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从红月开始 >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学习的好机会(五千字)
        这时候的陆辛,已经连续撞坏了四五朵死亡之花,身上伤痕累累。

        但是他却一点也不戒意,就好像是这伤痕,完全不是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上一样。

        他的脸上只有兴奋,大步向前冲去。

        有种动作粗暴的砸着核桃,连续砸坏了三个锤子后,核逃终于出现裂缝的感觉。

        “嘻嘻……”

        妹妹很开心,她眼睛发亮,笑的异常兴奋。

        “呵呵呵呵……”

        父亲也在笑,似乎特别满意这种充满了破坏以及无人能够阻挡自己的感觉。

        只有妈妈,像是有些无奈,轻轻摇了摇头。。

        “马上要成功了……”

        陆辛距离那位死人森林,已经只有不到十米,挡在了面前的死亡之花,也只剩了两朵,他这时候心情也有些激动了起来,正准备一鼓作气,直接冲进死人森林,找到那个人。

        但没想到,一脚踏落之后,他手脚忽然莫名的一颤。

        有股钻心的疼痛突兀的出现,感觉像是踩到了钉子一般。

        这种突其如来的疼痛使得陆辛身体从地面拔起,高高的翻过,然后单脚站在了地上。

        低头看去,他却发现自己的脚掌好端端的,没有任何伤口。

        微一错愕之间,周围更多的死亡之花飘了过来,细长的花瓣纷纷勾向了陆辛。

        “错觉吗?”

        陆辛心里有些诧异,一边想着,一边身体翻过,躲过了一支死亡之花花瓣的袭击,顺势在旁边斜坡上踏了一脚,便要积蓄起所有的力气,便准备再度冲进前方的死亡森林之中。

        ……

        死人森林深处,老人看着自己已经被银钉贯穿的脚掌,脸色没有半点变化。

        他动作缓慢的挑选着,然后拿起了一个尖尖的鹤嘴钳。

        换了一个舒服的手势,然后慢慢放进了嘴里。

        ……

        陆辛冲进死人森林,靠的就是速度与一股子气势。

        他不能慢下来,因为一慢下来,就会有更多的死亡之花绽放在他的身边,刚才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力气。但是刚才,左脚掌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动作缓慢了一下。

        这一瞬间,便有了更多的死亡之花,飘到了他的身前。

        但如果只是这几朵的话,还有机会。

        他咬紧牙关,直向前冲去,但也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左下槽牙瞬间疼的厉害,这种疼痛让他注意力出现了分散,身子立刻下坠,与妹妹的配合出现了极大的误差。

        “唰唰……”

        足有三四条纤细的人形花瓣,出现在了陆辛的身前。

        这些人形的精神体,痛苦而无声的张着嘴巴,抓住了他的左肩、右胸、腰部,以及大腿。

        那种冰凉的触感下,无数种怪异的情绪,瞬间冲斥进了陆辛的脑海,他又惊又感觉到了情绪的混乱,凭着最后一点对身体的控制,快速的后退,摆脱了那些冲到身前的花瓣。

        “哥哥你怎么了?”

        妹妹身形翻转,吊在了一根电线上,低头看着陆辛,似乎有些诧异。

        “我牙疼……”

        陆辛捂着左边的脸,摆了摆手:“歇一下。”

        “你怎么会牙疼?”

        妹妹生气的抱起了双臂:“你吃螃蟹的时候都会把壳嚼碎了,你牙特别好。”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陆辛捂着脸,很想知道这种疼痛是不是真的。

        但越细想,越觉得真实,那种疼痛就像是一颗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短时间内,就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喉咙,脸颊,甚至额头。

        “唰唰唰……”

        前方的死亡花朵正在向前逼来,白色花瓣像是触手般不停弹动。

        本来是打算冲向人形花瓣,但陆辛这时正心烦意乱,只好快速的后退。

        他的心情已经变得惊疑。

        这种突如其来的疼痛,究竟是什么原因?

