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皇兄何故造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这个时候想起总宪大人了?
        来的是锦衣卫的缇骑!

        标志性的打扮,很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于谦也隐约明白了陈镒的意思,于是转过头,带着疑问之色看了一眼陈镒。

        陈总宪轻声道:“于少保应该明白,陛下也不想真的闹出什么事端,只不过,唉……”

        最后的一声叹气,略显无奈。

        锦衣卫插手,只是最后的手段。

        陈镒本想着,凭自己和于谦的威望来解决这件事情,但是没想到,到最后还是得天子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不过,如此也好。

        这些人敢无视五城兵马司,无非是仗着这些兵丁不敢真的对他们动手而已。

        但是,换了锦衣卫,可就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顾忌了。

        果不其然,被这些缇骑围起来之后,御史们的脸色明显有些畏惧,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不过,虽然心中害怕,但或许是出于和锦衣卫的天然对立,又或许是自恃人多势众,这些御史们相互看了一眼,努力的不堕气势。

        面对皮笑肉不笑的卢忠,人群当中有人壮着胆子喊道。

        “关你何事?我等欲往宫中求见陛下,尔等锦衣卫,难道敢擅自阻拦不成?”

        “不错,没有陛下旨意,尔等安敢擅动朝廷命官?”

        虽然面子上还保持着气势,但是实际上,他们说出的话,却每一句都拉着天子的大旗。

        从这一点上,便不难看出他们此刻的底气有多不足。

        卢指挥使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这帮虚张声势的御史,心中不由摇了摇头,面上却依旧带着笑意。

        “啧啧啧,这才初春时节,诸位大人火气可真够大的,本指挥使不过随口问上一句,哪敢阻拦诸位啊……”

        眼瞧着卢忠言语之间有服软的趋势,底下的御史们顿时胆气就足了起来,朗声道。

        “既然如此,还不让开,耽误了我等大事,必要弹劾你锦衣卫之罪。”

        锦衣卫没有让开。

        不仅没有,卢忠的脸上还泛起一丝嘲讽。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卢忠也懒得再和这帮人多言,从袖中拿出一份朱批奏疏,正色道。

        “上谕,朕悉左副都御史罗通心怀怨愤,希图幸进,结党串联,妖言惑众,煽动群臣,邀名买直,实为奸恶之徒,着命锦衣卫将其捕入诏狱,查问明白后,再来回奏。”

        罗通顿时脸色苍白,两股战战。

        虽然说锦衣卫这段日子甚为低调,但是,诏狱的名声可是人尽皆知。

        他又不是陈懋那等勋戚,身负爵位,真要是进了诏狱,恐怕是凶多吉少。

        在这一刻,卢忠笑眯眯的脸,在罗通的眼中不亚于凶神恶煞,额头上渗出一阵细细密密的冷汗,罗通急中生智,振臂一呼,道。

        “假的,必定是锦衣卫蛊惑君上,欲阻止我等进谏,诸位同僚,不能让他们得逞!”

        底下的御史们也是惊疑不定。

        这个时候,罗通使劲打了个眼色,那几个早就被他安排起来的御史,顿时附和着喊了起来。

        “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一定是锦衣卫诬陷罗大人。”

        “不错,他们一定是为了阻拦我等进谏。”

        说着,底下的人群又骚动起来,看这个样子,是想要仿照刚刚迫退五城兵马司的兵丁一样,将锦衣卫也迫退。

        但是可惜的是,锦衣卫可不吃这一套。

        见此情况,周围的缇骑不仅没有退,反而一脸的跃跃欲试。

        要知道,锦衣卫的赫赫凶名,可不是靠嘴说出来的。

        许久未曾在朝堂上活跃,只怕这帮年轻御史,早就已经不知道,锦衣卫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了。

        卢忠懒洋洋的挥了挥手。

        “噌噌噌”的摩擦声响起,是绣春刀出鞘的声音。

        熹微的晨光当中,刀刃上闪动的寒光,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中一寒。

        在一片出鞘声中,卢忠神色变得冰冷无比,不带一丝感情的道。

        “锦衣卫奉旨办案,敢有阻挠者,视同违抗圣命,一同捕入诏狱,来人,将罗通拿下!”

        场面顿时一片安静,立刻有两个身强体壮的锦衣校尉站了出来,不由分说,冲进人群,便将罗通五花大绑起来。

        整个过程,卢忠按着刀柄,目光冰冷的在所有人的身上逡巡。

        但凡是和他对视的人,都丝毫不会怀疑,只要他们再敢多说一句话,卢忠真的会将他们一同丢进诏狱里。

        罗通就这么被粗暴的绑的结结实实的,推搡着向前走去。

        直到来到卢忠的面前,看着他可怕的脸,罗通才蓦然反应过来,声音都变得有些尖利。

        “本官是朝廷命官,正三品左副都御史,你们安敢擅捕本官。”

        说着话,罗通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始四处张望起来,喊道。

        “总宪大人,于少保,你们二位身为朝廷重臣,难道就坐视锦衣卫如此逞凶,构陷朝廷命官吗?”

        话没说完,旁边的锦衣校尉就不客气的拿出一团白布,把他的嘴堵了起来。

        罗通不断挣扎着,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过,他的一番话,总算还是起了点作用,在场的不少御史们终于想起来,他们的老大还在这里。

        一时之间,纷纷高声喊道。

        “总宪大人,锦衣卫如此逞凶,您不能坐视不理啊!”

        “不错,锦衣卫如此威逼我等,阻拦进谏,这是在阻塞言路,断不能放任。”

        “总宪大人……”

        卢忠在一旁看着,心中不由冷笑一声。

        刚刚陈总宪和于少保软硬兼施,苦口婆心,好的坏的都说尽了,你们硬是听不进去,顶着五城兵马司的人非要往前冲。

        这个时候,倒是想起你们的总宪大人了?

        关于叩阙这件事情,虽说是交给了陈镒来办,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上司,永远要能够在属下无法顺利完成的时候,提供最重要的帮助。

        朱祁钰明白这一点,陈镒也明白这一点。

        正因为对天子足够信任,陈镒才会死死的拦着于谦,让他不要冲动。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锦衣卫来的无比及时。

        而对于卢忠来说,他得到的指令是,如果陈镒能够顺利的劝下这帮御史,让他们安安分分的回去,那么锦衣卫就不必插手。

        但是如果陈镒劝不下来,少不得锦衣卫要重新在朝堂上活跃一番了。

        所以说,有些时候,能见好就收,千万不要得寸进尺……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大佬,给你我的小心心王城陈榕小说在线阅读免费绝世邪神小说下载灵异小说三寸人间 耳根头条免费看书男频深入浅出high写得比较细腻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