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新任的国师
        暂时性的与太子达成了同盟,凰绯清心满意足的乘坐马车回府去了。

        也就是凰绯清前脚回府的那一刻,宫中传来了惊天大消息。

        “你说什么,父皇罢黜了老师的国师之位?”凰绯清目瞪口呆,久久缓不回神来。

        不过白半天的功夫,刚解决好了太子那边的事,父皇怎么会好端端的罢黜国师?

        以元灵的性子根本不会触怒龙颜,如果撇开父皇发怒罢黜国师的可能性,能解释得清楚的只有……

        “公主,听说是国师自己提出退位让贤的,一开始陛下不同意,甚至发了好大的火呢。”银杏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下面的人说了两嘴,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那父皇后面为什么就答应了。”凰绯清意兴阑珊道。

        银杏咧着两颗小虎牙,笑得甚是可爱,“嘿嘿,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就是听……听下面的人在说,国师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好,无法再担任国师一职,起初陛下惜才不肯放人,只因国师说了会引荐新的国师人选,陛下适才从新考虑,见国师大人态度坚决得很,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有没有探听到新的国师人选是谁?”凰绯清来了兴趣,追问道。

        这次回答凰绯清的并不是银杏,而是刚从外面执行任务回来的弄月,“新任的国师还没有什么消息,不过淄暨山那边却又两个人秘密下了山,我回途之时恰巧也碰上了,我认得他们,他们却不认识我。”

        弄月离开府中已有半月,名义上虽与银杏并无不同,可银杏非常有自知之明的退下了,只留下她们主仆二人叙话。

        “怎么样,打探到什么了吗?”凰绯清挑着眉问。

        弄月半跪在地上,身上皆有不同大大小小的伤口,可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声音冷然沉着,“回公主,奴婢觉得有两个人的胜算比较大,一个是朱轻颜,第二个就是国师的同门师弟境泽。”

        “朱轻颜?”凰绯清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那么一点莫名的熟悉感。

        弄月察觉凰绯清的神色有那么一丝丝异样,抿了抿唇,有些犹豫,不过还是轻轻的开了口,“公主,听说……那个朱轻颜已经进宫了,并且安排的住所就是梨园海棠附近的翡翠金陵阁。”

        “什么?谁安排的?”

        凰绯清不淡定了,脑海中立马回想起那段时间跑去淄暨山温泉池的事情,在外面偷听不肯走的人就是朱轻颜。

        该死的,上次的教训还不够,现如今还敢上赶着追上来,真以为她是死的?

        本以为元景那个家伙这一世会安分一点,一个病秧子除了长得好看点,也没其他的优点了,烂桃花怎么会那么多。

        就跟那韭菜似的,割了一茬又一茬,没完没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这一趟也辛苦了,近期就留在都城吧。”凰绯清揉了揉眉心,撇开心头萦绕的不快,和颜悦色的让弄月回去休息。

        弄月受宠若惊,眼眶中有热泪在打转,哽咽道,“谢公主,那奴婢就退下了。”

        ……

        “我去,这皇宫也太好看了,太恢宏,太气派了,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有机会来到皇宫。”

        “切,看看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这么大个人了,能不能成熟稳重一点。”

        两个书童侍女模样的男女不仅相互干瞪眼,还如同小孩子一般争得个面红耳赤,作为他们二人的主子,气度优雅不凡的男子率先笑着开口。

        “他们二人奔走这一路一直喊累,谁曾想进了皇宫比谁都要兴奋,有力气吵架说明确实不累。”

        女人掩着唇轻笑,如花儿一般娇媚的容颜在阳光下别样勾人,“师兄所言极是,看来一会儿得吩咐他们多做点事,以此来消磨消磨他们太过于繁盛的精力。”

        “啊这……我不要,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话多了,我自己禁言。”俊俏的小书童捂着自己的嘴巴,大大的眼睛瞪得比鸡蛋还要大。

        俏丽的小侍女可不高兴了,噘着嘴跟朱轻颜撒娇,“师父,你看看飞蠡那个傻缺,就知道欺负我,你和……和师伯也不知道管管。”

        境泽莞尔,与朱轻颜相视一笑,遂拉过自己的小徒儿飞蠡,故作生气的训斥。

        “你啊,少欺负女孩子,而且目前我们刚进入皇宫,千万得谨言慎行,绝对不能给你师伯惹麻烦,明白吗?”

