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竹外梅横一两枝 > 正文 186 地砖之下
        驴车最后停在了一个小院子门前,雨已经小了很多。

        但打在油布上时依旧噼里啪啦的。

        这样的环境严青栀的感知下降了一些,但之前已经彻底唤醒的战斗本能,却变得更加强大。

        她用钥匙打开了院门,自己率先走了进去,院子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口水井看着什么也没有。

        她检查了一圈,将门槛抬起,严青竹赶着车进了院子里面。

        关好了大门,孙玄被严青栀推在了前面,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屋中,里面并没有人存在的痕迹。

        严青竹点燃了随身带来的蜡烛,将房间中的景象扫视了一遍。

        这个院子里只有一排房子,一间主屋和两个厢房。

        主屋很大,里面分成了三室,会客厅书房和卧室都在这里。

        另外的两间厢房,一间是厨房,一间是仓库。

        严青竹留在这里检查主屋,严青栀则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茅房在后院的角落,严青栀对于这种简陋的旱厕实在提不起观摩的兴趣,只看了一眼就退了出来。

        她不知道宋伯清是不是变态,总觉得要不是的话,应该不会把重要的东西埋在那里头。

        毕竟,就那么大点的地方,挖土的时候要是不小心把脚踏的板子挖翻,以后上茅房的时候掉进去可怎么办!

        严青栀反正是不会这么做的。

        但要是实在没找到东西,她可能也会回来挖一挖。

        后院的菜地有些荒凉,没种菜,只有几架已经烂了的破车堆在那边。

        严青栀过去看了看,发现上面都已经长草了,不像有近期翻动过的痕迹。

        回到房间之中,孙玄和陆涧背对背的捆在一起,君同月在那里看着,严青竹则在一寸一寸的摸索着痕迹。

        这里虽然说是不引人注意,但他们选择最先过来这里,也是觉得贵重物品留在这边的可能性极大。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们都没翻到厢房,就在主屋书架底下找到了一块可以移动的地砖。

        严青栀直面戒备,严青竹侧面辅助,两人都用布巾蒙住了脸,拿着棍子摆好了架势。

        严青竹将地砖撬起后,几条嫩绿色的药蛇骤然弹出。

        严青栀一棍挥出,直接把它们砸了个稀巴烂……

        地砖被掀翻在地,一个红漆木盒显露了出来。

        严青竹伸着脖子往那头看去,严青栀小心翼翼的用棍子探查了周围以后,这才确定,里面应当是没有其它暗器了!

        两人一起用力,将那不大不小的盒子拎了出来。

        他们全程戒备,不过过程顺利的很。

        盒子被取出,严青栀拿着锁端详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了工具,没有开锁,而是直接将木盒上镶嵌的五金件扣了下来。

        这锁里面有毒,如果不能用特定的手法打开,就会捅破里面的毒囊,让毒药流出。

        严青栀这么多年的工院不是白读的,一眼就认出了这锁的款式。

        与其开锁浪费感情,有那时间干点什么不好。

        木盒子被挖的奇形怪状,力气大的人果然可以为所欲为。

        盒子打开,里面总算没了机关。

        只有一块厚厚的油布,包裹着什么东西。

        严青栀伸手将之取出,打开一看,是几本书的手抄本。

        严青竹去看木盒子里还有什么,严青栀则借着光亮仔细了看了一下书上的内容。

        最薄的一本是毒经秘术,最厚的一本是易容全解,剩下两本不薄不厚的,是尸傀秘术和蛊术。

        严青栀只翻动了一下便将之收了起来。

        眼下还不是研究的时候,她也不会在这里耽误时间。

        油布下面是一叠银票和一摞信笺。

        一封一封拆开,孙玄说的请柬也在其中,除此之外,一个名字自然而然跃入姐弟眼中。

        柳怀香

        这人似乎与宋伯清关系十分要好,宋伯清这里的信笺之中,有半数是他寄来的。

        严青栀只看了几封就觉得晦涩拗口,见严青竹暂时没有翻阅的打算,她自己也啃不下来,便将之收起,跟着严青竹继续往下翻。

        下面的东西就比较奇怪了,有个小木盒里放着宋伯清的印章,还有一个一堆的瓶瓶罐罐,这些瓶瓶罐罐里面,有不少里面还传来了动静,料想里面应当是活物。

        说不定就是蛊虫什么的!

        瓶瓶罐罐最下面,是一个扁平的盒子。

        打开一看,里面放着的是一把凶光逼人的匕首。

        严青栀见过一些武器,但这种自带凶光的还真是没有见过。

        这匕首宽厚,一尺长短,精钢锻造,双侧开刃,中间带血槽,光是中空的血槽便有一指厚,可见其用料。

        匕首手柄处未加修饰,只用棕红的皮带一圈圈的缠着,简朴厚重。

        严青栀拿起来查看一翻,这匕首锋利的吹毛即断。

        不过重量也不轻,寻常人入手就是一沉,想要拿着它战斗可能未必会达到预想的效果。

        但这对严青栀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

        这点重量,简直如若无物,甚至还觉得手感正好……

        严青竹从盒子里拿出了同样棕红的崭新皮套递给了严青栀,严青栀乐颠颠的将之套在了匕首上面,翻看了几圈后,将之挂在了腰间。

        牛皮的皮套光晕内藏,跟严青栀现在落汤鸡的模样实在不配,严青竹只看了一眼便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又把盒子仔细翻找,最后在一个夹层里发现了几本书。

        书名和之前从油布包里翻出来的一模一样,但里面的内容是否相同,就需要比对之后才能知道了!

        看到这些东西,严青栀脸色当即就是一变,如此看来,他们很有必要将宋伯清落脚的地方都翻找一遍了!

        不过,在那之前,有个问题却是要率先解决的。

        那就是孙玄这人。

        严青栀把他带出来,除了要他带路以外,其实也是不想让他死在自己家中。

        倒不是觉得死过人的房子风水不好,只是单纯的认为孙玄这人不配!

        正好,这里环境不错,房子又已经被孙玄买了下来,他死在自己家里,特别合适。

        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妥当,又将地砖和书架归位之后,严青栀和严青竹便举着蜡烛站直了身体,走到了孙玄和陆涧的身边。

        君同月微微让开了一点地方,让姐弟二人能够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人。

        四人视线相对,孙玄敏锐的打了个哆嗦。
    太大了要撑坏了肉bl古代第1631章:幕后之人排行榜小说乱世浮归txt免费下载诱欢免费阅读全文陛下,不可以!(限)四年级英语单词跟读免费分类春光乍泄四个小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