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 正文 第五十一章:配合他的演出
        “但他知道此案轰动全城,成了新闻热点,怕连署长不同意,想着让我一起说服他……”

        “所以你没去?”舒望晴接过他的话。

        闻霆北挑了下眉头,默认了她的说法。

        “没想到我今晚的饭局也在南月湾,直接碰了个巧?”舒望晴接着又说道,嘴角挂着冷笑,仿佛冥冥之中注定似的。

        “我没去,是不想跟这件事有过多的瓜葛。”

        舒望晴知道他这是这起案件背后的推手,瞥了眼周遭,配合他道:“你做得对,你不应该介入其中,以你爸跟你大哥的秉性,如果处理不了,恐怕会找你当替罪羊。”

        她很聪明,懂得配合。

        “知我者老婆也。”

        闻霆北摸了下她的脸蛋。

        她羞涩垂眸。

        看着她小脸泛红,闻霆北俯身,贴近她耳边,“老婆,你打算继续待在这里?不上车了?”

        热气喷洒在耳边,一阵酥麻。

        舒望晴没好气地推开他,迅速坐上车。

        在回闻家的路上,两人靠得特别的近。

        舒望晴本能可以移开,但她没这么做。

        有时候,她特别喜欢这种感觉,特别的刺激。

        暧昧的气息,也在这个时候弥漫开来。

        回到闻家。

        闻霆北下了车,快步走到舒望晴这边。

        舒望晴不知何故,脚下突然一软,直接跌入他怀中。

        闻霆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舒望晴摸了下大腿,一脸尴尬,“腿有点麻。”

        话刚落,闻霆北打横将她抱起。

        她愣住,眼睛睁大,“闻霆北,你这是要干什么?赶紧放我下来!”

        “别动,抱紧我,摔伤了我可不负责。”闻霆北看着她,目光严厉。

        “可是,”舒望晴左右看了看,低声尴尬地说道,“你知道的,上次你这样抱着我进屋里,大家看得我们都不爽,冷言冷语的。”

        “现在你大哥在医院里,又跟林镇宏一死有关,你爸因此懊恼,迁怒于你,如果我们再不顾他的感受,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只会把他惹急,说不定你刚才的肯定会变得有可能。”

        “关键的时候,还是要低调一点。”

        闻霆北被说动了,放下了她。

        他的目光随后落至她的脚上,“还麻吗?麻的话,先坐在这里,我帮你揉揉。”

        舒望晴摇了摇头,表示不麻,可刚走一步,还是有点酸麻酸麻的。

        闻霆北扶她坐到车后座,抬起她发麻的脚,脱去鞋子,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轻轻地揉着。

        舒望晴有点受不了这种酸爽,收回了脚。

        他起头看她,“怎么了?”

        她撇着小嘴,“好酸好麻。”

        “那我轻点揉。”说着,他放缓了动作。

        起初还有点不适应,慢慢地,就没事了。

        舒望晴看着闻霆北,突然发现,他不止是工作上会认真,连照顾她也会如此认真细微。

        他禁不住伸出手,摸了下他的脑袋。

        闻霆北再次抬头,疑惑问她,“摸我干吗?”

        舒望晴歪了下脑袋,找了个理由道:“因为觉得你可爱啊,所以想摸下你。”

        闻霆北轻笑,很自恋地说了一句,“我什么时候都很可爱,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哪有,你生气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可爱。”舒望晴撇了撇嘴。

        闻霆北点了下她的鼻子,她没好气地打开,“你坏蛋,竟然拿摸我脚的手摸我。”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闻霆北收回手,一脸坏笑。

        舒望晴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有意的。”

        闻霆北笑得更开心了,舒望晴的手顿时痒痒的,恨不得想要海扁他一顿。

        “怎么样?还麻吗?”揉了一会儿,闻霆北抬头看着她。

        “不麻了。”舒望晴收回脚,穿上鞋子,下地走动,麻痹已经消失。

        “其实脚出现发麻,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多走动,你却要帮我揉,你是故意想要占我便宜吧?”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羞涩地说道。

        “有吗?”闻霆北不以为意,笑容却是邪魅。

        舒望晴不再理他,大步回屋里。

        一进门,就撞见从房间出来的闻父。

        出于礼貌,她喊了一声,“伯父!”

