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以唇缄口
        “你说说你,一根筋固执得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早说过凰绯清就是个扫把星,你偏偏不信。”

        慕云擎叹着气,任劳任怨的为他针灸治疗,嘴上的埋怨吐槽自然也少不了,“那个鬼丫头比猴还精,你小心着了她的道。”

        元景:“她是我的徒弟,不能见死不救。”

        “切,你见死不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唯独对她那么与众不同。”慕云擎觉得有些不对劲。

        银针刺在后背响应的穴位,虽不是特别疼,男人还是微微蹙起了眉,淡淡道,“她死了对我没好处。”

        “也是,上次她给的安神丸效果甚是不错,你吃了之后发作的时间比起之前是短了不少,虽说不能根治,至少已经为你减轻了不少痛苦。”

        关于这一点,慕云擎不得不承认错误留下凰绯清是一个明智之选。

        只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和探查,慕云擎可以断定凰绯清的不简单。

        自宫宴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解除了与闻家的国师,凰绯清就像变了个人,不再卑微懦弱谨言善行。

        反倒是冷漠阴沉,表里不一善变得很,不过是半个月的功夫引得皇城内外谣言四起。

        如今元帝为了她甚至训斥惩戒了刁蛮任性,目无王法规矩的凰绯月按到了地板上摩擦再摩擦。

        啧啧啧,这段位,这气魄慕云擎一个直男都忍不住给她拍手鼓掌叫好。

        “一会儿还要劳烦你去给她看看,我担心还有余毒未清。”

        慕云擎挑了挑眉,“真没看出来你那么关心这个小徒弟啊,真上心了?”

        元景节骨分明的指抓着白色的里衣往身上套,俊美无俦的容颜如玉般白皙,没有一丝的血色,周身隐隐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之气,语气却无比温和淡然,“她既是我的人,我自是要保着她的。”

        “你保人可以,不过下次能不能顾及一下你的身体,万一哪天挂了我还找谁喝酒。”

        慕云擎叹了一口气,唠叨的话他爷不想说了,“罢了,说了你也不一定会听,看来今晚我还是留下来好了,针灸治疗虽已无大碍,可你体内的真气运转时好时坏,要不是体内有几道封印压制着,你早爆体而亡了。”

        “多谢了。”元景淡淡嗯了一声,看他一脸风云轻淡的模样,仿佛对自己的情况并不着急。

        慕云擎收拾收拾好银针放好,瞥见门外有个身影静伫很久了,墨眉意味深长的挑了挑。

        “看来我在这儿是多余的了,先告辞了。”

        元景:“……”

        门吱呀一声响,凰绯清与慕云擎目光交汇,彼此很是默契的没有开口。

        凰绯清心系元景的身体情况,没理会他的离开,直径迈着步子走向房内。

        “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是身体不适,还是在冷泉着了凉?”

        元景没来得及将衣服穿好,青烟色的外袍下只穿了件白色的里衣,以这样不雅观的姿态站在凰绯清面前不免有些不自在。

        “无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凰绯清蹙了蹙眉,没理会他不咸不淡的态度,从药间掏出了个白色的净瓶,倒出一粒绿色的小药丸递给他。

        “吃了。”

        元景却是皱眉,掩着唇轻咳了两声,没有伸手接,“我真的已无大碍,丹药炼制不易,你还是自己……”

        “还是什么还是,给我乖乖吃了它。”

        见元景不服从自己的命令,凰绯清点了他的穴道,拿着药丸强行塞到了他的嘴里,素手抬起他的下巴,强行逼迫着他将药丸生生吞咽下去。

        汇上男人无可奈何且温怒的眸光,凰绯清勾着妖冶的唇给他解穴。

        “凰绯清,你给我吃了什么?”男声温怒,耳根子都涨红了。

        女人低低的笑着,借着某人身体孱弱,冰娇柔软的手臂牢牢圈在他的脖颈调侃,“老师,我如果说是毒药,你信吗?”

        “你离我远点。”

        他已经不止一次表现出了厌恶,这个女人怎么还往他身上黏。

        如果说凰绯清是喜欢他,元景可没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半分暖意。

        可如果凰绯清不喜欢他,她三番两次的做出逾越的动作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那他当消遣的工具?

        “老师~你那么生气做什么,清儿在讨好你,希望老师能够多多照顾我,宠宠我,难道老师看不出来吗?”

        男人清咳了两声,目光不晓得了闪了闪,因慕云擎刚给他施针浑身暂且无力没办法推开她。

        “好……你,你且松手,有事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凰绯清这样,他感觉浑身不自在。

        “呵呵,老师~我发现你挺可爱的,平日里多笑笑可好?”凰绯清不仅不松手,反而凑到他的耳畔,红唇微张即合吐露着字句,温热的气息难免扑在他白皙的皮肤上。

        元景的心为之颤了颤,感觉体内的真气蓦的乱窜得厉害了。

        “嗯……”他紧紧蹙着眉,一手痛苦的捂着胸口。

        “老师!”

        凰绯清心头一跳,以身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压下来,音腔顿然透着焦急,“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是不是体内的真气又开始乱窜了?”

        “无事,扶我上床……”

        这样的情况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几次,元景再习以为常了。

        可凰绯清是亲眼看到他这么痛苦,身体每况愈下,她如何能够冷静得下来,“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

        听到她的话,男人靠在床头勉强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黑曜石般的墨瞳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

        “七殿下为何如此关心在下的身体,单单只是为了斗垮……”

        “兰贵妃吗?”清越的嗓音如琴弦轻拨,优美动听。

        听在凰绯清的耳中,却感受到了来自眼前这个男人带来的杀气。

        凰绯清坐在他的身边,眼底浮掠过一抹了然,嘴角微挑,似笑非笑,“老师果然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想瞒住你,还真是一件特别苦恼的事情。”

        “碧华夫人的事情是你所为?”他问。

        凰绯清大方点头,“不错。”

        不过是去大理寺给了她一点教训,吓了一下,没弄出人命,承认也无妨。

        “那这次中毒……”

        没等他把话说完,凰绯清扑到他的身上,以唇缄口堵住了他的话。

        温润的触感自唇上传来,元景只觉轰的一声,大脑一片空白。

        他……这是被——

        强吻了?!!
    好想弄坏你南书百城免费电子书全本免费将军,不可以!(限)最新章节100个零基础学英语单词言情小说网排行零点小说网看小说的软件他蓄谋已久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