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撞破她的秘密
        “啊啊啊啊,贱人,贱人!”

        芷兰宫内殿传来女人愤怒的尖叫声。

        上等的青花瓷花瓶砸碎了一地,兰贵妃恍若一个发了疯的女人,仅穿着白色的里衣披头散发冲出来。

        徐姑姑吓得急忙冲上去把她拉回来,“娘娘注意仪态,注意仪态啊。”

        她用力将兰贵妃拖了回去,语重心长的安抚道,“娘娘,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

        “怕什么,我可是兰贵妃。”兰贵妃温婉的声音中透着几不可闻咬牙切齿。

        徐姑姑长叹一口气,“娘娘,奴婢知道您委屈,可她到底是皇后,我们不能和她硬碰硬。”

        再说了,如果硬碰硬真的有用,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会一直被皇后压一头。

        兰贵妃越想越生气,好不容易看着皇后失宠,心想着太子要是再不争气一点,兴许她就有机会了。

        谁曾想,太子竟会忍痛自断一臂,不仅让皇后重新夺回了执掌后宫的权利,太子反而因祸得福被元帝赏识。

        兰贵妃忧心忡忡,脑海中浮现出盘算已久的计划。

        “徐姑姑,你去传信给二皇子,问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回都。”她现在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不管是翅膀硬了的凰绯清。

        还是在她面前仗着有太子而嚣张至极的皇后,她不会让他们得意太久的。

        徐姑姑欲言又止,“娘娘,二皇子他……”

        “他什么?”兰贵妃不悦的拧起了眉。

        徐姑姑是待在兰贵妃身边的老人了,很多事情看在眼里,多次想提醒兰贵妃多多提防二皇子。

        可试想兰贵妃一生无子,二皇子养在膝下这么多年,纵然没有血缘关系,到底还是有几分母子情分的。

        徐姑姑想到这儿,扯了扯嘴角淡淡道,“没什么,老奴立马就去办,娘娘你且放宽心,二皇子殿下会为您争气的。”

        ……

        芷兰宫的飞鸽刚刚从皇宫飞出,下一秒,一个粉红色的身影如同浮影掠过,轻而易举的将信鸽上的密信截获了下来。

        趁着夜色,女人以绝佳的轻功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跃过公主府的后院。

        烛光浮动,纤细的身影无比清晰的倒映在雕花的屏风上。

        靠在雅塌上的女人窈窕妩媚,眼角扫过屏风后恭敬叩首的人影,淡淡的嗓音慵懒,沙哑,别具一格的蛊惑。

        “好久没有得到你的消息了,本宫以为你怕是已经忘记自己是谁的人了。”

        只听屏风后扑通一声响,女人战战兢兢的说,“殿下,奴婢是您的人,万万不敢有二心的。”

        凰绯清娇笑出声,“吓唬你的,怎么如此胆小,开个玩笑都不行。”

        “说吧,兰贵妃那边有什么动静,眼下皇后重揽大权,想必她是气得不轻吧。”

        女人微微抬起脸来,借着烛光,哪怕是做了一些伪装,连心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依旧十分扎眼。

        “殿下英明,兰贵妃是气急了不假,今日更是称病没有前去给皇后请安。”连心淡淡道。

        凰绯清“嗯”了一声,耐心的听着她继续说下去。

        “殿下,这是兰贵妃给二皇子的密信,您过目。”

        连心半跪着呈上从信鸽腿上取下的信笺,毕恭毕敬的继续汇报,“兰贵妃应该是被这次的事情刺激到了,不仅如此,她还传信会家中,让家中在民间选了两名绝色佳人,奴婢认为兰贵妃是想……”

        凰绯清冷冷一笑,兰贵妃那个女人想什么她何尝不知。

        “她想要用新人固宠,只怕还手段是嫩了点。”

        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绝色佳人,如何的天赋异禀,凰绯清都很有自信,能够笑到最后的人。

        一定会是她。

        也只能是她。

        “这次你做得很好,不愧是本宫选中的人,上次让你蒙受了那么大的冤屈,你心中可有怪过本宫?”

        凰绯清起身缓缓走到屏风后,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跪在地上的女人,食指抵在她的下巴,轻轻上挑。

        “兰贵妃,应该没少试探你吧?”

        连心眨了眨眼,差点被凰绯清妩媚的眼神勾了去。

        她惶恐的低下头,跪着挪动身体后退,“殿下,奴婢不敢,只要是殿下嘱咐的事情我都义无反顾,绝对没有半句怨言。”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凰绯清淡淡抽回手,慵懒的眸光落在窗外那一片漆黑,凤眸逐渐幽暗加深,“你且回去继续盯着,有什么风吹草动传信即可。”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便不要冒险过来了。

        连心抿了抿唇,叩首应倒,“奴婢得令。”

        话落音,只觉一阵风拂过面颊,烛光浮动,屏风后的人影已经隐入了黑夜之中。

        随之而来的是男人清脆愉悦的拍掌声。

        “公主殿下好手段,没想到除了我之外,殿下在兰贵妃身边还有棋子。”

        慕云擎着一身玄衣,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而入,仿佛当公主府是自己家,浑然没有半点客人的自觉性。

        “小侯爷怎么还有偷听人说话的毛病,这就是侯府的家教?”凰绯清挑了挑眉,一脸从容淡定。

        早在慕云擎来到门口的时候,她已经有所察觉了,并不是什么要紧的秘密,让他听听也无妨。

        “殿下背地里做的事情,还怕我偷听吗?”

        男人轻笑,堂而皇之的走进凰绯清的回荡,大大咧咧的往侧塌一趟。

        “也不知道我家的阿景要知道了你的心肠如此歹毒,还会不会继续把你当做孩子一样护着。”

        “你威胁我?”凰绯清轻轻蹙眉。

        慕云擎咧着一口的大白牙,哈哈大笑调侃,“扫把星,你怕了,我草,你也有怕的时候。”

        “……”这货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男人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笑得捂住了肚子,“没想到啊扫把星,你还真看上我家阿景了啊?”

        “你再说一遍,谁家的?”少女目光幽幽,语气徒然冷冽如霜。

        慕云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家的怎么了,你有意见啊。”

        默默的把身体缩在角落,慕云擎避开凰绯清吓人的眸光。

        “咳咳,那个,我是来给你送请帖的。”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赤红色的请帖啪在桌面上。
    云深不知处txt父女文小说是什么人早餐英语拼读小说阅读网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小说的发展为什么小说叫小说2020免费听书神器侯府珍珠丫鬟txt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