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摊牌了我就是最强老娘 > 正文 第九十七章:阴谋比不上男女的八卦
        魏诚诚这一次让白凤柔找受了不少的气。

        原本还想好好说话的白凤柔,直接气的恨不得和魏诚诚断绝关系。

        最后白凤柔只能先告辞,说是回去静静,让魏诚诚爱咋地咋地。

        看着白凤柔离去的背影,魏诚诚叹息一声,然后再眉头攒簇的看着天空。

        “知州大人曹有为,还有那晚上盛佳客栈赫然出现甩锅给你和魏家的男人,都在我魏诚诚的心里,白凤柔,不主动出击,难道坐以待毙吗?”魏诚诚自言自语道。

        他不想魏家任何人搅和进来,哪怕是白凤柔,他都要拒绝。

        当然魏诚诚的心思暂时无人能懂。

        此时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白凤柔。

        回去院子之后,她想不通,一个晚上都在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魏诚诚到底是一个怎么样子的人?

        比书中复杂的多。

        直到凌晨,白凤柔才进入了一场梦。

        梦里,魏诚诚被数百人围攻,浑身血淋淋的,边上站着的都是一幅幅十分陌生的面孔,那些面孔嘲笑,讽刺,侮辱。

        诡谲的是她梦到曹有为,曹有为正在煽风点火道:“ 是他,哈哈哈,是他,是魏诚诚,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什么资质,居然妄想去梧桐书院,梧桐书院是袁培林的,谁也夺不走,不服就往死里打。”

        “打,往死的打。”

        “把他给打死,梧桐书院不能让这种人进去,把他给弄死。”

        “……”

        白凤柔冷汗涔涔,再看看周围,居然发现了那个晚上的英俊男子,男子被左拥右簇,轻篾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带血的魏诚诚。

        魏诚诚则跪坐在中间,嘴角带着血。

        他半晌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周围,然后言辞激烈道:“老子就是要去梧桐书院,老子认定了那个书院,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不会让给任何人。”

        紧接着又是被人喊打喊杀。

        这个梦白凤柔是做不下去了,一个激灵翻身而起,再看看外面已经是秋季的艳阳高照。

        “阿奶,你醒来了。”芸娘乖乖的坐在白凤柔的身边。

        白凤柔看了一下,小丫头的衣服没有整理好,昨晚上就跟着她睡,缠着她的。

        真是一个小可爱,白凤柔稀罕的不行。

        但是她有更加重要的事儿,安抚 一下芸娘,白凤柔便准备了一身行头,她要去芜湖书院。

        当扫地的,捡垃圾的,煮饭的,伺候那些学生的都可以。

        务必要和魏诚诚保持统一战线,要不然她寝食难安。

        所以今天穿了一身很朴素的衣衫,背着魏家人急匆匆的离开,不过走之前给魏家几个孩子留下了书信,劝诫他们不要担心她。

        要进去芜湖书院,并不简单。

        不过对于白凤柔来说,有钱就行,她一副丫鬟的装束,进去的时候被人给阻拦,直接给了几十两银子砸过去,说了一下自家的少爷在里面上学,她是来服侍的,白天过来,晚上回去。

        “但是您不能真的进去服侍啊 ,我的天啊,要是知道哪家少爷身边还带着老妈子,那个少爷岂不是被嘲死?”看守大门的是一位 老大爷。

        老大爷爱财的很,但是觉得白凤柔不能进去直接服侍人家少爷,所以有点尴尬。

        “大爷,我看您在这里也有几十年了吧?”白凤柔套近乎道。

        “有三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那就足够了 ,要不然您帮我安排一门差事?扫地的,伺候他们学生的都可以。”白凤柔笑嘻嘻道。

        “这……”

        “咋了?我有银子,我家少爷也有银子,如果不行,那我只能去贴身服侍我家少爷。”

        “别别别,那我还是给你求一个书房的职位吧,打扫书架, 整理书籍…..对了,你认识字吗?”老大爷问道。

        白凤柔一愣,想不到一个看门的大爷居然可以帮助她求书房的职位,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认识。”

        “那就好,我可以帮你恳请,只是里面的人…..”老大爷看了一下手中的荷包。

        白凤柔立马再递过去一个荷包,老大爷高兴的很。

        于是直接带着白凤柔进去顺利的去了芜湖书院的书房。

        在书院之内好过在外面给人家扫垃圾,在书房里不用风吹日晒雨淋,多好。

        而且还可以给魏诚诚她也在书院陪伴的信号,以及她也可以迅速的掌握,魏诚诚为何要去梧桐书院的目的。

        书房第一天,并未遇到魏诚诚。

        直到三天后,白凤柔靠在书架子上休息,听到两个学生悄咪咪的进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书房无人,便开始嘀嘀咕咕道。

        “我也搞不懂,为啥魏诚诚非要去梧桐书院啊,他不是袁培林的对手,再这样下去,知州大人都要动手了。”

        “哎,梧桐书院的院士也不管,知道了这边闹的不行,那边就好似不知道似的。”

        “梧桐书院的院士是谁啊?”

        “好像是一个翰林院的学士,不过……”

        “不过什么?”

        “我悄悄地告诉你,不过那个王爷回来了,钳制了那个翰林院学士, 瞅准了梧桐书院,那个王爷也是一个爱玩的性子。”

        “王爷?”

        “对。”

        “是什么王爷?”

        “我知道好像叫做……叫做祁连。”

        “……”

        白凤柔聚精会神的听,得到了不少消息,寻摸着看过的小说,好像梧桐书院的确构成复杂。

        不过她还未看见那个书院最终的大boss,一直被埋线写着的。

        若真的如此,背后掌握那个学院的是一个王爷。

        那么有学生知道,魏诚诚是不是也知道了?

        若是魏诚诚知道背后还是王爷祁连,那为何非要往里面钻?

        白凤柔越来越不懂了,完全发蒙的状态

        另外,百里之外的祁连府邸。

        一封信笺落在陈默和祁连的面前。

        “你不看?还是提防着我的?”陈默调侃道。

        祁连勾着嘴角道:“从洛州城那边来的信笺,不看也罢。”

        ‘不看也罢?大概是你不看也知道那边发生的事儿?我看你最近一直都饶有兴趣的派一些暗卫从那边回来,到底遇到什么好玩的事儿?’陈默一副八卦之火的样子看着祁连。

        祁连皱皱眉头道:“有一件事,本王不是很理解,就是那个魏家夫人……”

        “你看看,你看看,都这么久了,你还是想着人家魏家夫人,你是王爷。”陈默马上打断。

        对于陈默来说,什么政事,什么佶屈聱牙的阴谋算计,永远比不上男女之间的恩怨。
    趣笔阁沈蓓一宁少辰小说免费阅读飞卢小说网小说网站排行榜前10名免费读小说言情小说女主经常把男主撩硬的年代文入骨缠舅舅夹缝生存 空空创世中文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