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三国之黄巾少帅 > 正文 第152章 颍川书院
        人的思维存在惯性,当阳翟的百姓相信,自己只要在阳翟就是安全的。

        时间长了,这其实就是给自己一个暗示。

        当戏志才率军真的有绕开阳翟的趋势,让守军和百姓‘印证’这个观点后,就会彻底松懈下来。

        其实戏志才在阳翟路过了三次,在第三次的现在才攻城。

        第一次打出‘赵’的旗号,过阳翟而攻打,就这样一路向北,实则当天晚上又开始折返。

        第二天再打出‘黄’字旗号,队形改变,继续路过阳翟,继续向北。

        和上一次比起来,这次阳翟城头上的守军少了一半。

        当晚继续折返,然后第三天,也就是这次继续北上。

        以后军为中军,以一部分战兵假装辎重兵,队伍零零散散,士卒的样子也很邋遢。

        这次过阳翟,城头上只有十几个守军,同时金汁什么的估计都没有煮,毕竟城头上并没有发现烟或者恶臭的味道。

        在对方懈怠的时候,大军突然发动进攻,瞬间包围阳翟三面城墙。

        黄忠率军射箭压制掩护,周层和杜远亲自登城,倪兕做好冲城的准备。

        “如果所有攻城都那么轻松就好了!”周仓已经登上城头,本身就天生神力,还给张钰加强过身体素质,三两下的已经率先登上城头。

        当时城头没有多少守军,大概是觉得这些贼人最后还是会离开,又因为是大中午,也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在吃午饭。

        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周仓眼看大家上来差不多,立刻朝着城楼下面杀下去。

        十六岁的孩子,朝着一群兵丁之中杀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鲜血让他染上一层红色,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张钰的强化不涉及痛觉和情绪,其实想要做到超人级别,那么首先要让他们感觉不到痛苦,然后就是情绪永远不会有波动。只是在他看来,这样又已经不能算是人类。

        突然背后挨了一下,被皮甲挡了下来,不过估计开了个口子,破了点皮。

        “该死的!”感受背后火辣辣的痛觉,周仓挥刀将给他一道的敌军斩杀。

        跟着他下来的亲卫,至少阵亡了三人,否则的话不可能有敌人伤害到他的背部。

        打仗就这样,他负责向前冲,左右和身后托付给亲卫。

        高强度的战争中,根本没有办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面对眼前的敌人已是极限。

        好在更多的友军开始下来,在他们的护卫下,周仓冲到城门这边,顺利打开城门。

        “冲锋!”大门打开的瞬间,黄忠当即下令冲锋,倪兕紧随其后冲了进去。

        到了傍晚的时候,阳翟已经彻底沦陷,数百守军只剩下百余被俘虏。

        也有些重伤的,估计是活不成了。俘虏到的,都是一些轻伤的。

        或许也有一部分逃走的,然后躲到了巷子里面,也有可能是周围的宅子里面。

        只是没什么用处,周仓等人,都是巷战的专家,被王诚亲自训练出来的。

        “传令下去,清点伤亡,治疗上环,战利品统一整理,不许私藏!同时禁止劫掠,立刻派人巡视阳翟城,但凡有借机烧杀劫掠,小偷小摸之辈,全部拿下!”黄忠下令。

        虽然很想要表现得‘贼人’一些,考虑到这些士卒最终是要带回去的,担心染上一些不良的习惯,以后要改正不容易。

        若真要劫掠,那也应该是在指示下进行,如何劫掠也应该有一个章程。

        而不是一窝蜂过去抢劫,谁抢到归谁什么的……

        “颍川书院情况怎么样?”戏志才过来询问,身后跟着杜袭。

        “第一时间就保护起来,说起来里面还有不少的学子,要不要全部带走?”黄忠询问。

        “对,全部带走,一个都不要留下!”戏志才点头,能在这个时候留在书院的,基本都出自颍川最大的几个世家豪族,而且每一个人的学识都非常渊博。

        先带回去,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愿意为张钰效力,都是赚到的。

        黄忠闻言,当即清点一支队伍过去。

        首先是请,愿意主动出来的,那么自然享受杜袭这样的待遇。

        若是最后逼得他们必须要搭进去的,那么只能享受俘虏的待遇。

        “你们怎么看?”颍川书院之中,一众学子听着外面的喊话,开始私下讨论起来。

        “我们这二三十人的,难道还能杀出去?”其中一个吊儿郎当的学子随口说道,“再说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对方甚至没打下阳翟,就已经开始保护书院。这意味着,他们的首领应该很看重我们。”

        前提是不要太倔,否则惹怒了对方一切难说。

        贼人到底是贼人,再怎么假装礼贤下士,被惹火了还是会原形毕露。

        “嗯,奉孝所言我赞成,你们呢?”其中一人表态,看向其他几人。

        “叔父既然赞成,那我自然也没问题。”另一个稍微年长的学子回道。

        有这三人打底,其他众人自然也纷纷应允。

        书院大门开启,黄忠亲自过来邀请他们到军中做客。

        当然还有一件事情没忘,那就是去寻找祭酒荀绲。

        “荀祭酒,冒昧前来打扰,还望不要见怪!”黄忠跟着书院的仆从来到荀绲屋外,也没有进去,在外面喊了声。

        “既然已经来了,那荀某见怪也没什么意义了。”荀绲推门出来,“首领此番过来找老朽,不知所为何事?”

        “奉军师所言,邀请祭酒前往泰山郡,与郑师坐而论道。”黄忠回道。

        “哦,你所谓的郑师,莫非是前段时间,传闻被绑到泰山的郑玄?”荀绲显然知道这事。想想也是,对于士人来说,这也算是比较大的事情了。

        尤其当时那么多的学生,那么长时间过去,消息传递出去很正常。

        “正是,郑师如今在泰山的学习班进行授课。按照军师的意思,是希望祭酒过去帮衬一下,郑师的课程很多,怕他吃不消。”黄忠回道。

        “能和郑师坐而论道也的确有趣……”荀绲若有所思,随即话锋一转,“只是荀某身为书院祭酒,不能擅离职守,阁下怕是要失望了!”99。99

        
    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的礼物好看的玄幻小说有没有看小说的网站十大巅峰网络小说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恐怖小说撒野 小说晋江文学城文笔好的高质量的肉肉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