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藏娇记事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阁老
        她以为温玹会向章老太傅打听,谁想到她一走,他也就走了。

        其实这事温玹知道。

        赵老将军找皇上要军饷,但国库的银钱紧张,张阁老奏请皇上削减军队开支,两人就在大殿上吵了起来。

        自古文武相轻,文臣武将互看不顺眼是常有之事,赵老将军为人骁勇善战,为人最大的诟病就是爱喝酒,有时候上朝前都会喝一些,张阁老最不喜欢的就是人撒酒疯,那是深恶痛绝。

        赵老将军和张阁老在朝堂上经常起争执,皇上也不管,但这回张阁老气病倒,皇上就不能坐视不管了,这才有了下旨要赵老将军给张阁老赔礼的事。

        季清宁稍微了解了下,回学舍就提笔沾墨留了首诗,然后就去吃饭了。

        温玹看到诗句,眸底闪过惊艳,一时兴起,连饭都顾不上吃,当下提笔作画,然后把季清宁的诗题上。

        笔走龙蛇,一口气将画作好,想着赵老将军还没走,就送去竹屋。

        彼时,章老太傅他们堪堪吃完。

        见温玹回来,手里还拿着画,章老太傅诧异,“这么快就画完了?”

        温玹把画呈给章老太傅。

        章老太傅接过,打开看了一眼,就满意的笑了,画的不错,再看题词,他道,“这题词是你题的还是清宁题的?”

        温玹道,“他先题的词。”

        赵老将军看了眼底都闪泪花,“没想到一个小辈一首诗竟然写到我心坎里去了。”

        他伸手从章老太傅手里接过画道,“这画我就带走了啊。”

        赵老将军打着酒隔离开,章老太傅也没阻拦,正好李成风过来,顾山长就道,“赵老将军有些醉了,你送他回府。”

        见赵老将军脚步踉跄出了院子,章老太傅才看向顾山长,“你去探望张阁老了?”

        顾山长点头,叹息道,“得空你也去看看他吧。”

        章老太傅心咯噔一下跳了,“病的有那么严重?”

        顾山长道,“这两日是吃什么吐什么,药也吃不进去了,走的时候,我问了太医,说最多也就三五日了。”

        “其实想也知道,要不是病的太重,皇上怎么可能让赵老将军给张阁老赔礼……。”

        温玹站在一旁,看向章老太傅道,“季清宁医术不错,或许她有办法医治张阁老。”

        章老太傅看着温玹,以为自己听岔了,“让清宁去治张阁老?”

        温玹点头,“他医术不比李院正差。”

        顾山长倒吸了口气,对章老太傅道,“你到底收了个什么样的学生?”

        章老太傅也想知道,季清宁入书院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了,他看着温玹,他知道温玹不会拿张阁老的命和他开玩笑。

        顾山长道,“不管能不能治,去试试总没错。”

        章老太傅也是这么想的。

        再说季清宁,吃完午饭就回学舍了,躺床上打了个盹,到了时辰就准备去上课。

        刚出门,就过来一小厮道,“季大少爷,章老太傅让你去找他。”

        季清宁把手里的书放回屋内,就去了后山竹屋。

        温玹不在,不过顾山长在,季清宁上前请安,章老太傅看着她道,“之前听你说要去给张阁老治病,你会医术?”

        温玹让章老太傅帮他隐瞒他知道季清宁会医术这事。

        季清宁轻点了下头道,“略知一二。”

        她是以为是让她去医治张阁老,但当时并未有人提这事,现在才说,反射弧是不是太太太长了点儿啊?

        要不是听温玹说她的医术不比李院正差,章老太傅真的相信季清宁只会一二。

        章老太傅便道,“你随我去张阁老府上看看,能治最好,治不了也没事,尽力即可。”

        季清宁太年纪了,得是多大的天赋,才能学得一手高超医术,能和李院正相提并论。

        季清宁应下,道,“我回去换身衣服,在书院门口等您。”

        上课的时辰,学舍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小厮在打扫庭院。

        再说诚心堂,东平郡王几个在上课,看着温玹和季清宁的桌子的空荡荡的,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他们两居然都没来上课,他们干嘛去了?”

        东平郡王道,“应该是各干嘛去了,以他们两现在的关系,能干同一件事吗?”

        说的也是。

        就算温玹愿意,季清宁也不让啊。

        季清宁换好衣服到书院门口,小厮已经把马牵过来了,那边章老太傅坐软轿过来。

        季清宁翻身上马,跟在软轿后面。

        在马背上颠簸了大半个时辰,才到张阁老府上,章老太傅从软轿内出来,就看到戴着面具的季清宁站在软轿边。

        见章老太傅看着自己的面具,季清宁解释道,“戴着面具,就猜不出我的年龄了,我这年纪给人治病,多半会当我是骗子。”

        章老太傅失笑,小小年纪,倒是思虑周全。

        那边,张阁老的长子张大老爷得知章老太傅来了,出来迎接,迈步下台阶时,看到了季清宁,张大老爷愣了下,快步过来道,“你可是宁大夫?”

        这话把季清宁问懵住了,知道她是宁大夫的可不多,张阁老府上的人怎么会知道,她纳闷道,“怎知是我?”

        张大老爷忙道,“刑部尚书府萧老夫人前些日子一脚都踏进鬼门关了,被一位姓宁的大夫给救了回来,这事满朝文武都知道,我怎么能没有耳闻?”

        “家父病重,太医束手无策,我就想找您看看,半个时辰才去萧尚书府问宁大夫的下榻之地。”

        “萧家大少爷说您不常给人治病,会尽量请您来,没想到我才从萧家回来,您人就到了。”

        不仅来了,还和章老太傅一起。

        张大老爷心怀感激,不管宁大夫能不能治好他父亲,至少人请来了,他不会愧疚。

        章老太傅没想到给刑部尚书府萧老夫人治病的就是季清宁,萧老夫人病情好转,萧尚书心无旁骛去西南查案,章老太傅既为季怀山不用去西南涉险高兴,也为他去不了西南帮西南百姓伸冤而失望。

        张大老爷有些急切,忙道,“章老太傅、宁大夫快请进府。”

        
    诸天尽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久旱逢你by酱子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