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盛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有些小情绪
        龚岩担忧道:“办学一事,牵扯甚广,诸多有用的书籍都已被南北方世家垄断了,我知晓你有一些藏货,可那些藏货一旦公开,必会引发群起而攻之。”

        宇文君摇头笑道:“我藏货不多,不足以办学,书籍一事,还是得从世家入手。”

        龚岩觉得肩膀有些沉重,一言不发的看着宇文君。

        宇文君淡然道:“修建宗门一事,等大小琐事交给你们就是了,所有花销事后一次结清,等明日武宓归来,我便要去寻找书籍了,以及各种教书先生。”

        龚岩默默点头,补充了一句说道:“说实话,关于教书匠,我这里还真没有多少,人数不足十个。”

        宇文君拍了拍龚岩的肩膀,安慰道:“交给我就好,有你在这里,我便省去了基建的诸多烦恼。”

        “若是什么事都依靠你们这样的长辈,那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几乎也就废了。”

        龚岩爽朗一笑,不再言语,同时心怀美好。

        南宫岺亦是觉得这位八顾之首平易近人,同时又清澈高远。

        翌日正午。

        武宓带着上千匠人过万苦力如约来到了横龙山深处,随后便将大小事宜交给了龚岩,南宫岺,张本初三人。

        龚岩挂帅,南宫岺实干,张本初负责后勤杂务,分工明确。

        大山深处,忙活的热火朝天,景象甚是繁荣。

        宇文君与武宓则离开横龙山,再度南下。

        路上,南方的秋风并不萧瑟,冷归冷,多数都是柔风。

        武宓忽然说道:“忽然想起了皇都的那家饺子馆,还有鸿宴楼的八珍宴席,不知何时可再次吃到。”

        宇文君想了想回道:“有机会的,也许不久后咱们就会因为某些人的弹劾而进入皇都,顺带吃一顿好的。”

        武宓冷笑道:“某些人具体是?”

        宇文君皱眉道:“我也不太清楚,但肯定会有弹劾的,局势是好是坏,皇都那些人的立场也格外重要。”

        “人皇也许会和稀泥,也许会利于我们,也许不利于我们。”

        武宓又问道:“不利于我们该当如何?”

        宇文君平静道:“杀。”

        武宓轻柔一笑,比春风还动人,这是一个美女,可惜名气不大,否则也会是许多人的梦中情人。

        “此去南方哪家?”武宓问道。

        宇文君停了下来,破开天幕,遮天蔽日的应龙现世。

        “广韵州,谢家。”

        两人脚踩巨龙,涌入天幕。

        广韵州,灵华山。

        山顶可见万里云海,山下则是小桥流水人家,一座辽阔典雅的庄园在山下的平地铺展开来。

        方圆百里,只此一户人家。

        庄园里,丫环仆女上百,有稚童在园子里嬉戏,谢一鸣在夫人的陪同下,正在假山里散步。

        夫人已到中年,未见老态,气度谈不上雍容华贵,自有一番平易近人的美感,秋水眸子里满是对谢一鸣的担忧。

        谢一鸣归来之后心情不好,一度很是沮丧,庄钦之死没让他成为南方的罪人,可他心里还是过不去,他首次挂帅参与八顾之宴,就死了五绝之首。

        之首的位置特别重要,足以影响某些世家的布局。

        可谢一鸣在乎的不是这些事,而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位优秀的晚辈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又无能为力。

        好比死了自己的亲儿子一样难受。

        天幕中云雾涌动,谢一鸣心有所感抬头看向了灵华山半山腰。

        夫人的脸色涌上了一抹凝重,担忧道:“竟可横渡虚空来此,来者不善啊。”

        刚欲催动真元,谢一鸣便言道:“客人来了,得以礼相待,我去看看,告诉其余人,不要轻举妄动。”

        言罢,谢一鸣一步跨出,便来到了半山腰的凉亭里。

        凉亭四周视野开阔,在春季欣赏风景还可见到百鸟飞舞嘶鸣,秋季四野清净便显得有些萧索。

        宇文君和武宓在此等候多时了。

        谢一鸣见状,略有些意外的看着宇文君,轻声说道:“你突然现身皇都,如今又来到了南方,有何贵干?”

        他对宇文君的看法很复杂,也因为庄钦之死而或多或少迁怒宇文君,只是表达的不明显而已。

        心中也很意外,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到了黄庭巅峰,真元磅礴内敛,气息雄浑,丝毫没有虚浮,这段日子他到底是如何修行的?

        武宓也是令谢一鸣眼前一亮,英姿飒爽面孔绝美,如一尊女谪仙,他再不愿意承认,也能感觉出武宓的实力远在七律五绝之上,也可如宇文君当初一样力压七律五绝。

        宇文君柔和笑道:“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谢一鸣皮笑肉不笑道:“尚可,敢问公子何事?”

        宇文君能理解谢一鸣当下的小情绪,徐徐说道:“我欲在横龙山开宗立派,打算将恒昌书院贯通南北。”

        “而今缺乏大量书籍,教书匠,不知叔叔这里可否支援一二?多好是多多益善。”

        谢一鸣愣了愣,稍微思索了一下,就知道宇文君想干什么了,瞪眼说道:“你想凭借一己之力给寒门稚子开启龙门?”

        宇文君微微点头,满脸笑意。

        谢一鸣有些缓不过神来,传闻中顾雍死在了横龙山,无人知晓真假,许多人进入横龙山调查过此事,但一无所获。

        当下这少年所做之事,注定会触及许多人的利益,乃至于会再度引发激烈的南北之争,因为南北方世家豪门绝不愿意有人触及到了他们的硬性资源。

        少年所做之事无顾雍那般直接,却是戳中了豪门世家的痛处,也将会彻底撕开贵族的遮羞布。

        谢一鸣思来想去沉声道:“这事我无能为力,你所做之事将会紊乱当下的气运格局,人文秩序,必将引发争斗。”

        “再者,若真有大量寒门得志,未必是一件好事。”

        宇文君负手而立,背对谢一鸣,理直气壮的说道:“难道世上多数人就不应该富贵荣华,就不应该读书修行?”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世家豪门永远都可高高在上,以剥削底层为生?”

        “书中有这样的道理吗?”

        
    第九特区 伪戒小说录音软件都市言情小说有哪些小说网站第一卷第1章 卧室禁地无爱不欢红烛帐暖被翻红浪系统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免费小说阅读1747王城陈蓉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