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秦时罗网人 > 正文 第两百五十六章 又是一年了
        从咸阳宫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昏暗了,灰蒙蒙的天空,光线暗淡,冷风呼啸,不一会儿,竟然有些许雪花飘落。

        “又下雪了?”

        坐在马车之中的洛言,通过车帘看着飘落的雪花,微微一愣,不由得伸手出去接住了。

        冰凉的感觉提醒洛言下雪了。

        这是今年的第二场雪了,而且看这架势有越下越大的意思。

        瑞雪兆丰年说的可不是这种。

        雪下多了,那便是雪灾,甚至有可能引发其他自然灾害。

        洛言眉头微皱,心中不由得被一层阴霾覆盖,随着念头运转,脑海之中顿时浮现出许多小视频,大多都是有关于秦国一统六国的情报,其中有两个小视频迅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地龙翻滚,大旱三年……

        “不会是明年吧……”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历史上赵国末期有点惨,君王昏庸,奸臣当道,名将被冤杀,甚至还伴随了天灾,就像天要亡赵一样。

        一场大地震死伤无数,接踵而至的便是旱灾。

        “若是如此,明年开战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当一国百姓都活不下去了,那这些人呼如何?

        投降秦国,还是与秦国鱼死网破?

        换做他国也许会投降,但赵国很难说,历史上赵国为了抵御秦国大军,就连十岁的娃娃都上了战场……仇恨太深了。

        可这终究是洛言的猜测,而且今日决定已经落下,洛言显然不可能再反对。

        何况秦赵之间终有一战。

        “走一步看一步吧,好在秦国如今不缺粮食,希望能堵住赵人的嘴。”

        洛言心中暗忖,便是摇头将这些事情抛之脑后,忧虑这些未曾发生的事情没什么必要,比起这些,倒不如多做些准备,实在不行,让那数万胡人贡献自己最后的价值。

        洛言敲了敲马车,吩咐墨鸦将马车开往繁华的商业街区,打算购置一些东西回去。

        今天和月神发生了点故事,让他这个已婚男子有些忏愧,为此买点东西回去送给家中女眷,平复一下内心的不安。

        待洛言返回太傅府的时候,雪也是渐渐下大了。

        半月之前尚未融化彻底的冰雪再次被新雪覆盖,

        后院内。

        侍女们已经将红灯笼挂了起来,寓意年关将至。

        当洛言捧着一大堆东西走入后院内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毛绒小背心,头戴有着兔耳朵装饰品帽子的小女孩正站在雪地里,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眸灵气十足,似乎看到洛言的走进来了,迈着小步子跑了过来,小爪爪抱住了洛言的腿,脆声声的叫道:“干爹~”

        仰着小脑袋,眼眸明亮的看着洛言。

        又大了一岁的小言儿越发精致可爱,活脱脱的一个美人胚子。

        洛言伸手将小言儿抱了起来,一只手捧着盒子,另一只手抱着小言儿,用下巴的胡子扎了一下小丫头,欺负的小丫头小鼻子都皱了起来,才看向了不远处站着的清丽女子。

        惊鲵站在落雪的位置,穿的衣服和小言儿极为相似,像是放大版的一样,只是帽子上没有兔耳朵的装饰品,眼神优雅、娴静,双眼回盼流波,像极了温婉的江南女子,看向了洛言,透着几分温柔。

        洛言看着惊鲵,不由得又用下巴欺负了一下小言儿,似乎又想到了曾经挟小言儿以令惊鲵的事情,心情一瞬间变好了。

        小言儿的脾气倒是极好,哪怕被洛言用胡子扎了好几次,也只是皱了皱小鼻子,眼眸泛着一抹委屈,却没有咬哭的意思,只能用小爪爪反抗洛言的暴行。

        惊鲵看到这一幕,娴静的眸子顿时破功,有些无奈的看着洛言,迈步走了过来,伸手从洛言怀中接过小言儿,轻声的说道:“言儿特地等你的,你还欺负她。”

        说罢,嗔怪的看了一眼洛言。

        “这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洛言对着惊鲵眨了眨眼睛,同时将小言儿递给了惊鲵,毕竟他还抱着东西,抱着小言儿有些不方便。

