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文娱业的幕后大佬 > 正文 133 我老板跟你上同一档节目!
        接到编导珊珊的电话,沈亦泽立刻下楼迎接。

        二面由浩彬和珊珊两人负责,沈亦泽一出大楼,便被十数米外的珊珊叫住:“你慢慢走过来,以正常行走的速度,不要看镜头,当我们不存在,对,就这样……”

        走到近前,浩彬赞道:“很好!以后出外景,保持这种自然的状态就行,切记不要看镜头,不管我们做什么,无视我们就好。”

        沈亦泽心里翻个白眼,心说我上真人秀的时候,你还没毕业呢!还指导我?

        嘴上却说:“我记住了。走吧,上楼吧!”

        三人上到16楼,抗着摄像机的浩彬立刻引起关注。

        几个女编剧探头张望,窃窃私语道:“采访吗?”

        “哪家电视台啊?”

        “看logo像是江南卫视诶……”

        “他们往这边来了!”

        “快走快走!”

        她们推搡着往屋里躲,沈亦泽的声音却快她们一步:“徐文茜!”

        徐文茜一激灵,只得原地站定,慢慢转过身来,挂上笑容:“沈总。”

        浩彬眼睛一亮:这个员工,很漂亮嘛!职业习惯使他不由自主地将镜头转向徐文茜。

        徐文茜连忙捂脸:“别拍我别拍我!我刚入职,对公司不熟,你们采访别人吧!”

        浩彬和珊珊相视一笑,珊珊解释:“我们是《心动的信号》节目组,来给沈老师拍点素材,不是来采访的。”

        “啊?”

        徐文茜大吃一惊,下意识放下手,看向沈亦泽:“给你拍素材?拍什么素材?”

        沈亦泽笑道:“当然是节目的素材,不然呢?”

        “你要上《心动的信号》?!”

        徐文茜惊呼出声。

        她声音不小,大半个公司都听到了,编剧部、人资部、财务部、项目部的员工纷纷扒着门沿,探出半个头窥视,一看是沈亦泽,连忙又缩回去,努着嘴小声递话:“沈总,是沈总!”

        不出半分钟,“沈总要上《心动的信号》”便传得全公司人尽皆知。

        所有人都很惊讶,但沈亦泽知道,徐文茜惊讶的理由和这些人不尽相同。

        他不点破,只是轻轻一笑,然后进编剧部把徐凤阳、张春林、赵辉叫出来,又上职能部门叫了四个员工,最后叫上徐文茜:“你也一起来!”

        “我吗?”

        徐文茜呆呆的,拿手指了指自己。

        她仍处于震惊之中。

        简直不可思议,《心动的信号》一共八个嘉宾,她身边竟然出了俩!

        她忽然想,万一沈总跟安安……天呐,这是什么究极无敌的神奇缘分?

        她感觉脑子有点转不过来,这情节,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徐文茜迷迷糊糊跟着众人进入会议室,在最远的一角坐下。

        浩彬找好机位,示意沈亦泽可以开始了。

        沈亦泽便装模作样地一边板书一边讲解公司未来两年的规划。

        张春林等人听得相当认真,比任何一次开会都认真,竟还时不时低头做笔记,但沈亦泽从他的角度能看见张春林笔记本上写的是啥:“感觉根本拍不到我的脸啊!如何才能毫不做作地出镜?”

        拍了差不多五分钟,浩彬比了个OK的手势,说:“可以了,完美!”

        徐文茜回到工位,立刻翻出杨九安的微讯,飞快打字:“疯了!我老板跟你上同一档节目!”

