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嘉有甜妻 > 正文 381 全世界的女人死光了他也不会喜欢她
        时音的心情没来由的好,也不跟他计较这句话里到底有没有调侃自己的成分了,想到祁嘉禾这种转变的由来,她顿时就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对于别人会是多么重要的存在,但从一开始的仇视到现在的愿意为了她去和相关的人接触来往,时音想,祁嘉禾一定也做了不少改变。

        时间已经是傍晚,眼看着窗外的风景飞速倒退,夏季的天光暗得虽然很慢,但这会也已经有了几分暮色。

        时音想起今天在机场碰见江淼的事情,于是顺口对祁嘉禾提了一句:“今天你没去送霄云没看见,江淼居然连送机时间都能搞错,他人赶到的时候,霄云的航班早就起飞了。”

        “常有的事。”祁嘉禾并不觉得稀奇,“保不齐昨晚又喝断片了。”

        “不太像,我看他精神挺好,身上也没闻到有什么酒气。”时音摇摇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他差点还跟秦宵墨在机场打起来了。”

        听到这话,祁嘉禾倒是略带思忖地朝她看了一眼,目光里似有暗芒流转。

        他开口,复述了一遍,似乎有些不确定:“江淼和秦宵墨差点打起来了?”

        时音点点头,也是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对啊,我是说你们几个平常关系那么好,什么时候也没见你们闹得脸红脖子粗的,但是今天他们俩那架势,看着就不像是在闹着玩。秦宵墨这么含蓄的一个人,今天说话也像是吃了枪药一样。我问江淼出什么事了,他也不愿意说。”

        说到这里,时音顿了顿,补充道:“不过我感觉今天这事儿应该和霄云有点关系,可能江淼是没能赶上送机有点生气,一时没克制住吧。”

        说了这么多,她觉得大概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性最为合理了。

        祁嘉禾听完,一时没说话,眸光里却很明显多了几分隐晦的情绪,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注意到他的沉默,时音凑近了打探着问:“你知道内情?”

        祁嘉禾看她一眼,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不知道。”

        “骗我。”时音的语气里带了几分佯怒,她伸手把他的脸掰正,半强迫地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说话,“说好两个人之间没有秘密的。”

        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看得祁嘉禾有些想笑,他微垂着眉眼,浓密乌黑的睫毛掩去了眼底大半的情绪,乌黑的瞳仁暗芒流转,像是一汪无声又宁静的潭水,看不太透彻。

        他微微偏了偏头,温热的唇瓣触到她的指尖,微痒的感觉从唇上一直传到心底。

        开口的时候,他的语气里分明是带着笑的,“这不是我们的秘密。”

        时音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八卦了,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不探究个根底,心里还真有点不自在。

        于是她放软了语气,可怜巴巴地看着祁嘉禾,央求道:“你就告诉我呗,我肯定不说出去。”

        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和秦宵云一定有莫大的关系。

        祁嘉禾按住她的手,视线紧紧锁住她的眼睛,缓慢却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立场已经表露得十分坚定,她也实在不好再追问下去,是人都有秘密,更何况是他的兄弟,她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

        于是她抽回手,端正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叹了口气:“成呗。”

        不说就算了,反正她也不是非要知道不可,不过是好奇罢了。

        不过祁嘉禾倒是有些关心她的反应,侧眸看了她好一会,才主动问了句:“生气了?”

        “没有。”她别过头不去看他,视线盯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有些发呆。

        她只是有些郁闷而已,虽然能够理解他为朋友保密的行为,但难保心里不会有隔阂。

        见她不愿意看自己,祁嘉禾顿了顿,才说:“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

        时音心里一动,回眸看向他。

        “只是老水觉得有些丢人,不准我们提罢了。”他如是说着,看向她的目光温柔却也无奈,似乎拿她毫无办法。

        “到底是什么事啊?”她问,内心的疑团越滚越大。

        “你看秦家兄妹俩,感情是不是一直很好?”他问。

        时音点点头,这个倒是肉眼可见的,听说是因为秦家的两位家长都是大忙人,常年都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所以兄妹俩基本上算是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感情自然比寻常兄妹要好上很多。

        “玩的熟的人都知道,妹妹就是秦宵墨最大的软肋,但凡涉及到关于秦宵云的事情,他一定会格外上心。”

        “而认识这么长时间,你应该也知道,老水一直是个开玩笑不分场合的人。前几年,霄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老水一次酒后失言,拿她开涮,说了些不太中听的话,让秦宵墨很是光火,差点和他打起来。”

        “酒醒以后,秦宵墨就逼他立下毒誓,让他这辈子都不要打霄云的心思,否则兄弟俩就恩断义绝,永不来往。”

        “老水向来是个好面子的人,当场矢口否认自己对秦宵云有意思,哪怕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他都不可能看上霄云。秦宵墨这才满意,这件事也就这么定下了。”

        时音听得有些想笑,“你们不是好兄弟吗?怎么在这事儿上的容忍度这么低?”

        “正因为关系好,所以才不可能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祁嘉禾低头牵起她的手,指尖细细摩挲着她掌心的纹路,动作轻柔,“能走到最后的情侣毕竟是少数,认识这么多年,万一两人真在一起了,出了任何问题,解决方案都会比普通情侣要麻烦得多。”

        时音偏头看着他,“应该还有另一层的关系吧?”

        祁嘉禾眉眼含笑地看向她,“怎么说?”

        他知道她会猜到原委。

        “你们是不是都挺看不起江淼这样游戏人间的?”她有板有眼地问,神情专注,“如果他是个性格温柔又沉稳的人,秦宵墨应该也会放心把妹妹交给他吧?”

        “不是看不起。”祁嘉禾纠正她,“作为朋友,我对他的行为没有任何看法,可如果要我把至亲之人托付给他,我却做不到。”

        “因为就算他再怎么渣,也始终没有触及到我们的利益。但如果他真动了对自己人下手的念头,那就算是真要殊死一搏的打一架,也一定要断了他这个想法。”

        “这就叫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肉肉现言晋江文学城医冠禽兽梁衍照肉馅小甜饼 txt全文关于长期更新的小说17k小说网官网看了n遍不舍得删的小说一往庭深15章的礼物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