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两章合一)
        村里人干会儿自家活,就抬头看看老朱家的热闹。

        大娘婶子们看的直咂舌,羡慕啊。

        二十多个壮小伙,一人两三亩地,干朱家那点儿活跟玩似的。

        “那都是谁家的孩子呢?”

        “说是哪个村里的都有。”

        “瞅着有穿的不孬的。”

        “谁跟你说大德子就和那穷小子接触啊?那打小就淘气出名。听他爷说,那大德子玩个虫都能玩出花儿来,念那两年私塾将别家孩子拐带着上房揭瓦,可不是啥样的小子都愿意和他玩。”

        大娘说着话,还指了指远处:“我认识一个,就那个稍胖呼的看见没有?那家在他们村里正经挺有名呢,家里猪羊满圈。那胖小是家里的老小,光叔伯加一起就兄弟十二个,更不用说他这一辈儿的小子了。你就寻思吧,那得是多尿性的人家,从爷奶那里就得尿性,生那么些孩子,一个没扔,家境殷实极了。”

        “你怎知晓的那么清楚?”

        “别提了,李三妹非让我给她家大妮儿做媒。提的就是那小子。人家没干,没相中她家大妮儿。像这种条件的,家里指定得扒拉着挑。”

        大娘婶子们一边八卦,一边毫不回避眼巴巴地望着。

        心里直感叹:

        瞧那一个个壮小伙的身板真厚实啊,年轻真好,体格子壮实。

        个头还挺高呢个头。

        这可真是,啥事儿就怕凑一堆,凑一堆就打眼。

        你就是大白鹅,长的一样高一样壮,成群结队二三十只一起跑出门还挺亮眼呢,更不用说二三十只小伙子啦。

        往那一杵,齐刷刷的真带劲儿。

        不止大娘们,村里的大爷们也瞅,而且不想瞅都不行,隔挺老远都能听见老朱家那面热火朝天的声音。

        连杏林村里正家人,也指着朱家方向在窃窃私语。

        说朱兴德没吹牛逼啊,看样,那真是能做到谁敢招惹他,他就敢给谁扔出去。

        你看来了那么多人,难怪打仗猛。

        人缘真好嘿,平日里没看出来。

        本来昨晚还寻思老孙家倒霉,那毕竟也是个茬子户,上门叫嚣却遇到好些日不招家的朱兴德,更是个厉害茬子,完了吧?让人给揍了吧。挑衅不成,撞麻筋上了吧。

        今日一看才知,老孙家多亏是昨天来啦,替老孙家捏把汗。

        要是今天来,就那二十多个小伙子,不用多干,一人一脚就能给人肋巴扇踹骨折。

        总之,朱家真热闹,一出又一出,让杏林村的村民们这两日过的十分精彩。

        因为剧情总是不停反转。

        像是,打开瓢了,老朱家人真窝囊,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

        结果朱兴德带人归来,以少胜多,将两大家子打的灰溜溜跑走,连个屁都没敢放。

        然后是朱兴德嚷嚷收地,可朱家人全走了,昨晚那么大动静贪黑干活,村里人早就耳闻。

        大家正打算感叹两句,那么多田地全收完会累成什么样,呵呵,看着吧,会给大德子那老丈人累趴下。回头会老后悔了来大姑爷家。

        结果,今早来了好些小伙子扑向朱家大地。又是一个反转。

        你再看那左老汉,眼下干的是娘们活,正笑呵呵的坐在筐旁边扒苞米叶子。

        以上是里正的家人对朱家在议论纷纷。

        但杏林村里正本人却没那个闲心。

        他正召集村里一些老庄稼把式商议要不要收地,难道这天儿真要变吗?告诉大家,朱家大德子昨日就嘱咐他了,嘱咐两遍让抢收,问大伙怎么看这事儿。

        大伙望向朱家地头,其实他们真没看出来哪里像变天儿的样。

        不过,心却刺挠起来。

        啥事儿就怕有人带头。

        朱家收了,还干的那么大动静,看的他们这叫一个着急,心跟长草了似的。

        全不收也就那么地儿了,可是这冷不丁支棱出一家……

        “老天爷的事,不好说,那备不住啊。”年纪最大的老庄稼把式忽然说道。

        杏林村里正闻言,当即拍板决定:“那咱们也收,毕竟田地一日没收,一日睡不好踏实觉。”

        本来大伙要散了,着急回去安排活,杏林村里正又给大家叫住道:

        “丑话说在前,德子是好心才寻到我,千叮咛万嘱咐让大伙抢收。别回头没下雨,村里人这样那样抱怨,又没长成还青着呢又不压秤之类的,那可不行,我这里就不容他。即便真没下雨,德子又不是故意告诉错的,人家朱家已经抢收了,对不对?咱们做人要讲个道理。”

