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兔子急了还咬人
        淄暨山明故宫的温泉池是新建不久的,虽说没有皇室规格那般宏伟壮观,精致华美,但是温泉的水是天然的。

        与一般的温泉并不一样,这明故宫的温泉没有一丝薄雾和热度。

        凰绯清走到泉池边,只见这一池子的温泉,潺潺流水,清澈见底,白皙小巧的玉足微微探入惊现,温泉是经过奇异的地质引起的地热,让池水变得如同温泉一般暖和。

        此地是明故宫的禁地,若经允许,本门的弟子是不可以随意进来的。

        元景身份特殊,又身患顽疾,特有掌门师尊的准允许,这才能够随意出入,带凰绯清前来不过是他下意识之举,元景并未觉得不妥。

        可朱轻颜不这么认为。

        凭借着她得天独厚的优越资质,朱轻颜不敢说天下无双,却也是青云峰数一数二的强者,是青云峰掌门引以为傲的收徒,就算她不能直接破开了凰绯清的南疆秘术,却也能无比清晰的听到里面的任何风吹草动。

        温泉池那边除了元景师兄,竟还有一个女人。

        她都没有资格踏进这里半步。

        师兄却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进去了。

        孤男寡女。

        朱轻颜咬着绯红的樱唇,垂落在身体两侧的纤纤玉指渐渐收紧,不动声色的握紧成拳头,听着里面男女的对话,差点被气到吐血。

        ……

        “阿景,你离开我那么远作甚,你且过来,我想与你说说话。”凰绯清声音不大,却是掌握了分寸的。

        知道有人还在外面死赖着不走,她也并没有心急,而是用清悦的嗓音越发娇媚的朝某人撒娇,“你怎么看都不看我阿,是见多了你那漂亮的师姐师妹们,开始嫌弃我了是不是?”

        元景背对着她,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凝神静气,殊不料一秒破了功。

        男人暗暗咬牙苦笑,这女妖精到底还得醋多久?

        “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变心了。”

        少女哼了一声,白皙似雪的藕臂拍打水面,飞溅起的水花将男人绣了云纹的外袍打湿了一角。

        望着凰绯清郁闷的小脸,以及妖媚上扬的狐狸眼闪过的狡黠,元景眼底染了清笑,“淡淡道,“没有什么师姐,也没有任何师妹,凌云阁是什么情况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别说女的了,就算是母的蚊子都不会有一只。

        凰绯清秀眉微蹙,不满他的无视,更不喜他刚才一番回答,忽然动了些坏心思,不动声色的朝着他的方向靠近。

        元景耳力惊人,在她有所动作的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反应。

        哪知凰绯清身形一闪,趁着他失神之际,以最快的速度钳制住他的两条胳膊,“嘿嘿,别白费力气了,你又打不过我,还不如乖一点。”

        这句话是凰绯清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的时候,妖冶的红唇灼热的贴在他滚烫的耳朵喃喃的,她说的声音极小,结界外的人根本听不见。

        “清儿,你……”元景低呼了一声,脸色大变,搂抱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随即一阵巨大的“噗通”水声回响在寂静的夜中,二人双双跌入温暖的泉水之中。

        男人一身洁白禁欲的衣袍完全浸透,黏在颀长精壮的躯干上,一头的乌发完全湿透,晶莹的水珠从他的额头滑落下来,没过那性感的喉结。

        “清儿你有没有怎么样?”元景神色焦急,顾不得自己此刻的狼狈,一心只想着凰绯清掉下来的时候是头向下的,担心她磕磕碰碰到水里的岩石。

        “我能有什么事,你就那么担心我啊?”

        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如此狼狈的一面,凰绯清乐不可支,好多年都没有这么笑过了。

        元景下意识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俊脸又青又红,咬牙道,“就没见过你那么爱胡闹的人,是不是惹怒我才能老实,嗯?”

        男人水一样清澈的眼眸逐渐有了幽深的趋势,被他直勾勾,***的盯着,凰绯清心狠狠漏了半拍,霎那间呆呆的做不出反应来。

        元景倒是开始不依不饶了,步步将人逼迫到了池边,明亮璀璨的瞳仁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他的语气却比三月的春风还要柔和。

        “怎么了,清儿也有答不上来的时候,刚才戏弄我的时候不是玩得很开心吗,嗯?”

        性感的尾音上扬,顺势就解开了自己的腰带,露出了健硕性感的胸膛,这波操作顿然将凰绯清给吓到了。

        “那……那什么你,你干嘛脱衣服?”凰绯清搞不清楚他这诡异的操作。

        至少还一副纯情C男,誓死不从的贞洁样,生怕她这个女流氓对他这呀那的,现在突然间变得如此奔放,凰绯清不得不怀疑他被鬼上身了。

        “清儿不是想看吗,直接说就是了,不需要拐弯抹角的迂回。”男人嘴角噙着笑意,十分愉悦的欣赏着少女的窘迫样。

        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敢情也是一直狐假虎威而已,要真的真刀真枪起来,比兔子该胆小。

        此刻,凰绯清自乱阵脚,咽了咽口水后退两步,“我赶了两天的路,那么累,你也不心疼我。”

        背着她招惹了情债不说,还学着慕云擎教的德行来逗她。

        呵,男人果然都有一样的劣根性。

        元景低低笑出了声,不理会她诧异的眸光,自顾自重新穿好了湿透的衣服上了岸,并且朝她伸出了一只手,“走吧,带你去休息。”

        别以为他现在武功尽失,只剩下一些本能的反应,就不知道结界外一直有人在偷听,

        至于是谁,想要做什么,元景是不会拆穿凰绯清那点小心思的。

        两个人“折腾”了这么久,外面的人想必早就离开了,一直在池子里泡着虽说没有什么影响,但现在天色已晚,元景顾及着她这两天舟车劳顿十分心疼。

        凰绯清倒也是一点儿也不矫情,“那我今晚睡哪里,和你睡吗?”

        “你想睡哪里?”元景觉得有些好笑,暇整以待的看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和她在一起得久了,心不知不觉变得分外活络起来。

        凰绯清挑了挑眉,抱着他的手臂娇笑,“我一来,感觉阿景的病都好了大半,那我算不算是一剂良药了呀。”

        男人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没否认,“休息一晚,明天回去吧。”

        她偷偷跑出来太久,终究不太好。
    放纵的青春01染指之后(校园)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踏星适宜夫妻看的小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诸天尽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