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桃李春风皆是笑话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论法开始
        南山城,一切如旧。

        天色渐晚,城内灯火暗淡。南山城内其实也有一处类似于惊鸿楼般的去处,名为醉花巷,以用来专门招待某些特定世家的公子哥们。

        据传,在巷子深处有一间酒坊,坊间有位当垆卖酒的老板娘,真可谓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较之柔弱少女则更显意味悠长。除了精致面容以及婀娜身材以外,她还有一些不足为外人所道的长处,总能令那些来此吃酒的世家公子们意犹未尽,以至于不惜一掷万金,只求能够在这温柔乡中醉饮停留,好与佳人尽享那一夜春宵。

        遥想当年,某人离家出游,初到南山城时,与秦家公子一见如故,恨不得立刻就结拜为异姓兄弟。某人最后离开南山城时,还曾与那位秦家公子留下约定。希望有朝一日,兄弟二人能够一同欣赏美酒。

        年少轻狂,故作吹嘘之语而已,万万当不得真。

        此刻坐在四通馆二楼雅间内的两位公子,对视一眼,便立刻知道了对方的心中所想。

        秦凤仪立刻摆出一脸正派的样子,眼神坚毅,似乎在于张麟轩郑重其事地说明那件事与他毫无关系,而且就算有你小子也给我背着,毕竟是老子先成的亲。

        张麟轩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咱身正不怕影子斜,当年所说不过戏言,何必当真,瞧你那点出息。

        求凰忽然一脸微笑地盯着张麟轩,这一举动不禁让少年多少有些心虚。

        秦凤仪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说我之前,先看看自己那点出息吧,真丢人!

        此时站在秦凤仪身边的芙蕖,也忽然间一脸微笑地看着他。秦凤仪只得老老实实地坐好,神色略有些不太自然地咽了咽口水。

        张麟轩立刻翻了个白眼。就这?还好意思说我?

        一切暂时尘埃落定,张欣楠告诉少年,接下来专心准备法制辩论即可,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了,于是他便坐在略微靠后一些的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修复由于先前那份天地大道压胜而给自身窍穴带来的一些伤痕。

        打架赢了是赢了,可在所难免地要留下一身伤,而若不及时修复,又以恐为将来徒增负担。

        一身气机,已然恢复大半的潇然则站在剑客身后,以天地元气搭建屋舍,算是为剑客压阵,免得他受到某些不必要的打扰。

        张麟轩站起身,走出这间名为朔北寒冬的屋子,站在二楼的围栏处,向着楼下看去。但见四通馆里里外外,人来人往,无数来自四面八方的饱学之士接踵而来,将楼下围得是水泄不通,只留出最中央的空地,以供论法之士彼此间相互阐述学问,以便推行法治。

        今夜的法制之辩,慕名而来之人不在少数。这间小小的四通馆内一时间包罗万象,除了那些本就出身法家的学士以外,还汇聚了诸多三教中人以及各大宗门的客卿长老,甚至还包括一些出身山野之间,被世人誉为“修道误入歧途,此生难得正道”的散修。

        此番法制之辩,真可谓是引人注目。无论是山上修道仙人也好,或是山下王朝君臣也罢,总之对这场论法,都在拭目以待。

        相较于楼下的热闹嘈杂,二楼的八间屋子便显得十分冷清,除了张麟轩此刻所在的这间名为“朔北寒冬”的屋子稍显热闹之外,其余的七间屋子都格外的冷清。门窗紧闭,屋内不见人影。

        由张麟轩所在的朔北寒冬算起,从左到右再回到朔北寒冬,七间屋子的名字依次是研墨,落笔,撑伞,插花,煮酒烹茶,花前月下,以及四季平安。

        张麟轩环顾四周,微微皱眉,略有所思。

        紧跟着张麟轩走出屋外的秦凤仪,此刻靠在门柱上,随口说道:“从左至右,名字门牌上都有写,自己看。那间名为研墨的屋子,是给中州宋国准备的。落笔归东土鲛人部落明晨部的女子鲛人所有,而撑伞则归男子鲛人所有。插花以及煮酒烹茶依次归南国十二州乱局的齐,周两国。花前月下自然便是为了咱们大旭圣天子所准备的,至于剩下的那间名为四季平安的屋子,是我老爹自掏腰包,给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买的,想来其中原因你应该清楚,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吧。”

        张麟轩点点头,按照父王的安排,若日后真是自己继任世子,从而世袭王位,那么秦凤仪便是继孙玄之后的下一任北境文官之首。北境近来大力推行法治,可移风易俗这种事向来不是一代人所能完成的,而作为下一代推行者的自己与秦凤仪若对法治丝毫不知,那可真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京都那边派来的人,你可知道是谁?”张麟轩问道。

        秦凤仪思索片刻,给出答案道:“好像是那位礼部尚书大人亲自走了一趟,只不过到现在都没看见人影,也不好说到底是不是他。毕竟京都城有个姓许的家伙在,传出来的消息最好别轻易相信。”

        张麟轩嗯了一声,然后问道:“南国十二州离我北境路途遥远,他们不远千里来此,难不成就为了听个论法?”