        这几位岁数大的老把式连连表示,那哪能,里正你放心,冲和朱老爷子多年的关系也不可能那样做人做事。

        再着,他们年纪一大把心里有数,要是回头没下雨,只顾埋怨收早了吃亏会很伤人心。

        也别觉得只会伤到朱兴德的热心肠,任何事情不可能没有其他反应。真那样做人,往后外面有个大事小情,谁也不回来告诉了,以免落埋怨,会拿大德子这回热心肠当前车之鉴。

        换咱,咱也心凉啊,会后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些人做好人好事就是这么干心凉的。

        “咱不可能那样的,那成了啥人,即使没下雨。”

        “就是,没下就没下呗。”

        所以这些人里,有的当家人回去,甚至干脆没提是朱兴德让抢收的,只说老哥几个商议一番,里正拍板抢收,怕变天儿。

        寻思回头等真下雨了再说实话,到时再提大德子的仁义,以免眼下提了家里有碎嘴子的,在没下雨这几日会天天嘟囔:“你看,没下雨,大德子胡白话”,凭白得罪人不是。

        “姐夫,你看?”满山指向远处。

        朱兴德这才直腰看向村里的田地,看完心一松,笑了。

        远远的就听到大娘婶子们招呼家里的儿媳们,让两餐变三顿饭。

        这一听就知,各家各户要开始抢收了,闲时吃稀,忙时吃干,再困难的人家到抢收时也要吃饱饱的。

        朱兴德很高兴村里人终于动起来,这样的话,能少一些损失就少一些。

        “德哥,我们走啦!”

        朱兴德看到那二十多个小兄弟,笑容更是咧到最大。这谁能想到呢,本以为最快要干到雨来临前,还得是大房回来一两个人的情况下。

        可眼下瞅这样,再干下去今晚就能完事儿。

        “知道啦。”

        朱兴德一边大声回应,一边心下琢磨,杀鸡,他家今晚也要像罗家似的杀鸡。

        好好犒劳一番岳父岳母,犒劳这些兄弟们。

        先炖锅鸡汤给他媳妇和他爷、他念书小妹夫补补身体,剩下的给大伙分吃肉。

        杀几只呢。

        都杀喽,六只,反正杀的是大房的老母鸡,让他们不回来人,不过了。

        左老汉听完姑爷的决定,本能地咽口吐沫,咽完多一句话都没劝就招呼白玉兰:“他娘,快点儿,回去帮闺女逮鸡,这里用不着你了。”

        白玉兰白了一眼左老汉,心想:这老头子又糊涂了,那还用她回去逮?她老闺女跑一趟,站她大姐身边对鸡说一声“都过来,”那鸡立马连跑带颠恨不得一头撞死献殷勤。

        更何况她现在没心思逮鸡,等会儿的。

        白玉兰望着挑起一担又一担的壮小伙队伍,真养眼啊,好信儿地问大姑爷:“那都没有对象呢?”

        朱兴德说就有仨人成亲了,剩下的都没有。

        “我看都是挺好的小伙,非常能干,咱也不认识谁,要不然是不是遇到那合适的给做做媒。”

        朱兴德听到这话一愣,顺过岳母的视线望过去,随后憋不住笑了。

        还别说,这些小子快成村里一景了,搞不好今日帮他家干活真能被村里哪个大娘婶子相中。

        朱兴德不知道的是,哪用大娘婶子出手啊。

        此时,算上六子和二柱子,咱这二十二位壮小伙排成排挑担子朝朱家走,正好遇见村里各家大姑娘们纷纷出动。

        这不是村里集体要抢收了吗?

        家里的小媳妇大姑娘们就不能在家腌菜、绣花、做饭了,要全家老少齐上阵。

        六子都看傻眼了,艾玛,咋这么多女的。

        还是这二十多人里面成过亲的有经验,远远地瞧见那些大姑娘们要下坡了,急忙喊口号:“放下担子,快快,把那衣裳穿好。”

        又说:“咱乡下虽然不讲究男女大防,但只要不是穷到底的人家,多数也会让到年纪的姑娘不朝外跑,只在家煮煮饭洗洗衣裳,很少有这种好机会让你们长见识,你们这回能将杏林村的姑娘全看个遍。”

        简直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还有人打趣,嘿嘿笑着提到朱兴德:“还记得咱德哥没成亲前,见到那俊姑娘是啥样不?”

        啥样来着?

        “腰板挺直啊,你等会儿和那些大姑娘迎面走,别直勾勾地瞅,再给人家吓着。咱德哥那阵,只用眼角风扫,轻飘飘扫一眼就能看明白谁俊谁不俊。”

        二柱子还想再仔细打听打听,啥叫眼角风扫,忽然被六子给拽到后边,“你别在前面了。”

        “为啥?”