        ……

        时隔一年,重回陆桥传媒的杨九安很快适应了新的工作环境。

        她这次回归,是受到《西湖旧影》制片人、陆桥传媒影视总监谢丽君的邀请。

        陆桥传媒是一家专注于历史、人文和现实类纪录片制作、经营和投资的企业,创办至今已有二十余年,拥有超过1000小时的原创纪录片作品和超过2万小时的影像素材版权。

        早在去年纪录片杀青之时,谢丽君便再三表示,不管杨九安何时归来,陆桥传媒的大门将永远向她敞开。

        她回国之后,谢丽君更是三天一条消息,有的没的一概不说,只发公司正在拍摄或即将开机的项目,而且专挑人文类的项目发,摆明了就是诱惑她。

        她本来心里更偏向当一名摄影师的,然而,终究没能抵制住诱惑。

        入职之前,她先把9月要参与节目录制的事情说了。

        谢丽君当即表示:“好事啊!你这么优秀,模样又好,早该谈恋爱了!但我得提醒一句,节目里的男嘉宾对你再好,你都不要完全相信,你是学摄影的,应该知道镜头下的一切未必真实。”

        杨九安很明白,但即便明白,仍然选择参加节目的原因,除了因为她嗑的CP是真的,更因为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单身。

        从高中起,她的身边就不缺对她好的男生,传小纸条的,写情书的,情人节送巧克力平安夜送苹果的,甚至还有跑宿舍底下摆蜡烛弹吉他的……

        她从没答应过任何人的表白,不是他们不够好,是她自己的问题。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了拒绝别人的好意。

        也许是从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的那一刻起,也许是从她爸妈离婚那一刻起,也许更早,早在老爸好几个月夜不归宿,老妈整宿整宿的歇斯底里起……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学会只相信自己,只靠自己。

        她并非对爱情没有向往,她只是怕,怕一切的美好转瞬即逝,怕得到之后很快就会失去,怕她哪天也会变得像记忆中的母亲那样,那样的歇斯底里,那样的恨一个人。

        这样不对,她很清楚。

        但这种抵触心理所引发的反应已近乎本能,她无力抗衡,想要改变,必须借助外部的力量。

        参加《心动的信号》,正是为了强迫自己处在那样一个暧昧的狭小的空间,强迫自己学会接受异性的好意。

        她想,如果有人对她像姜铭亮对黎紫涵一样好,即便是她,也会动心的吧?

        手机的轻微震动打断她的思绪。

        她还以为是《心动的信号》节目组到了,条件反射般从座位上弹起,准备下楼迎接,结果点开微讯一看,是茜茜。

        西仔:疯了!我老板跟你上同一档节目!

        杨九安一怔,茜茜的老板?

        Nani:心动的信号?

        西仔:对啊!节目组的人刚走!我天,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也太巧了吧!

        Nani:你老板叫什么啊?

        西仔:不告诉你,给你留点惊喜。

        Nani:很帅吗?

        西仔:帅的,不仅帅,还很有才,人也蛮好,虽然是老板,却没什么架子……不给你剧透了,你到时候慢慢发掘吧!妈呀,万一你俩成了,你岂不是我老板娘了?

        杨九安被勾起了好奇心,但任凭她如何死缠烂打,徐文茜始终守口如瓶,不愿再透露半个字。

        无奈之下,她只好发去一个气哼哼的表情。

        放下手机,努力回想,试图回想起徐文茜的工作单位,只要知道那家公司的名字,应该就能在网上查到法人信息。

        两分钟后,手机再次轻微震动,她还以为茜茜良心发现了,结果这次是《心动的信号》节目组。

        算了,管他呢,反正会见到的!

        她心里想着,拿起手机往外走去。

        ……

        事实证明,这届听众的欣赏水平没有沈亦泽想象得那么差劲。

        上线前三天,《演员》还能和《秋天的味道》缠斗一番,第四天开始,差距逐渐拉开,到第六天,余笙放出大招,以《秋天的味道》为主题曲的电视剧在芒果卫视首播,一夜之间销量猛涨30多万,堪称一招毙命。