        明明脚上没有伤,摸了一下,牙齿也非常的完整,但偏偏有着剧烈的疼痛。

        这种疼痛,强烈到甚至让他无法集中起注意力来。

        ……

        “该结束了。”

        死人森林之中,苍白头发的老者,已经是满嘴的鲜血,但他神色,却是异常的平静,向着红头发的女人点了下头,然后目光在箱子里扫过,最后落在了那几个瓶子上,慢慢的,他伸出手,将一个呈放着透明液体的瓶子拿了起来,瓶身上有个标签,写着H2SO4几个字母。

        深深呼了口气,他拔掉塞子,直接将这种液体倒进了嘴巴里。

        还咂了咂嘴。

        ……

        ……

        陆辛像是出现在了花丛里。

        脚掌与牙龄的疼痛,让他感像是有一股股的电流冲斥着脑海,注意力都无法集中。

        在他身边,越来越多苍白灵魂融合而成的花朵,轻盈的飘了过来,像是硕大的蒲公英,一朵一朵,铺满了天空,每一朵都是由憎恨与痛苦凝结而成,要将所有人变成它们的一员。

        妹妹在陆辛无法配合着的情况下,已经有些拖不动他的身体。

        他们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一点一点,被苍白的花朵,包围在了中间。

        这种苍白的死亡之花,或者说精神怪物,攻击力并不很强。

        毕竟它们虽然拥有着可怕的精神量级,但却是由无数个不同人的意识构成。

        像是一团散乱的杂兵,无法集中起精神力量来进攻。

        但它们可怕的,是那种痛苦与悲哀的污染性。

        同时,在这种痛苦与悲哀之中,又带了一种死亡的绚烂。

        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其周围的人。

        若只是其中一朵,陆辛受到的影响还比较小。

        但若是彻底被死亡之花包围,那交织而来的污染,或是强大的精神冲击,都会异常可怕。

        “哼……”

        父亲于黑暗的影子之中现身。

        看了一眼正抖着脚,捂着脸的陆辛,还有奋力扯着他的妹妹,露出了极为不悦的表情。

        冷哼一声,影子自动飞散了起来,像是黑色潮水一样向着周围涌了过去。

        他这时候怒气不减,居然打算直接将这些冲到了跟前的死亡之花彻底的摧毁……

        只是,当黑色的影子向着周围涌了出去的时候,本来就已经被疼痛折磨着的陆辛,忽然一声闷哼,脸色变得煞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渗了出来,身子一软,蹲在了地上。

        这么强烈的精神冲击,使得父亲也受到了影响。

        影子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约束,一下子变得散乱而且稀薄。

        反而是那些死亡之花上面散发出来的精神力量波动,将影子压缩到了陆辛的身边。

        “你干什么?”

        父亲这一下变得十分狼狈,血红色的眼睛狠狠看向了陆辛。

        陆辛甚至回答不出来,只感觉肚子里,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

        他简直无法用言语去形容那种疼痛。

        就像是肠子在被一截截的切断,又像是神经在被烈火一寸寸的烤炙,浑身都失去了力气,如果不是他平时就比较矜持,这时候,他有可能已经抱着肚子,痛的倒在地上打滚……

        妹妹可怜的看着陆辛,道:“他好像肚子疼……”

        父亲继续大怒:“你就不能忍忍?完事了再找个厕所……”

        陆辛无力的抬起,稍微摆了一摆。

        他根本无法向妹妹和父亲解释,这种疼痛,完全不是那种上个厕所能够解决的痛,那种痛苦,是一寸一寸的燃烧着自己的神经,让人手脚抽搐,大脑几乎变成一片空白似的痛。

        人比起自己想中脆弱多了。

        不疼的时候,永远想象不到疼是什么滋味。

        陆辛甚至感觉到了那种猪羊牛死后的痛苦……

        烤大肠、炒大肠、涮毛肚,这些菜以后都绝对不能再吃了。

        ……

        远处,死人森林之中,苍白头发的老人,口鼻之中,正缓缓流出了刺鼻烧灼的味道。

        他的瞳孔,呈现出了一种碧绿的颜色。

        皮肤异常的苍白,有种不健康到了极致的感觉,接近于死人。

        他的身体,在这时候不停的颤抖着。

        腹部位置,已经洇湿了一片。

        不知道什么液体,从腹部渗了出来,居然将他的红色袍子,都烧成了皱巴巴的样子,他脸部肌肉,每一丝都在不停的颤抖着,看起来,那种剧烈的痛苦,随时会将他湮灭。

        但不知为何,他仍保持了清醒。

        “神泽大骑士……”

