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嘉有甜妻 > 正文 364 夜郎是谁
        可再怎么嫌弃,两人也还是一个大院里的小伙伴,平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难免会碰上。

        那天是周末,秦宵云去上补习班的日子。

        和普通高中生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富人家对于后代的学习教育方面只会更加严格,尽管秦宵云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也还是难逃参加各种补习班的命运。

        补习班的老师是江大鼎鼎有名的退休教授,曾经参加过数次高考命题,并且为人非常严格,他的课程很难预约,哪怕是秦家这样的家族,也请不到他做家教,因此秦宵云每周末都要亲自往返补习教室,因为去晚了就只能站着听课。

        不过想想从前哥哥们也是这么过来的,她就觉得也没什么了,更何况,班里的同学比她更加努力的大有人在,如果她稍微掉队了,丢的也不仅仅只是班级的脸,还有父母的颜面。

        而江淼就和她完全不一样。

        因为家里人近乎放养的管教态度,他既不用参加各种补习班,也不用很努力地学习,只要保证每天把自己喂得白白胖胖就够了,没有人会苛责他什么。

        所以其实秦宵云在看不起他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丢丢羡慕他自由的生活状态。

        比起江淼来说,自己家里父母的那种放养,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他们虽然在感情上给得很少,但在心理上施加给兄妹二人的压力一点都不比别人家孩子来的要少。

        在这种前提条件的影响下,秦宵云拿着书本准备出门去补习班的时候,刚巧在路上碰见了拿着篮球准备出去浪的江淼。

        彼时正是初夏,太阳晃得耀眼,一踏出大门皮肤就被各种炙烤,秦宵云穿着纯棉的白色连衣裙,举着一把粉色的太阳伞,抱着书本的手都沁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两人算是不期而遇,她顿住脚步,眯着眼睛打量眼前的江淼,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描述。

        要不是今天司机请假回家,哥哥又刚好不在,她才不会这么遭罪地自己出门拦出租呢。

        大院里不让外来车辆进,她必须徒步走出去才能拦到车。

        只是没想到运气会这么背,一出门居然能遇上这么个瘟神。

        这时候不像是在学校,两人也没必要装作不认识,打了个照面后,双方便自然而然地停下了脚步,互相对视起来。

        本来秦宵云的心情就因为没有车接送而有些沮丧,又迎面遇见正准备出去玩的江淼,心里顿时又烦躁了几分,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燥热天气的影响。

        凭什么她必须顶着大太阳出去学习,而江淼就可以随便玩?成绩好的人已经很努力了,学习差的人还在继续放纵,她有些不平衡。

        都是一起长大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她刚想开口嘲讽他两句,江淼却率先开了腔:“哟,这不是秦千金吗,这大热的天不好好在家待着,还要出门学习呢?也太惨了吧,要不要哥哥给你买只冰棍降降暑啊?”

        秦宵云抬眸对上他嬉笑的脸庞,心里自然是知道他是在逗自己玩,哥哥这个称呼,长这么大,她叫过祁嘉禾,也叫过秦宵墨,唯独没叫过江淼——尽管他总是喜欢以“哥哥”自居,但在秦宵云看来,他就像个总长不大的小屁孩。

        她听出江淼话里的嘲讽意味,一时也没想着忍下这口气,径直开口反驳道:“嘚瑟什么呢?玩物丧志还挺自豪,马上就高考了,你要是再复读一年,估计都要出名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江淼的脾气倒是出奇的好,听了这话也不生气,反而顺应道:“是啊,马上就高考了,等哥哥出去上大学了,可不就没人陪你玩了?要不今天你翘课吧,我带你出去耍?”

        秦宵云没敢承认,自己居然有一瞬间的心动。

        可看着面前穿着宽大篮球服,手里抱着限量版篮球,笑得比五月的太阳还要灿烂的江淼,她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多了。

        这货明明就是出去打球的,怎么可能有空带着她出去玩。

        一瞬间,秦宵云对他的满嘴跑火车又厌恶了几分,于是态度也跟着冷了下来:“不了,我们班主任说过,不要和三年级那些整天只知道玩的男生打交道,他们已经废了,而我们还有希望。”

        很明显这话就是实打实的在讽刺江淼,可他听了,居然一点不觉得恼火,甚至还有些高兴:“真的?你们班主任都眼熟我了?看来我在学校还挺出名。”

        秦宵云简直无话可说,翻了个白眼就绕过他要走。

        也不知他今天是不是特别闲,竟然也没急着去球场占地方,反而抱着球跟上她,一边跟着她一边絮絮叨叨地说:“哎,你们班上有没有女生喜欢我啊?我好歹也是篮球队的主力,应该有不少小迷妹吧?”

        秦宵云选择性忽视身边这朵自恋到爆的水仙花,目不斜视地超前继续走。

        江淼还在喋喋不休:“唉,长太帅了果然很苦恼啊,像我这样又会打球又会撩妹的男生,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好吗?”

        秦宵云直接被气笑了,猛地顿住脚步看向他:“还有完没完了你?差不多得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书都读不明白的人,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我看你就是夜郎本郎,简直离谱到没边了。”

        书这玩意江淼确实是读不太明白,说他大字不识也不过分,书里面那些成语典故他也不太了解,眼下听着秦宵云噼里啪啦说了一通,他只眨了眨眼,然后问了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夜郎是谁?”

        秦宵云彻底无语了,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先跟他解释,夜郎不是个人,还是应该先二话不说地笑他一顿。

        又怕自己解释过后,他又问:为什么一个国家会叫夜郎,郎不是夫君的意思吗?

        别说,照江淼的尿性来看,还真有这种可能性。

        这种初中生都知道的成语典故,到了江淼这里,就成了难以理解的阅读题,足以可见他的智力水平依旧停留在小学阶段。
    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适宜夫妻看的小说踏星诸天尽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这么写小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