        “十二州乱局持续了将近八百年,乱中求生之法,无外乎一个变字。变者生,不变者亡,这样简单的道理你这位齐山主的高徒会不知道?少拿这些没有用的事来考我,小爷我只是不爱读书而已,又不是说我不读书!”秦凤仪没好气地说道。

        张麟轩不禁笑道:“还真是士别三日,理当刮目想看了啊。多年不见,出息了?话说,咱写信的时候,能不能用字写呢?”

        秦凤仪撇了撇嘴,一脸不屑道:“张麟轩,你现在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这点事,不知道原因?”

        张麟轩转过身来,略有些惊讶地说道:“愿闻其详。”

        “原因有二。其一,写字属实麻烦的很,不如画图来的简单;其二,若以文字,一旦信件有失,恐被他人窃取信中内容,而以图形方式,除你以外,很少有人能看懂,就算是真的中途信件有失,也不至于将信中内容交付敌手,从而减少某些不必要的麻烦。如此一举两得的办法,你别跟说你没看出来!?”秦凤仪满脸得意地看着张麟轩。

        听他这么一解释,张麟轩脸上的神色便更加惊讶,难不成当初自己真的错怪他了?张麟轩此刻都甚至有些怀疑,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秦凤仪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他秦凤仪毕竟还是个生意人,买卖一事上有多少的尔虞我诈,不用多说,就凭他这么多年来能应对自如,丝毫不曾捉衿见肘,那边足以说明他自身的才能。况且秦凤仪的身旁还有芙蕖这位贤内助,久而久之又怎会还是当初那个心眼实诚,以至于被人坑骗无数金银的年少公子呢。

        两人身后的房门内,走出一人,正是秦凤仪的夫人,芙蕖。她朝着张麟轩施了个万福,微笑道:“七公子,别听外子瞎说,他现在依旧还没学会写字罢了,不然以他平日里的性子,早就与你显摆上了。”

        张麟轩作揖还礼。

        秦凤仪小碎步来到自家夫人身边,一脸委屈地看着她,嘟囔道:“夫人,你怎么竟揭你相公我的短啊。”

        “可曾忘了书中教诲?吾日三省吾身,与朋友交而不信乎?”芙蕖认真道。

        秦凤仪耷拉着脑袋,小声嘀咕道:“知道了。”

        张麟轩神色如常,可心里却对此深表同情。

        昔日的世家公子,不说无恶不作吧,可怎么也跟乖巧懂事不沾边,没想到如今再媳妇面前,能这般老实,要是当初有人跟张麟轩说他秦凤仪能有今日这般模样,那是打死也不信的。

        “兄弟之间,玩笑而已,嫂夫人不必怪罪凤仪兄。”张麟轩拱手道。

        兄弟也就能帮你这么多,剩下的,您老人家还是自求多福吧。妻管严这种事,做兄弟的真帮不上忙。

        “当真是玩笑?”

        秦凤仪赶紧点头道:“当真,绝对当真。多年不见,我这不想跟麟轩开个玩笑吗。”

        芙蕖微笑道:“好吧,算我这次错怪你了。”

        “正所谓关心则乱,夫人也是关心我,这哪里有错!”秦凤仪笑容真诚道,然后一边使劲朝着张麟轩眨眼睛。

        张麟轩心领神会,附和道:“正是此理。”

        芙蕖会心一笑,然后说道:“七公子,这是家父留给你的一封信。方才在屋内,因为那张先生的缘故,故而没找到机会交于你,还望见谅。”

        芙蕖口中的家父,指的自然是那位秦家家主,秦凤仪的 老爹。

        “不妨事。”张麟轩接过信封,却并未急着拆开。

        芙蕖将信封交于张麟轩后,便施礼离去,返回屋内,继续与那位求凰姑娘闲聊屋外两人的各自糗事。

        芙蕖走后,张麟轩拆开信封,迅速地看完了信纸上的全部内容,心中了然,种种顾虑顿时烟消云散。

        张麟轩打趣道:“话说,你是不是失宠了?”