        红头发的女人,只是看着他这样子,都感觉到了一阵后背发凉,颤抖着问:

        “你每次施展能力,都在承受这些吗?”

        苍白头发的老人轻轻点头,道:

        “正是因为我习惯了承受这些,所以我才相信,只有真理能够给我指引。”

        “……”

        红发女子咽了口口水,看向了这时候的死人森林中间,厂房所在的位置。

        只见这时候陆辛哪怕已经变得手软脚软,但仍然在不停的游走着。

        只是他的动作,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灵活。

        跌跌撞撞,踉踉跄跄,看起来更像是在被一个人拖着走,有种身不由己一般的感觉。

        他身边那种强大的精神冲击力量,虽然已经涣散,但似乎也在竭力聚集起来。

        这甚至让她感觉惊悚,那个怪物是铁打的吗?

        这样的痛苦,都无法终结他的意识?

        她甚至都感觉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低声道:“他还在挣扎……”

        “是吗?”

        苍白头发的老人眼皮似乎也微微抖了一下,声音异样的嘶哑,他伸了伸手,似乎想要去箱子里拿什么东西,但是,就连他,这时候也犹豫了一下,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轻声道:

        “如果连这种疼痛都还不够的话,那我打算给他一种他没有体验过的疼痛。”

        红发女子怔了一下:“什么?”

        苍白头发的老人道:“这种疼痛,你经历过,两次。”

        红发女子顿时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苍白之余,又隐隐有些兴奋的感觉。

        “……”

        “你们玩够了没有?”

        当陆辛感觉到了无数形容的疼痛感,几乎整个垮掉时,周围死亡森林里的死亡之花,也已经极尽荼蘼。

        那一丝丝细密的花瓣,从死从森林深处蔓延了出来,像是白色的藤蔓,几乎要将整个天花遮住,藤蔓是无尽拉长的人的形状,上面满满都是一张张呐喊着的嘴巴。

        可是在这时候,陆辛的身体,几乎已经支撑不住。

        他本来哪怕是在疼痛之中,仍然竭尽全力,配合着妹妹,勉强的躲避着。

        但忽然之间,他感受到了一种新的疼痛。

        眼睛猛得向下看去。

        他感觉到,有种无法形容的疼痛感正像潮水一般,从小腹滚滚向下涌去。

        堆积在那里,并且不停的发胀,像是磨盘一样撑开自己的身体。

        头疼欲裂,四肢发麻。

        陆辛想到了这种疼痛是什么,惊的眼睛都已瞪直。

        他到了这时候,甚至已经想要放弃了,管他什么的吧,这种痛苦,无法承受……

        “这又是怎么了?”

        父亲眼睛都有些直了,愤愤的看着陆辛:“这么久了,还没适应?”

        妹妹一边费力的扯着陆辛,一边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好像又有新的疼痛了……”

        父亲道:“那是什么,好像比刚才更严重?”

        妹妹皱着眉头,看向了陆辛,好像有些苦恼,但想不出是什么来。

        妈妈也在凝神看着陆辛,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慢慢的,慢慢的,她的眼睛变大了。

        忽然之间,她捂嘴笑了起来,似乎很开心。

        “对不住,对不住,我主要是也没有想到,这种能力,还挺古怪的……”

        妹妹与父亲,包括这时候已经被疼痛折磨的不行的陆辛,都有幽怨的眼神向她看了过来。

        他们似乎都没有听太明白,这痛苦究竟是啥?