        惊鲵闻言,也不知道联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凝,瞪了一眼洛言。

        额,我真的没那个意思……洛言很无辜的与惊鲵对视着。

        他倒是没起什么坏心思,当真只是表达对小孩子的一种喜爱。

        看见瓷娃娃一样的小言儿,就想欺负一下,想看她哭的样子,奈何这些年,他就没成功过,偏偏惊鲵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果然是近墨者黑~

        “进屋吧,小言儿身体还未养好,别感冒了。”

        洛言笑了笑,便是对着惊鲵说道。

        小言儿终究属于早产儿,加上惊鲵养胎期间被追杀,元气自然没有一般十月怀胎孩子那般足,哪怕后来有着念端与端木蓉的调理,加上各种大补之物补充,也只弥补了大半。

        终究还是留了一点病根,这玩意补不回来了。

        是娘胎里就缺少的。

        只能靠小言儿自己,待她未来练武,以天地灵气弥补底蕴即可。

        不出意外,打通奇经八脉之后,小言儿便会与常人无异。

        对了,小言儿现在的名字叫洛言儿,这名字是洛言和惊鲵商量后决定的。

        “恩~”

        惊鲵微微点头,便是抱着小言儿跟在洛言身旁向着屋内走去。

        当洛言进入房屋内的时候。

        焰灵姬正坐在暖炉旁烤火,明明是一个可以魅惑苍生的妖精,此刻却是懒洋洋的,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哪怕是洛言进来的时候,也是反应很慢的看了过来,待看清楚洛言,才轻轻的打了一个哈气,嘟哝道:“回来啦~”

        洛言倒是没怎么意外。

        焰灵姬每一次到了冬天都是这幅嗜睡的模样。

        “外面又下雪了。”

        洛言将买的东西放在桌子上,走了过去,捏了捏焰灵姬的脸颊,待得焰灵姬不耐烦伸手打开的时候,才笑着说道。

        焰灵姬顿时皱了皱极好看的细眉,蔚蓝色的眸子闪过一抹不满,娇声道:“怎么又下雪了。”

        她第一次看到下雪的时候还是很欢喜的,可见的次数多了,她就不喜欢了,因为雪后的一段日子都太冷了,对她这位火媚妖姬很不友好。

        “没事,晚上我给你暖被窝。”

        洛言自告奋勇的说道,他现在尚有余力,为的便是回来疏通各女的情绪。

        在这个没有娱乐项目的时代,男女之间排解寂寞也就那么点事情了。

        懂得都懂。

        晚上一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火锅,这玩意是洛言搞出来的,自从墨家带回了胡椒大蒜之类的种子之后,洛言便化身食神,开始发明一些前世的好东西,借此满足口腹之欲。

        有着黑白少司命在家,倒是不需要担心季节的影响,想吃什么,直接吩咐她们催生。

        无毒无害,保证新鲜。

        紫女优雅的坐在洛言身边,深邃的紫眸眨了眨,看着洛言,询问道:“焱妃快回来了吧。”

        焰灵姬也看向了洛言,她还是不太喜欢焱妃,总感觉不自在,习惯一个不喜欢的人,这需要时间。

        红莲扫了一眼洛言,便是继续涮羊肉。

        “就这几天吧。”

        洛言算了算日子,说道。

        焰灵姬嘴角浮现出一抹魅惑的笑容,桌肚子低下用脚丫子撩了撩洛言的小腿,美目微动,柔声的说道:“看来自由的时光也就这么几日了~”

        这点小动作自然瞒不住在场的众女,红莲除外。

        洛言瞬间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顿时扫了一眼紫女,紫女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好吧,最近众女想要孩子,欲望很浓,似乎想抢先焱妃一步。

        端木蓉离去之时说过,洛言的精气神已经渐渐趋于平衡了,也就是说洛言的身体快没事了,剩下的便看他们自己了。

        红莲感觉气氛有点怪,抬头也看向了洛言,明媚的桃花眸子有些疑惑。

        你就别看了,没你的事……洛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辛辣甘甜的味道正如此刻的感受。

