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皇兄何故造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沈先生发牢骚
        虽然如今已经入冬,但是武英殿当中的地龙烧的很旺,整个大殿暖烘烘的,感觉不到半点的寒冷。

        然而此刻,再暖的炉子,也温暖不了沈翼这颗拔凉拔凉的心。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从他被提拔为户部尚书以来,兵部要整备城防,各地大军要军械粮草,银子哗哗的往外跑。

        沈尚书这个当家人,着实是觉得,这户部简直不是人干的活。

        到处都有人找他要钱不说,偏还有一个瞎大方的皇上。

        前段时间,局势紧张,该花银子的地方,都是兵事。

        涉及到城防布置,大军调动这些事情,沈尚书并不精通,加之局势危急,自然是尽力配合。

        但是现在,他觉得有必要好好的跟天子理论一番,必须要好好遏制一下,天子这个乱花银子的坏毛病。

        “皇上,恕臣直言,自也先大举进攻以来,朝廷银两靡耗已经十分严重,各处城防加固,民壮征集,粮草辎重,军械甲胄,棉衣,户部支出银两,已不下一百五十万。”

        沈尚书索性开始一笔笔的跟天子算起帐。

        “此战当中,倒马关战死官军,陛下已下令加倍抚恤,其余战死官军,陛下又要从厚,若加上土木之役当中,战损的十余万官军,单是抚恤一项,便要近百万两。”

        “除此之外,重修城防,再建倒马关,征调工匠,民壮,采购材料,亦需要数十万两。”

        “单是这两笔,就要掏空国库三分之一的底子。”

        “还有西南苗乱……”

        看着沈老头掰着指头开始算,朱祁钰感到一阵哭笑不得,摆了摆手,道。

        “好了好了,沈卿你怎么说,也是七卿之一,这一笔笔帐算的,跟朕是个败家子一样。”

        沈尚书的那副表情明显是,您自我认知还挺清晰的。

        不过话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沈翼拱了拱手,闷声道。

        “臣不敢,不过如实禀奏而已。”

        略停了停,沈翼忍不住又道。

        “陛下,臣情知陛下心存社稷,体恤将士百姓,但是朝廷连年大战,国库已然空虚不足,所谓事有轻重缓急,朝廷还需运转,银子得省着点花。”

        此处四下无人,朱祁钰也没有端着在外的架子。

        沈翼一向稳重周到,似今天这样唠唠叨叨发牢骚的样子,还真是不多见。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来,这些日子,他这个户部尚书,怕是当得也不容易的很。

        贴心的命一旁的内侍给沈尚书续了杯茶,朱祁钰开口问道。

        “那沈先生以为,如今局面,何事为重,何事为轻,何事为急,何事为缓呢?”

        一句话问的沈翼立刻停下了唠叨。

        抬头望着天子虚心好学的目光,沈翼本能的察觉到,这个时候不能随便开口。

        毕竟是在官场沉浮数十年的人,沈翼此刻已经从刚刚略带不满的情绪当中迅速挣脱出来,冷静的分析起现在的局面。

        做官做到他这等地步,基本上不会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况。

        他刚才虽然是借不满在跟皇帝发牢骚,但是实际上也在掌握着个中的分寸。

        做臣子的,有时候就得流露出一点“真性情”,而且得让天子知道自己的辛苦。

        沈尚书刚刚做的就是这样。

        很明显,天子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通过这种方式,让他和天子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至少从称呼上,已经从大众化的沈卿,悄然变成了带着几分亲近的沈先生。

        这个称呼,如果不是皇帝的老师,那么就只有在亲近的侍从之臣身上才会叫。

        然而沈翼只是心中略得意了片刻,就明智的没有继续开口。

        因为天子提的这个问题,既好回答,又不好回答。

        轻重缓急,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考量。

        若是寻常时候,沈翼或许大而化之的说一番话,也能够过关,但是他直觉到,今天不一样。

        天子虽然表情亲近,但是他隐约有种感觉,这句话如果说的不妥,自己前头的工夫,只怕都要白费了。

        沉吟了足足半盏茶的时间,沈翼才开口道。

        “皇上,臣以为,如今当办的几件事情当中,加固各处城防为重,修复倒马关为轻,抚恤战死者为急,匠户改制一事为缓,此外,休养生息,充裕国库,既为急,亦为重。”

        朱祁钰挑了挑眉,他刚刚的确心存了考校之意。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土木之役之后,也先大军虎视眈眈,朝廷上下自然是以兵事为主。

        但是如今大战已结,自然当内修政务。

        朝廷经此一役,暴露出了诸多问题。

        勋戚武将这边,边将懈怠,武备废弛,勋贵腐朽,兵员损失惨重。

        文臣这边也没好多少,打压勋贵,趁机勾连,邀直买名,相互攻讦。

        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被大战所掩盖,但是这一结束,亟待处置的事务就纷至沓来。

        然而对于朱祁钰来说,这么多的问题当中。

        最重要,也最核心的,就是财政问题!

        国家的财政,是整个国家的命脉,说得再直白点,不管是要整饬武备,还是肃清官场,再或者是休养生息,都需要的是大把的银子。

        所以虽然问题很多,但是朱祁钰接下来一段时间,会费最大精力去做的,就是财政的问题。

        那么理所当然的,朱祁钰必须要知道,作为户部的主官,沈翼在很多朝政大方向上的主张如何。

        应该说,沈翼的直觉相当的灵敏。

        事实上,朱祁钰现在开口问,也不过是恰逢其会,顺势而为。

        但是沈翼却能敏锐的察觉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意义。

        并且,还给出了一个,让朱祁钰相对满意的回答。

        微微点了点头,朱祁钰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开口道。

        “朕还以为,沈先生会说,加固各处城防为急,修复倒马关为重,抚恤战死者为轻,匠户改制一事为缓。”

        看见天子的表情,沈翼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一关算是过了。

        如果沈翼没有仔细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顺水推舟的回答的话,的确应该是这个回答。

        毕竟,刚刚他们商议了这么久,全都是在围绕着加固城防和重设倒马关这两件事情,再接着是匠户改制,至于抚恤战死者,则是提都没提。

        所以若是换了一个人,恐怕会下意识的,就把城防和倒马关两件事情摆到重要的位置上,而把其他的事情往后推。

        但是沈翼既然意识到了这句问话隐含深意,自然不会那么轻率的回答。

        事实也证明,他的谨慎是正确的!

        不过到此为止,事情显然没有结束,因为紧接着,天子便继续开口询问。

        “先生既然如此排序,可否向朕解释一下,为何在先生心中加固城防为重,建新城为轻,抚恤战死者为急,匠户改制为缓?”

        
    七本让我熬夜看完的小说推荐人气比较高的小说网站风流村医小说在线阅读都市小说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人间绝色by随侯珠笔趣阁小说大全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