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从红月开始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怪物(四千字)
        周围,无论是陈菁还是壁虎,又或是中心城的几支能力者小队,这时候都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他们看着陆辛走向前去,轻轻抱住了那个极度危险的小女孩,心脏像跳到了嗓子眼。

        一种无法形容的异样感觉,忽然涌上了众人的心头。

        夏虫猛得转过身来,向着陈菁投去了一个眼神。

        陈菁这时候的脸色,却也不比她好多少。

        对于这一次,陆辛说是过来探亲的话,她本来只是当成了一个理由而已。

        因为她已经大体猜到了陆辛这次过来的目的,也从陆辛沉默的态度中,明白了他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待这位“亲人”。所以,她本质上,仍当作一场任务。

        她同样也说着探亲之类的话,只是为了缓解陆辛的情绪,缓和事态的严重。

        但直到这时,她看到了陆辛抱住那个小女孩的样子,却忽然意识到。

        陆辛这句“探亲”的话里,居然不是真的完全虚假。。

        ……

        不仅是周围的人在看着陆辛,背后的妹妹,她也在看着陆辛。

        本来她很担忧,但是在看到陆辛抱住了那个小女孩时,她的眼睛一下子变红了。

        第一次,她的脸上没有戏谑与调皮的神色,只有正常的,哀伤。

        陆辛脚下,那与黑暗融合在了一起的影子,这时候也沉默着,只是静静观察着陆辛。

        只是,谁也不知道影子在想什么。

        一边的角落里,有条没皮的小狗钻了出来,鬼鬼崇崇的靠近了陆辛。

        ……

        “大……”

        被陆辛紧紧抱住的小女孩,已经握住了插进水泥墙壁里的餐刀,但是陆辛的拥抱,却让她微微一怔,像是忘记了把刀拔出来。

        她的小脸上,还是满满的都是惊愕与迷茫的神色,甚至连她内心深处的敌意,都没有消散,但她却下意识的没有挣扎,似乎想待在这个怀抱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慢慢张口。

        因为很久没有说话的缘故,她的声音艰涩而模糊,而且说的很废力。

        “大……大怪……物!”

        她的小脑袋在陆辛的耳边,慢慢的,用力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用力抱着这个女孩的陆辛,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

        时隔这么多年的相遇,自己给这个年龄最小的孩子,留下来的印象,却是这样的。

        她认为自己,是个大怪物吗?

        有那么一刻,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空荡荡的。

        如果这世界上所有的疼痛,都只是肉体上的,就好了。

        有某种意识生了起来。

        陆辛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捏着,就好像什么东西永远的缺少了一块,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忽然间,这方面的回忆却又回到了自己脑海,感觉如此鲜明。

        那种缺了一块的感觉,非但没有被时间治愈,反而更加的空洞。

        他想要发出野兽一样的吼叫,想要用力的捶打自己的脑袋,甚至有种想要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检查一下心脏缺了一块的感觉是不是真的,但他又很清楚的知道,做这些都没有用。

        当某种强烈而鲜明的痛苦袭来时,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默默的忍受,并挨过去。

        周围的人,开始忍不住后退。

        他们从陆辛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强烈而深沉的情绪,像是可以将很多人淹没。

        “汪……”

        没有皮的小狗,壮着胆子,忽然冲了上来,咬在了陆辛的小腿上。

        并且闭着眼睛,绝不松口,生死由命爱咋咋地。

        ……

        “哥哥,她已经走了……”

        在陆辛身上那种强烈的情绪消失了大半之后,妹妹才小心的走了上来。

        她轻轻扯了一下陆辛的衣角,眼神只是看着他的脸。

        陆辛过了很久,才轻轻吁了口气。

        他低头看去,就见自己怀里的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

        现在他抱着的,是一种类似于晶体的,凝固血肉一样的东西。

        这就跟在那个院子里,遇到的那些能够借着魔方的力量,变成壁虎模样的人材质一样。

        小十九逃跑了。

        自己面对着的她,只是一个类似于木偶一样的东西。

        她还是那么害怕自己。

        毕竟自己在她的眼中,是一只“大怪物”。

        “不怪她。”

        陆辛过了很久,才缓缓吁了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抬脚将没皮的小狗踢飞出去了几米远,情绪像是已经得到了极大的缓和,回头看到了眼睛红红的妹妹,他轻声道:“她很害怕。”

        妹妹用力点了点头,小声道:“她一直都是胆子最小的那个。”

        陆辛点头,看向了前方。

        ……

        “他……他究竟是谁?”