        今夜当无眠。

        也不知道他顶不顶得住。

        。。。。。。。。。。。。

        数日之后,焱妃携带黑白少司命回家,家中的情况顿时好转了几分,焰灵姬和紫女也没有继续纠缠着洛言,至少明面上不会那么赤裸裸且大胆了。

        得以脱身的洛言才有闲暇去私会了一次嫂嫂和胡美人,与她们互诉衷肠。

        白洁那边也有时间去了。

        说到底还是分身乏术,这终究是现实的视线,而不是玄幻世界,做不到无中生有。

        一根甘蔗,一次性榨干也就那么多汁。

        呜呼哀哉~

        ……

        期间不出洛言所料,秦国确实发生了雪灾,而且规模不小,为此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好在秦国国力强盛,此事也算不得什么,不过其他各国就没有秦国这般幸运了。

        首当其中便是赵国,这场雪灾令赵国死伤了不少人,更冻死饿死无数人。

        这年头,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

        这里的活着是有口吃的……

        年关将至,盖聂也是回归了,他这一路游历江湖,观摩天下势,剑意已经圆满,踏出了那最后半步,成为了新的剑道宗师,为此,江湖上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剑圣!

        毕竟如此年纪能走到这一步,未来必能踏上剑道绝巅。

        洛言得知这个消息也是颇感意外,甚至觉得这个外号有点捧杀的意味。

        混江湖的,都靠别人给面子。

        贸然给人起个剑圣的名号,这不是给盖聂树敌吗?

        不过盖聂也是猛,一路杀回了秦国,无一合之敌,算是坐稳了这个位置,尽管盖聂对这个名号并不在意。

        期间洛言见了一次盖聂,盖聂自身凌厉的杀意已经内敛,有点返璞归真的意味,与其论道,询问盖聂之后的路如何走。

        盖聂沉吟了片刻,言简意赅的说道:“下一步也许是弃剑,剑道注重的是人,而非是剑,一个是死物,一个是活物,剑道应该是人生,人生如何,剑道便是如何,执着于剑是练剑之时需要做的,剑成之后所需要考虑的便是自身的道!”

        话音落下,盖聂摇了摇头,轻叹道:“说来容易,做起来却绝非易事。”

        本想为惊鲵询问一下剑道之路,听闻盖聂所言之后,洛言觉得自己不需要问了,因为惊鲵莫名其妙走对了,难怪莫名其妙就步入宗师了。

        算了,这些天赋异禀的天才,你很难理解他们的脑回路。

        尤其是这些玄而又玄的道。

        不过洛言还是好奇的多问了一嘴:“那弃剑之后呢?”

        “道路已成,吾及是剑,无需拘泥于外物。”

        盖聂平静的说道。

        这是他摸索出来的道路,至于能否走到最后,盖聂并不确定,但他的感觉告诉他,这条路是一条康庄大道。

        练剑之人总是放不下手中之剑,却不知自己才是执剑之人。

        强的永远不是剑,而是用剑的人。

        人才是根本。

        洛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盖聂确实是天身的剑胚子,看似莫名其妙,却走上了一条大道,想了想,说道:“你此番游历江湖,可曾见到卫庄?”

        明珠夫人似乎跟着卫庄混了,这对于洛言而言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总感觉未来会有不少麻烦。

        “未曾。”

        盖聂沉吟了片刻,缓缓的说道。

        他甚至有预感,卫庄在刻意躲着他,似乎不愿现在见他。

        也许是卫庄自知不敌,不想和你死磕……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

        。。。。。。。。。。

        韩国地界。

        卫庄率领逆流沙又回来了,因为他听到了一个消息,韩非死了,似乎是病逝,可卫庄并不信这个解释。

        悬崖山,狂风呼啸,卷动着他的满头灰发。

        他依旧和以前一样,是一个喜欢吹风,且不知道冷为何物的古怪家伙。

        只是比起窗户前的晚风,悬崖上的风霜似乎更加寒冷,冻人。

        “刷~”

        一道身影闪烁而过,白凤脚尖点地,飘落在卫庄身后,飘逸的身姿配上孤傲的目光,说不出的潇洒,嘴唇轻动:“查到了,这是你要的消息。”

        话音落下,鸟语符插着一封密信扔给了卫庄。

        卫庄抬手接住,缓缓打开。

        其上内容很简短。

        韩非死因成谜,尸体上有青筋暴起的迹象。

        卫庄一把将信件捏碎,锐利的目光看向了秦国的方位,冰冷且恐怖,低声冷笑:“弱者如何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