        8日零点,两首歌同时从新歌榜下架,最终销量分别定格于185万和231万。

        4比3,没什么可说的,输得心服口服。

        提出这场较量的时候,沈亦泽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陷入苦战。

        他以为自己拥有一个世界的歌曲宝库,便可以战无不胜,却忘了他的对手同样位于一个世界的顶端,拥有不逊于任何人的创作能力和潜力。

        下一首歌,副歌有一段女声吟唱,他仍请江怡宁来挂个名,说唱部分则交由公司旗下的说唱歌手阿郑负责。

        除此之外,还有两部都市剧的主题曲要做,鉴于对方的开价,他挑了两首中不溜的歌,同样交给公司的艺人演唱。

        8月13日,周五,《向往的生活》于早上10点在上河村开启录制。

        沈亦泽早早结束一天的工作,跟老徐下到农场。

        这个项目移交给影视部负责后,他就没再跟进,也不知道公司的团队和江南台的团队配合得怎么样。

        沈亦泽抵达拍摄地时,正赶上唐毅和吴旭东进县城买肉,而陈婷和何旭东则领着第一期的飞行嘉宾在玉米地里奋战,蘑菇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制片带沈亦泽沿蘑菇屋参观一圈,几乎是三步一机,如此高密度的机位布置,足以保证360度全方位无死角。

        现场的工作人员更是多达七八十人,其中四分之一来自金点文创。

        身为外行,他只是跟着制片巡视一圈,慰问两句,并没有不懂装懂,对正常的拍摄指手画脚。

        他一向尊重专业。

        赖天歌显然有些激动,兴致勃勃地跟沈亦泽谈了一下午的规划。

        凤歌农场近半年的扩张速度非常快,线下直营店从江南往北一直开到江州,往南一直开到通州,几乎已覆盖全省。

        赖天歌不仅争取到了县里的政策支持,更挨家挨户登门拜访,说服了村中绝大部分村民加盟凤歌,从采买、种植到收获都按照统一的标准严格把关,至于筛检、分装、配送和销售,则依赖于凤歌已建立起来的相对完整的供应链。

        这样高速扩张的后果就是资金短缺,原本已经开始盈利的公司立刻又陷入亏损。

        然而赖天歌的野心还不止于此。

        沈亦泽听她说了一下午,可算听明白了,她还想建一个培育基地,聘请国内的农业专家、育种专家进行研究和生产指导。

        这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公司的资金已然不足,因此需要融资。

        赖天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沈亦泽。

        “……从短期看,可能的确没什么收益,但长远而言,这对公司绝对利大于弊。现在返乡开农场的人越来越多,以后的竞争必将异常激烈,唯有研发和创新能将我们的品牌和其他品牌区分开来——”

        沈亦泽笑着打断:“嫂子,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就直说吧,需要多少投资?”

        赖天歌说:“五百万。如果你觉得一次性投太多,风险比较大,也可以先投个一两百万。”

        沈亦泽摇摇头:“不用了,就五百万。”

        话一出口他就被自己轻描淡写的语气吓了一跳。

        膨胀了膨胀了,五百万都不放在眼里了。

        不过,凤歌农场的前景他很看好。尽管他不懂农业,但从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角度,他觉得农场的蔬果确实比别家的好吃,而且有《向往的生活》加持,不怕销不动货。

        反正他有闲钱,放在银行也是贬值,不如拿出来投投资。

        “爽快!”赖天歌竖起大拇指,“那等晓东、春林他们来了, 我们再签协议。”

        凤歌科技建立之初并没有预留融资的股份,沈亦泽的增资,代表其他股东的股份将被稀释,因此需要全体股东同意通过。

        沈亦泽奇道:“春林和王师兄也会来?”

        怎么没人告诉他……

        赖天歌一怔,下意识捂了捂嘴,但她反应很快,立即解释说:“大家很久没聚了,主要是你太忙,趁今天你有空,我就把他俩叫来了。”

        沈亦泽“哦”了一声。的确,自公司创立以来,大家接触的时间就少了很多,难得来一次农场,是该聚一聚。

        “嫂子,其实我这次来,除了检视节目的拍摄情况,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请你帮忙。”

        见沈亦泽忽然严肃起来,赖天歌只道是有什么大事,便也打起十二分精神,郑重道:“你尽管说,我一定不遗余力。”

        “是这样,我马上要参加一档节目……”

        听完沈亦泽的叙述,赖天歌没好气道:“害,多大点事儿!这个周末你就留下呗,我让工作人员带你熟悉熟悉,其他的,交给我安排!”

        。

        
    污文啊别顶污污污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肉多高质量甜宠评分9.5以上的小说小说肉糜np小说言情甜宠有肉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听小说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