        直到这时,周围几个人,才感觉压力减轻了些。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看着那个抱着白裙子小女孩的陆辛,甚至把他看成了一个量级不明的精神污染炸弹。

        在能力者的眼里,感受着那时候陆辛身上爆发出来的可怕情绪,就跟普通人看着一个一百公斤的TNT炸药就在眼前,而且引信一直在欢快的燃烧,没有什么区别。

        但好在,陆辛身上那种可怕的情绪,居然慢慢消失了。

        他们都有种劫后余生般的庆幸感。

        不过,也只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刚刚赶了过来的两支中心城能力者小队,表情变得严肃,向着夏虫看了过来。

        在他们眼里,陆辛的可怕,甚至已经超过了他们对任务的重视。

        “青港过来的同行。”

        夏虫抬头看了陆辛一眼,心思似乎也很复杂。

        但她沉吟了一下,却只给出了这样一个普通的解释。

        “青港也派了人进来?”

        那两支小队的队长对视了一眼,眼睛看着陆辛,道:“这么可怕的……你们进来做什么?”

        陆辛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也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眼前的大厦。

        这两支小队的队长,一时间,竟也没敢再度询问。

        “我们是陪着他过来探亲的。”

        这时候,陈菁主动接过了他的问题,慢慢直起身来,目光扫过了在场的众人,道:“看样子,黑台桌没有你们想的好对付,这一次的伤亡,应该不在你们的计划之内吧?”

        “如果继续往实验室里去的话,可能会遇到更危险的事情,我想……”

        “我们是不是该提前准备联手了?”

        “毕竟,到了最绝境的时候再联手,是最愚蠢的。”

        “……”

        几支小队面面相觑,那位穿着精致西装的人低声道:“李队长真的死了?”

        夏虫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死了,还有他的两位队员,还有我的两位队员,还有医生的一位队员,我们正面探索进来的十二个人,这时候已经死了六个人,伤亡超过一半。”

        “啪!”

        场间众人的情绪,都瞬间变得有些低沉。

        服饰带有浓烈哥特风的女士,忽然咬紧牙关,用力的甩了一下手里的鞭子。

        “他……果然死了。”

        穿着精致西装的男人沉默了好一会,才低声叹了口气:“这个每次清理大型的污染源,总是先把抚恤金的问题安排好,总是告诉我们每天死的人都很多,所以轮到我们死一点也不意外的家伙,终于还是死了,幸亏这一次,他也和之前一样,提前安排好了抚恤金的事。”

        他的话不像是悲痛,听起来甚至像是调侃。

        但他的脸上,却阴沉的像是要渗出水来,手掌仿佛控制不住的在抖。

        “既然李队长死了,那么……”

        哥特风的女士也沉默好一会,才忽然抬头看向了夏虫:

        “按着我们的级别,就该由你来担任临时总指挥了,你现在的伤势还撑不撑得住?”

        一边说,她一边看向了医生,微微皱了皱眉头。

        很明显,如果夏虫必须要退出清理任务,那就该由医生担任指挥。

        那显然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我没有问题。”

        夏虫深深呼了口气,抬头看向了周围的几个人,身材矫小,但说话时气场却异常的大,沉声道:“现在由我来暂时担任总指挥,已可确定实验室就在附近,所以不必再分头探索,剩余所有人集中在一起,编为一个小队……青港的同行,从现在开始与我们一起行动,并且。”

        她忽然转头看了陆辛一眼,说出了四个字:“……信息共享!”

