九特区 伪戒一女四夫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