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 正文 第十八章:你都跪在我面前了
        膝盖猛然一紧,舒望晴也感受到那种疼痛感,不忍心道:“好啦,你赶紧起来,我刚也只是说说罢了,你还真当真了?”

        “你原谅我了?”闻霆北抬头望着她。

        “你都跪在我面前了,我再不原谅了,就显得很小人了。”在他向她道歉的时候,她就没有怪他的意思了。

        闻霆北露出笑容,一口白牙特别的好看。

        “你赶紧起来。”万一被闻老爷子他们看见,肯定会说她的不是,虽说闻霆北是私生子,但能被接回闻家,让他进入闻氏,就说明闻家还是把他当成自家人看待的,她始终还是想稳住他的。

        “我腿有点麻,老婆你能扶我起来吗?”闻霆北向她伸手请求道。

        这才跪了多久啊,就腿麻了?

        舒望晴才不相信,但还是上前扶他起来。

        闻霆北却反抓住她的手,猛地将她拉入怀中,接着两人滚到了一起。

        她在他身上,鼻尖正好触碰到他的鼻子。

        两人四目相对,暧昧的火花在一刹间弥漫开来。

        闻霆北吻住她的嘴唇,她怔了下,很快挣开他,然而下一秒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吃干抹净。

        ***

        第二天,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卧室里一片明亮。

        舒望晴醒了,第一时间就看床边,闻霆北已经起来了。

        跟他结婚这么久,他几乎每次都比她起来得要早。

        以前在国外,都是他准备早餐,给她挤好牙膏,就连衣服都替她熨好挂在衣柜里,她几乎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闻太太了。

        不过现在搬回闻家,这些事就很少做了。

        她这是怎么了,竟然怀念起被他照顾的日子?

        “你醒了!”在她失神的时候,闻霆北好听又低沉的声音响起。

        她抬头看向门口,他这次没有像之前两天穿戴整齐,而是穿着休闲装,她问他,“你今天不用回公司?”

        “下午再回。”闻霆北坐到她面前,直直地盯着她看。

        眼神火辣辣的,感觉下一秒就要被他吃掉似的。

        “哦是吗!”舒望晴下了床,进了洗手间,正好看到挤好牙膏的牙刷放在杯子上。

        心里一暖。

        “老婆,我上午没事,我就陪你一起回家看看妈,然后带她老人家出去吃个饭。”外面传来闻霆北的声音。

        正好舒望晴今天也想回家看母亲,便答应了,“好啊!”

        刷完牙洗完脸,挑了条红色中长裙穿上就下楼去了。

        今天闻老爷子有事外出,也就只有他们六人在家里。

        早就吃过早餐的闻母正和闻父坐在客厅里,一看到顾霆北和舒望晴,就昨晚的事幽幽地说了句,“就算不回公司,也得准时准点下来吃早餐,这是闻家的规矩。”

        闻霆北没有理她,扫了一眼正在看报纸的闻父,搂着舒望晴朝餐厅走去。

        “我们知道你们是夫妻,不用刻意的秀恩爱。”闻母又补了一句,眼里满满的鄙夷。

        闻霆北当作没听见,倒是舒望晴往后看了一眼闻母。

        闻母在触及到她的目光之后,趾高气昂地避开,继续她的杂志。

        就因为闻霆北是陪酒女所生的孩子,所以闻母瞧不起他?

        不过也是,她之前也瞧不起他,各种欺负他,羞辱他,奚落他,只是没想到在生死关头是他救了她。

        如果他不是出于私心救她,或许她会一辈子跟在他身边,反则她会跟他划清界线。

        于是她决定找个机会试探他,正巧她看见在饭厅里吃早餐的闻正轩,顿时心头一计。

        舒雅清看到了他们,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扬起笑容,“霆北,晴晴姐,早啊!”

        舒望晴没有理她,而闻霆北也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拉开旁边的椅子让舒望晴坐下。

        舒雅清脸上的表情略显尴尬。

        闻正轩这才抬头看他们俩人,眸色不由暗沉几分。

        舒雅清眸底闪过了什么,“老公,今天是产检的日子,你等下陪我一起去医院好吗?”

        “我今天有事,你自己去。”闻正轩收回停在舒望晴身上的视线,冷冰冰地拒绝道。

        眼里的期盼瞬间熄灭,一股委屈涌上心头,舒雅清敛下眉眼,“既然你有事,那就去忙,男人嘛,还是以事业为重。”

        闻正轩吃到一半,接到一个电话就出去了。

        舒雅清的视线一直随着他,直接他消失在门外,她才依依不舍地收回,却也正好看向舒望晴。

        一个计谋在心里萌生,舒雅清开口道:“晴晴姐,你有时间吗?”