        她想喊他爸,但连装的想法都没有。

        况且,闻父这人阴险奸诈,心向闻正轩,联合他一起对付她跟闻霆北。

        喊他爸,她觉得脏了她的嘴。

        闻父看到她回来了,原本就很难看的脸色更是阴暗。

        那眼神闪着厉光,仿佛一把箭,想要射死她似的。

        她微微低下头,但眸底却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亮光。

        随后.进来的闻霆北也看到了闻父。

        父子俩人四目相对,气氛一度陷入冰点。

        闻霆北表情漠然,却也疏离,一句话也没说,带着舒望晴上楼去了。

        对于他的态度,闻父又急又恼,大步出了门。

        翌日,医院里。

        张雨卓在收到连署长给的证据,立马带着四五名警员到医院对他进行录口供。

        面对确凿又有力的证据,闻正轩整个人都懵了。

        “我没有杀人,林镇宏不是我杀的。”他摇着头,拼命地否认道。

        “更多杀人犯都说自己没有杀人。”张雨卓身侧的一名女警冷不零丁地怼了他一句。

        “警官,我没有策划这一切,全都是周明城那个臭小子出的主意。”闻正轩试图想责任推到周明城身上。

        “人证物证都在,容不得你抵赖。”女警严厉地说道。

        “我儿子真的没有杀人,他是被冤枉的。”闻母冲了进来,替闻正轩说话。,

        慈母多败儿,向来如此。

        张雨卓等警察见怪不怪。

        闻母见他们不为所动,求闻父,“正轩爸,你快点想想办法,不能让这些人陷害正轩。”

        闻正轩也看向闻父,满眼的恳求。

        闻父神情凝重,嘴唇紧抿,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此时此刻,他也是自身难保。

        “因你有伤在身,暂时不能将你带回警局,所以我们会派警员对你进行二十四小时看守,所以这期间,你千万别乱来。”张雨卓搁下这句话,带着手下离开了病房。

        病房门外,医院外头,全守着警员。

        闻正轩整个人瘫在病床上,呆若木鸡。

        闻母泣不成声,边打闻父边骂他无能。

        闻父受不了,一把钳制住她的手,低声喝斥道:“吵死了,给我闭嘴。”

        说罢,甩开她。

        闻母扑倒在旁边的沙发上,哭得不成泪人。

        闻父看向闻正轩,愤怒又失望。

        他怎么就生了个逆子。

        每次捅娄子,都要他出面帮他擦屁股。

        这次更是捅大了,堵都堵不上。

        他不想再见到这逆子,转身离去。

        “爸!”闻正轩叫住了他。

        闻父停下脚步,但却没回头看他。

        背影冷漠,双手却是紧握成拳。

        “爸,这次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闻正轩恳求道,眼眶泛着泪水。

        闻父闭上双眼。

        他也想帮,但帮不了。

        见他不作声,闻正轩再次求他,“爸,就当我求你了好吗?”

        声音颤抖,几近要哭出来了。

        “就在刚才,我接到电话周家准备替林家找律师以污蔑教唆罪起诉你,这次我保不了你,你好自为之。”闻父搁下这句话,抬步离开。

        什么?

        周明城那小子竟然……

        闻正轩这下终于知道朋友间有福同享,有难就往死里整的这层意思了。

        “正轩,你别怕,爸不帮你,妈帮你。”闻母连忙安抚闻正轩,“你表妹是盈科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我已经让她帮你打这场官司,她也同意了。”

        闻正轩缓缓地看向母亲,没有任何的惊喜。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在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就算有人愿意接手,也未必能打得赢。

        哪怕对方曾经赢过几场官司,但不代表能帮他扭转乾坤。

        可当下的情况,只要有一线希望,他还是想要博一博。

        “那你现在叫她过来,我想见她。”

        “好,妈这就去打电话。”闻母去打电话。

        闻正轩眯起双眼。

        想我死,没那么容易。

        ***

        “警方已经派多人看住闻正轩,他现在是插翅难逃。”

        办公室里,闻霆北站在落地窗前,手里握着一杯红酒。

        身材欣长,英挺帅气。

        他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

        醇香四溢,怡然自得。

        “林家通过周家请了律师,将起诉闻正轩,他也不甘示弱,准备找他表妹帮他打这场官司。”

        一听,闻霆北眉梢上扬,嘴角逸出一抹嘲讽。

        “盈科律师事务所的文思绮?”

        “是的。”

        文思绮,本人虽长得漂亮,但却一肚子坏水,帮着有钱人打官司,将黑变成白的,是业内最著名的恶人。

        记得小时候,她利用自己的单纯,将他引到后院的枯井旁,一把将他推下去,害得他在医院躺了将近两个月。

        直到现在,他都记得她往枯井下看她时那抹阴险的笑容。

        既然她这次要帮闻正轩,那么他就借此机会,将她这些年的老底全揭了,让她无法在业内混下去。

        思及此,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期待。

        “我需要文思绮的资料。”

        “我这就去办。”

        阿域点头,退出了办公室。

        闻霆北看了下腕表,下午三点钟,他该去接舒望晴下班了。

        跟小何交待了一些事宜,便离开了闻氏。
    想你想疯了全文阅读顶点小说网米读小说官网在线阅读王府宠妾36不可描述媳妇小说免费软件晚上适宜看的小说㓜交txt兄长勿近 (骨科)大包子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