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人生短短急个球啊(二更)
        因为今夜朱兴德在左家住,三位连襟又住在同一个屋里。

        朱兴德盘腿坐在炕上,一边搓脚丫子,一边上上下下瞟满山。

        罗峻熙坐在他大姐夫身边,也是才洗完脚,听到二姐夫进屋,抬眼看向满山。

        朱兴德眯眼:

        行啊,你小子。

        你大姐夫我,是挨大嘴巴子,那抽的脑瓜子嗡嗡的,你却是亲一亲。

        这可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凭啥你就是亲一亲?

        你瞅你长的比我还糙,刷牙比我还不勤快,要靠人催着才刷,怎么着就亲啦。老天爷长没长眼。

        罗峻熙:老天爷没长眼。

        同为左家女婿,为何差距那么大。

        你小妹夫我,不是蛇就是猪,天天跑的死去活来,为何二姐夫却是亲一亲的归宿。论模样,不该是他最适合被亲吗?

        俩人都有点儿酸。

        反正都是你的错,杨满山。

        满山在谴责的目光中爬上炕。

        他说出来是为了让大家放心,虽不知那水到底治哪方面,但是这些天试过,总觉得各方面都沾点儿。

        你看,瘫吧的,瘸腿的,受伤的,被猪拱吐血的,骡子小胖、庄稼地苞米,菜园里大倭瓜,这全试过。就差找个聋哑人试试管不管说话了。

        要不是为让小妹夫宽心招猪,还有大姐夫也发现了,瞒不住,他真不打算说出来馋人。

        “大姐夫,你会不会也有什么秘密啊,可别像二姐夫似的还要瞒几日,”罗峻熙忽然看向朱兴德说道。

        罗峻熙今日算是看明白了,敢情最实在的人是自己,见着面就招了。

        朱兴德翻了个身,朝满山那面翻,“我,我能有什么秘密。我这张嘴,要是有秘密早就说了。”

        我有许多小秘密,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只是这个翻身翻的不太好,才翻过去就发现满山正瞪眼盯着他。

        朱兴德变成平躺:“快睡觉吧,明早起来要先刷水缸,外婆说啦,往后咱家人,除我媳妇和甜水,一个怀着一个太小,剩下的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先喝半瓢水,打通任督二脉。咱们得留出拉肚子的空档,再去猎猪。”

        与此同时,大屋里。

        夜很深了,隔着中间隔板,白玉兰在炕这面翻个身,秀花在那面翻个身,可见都没睡着。

        白玉兰伴着左撇子的呼噜声,琢磨着那说变就能变出来的水,直到现在还无法置信呢,思维又控制不住的朝仙儿啊鬼儿上面联想。

        难道她家女婿们上辈子本是世间逍遥的仙儿,倩女幽魂欠女债,这辈子都给她家做了女婿来还债?

        不对,哪有逍遥的仙儿那么穷的。

        也不对,不是的话,那别家女婿咋不能招来牲口,更不会变出仙水。连她大女婿也一夜之间变得极为有担当和能耐。

        总之,无论是鬼是仙儿,找点空闲,找个时间,领着女儿女婿们应该去坟地看看。

        带上笑容,带上祈愿,准备个猪头,带上纸钱,将招猪和神水的烦恼给祖先们念念。

        隔板那面的秀花,此时想的却是,她往后该怎么帮仨外孙女笼络住孙女婿们的心。

        甚至,越想越深。

        秀花总觉得一辈子去迎合,去用小情小调伏低做小笼络没啥大意思。

        还不如让仨外孙女变得越来越好。

        女人家,尤其到了她这个岁数,最该明白的就是要是不缺吃少喝,不指望男人家吃饭,还迎合谁啊?谁值得我迎合呀?谁能配得上我呀。

        所以还不如想招让外孙女们立起来。

        比如眼前,小豆和小麦倒是好说,即使笼不住,那俩外孙女婿暂时也不敢支棱毛,一个亲一口就能被关起来的,一个在生死线上挣扎。

        倒是大外孙女小稻,看来得引着那丫头学会把死住男人家的钱袋子,最好想招往后能比大德子还有钱。

        秀花琢磨的脑瓜子疼。

        女人力气不如男人,种田不如男人,这个世道正经人家的女子也不能太过抛头露面。别看穷苦人家就那么滴了,稍稍日子好过的人家都讲究这个,没等女子做出些啥呢,自家男人先不乐意,这世道就是如此。

        等等,那个水能不能挣点儿钱呢,让她们姐仨干点儿啥。还只能是她们姐仨会。

        “娘,你还没睡吧?”白玉兰忽然在炕那面叫道。

        “嗯?”

        “有了那个水好啊,听豆说,好像对身体好,你往后多喝些。”

        “是啊,你也必须多喝。不过,我要是多喝,又要多活好些年,你不烦我啊,丫?”

        “烦,烦死啦,别当孩子们面前叫我丫,你快睡觉吧,翻身翻的我都没法睡。”白玉兰说完,率先闭上了眼,嘴角却悄悄翘了起来。

        秀花却被闺女这话说的,又开始琢磨自己的身体情况。

        她早在来之前,就知道自己身体有点儿不好,人家郎中说是胃。

        她就在上个老头死前,说的明明白白,说你要是真对我好,就给我出个和离书。

        我不在你家待着,我要去寻我闺女。

        你也不用临死遗言嘱咐你几个儿子必须给我养老,用不着。他们不膈应我,我还不想让他们养呢。

        因为这件事儿,还给那老头气的不行,明明还能再活七日的事儿,听完她这话气的,就活了三天。

        断断续续的喘息指责她,你这些年不生一儿半女,你吃那些药,别以为我不知晓。哪怕是临死放不下,都给你安排明明白白的,你的心依旧不在这里。

        是啊,不在。

        秀花想起这事儿,唯一后悔的就是,在那老头临终前那几日,她做了回真实的自己,真面目一露,瞎了不少钱。要不然那老头临死,能单独再给她一些傍身银钱。

        就这样,她来啦。

        来的一路,其实没怎么吃东西,稍微冷硬的食物,她就像胃酸似的一整夜难受。直到闺女家喝点儿小米粥才好。

        最近,还别说,秀花真觉得身体有点儿改善,因为她越来越馋啦。

        不是她点东西要,她是真想吃,比大外孙女害喜还严重,馋的不吃都闹心。

        说实话,今早姑爷没杀鸡前,她就已经盯那老母鸡盯两天啦。

        
    撒野 小说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的礼物好看的玄幻小说有没有看小说的网站书荒了求高质量小说龙枪不倒小说app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笔趣阁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