        舒望晴抬眸看着她,没有问她要什么,而是等着她接下去说。

        “刚你也看到了,正轩要忙,没时间陪我去产检,要是你有时间的话,可以陪我去吗?”她目露恳求。

        舒望晴还以为什么事,原来是这事,不用猜,也知道她不怀好意。

        她又怎么会轻易地上她的当呢!

        舒望晴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看向身边的闻霆北,“亲爱的,你说我该去吗?”

        闻霆北笑了笑,“你要是陪大嫂去的话,我会多派几个保镖跟着去保护你们,防止出意外。”

        他话里有话,是傻子都听得出来。

        舒雅清扯了下嘴角,但没有正面回应这事,而是说道:“霆北,知道你在乎晴晴姐了,但你也没必要这么大的阵势吧!”

        “我的女人,我得保护好。”闻霆北牵起舒望晴的手,深深地说道。

        “晴晴姐,你真好,遇到了霆北这么好的男人,你可别把人家当成一枚棋子摆布,得真心待人家才行,不然失去了将会后悔莫及。”舒雅清阴阳怪气地说道。

        舒望晴冷冷一笑,“你放心好了,我跟霆北会好好的。”

        “那最好不过了。”舒雅清眼角抽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她倒要看看他们能支撑多久。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要不要陪我一起去产检?”舒雅清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

        “不好意思,为了不浪费人力资源,我决定还是不去了,”舒望晴说着再次看向身边的闻霆北,“我跟霆北正好还有事。”

        她应该是看穿了什么,以至于绕着弯子来拒绝她。

        她已经不再是两年前那个舒望晴了,她变了个人,变得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为了不让她看到她内心的恐惧,她放下手中的汤匙,“既然没时间,那就算了。”

        起身要走,可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晴晴姐,既然我们两清,又同嫁入闻家,就应该和平相处,而不是相互猜忌和提防,若传到爷爷他们耳里,他们会觉得是我们将闻家搞得乌烟瘴气的,到时候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舒望晴可不想跟她和平相处,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她嘴里所说的和平,不过是为了计划将她踢出闻家罢了。

        她又怎么可能着她的道呢!

        她没有理她,自顾自地吃着早餐。

        舒雅清见她无视自己说的,心生不满,但她话到这里,就看她如何想了。

        她去产检了,外面随后传来闻母不满的声音,似乎在抱怨闻父,怎么能顺着老爷子,怎么能让正轩娶这么个野鸡回来?

        闻母简直是她复仇的间接助手,只要她对舒雅清诸多不满,或是从中作梗,相信舒雅清将会一无所有。

        吃完早餐,在闻霆北的陪同下,舒望晴回到了舒家。

        林淑娟正在客厅里讲电话,茶几上摆放着她正在进行的插话。

        待在监狱两年,林淑娟不但没有褪去往昔大小姐的光环,而且还保留着以前的爱好。

        优雅知性,风韵犹存。

        真不懂舒炎为何会出轨,选择兰心那种女人。

        大概是家花不如外面的野花香吧!

        看到女儿和女婿回来了,林淑娟跟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然后挂断了电话,笑容满面地迎上前,“你们怎么来了?”

        “霆北今天上午休息,想着陪我过来看看你。”舒望晴回头看了眼闻霆北。

        闻霆北礼貌地喊道:“妈!”

        “诶!”林淑娟开心地回应着,然后忙请他们坐下。

        佣人倒了两杯水,又端来了茶点,林淑娟原本想着让厨房准备午饭的,但被舒望晴制止了,说闻霆北想请她吃顿好的。

        于是三人便出了门,先是到市中心逛了一圈,闻霆北给她们母女俩人买了很多东西,甘当他们的搬运工,然后才到一家星级中餐厅吃饭。

        中间,有人打电话给闻霆北,他到外面的走廊接听。

        林淑娟看了眼外面,对舒望晴说道:“之前我就觉得霆北这个人不错,现在看到他对你这么好,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舒望晴但笑不语。

        “你现在搬入闻家,会经常见到闻正轩,虽说你跟他之前有过婚约,但他悔婚在先,出轨在先,你可别因为昔日的情感又被他骗,懂吗?”林淑娟之所以这么提醒她,是因为她太清楚她对闻正轩的感情了。

        舒望晴理解母亲的担忧,“妈,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舒望晴了,现在的我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林淑娟拍了拍她的手,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舒望晴夹了些菜到她碗里,接着她又说了句话,“你跟霆北,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十大巅峰网络小说撒野 小说恐怖小说的礼物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有没有看小说的网站好看的玄幻小说关于长期更新的小说17k小说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