        六子心里实话,你要是打头走,怕大姑娘们对咱这一队人没胃口。

        哄二柱子:“你个子太高,你为兄弟们考虑考虑行不行。”

        “那成吧,我去后面。”

        打头的是三胖子,就是村里大娘说的那位家境殷实的,他今儿穿的衣裳最好,没一个补丁,看起来体面。

        干活累的脸上全是汗泥,队伍里成亲的兄弟急忙朝手心呸呸吐两口吐沫,给他抹了抹脸,这回就看不出来埋汰了,走吧。

        终于两队人马要汇合。

        姑娘们没想到,今儿村里来了这么多外村的小伙子,你瞧她们为下地干活穿的这都是个啥呀。

        一口气看到二十多个同龄的异性,关键还是外村的很新鲜,不是有那么句话?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姑娘们拎着锄头镰刀在大杨树下莫名羞涩了。

        再看咱这二十多位小伙子。

        成家的三人在队伍外面挑担子,剩下的排成一长排。

        咱这叫有公德心,以免他们打横走,大姑娘小媳妇们过不去。

        而且最齐刷的是,小伙子们前后间距跟那春天栽种似的,各个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保持差不多的距离。

        肩膀上的担子,也愣是被他们甩出了同一种节奏。

        只是里面夹杂几位顺拐的。

        “嗳嗳?看见头上插朵绢花那个没?”

        二柱子:“没看着。”

        “……”

        就这样,一帮小伙子真像村里大娘们说的那样,当玩似的干活,挑担子也不嫌弃累,一路说说笑笑。

        甚至有人提议如此收粮挺好啊?咱们这么的,明年组成团挨家收,这样每个村的大姑娘基本上就能看个差不多,以免媒人那张嘴,骗人的鬼。凡是请家相看的还得破费。

        孙氏还纳闷呢,外头咋这么吵嚷,像好些人回来了似的。

        心里一咯噔,不会是她男人和婆母回来了吧?

        孙氏眼下既盼着她男人快些回,又不想面对,心里很矛盾。

        李氏听到动静也过来了,她是以为小叔子他们又回来送粮了,还寻思割的可真快。

        当看到一堆大小伙子进了她们家院子时,俩人傻眼。

        这都是谁呀?

        小伙子们也回望俩人不知该叫些啥。

        直到小稻从后院回来,院里才变得热闹起来。

        “嫂子?”

        “嫂砸,还认识我不。”

        小稻吃惊,那不是三胖子、四碾子,五常子,又看向其他人有面熟的有没见过的,也有可能对方见过她。

        她这些年只要和大德子出门,路上就被人叫嫂子,她只管点头就行,那哪里能记清那么多人:

        “你们咋来了呢。”

        六子解释,小稻才知晓是来帮她家干活。

        “那你们家呢,赶紧收啊,朱兴德和你们说了没有。”

        “嫂子,不用惦记,都知道了。但咱家不差咱一个壮劳力,家里有的是人干活。倒是我德哥,咋不吱声呢,早知晓我们昨夜就来了。”

        “没事儿,咱明年记着主动来,嫂子,还有啥活没?”

        “嫂子,这玉米卸哪。”

        二十多位小伙子七嘴八舌叫小稻嫂子,那语气里带着热情和敬重。

        孙氏、李氏望着这一幕:“……”

        ——

        见过秋收后狂欢的吗?见过在全部收割完的光秃秃地头,支桌子吃饭的吗?

        今儿老朱家的大德子,又让杏林村村民们开了眼界。

        摆了三桌饭菜。

        篝火燃烧。

        老朱家地头像过火把节似的。

        贪黑干活的村民们听到一拨又一拨的叫好声。

        那不用看就知,准是朱家大德子在讲话,凡是讲话,那边叫好声就不断。

        紧接着又传来起哄声。

        村里大娘们笑着吐槽:“哎呦我天呐,真热闹,不知道的以为要过年。”

        那起哄声一定是有人又出丑了,或是喝高了摔倒啦。

        没一会儿,连能干很有正事的大爷们,也停下了镰刀,眼含羡慕地望向朱家那片热闹的区域。

        看着看着,大爷们由衷的笑了,干脆坐在地上抽个烟袋锅子歇会儿。

        秋收很累,累成这样心里还能挺松快,所以说,要感谢那些在朱家干活的年轻人啊。给他们带动的,都觉得今儿过的挺有意思。

        你说,这谁能想到呢,昨儿朱家还在人脑袋恨不得打成狗脑袋,今日却连蹦带跳。

        只看,远处有十多个小伙子在学老大娘扭秧歌,又学戏台子唱戏,没下场跳的敲盆敲碗给伴奏。

        白玉兰拍左撇子胳膊,抹着笑出的眼泪紧着催促:“你快些看看这些孩子,要乐死人了。”

        左撇子在双手接过朱老爷子正颤颤巍巍递给他的酒杯,也笑的一脸褶子激动道:“老爷子,你快好了,你要好了,你都能给我递酒啦。”

        朱兴德坐在主位,靠着椅背,将手舒展地搭在小稻坐的椅背上,望着大家笑。

        
    顶级神豪 北辰本尊豪婿 绝人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小说下载短文集合百度小说免费掌阅小说网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网盘纵横中文网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