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黑心师尊请走开43
        别扭地看了他一眼,琼荧小声说:“能、能洗干净点吗?”

        妖王立刻点头,施了个清洁类的法术,将两颗心脏处理的漂漂亮亮的。

        看着琼荧接下心脏,妖王心里还有些小得意。

        ‘态度要放低,事事要尊重她的意见,要时不时送些小礼物……’

        脑中又过了一遍狐八尾教他的话,自觉做到的妖王心中更加得意。

        有了这一次的震慑,人族短时间内倒是没敢再上来找麻烦。

        随着秘境彻底破碎,众妖齐聚地面,结界中的地方明显有些不够用。

        饶是起了筒子楼,也明显不够住。

        更何况还有最简单的吃饭问题摆在那里——不是所有妖都能辟谷的!

        “七天,该散的消息应该都散出去了。”

        藤屋中,狐八尾斟酌着开口。

        “王,干吧!”毕方早就忍耐多时,一听这话立时跳出来,红着眼睛说。

        半靠在王座上的妖王听他们分析了半天,此时才懒洋洋地坐直身子。

        “崽子觉着呢?”

        屋中皆是统领这妖中大族的族长,闻言顿时将目光移到琼荧身上。

        琼荧看着半空中悬浮的大陆地图,忽而问:“曾经妖族离这里最近的驻地在哪?”

        “管他在哪儿,找个最近的城池先干就完了呗!”毕方不耐烦地说。

        “不行。”琼荧斩钉截铁地说:“咱们报仇,必须要占据理字!”

        “离得远了小崽子们怎么办!”毕方一跃而起,不耐烦地吼。

        他最不喜欢这种阴寒的地方!

        屋中一时寂静,妖王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毕方“嗯?”

        毕方顿时蔫菜,小声赔了句不是。

        “只要咱们占理,就算杀的血流成河,也不会挑起两族大战。”儒雅男人轻声解释了句。

        “咱们又不怕人族!”毕方不服。

        “那你去和我师父打?”琼荧笑了笑,温柔地问。

        屋中顿时鸦雀无声。

        “公、公主。”角落里有个很小的声音传出来。

        琼荧看过去,就见是个浑身雪白的女子。

        “属下的雪魄宫就在百里外的寒山上。”雪女小心翼翼地说:“应当是离得最近的。”

        琼荧和善地对着她笑了笑,而后说:“不若先去看看?”

        一旁的妖王挥手,雪魄宫的全貌顿时出现在水镜之中。

        看着宫里人来人往的修士,雪女委屈地红了眼眶。

        她的窝被占了啊啊啊!

        “这几个,似乎不是同一个宗门的……”儒雅男人沉吟着说:“人族那边早有准备。”

        “崽子,你说?”妖王无所谓地说。

        “我提议,先打此处。”琼荧毫不犹豫地说。

        上次他们已经把话挑明,这回雪魄宫中集结的人,已经十分明了的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屠宗!”

        【大人!】小团子吓傻了。

        什么情况!

        妖王也被吓了一跳,但很快放松下来,靠在椅子上轻描淡写地问:“何妖带队?”

        “王!属下愿前往!”

        众妖请命。

        妖王又看了眼琼荧:“崽子?你说?”

        “谁都可以?”琼荧笑问。

        妖王毫不含糊地点头:“你定。”

        琼荧轻笑。

        等到众妖从藤屋中走出时,脸上的神色复杂。

        方才屋中妖王从头到尾只说了三句话。

        ‘崽子觉着呢?’

        ‘崽子?你说?’

        ‘你定。’

        没有发表半点想法,放权几乎放到了天边。

        美杜莎几只大妖心情皆有些复杂。

        “王到底是什么意思!”毕方烦躁的揪着身上的羽毛:“事关妖族生死存亡,怎么能只听公主的呢!”

        一旁的儒雅男人笑着提点“公主已于存亡中救妖族两次。”

        “我也不是说她不好。”毕方挠了挠脑袋。

        “可公主的师父,毕竟是人族。”

        这一句话出,几妖皆陷入沉默。

        “公主还是偏向人族的……”饕餮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儒雅男人也沉默了一瞬,而后又笑了笑:“我倒是有点别的看法。”

        “说来听听。”饕餮好奇。

        “我觉着,公主更想促进人妖共存。”

        “这不可能!”美杜莎想都没想。

        儒雅男人笑了笑:“我就是这么一说。”

        “不过。”儒雅男人将话题扯回:“王,应当有让公主接班的意思。”

        “当日劫雷之中,大家也听见了。”儒雅男人说。

        不一会儿,儒雅男人敲响了一间小屋的门。

        门后的小狐狸笑眯眯地将人迎了进来:“天叔。”

        “公主。”儒雅男人正儿八经地拱手行了个礼,而后才开口。

        “人妖共存这件事还是……”

        “不急。”琼荧轻描淡写地说。

        儒雅男人便笑了笑:“也是。”

        “妖族素来团结,待等到日后公主掌权,公主态度便是妖族态度。”儒雅男人说。

        琼荧抿唇一笑“王尚存,天叔说这些做什么?”

        说着,亲手替儒雅男人斟茶。

        “天叔来,可是有旁的事想问?”

        儒雅男人握着茶杯,斟酌着开口:“雪魄宫之事,公主当真决定要屠宗?”

        “妖族地盘众多,总不能次次都由妖王出面。”琼荧低声说:“不杀不足以震慑人族。”

        他们也没有那个时间一家一家地去打。

        她又停顿了下,才接着说:“幼龄不杀。未参与当年事者,降者不杀。”

        “这两不杀,足以规避大多数无辜者。”琼荧接着说:“也不至于引起人族反弹。”

        他们两个说话的功夫,毕方已经集结了一众火灵根的崽子,和妖王一起,高调且浩荡地前往雪魄宫的方向。

        不过半日的功夫,随着寒山上的大火燃起、雪魄宫横尸数百,妖族的报复,彻底拉开序幕。

        当年参与过此事的人族人人自危,一个个死守山门不敢再随便出去支援他处,更放弃了扎推抱团的想法。

        三月后,在这样高调复仇举动下,灵脉在没有一丝气息外泄的情况下悄然问世。

        儒雅男人看着灵脉若有所思地叹息:“有了这灵脉,我妖族崛起也不过是数年之事。”

        “多亏了崽子。”妖王自豪的摸了摸琼荧的脑袋。

        琼荧捧着他刚递过来的烧鸡,勉为其难地没有躲开。

        已经习惯了妖王做法的众妖对他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兴奋地四下看着。

        “灵脉既出,为何不多叫些小崽子参与经营?”毕方问。
    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适宜夫妻看的小说踏星诸天尽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这么写小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