        “你懂个屁。”秦凤仪翻了白眼,“是我把信给我媳妇保管的,免得让我不经意间给弄丢了。”

        张麟轩突然抬起手,拍了拍秦凤仪的肩膀,正色道:“有心了。”

        “滚滚滚!”秦凤仪没好气道,“少跟我整这没用的。对了,你这一路上怎么来的这么慢。”

        “顺路解决点事,故而慢了些。那边的情况,如今还好吧?”张麟轩瞬间收敛笑意,眉宇间的神色略显凝重。

        “也就那样。说实话,那家伙的情况不是很稳定,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失去意识,从而沦为一具行尸走肉。”秦凤仪淡淡地说道。

        张麟轩继续问道:“可曾从他嘴里得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

        “那家伙的嘴咬得很死,什么都不说。而且那道神识之术把他的灵魂锁的很死,更本没办法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张麟轩眉头紧锁,沉声道:“那就暂且先放他一马,着人与他好好调理一段日子,然后在找个合适的时间,给他一份合乎情理的希望。”

        秦凤仪点了点头,他很清楚张麟轩接下来要做什么。

        于一个人而言,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绝望,而是希望来临之后的破碎。一个人意志哪怕再强大,也经不起这般如此反复地摧残,终究都会有所动摇,近而偏离心中的某个最初想法。

        而破解那道神识之术关键,就是打碎其囚禁灵魂主人的心中执念。一个人不怕死,不是因为他的真不怕死,而是愿意为了心中的某个想法而一死了之,从而守住秘密。

        对待这种人,很难,但又很简单。因为如果他真的在某一刻感到万念俱灰的话,那么届时心中的执念,也必将随之动摇,而这份动摇根本不需要如何剧烈,只要有一丝的心念起伏,哪怕极为微小,也可被人轻而易举地侵入灵魂

        秦凤仪来到围栏处,与张麟轩并肩而立,神色平静地说道:“麟轩,你终究还是变了。”

        “不是我变了,而是我长大了。”张麟轩面无表情地看着楼下,停顿片刻后,接着说道:“也许当年那个张麟轩还在,只不过他现在很少出现而已。”

        秦凤仪没说话。

        张麟轩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停止之后,少年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一副狰狞模样,冷冷地说道:“我自己也是什么好东西。恶人喜欢欺负好人,例如他们欺负我大哥;而我喜欢欺负恶人,例如地牢之中,那人受尽折磨,求死不能。如此看来,其实我们就是一种人而已。”

        -----------

        夜至三更,一楼处关于如何实行法治的争论,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各种意见以及观点层出不穷。以至于混迹在人群中的张麟轩不禁听得脑壳疼。

        若说独到见解,倒也不是没有,但却也谈不上什么真知灼见,往往只专注于一者,而忽略于另一者。例如某位赵姓学子提出的法制十三策,虽然加固了山下王朝之中君王的权利,可却完全忽视了民众的感受,尤其是其中一策关于农事发展的法制策略,足可见其,根本未曾为深受劳作之苦的民众所想,而骤然加重赋税,只会让民众心生抵触,甚至有可能激起他们的逆反之心,于国政而言,不但毫无用处,而且危机四伏。

        四通馆内人声鼎沸,除去真正参加论法的人之外,还有旁观者大概三四百人,以至于在一楼行走时多有不便。

        张麟轩懒得在听这位赵姓学子唠叨,便径直朝前走去,挤来挤去,终于让他寻到了个相对空闲的角落。就此坐下之后,正巧看到旁边有一位衣着寒酸的男子,于是他便凑了过去,准备与他搭个话。

        “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寒酸男子看向张麟轩,漫不经心地说道:“李诚。”

        “兄台可是来参加论法的?”

        “进来蹭酒喝的。”

        张麟轩会心一笑。

        好你个李则言,还跟我这装起酒鬼来了。

        “李兄,你觉得他们说的怎么样啊?”张麟轩故意大喊道。

        自称李诚的男子随口道:“尽是些阿谀奉承之语,一肚子圣贤学问,竟然如货物一般售卖,简直可耻至极!”

        张麟轩倒是极为认同此语,于是大喊道:“对呀!对呀!可耻至极,简直是满嘴狗屁!”
    王府宠妾36不可描述米读小说官网在线阅读顶点小说网想你想疯了全文阅读㓜交txt晚上适宜看的小说小说免费软件媳妇小说门女主和很多个男的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