        元景是明故宫最厉害,也是最伟大的人,别说明故宫的其他弟子了,就算是身为境泽和朱轻颜的徒儿,他们见过元景的次数都不超过三次。

        二人自来到淄暨山,除了师祖,长老等厉害的人之外,所有的小辈几乎没有一个不崇拜元景的。

        “啊啊啊啊啊,是真的师伯吗?”侍女托着腮,满眼都是粉色的小桃心。

        飞蠡看了心里不是滋味,翻了个白眼冷哼,“林月,收起你那副花痴的表情,让师伯看了还以为我们……”

        “哼,说得你不想见师伯一样,也不知道是谁说师伯是他的偶像……”

        “才……才不是我呢。”

        “就是。”

        “不是。”

        两个人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作为两个人的师父也十分无奈,索性让他们在外面的院子继续吵,而他们俩则十分默契的偷偷走出翡翠金陵阁,出门右转没有多久,便来到了元景所在的梨园海棠。

        庭院中依稀传来悠扬动听的琴音,犹如天籁那般,听者无不心旷神怡。

        不用说,能够弹奏出如此美妙的琴声的人肯定就是尚都国大名鼎鼎的国师大人了。

        “既然已经来了,境泽师弟,师妹就进来吧,求恕为兄身子不适,就不亲自到门口迎接你们了。”

        低沉清悦的男性低音炮通过内力传入二人耳中,光是听音辨力,境泽与朱轻颜皆愣了一下,合着元景的身体是不是恢复得差不多了,不然内力怎能如此平稳有力。

        “境泽见过师兄。”

        气质清雅的俊美男人恭恭敬敬的作揖,举手投足除了礼貌,更多的还是崇敬。

        见他作揖,朱轻颜红了面颊,跟着施施然行了礼,低沉的女音隐忍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喜悦,“轻颜见过大师兄。”

        元景着一袭银白色的长袍半伏卧在长椅上,俊美无俦的容颜在阳光照耀下,既温暖又别具温润明媚。

        只见他轻轻抬起手,声音也如三月的春风那般温润和煦,“师弟师妹不必多礼,想着一路舟车劳顿,你们也甚是辛苦,以后尚都国的事还得烦劳二位了,咳咳……”

        “师兄言重了,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境泽一定竭尽所能。”

        境泽一直崇敬元景,心心念念着能够与元景切磋交流,突然间收到元景的传讯他也十分吃惊,暗中也浮动了缕缕欣喜。

        朱轻颜也跟着附和,不卑不亢的保证道,“轻颜也必定好好辅佐师兄,定不辜负大师兄的嘱托,另外……”

        她欲言又止,讪讪的看向一脸风云清淡的男人,道,“大师兄辞去国师一职之后,可是要回淄暨山修养,是我们一来就启程,还是……”

        “轻颜,不可无礼。”境泽皱着眉出声打断她,眼神斥责她话太多了,大师兄的事岂是他们能够妄自非议的。

        有些时候,说多了,也就露出的破绽越多。

        “无妨,反正这事儿我也是要与你们说的。”元景素来听闻他这个师弟十分稳重,也是明故宫修为不在他之下,作为杰出的一名弟子。

        如今一看,元景对自己的绝对更是满意了几分,态度自是更柔和,“我已经和陛下呈请,在你们正式成为了尚都国的国师,熟悉了一切的事务,我才会动身离开,在这段时间里,你们有任何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

        “咳咳……”元景捂着绯薄的唇重重咳了几声。

        境泽皱了皱眉,心中为朱轻颜的无礼而烦躁,看向元景恭敬道,“师兄还是好好静养吧,我们便不打扰了,刚来到新的地方,我们也需要进行一番修整。”

        元景点点头,觉得境泽的话有理,是自己唐突了,“这是应该的,倒是我忙拉着你们说话了,快去吧,如果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过来与……”

        “与燕雀说。”他顺口的想说“十一”来着,可元景又转念一想,十一那小子不喜欢生人,万一一言不合打起来怕是不妙。

        “大师兄,我……”

        被境泽这么一搅合,朱轻颜组织了那么久的话堵在胸口一句也说不出来,当是恨急了境泽。

        “回去吧,好好休息,你们一路也辛苦了。”元景面无表情的说着最温柔的话,算是重新堵住了朱轻颜的口。

        朱轻颜脸色变了变,低垂下眼睑,终究没有再说什么,默默行了礼才离开。

        这一幕不光是境泽看出了点什么东西,从未体会过情爱的燕雀似乎也突然开了窍似的,懵里懵懂的问,“主上,那个朱姑娘……是不是喜欢你啊?”

        元景愕然,宠辱不惊的表情中有了那么一丝丝的龟裂。

        什么叫……朱轻颜喜欢他?

        “咳咳,不要胡说,根本没有的事,以后也不能随便说这种话,以免……”

        燕雀哑然失笑,壮着胆子揶揄,“以免七公主知道了不高兴吗?”

        “燕雀!”元景冷眼狠狠扫了过去,从未释放的杀气竟然瞬间逼迫得燕雀脸色大变。

        燕雀吓得赶忙收敛了调笑,战战兢兢的跪了下去,“主上恕罪,是……是属下失言了,主上您别生气。”
    文小说是什么人云深不知处txt父女小说阅读网早餐英语拼读小说的发展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2020免费听书神器为什么小说叫小说txt小说下载侯府珍珠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