        “……”

        陈菁微微皱眉,向夏虫看了过来。

        她知道夏虫最后补充的这四个字,分量有多重。

        “其他的话不要说了,现在在这座城市里,我有一切的决定权。”

        夏虫打断了陈菁的话,道:“就算你们真是过来探亲的,现在我也临时征调你们。因为形势紧急,再加上我们隶属于中心城,按照规定,我们有权力临时征调青港的行动小队。”

        陈菁听了这话,就明白夏虫会将一切有可能出现的后果背在身上了。

        她笑了笑,道:“好的,夏虫小队长。”

        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异议,这时候都脸色坦然,看向了眼前的大厦。

        ……

        “我需要请个假。”

        但也就在这时,陆辛忽然轻声开口。

        其他人顿时微微一怔,转头向他看了过来。

        “现在我在休假期间,而且有一些很重要的私人事情解决。”

        陆辛坦然的开口,这让中心城的能力者们感觉很错愕,眼前的这个说话平静,态度自然的青港能力者,和刚才抱着那个小女孩,身上出现浓烈精神波动的人,完全换了一种样子。

        说话的时候像是已经做出了某个决定,脸上没有表情:“所以我就不跟你们一起行动了。”

        “你……”

        夏虫猛然转头看向了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用这个借口表达什么。

        她只是道:“你独自行动会非常危险。”

        陆辛静静看了她一眼,道:“你们如果和我一起行动,也会非常危险。”

        “……”

        中心城的能力者们,表情都变得有些怪异。

        每一个骄傲的能力者,都不会喜欢听到这样的话。但是,想到了刚才陆辛吓跑了那个鬼魅一样的小女孩,并且在拥抱着她时身上散发出了可怕波动的样子,却谁也没有反驳。

        夏虫同时沉默了片刻,然后她转头看向了陈菁。

        陈菁这时候,正轻轻向她点了点头,道:“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数据不会撒谎。”

        不知道她这句话,是在向夏虫解释,还是有别的意思。

        夏虫在极短的时间内领悟了陈菁的意思,直接看向了陆辛,道:“你准备去哪里?”

        陆辛沉默了一会,向她们笑了笑,道:“我去见一见自己的亲人。”

        “你们也小心。”

        说着,他背起了自己的背包,向着眼前的大厦走了过去。

        他通过正门,直接走进了大厦之中。

        在他的身后,妹妹小跑几步,跟上了他,牵住了他的手掌。

        影子变得正常,隐藏在了黑暗里。

        而刚才被他踢出了几米远,正躺在地上耷拉着舌头的没皮小狗,愣了一会之后,猛得反应了过来。见陆辛已经走远,它慌忙跳了起来,一边摇着尾巴,一边着急忙慌追了上去。

        “……”

        被留在了外面的中心城的能力者,表情多多少少都有些诧异。

        他们各自通过不同的方向,判断出了这座大厦的重要性,而这一路上过来的经历,也向他们证明了这座废墟城市的危险,如今进入这最危险的区域,毫无疑问是最需要警惕的。

        可是这个青港的能力者,居然选择从正面进入?

        尤其是,他还是自己一个人。

        “我们最好选择与他不同的路线。”

        直到陆辛走进了大厦,陈菁才轻吁了口气,向夏虫说道。

        “他究竟是谁?”

        夏虫猛得转头看向了陈菁,道:“就这么让他闯进去,不怕会坏了事?”

        “还有,他为什么会抱住那个怪物?”

        “他身上的精神波动为什么那么可怕?”

        “另外,零能力者是研究院最新的项目,他……他是不是零能力者?”

        “我能够感觉到他状态的不稳定,所以不直接问他,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

        “他是谁的问题,不应该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询问。”

        面对夏虫一系列的发问,陈菁却显得非常轻松,摇了摇头,道:“他得具体情况,我也无法给你解释,只能告诉你,他不是青港的研究院培养出来的,而是一位普通异变者。”

        周围很多人,包括夏虫,瞬间向陈菁投来了一种你把我当傻子的眼神。

        陈菁脸色自若,继续回答:“至于会不会坏事,你可以不用担心。”

        “毕竟他在我们青港,已经处理过多起各种规模的特殊污染事件,违规记录为零,而任务的完成度,则最高达到过A+,整个青港,只有我的业绩表,会比他好看那么一点点。”

        周围人对于陈菁正在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感觉更深了。

        夏虫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权衡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再问。

        她看向了这栋大厦的后面,道:“出发。”

        
    七猫小说的草坪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