        于此同时,周围无数的死亡之花,也终于聚拢到了陆辛的身边,它们一朵一朵,挨在了一起,上面纤细的触手,开始缓缓的延伸了出来,一个又一个的苍白精神体,张开了嘴巴。

        “啊……”

        它们忽然发现了刺耳的尖叫,从四面八方,各个方向,向着陆辛传了过来。

        脑海里瞬间像是有无数钢针刺了进来。

        陆辛的痛苦,就在这一刻,达到有史以来的次级最强……

        ……

        “唉……”

        但也就在这时,一声轻叹响起,妈妈动作轻盈的出现在了陆辛的身前。

        那些从空中降落的苍白花瓣,顿时全都被她挡了下来。

        她明明身材属于瘦削纤细的类型,但是当她站在了那里的时候,周围便顿时没有任何精神力量,可以侵入陆辛身体周围的一米范围,周围照射过来的光线似乎都变得柔和了很多。

        也是在这一霎,陆辛身上的疼痛感,都瞬间消失。

        来的如此突然,消失的又这么快,甚至让陆辛感觉刚才的疼痛,都是幻觉。

        “呼……”

        陆辛呼出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口气,猛得抬起头来,心有余悸的问:“这是什么能力?”

        “能够给人带来灾厄的事情有很多。”

        妈妈微笑着道:“比如不切实际的幻想,突如其来的病痛,无法自控的情绪,以及来自阴影里的诅咒,至于你感受到的……”她顿了一下,轻声道:“只是普通人经常感受的罢了。”

        “病痛?”

        陆辛顿时恍然:“能够让人感受到疼痛的能力?”

        妈妈轻轻点头,笑吟吟的,称赞道:“你现在脑子比以前清楚了。”

        “那这……”

        陆辛尽量不显露出来,但还是有一点点埋怨的道:“你刚才要是帮我就好了……”

        如果妈妈帮忙,现在可能已经解决战斗了吧?

        “哎哟……”

        妈妈白了他一眼,道:“这么大的人了,还想让妈妈帮你承受痛苦?”

        “再说了,这种感觉对你来说应该很好玩不是吗?”

        “……”

        陆辛有些无语,明明最后一个不是。

        但妈妈这话让人无法反驳。

        同时他怀疑,这是不是因为刚才自己怼了妈妈一句,她在借这个机会报复?

        刚才还觉得她没有受到那种音乐声的影响,现在看看,也受到了吧?

        ……不对,她确实没受到影响,她本来就是这种脾气!

        ……

        “其实你也不必急着逃出去。”

        在陆辛腹诽的时候,妈妈笑了起来:“这难道不是一个让你了解自己的好机会吗?”

        “之前开家庭会议的时候,你可是已经答应我们了哦……”

        “……”

        陆辛微微愕然,明白了妈妈的意思。

        ……

        “怎么回事?”

        于此同时,死人森林之中,头发苍白的老人与红头发的女人,正准备一鼓作气,施展能力,将陆辛清理掉时,但却忽然发现,厂房位置,似乎出现了一种他们意想不到的变化。

        他们的进攻,都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实处,但忽然之间,下方失去了所有的动静。

        “他难道已经疼晕过去了?”

        红头发的女人一头冷汗,急急说着:“还是说,他有什么隐藏的能力?”

        “不论如何,都必须杀掉他!”

        头发苍白的老人神色阴冷,咬牙道:“其他的计划,都在顺利进行。”

        “我们这里,也绝不能出任何乱子。”

        “……”

        在他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虚弱的吼声里,越来越多得死亡之花,飘进了坑里。

        密密麻麻的花朵之中,陆辛却正有些不甘心的拿出了通讯器。

        “一定要现在开始学习吗?”

        他抱着最后的希望,看着妈妈道:“这似乎不是一个学习的好时候。”

        “那你就错了。”

        妈妈显得非常认真:“学习的态度要端正!”

        “任何时候,都是学习的好时候。”

        
    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七猫小说的草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