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三国之黄巾少帅 > 正文 第258章 改变的刘辩
        皇帝驾崩,按说皇子也不可能立刻登记,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就守孝三年。

        基本都是守孝三天,一天代替一年,表达一下心意就好。

        一个国家若是三年没有皇帝,那么守孝回来的皇子,会发现已经有人代替他登基了。

        “兄长,我不想离开洛阳……”知道自己三天后要去陈留就藩,刘协万般不舍。陈留他很陌生,只有洛阳皇宫能让他感到安心,“兄长不是要登基了吗?不若下旨让我留下?”

        “我也想……只是……”刘辩有些木讷,却并非呆傻,“等我登基之后,这朝廷是不是我说算,还两说的。不管是母后,还是舅舅,我的旨意怕要先经过两人的同意。”

        “为什么,兄长不是皇帝吗?”刘协不明白,在他受过的教育里面,皇帝应该是一言九鼎,这个天下的所有者,和最高的权力者。

        “大……大概吧……”刘辩不太确定的回道。和从小就得到很好的保护,几乎在各种甜言蜜语和奉承下长大的刘协不同,他的童年是在道观里面长大。

        没什么甜言蜜语,只有每天的功课,还有道士为他启蒙,让他忍让,让他清心寡欲。

        让他砍柴烧饭,也有打扫卫生,与其说个皇子,不如说是个刚刚入道的道童。

        懂事开始,他除了知道自己是个皇子,基本就没有享受过皇子的权力。

        直至七岁还是九岁,才回到洛阳,那个时候的父皇母后,是那么的陌生……

        和刘协不同,他更早接触到社会。

        只是回宫之后有些拘谨,毕竟这和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让他很不适应。而且宫中充满尔虞我诈,他还小不懂这些,索性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要说话的时候,就尽量斟酌着说。

        久而久之,给人的印象就是木讷。

        父皇驾崩,他一直在观察。何进第一时间接管南宫防务,同时亲自前往董太后处,要带走刘协,关键太后批准,这意味着这道命令,可能是父皇的遗诏。

        这一天国丧,整个过程都是母后和舅舅主持,两人合作很好,十常侍甚至都没有阴阳怪气,给人的感觉就是为了自保依附在母后麾下。

        这样就是母后和十常侍,已经能够和舅舅势均力敌,后者出于顾虑没有动手。

        也有可能是双方本来已经开始合作,所以才能如此亲密无间。

        具体是哪个不知道,刘辩希望是后者。

        问题若是这个结果,就意味着朝堂有更大的危险,让两人不得不合作。

        总的来说,就是心累,他还小,不想当皇帝,而且还是在这种危急关头当皇帝。

        说真的,甚至有些羡慕,羡慕刘协能够就藩。只要离开洛阳,他至少就安全了。

        “传闻父皇下过旨意,让舅舅带你去陈留就藩,既然是父皇的意思,那么你我身为人子,也应当遵守。”刘辩想了想,最后还是委婉的劝了劝刘协。

        “只是我还收到消息,说父皇没确定谁继承皇位……是十常侍,连同母后矫诏下达了圣旨。若是这样,那大将军的圣旨,也应该会有问题。”刘协小心翼翼的说道。

        昨天上课,老师就这样低声和他说过,只说现在洛阳不少地方,都这样传。

        “这是有人在离间你我,甚至是母后和舅舅的感情,千万不要上当!”刘辩当即表态。

        这个时候就算何后和何进真有问题,但至少真是他的亲人和亲戚,怎么样都不会害他。

        若是信了这个传闻,别的不说,朝中可定分成两个派系,一个是要拥立刘协当皇帝,一个是维持原样,继续尊他为帝。

        不管结果如何,整个洛阳必然变得一团糟,尤其北军和西园八校,里面的构成很复杂,说不定会因此出现什么动乱。

        主要是这矛头直接指向何氏和何进,一旦对方得手,那么自己不仅要失去母后和舅舅。

        真正可怕的是,到那个时候,他能依赖谁?满朝文武,真正能相信的又有谁?!

        “我也是……道听途说……”刘协缩了缩脑袋,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心急口快。

        他的老师一直告诉他,要学会隐忍,不少官员都支持他继承皇位。

        因为他更聪明,更有孝义,是最合适的皇位继承人。

        刘辩不行,现在大汉正是风雨飘摇,需要一个聪颖有魄力的皇帝来中兴大汉!

        大汉若能在刘协手中中兴,那么先帝泉下有知,也会倍感欣慰……

        刘协今年才10(虚)岁,顿时被说得热血沸腾。

        虽然还有些犹豫,不过还打算观望一段时间,三天太短,最好有个十天半个月的。

        “父皇刚驾崩,就已经开始有这样的消息传出,这是偶然吗?”刘辩摇了摇头,“幕后和舅舅果然有顾虑,洛阳这里很不安全。

        协,两天后,你必须就藩。也不要担心,陈王当初不也在封国,拉起十万队伍?你这次过去,若有条件,也可以拉起十万队伍,若有一天洛阳出现问题,我希望你过来勤王!”

        刘协闻言一愣,这还是他那木讷的兄长?怎么感觉,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实际上的确是这样,这两年,如果说曹操最大的成就是什么,就成功接近刘辩,并且成为他的老师。仅仅这段时间授课下来,刘辩的眼光的确和以前大有不同。

        以前是不适应,没有主见,没有这个知识和见识,所以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现在不同,他接受的教育,和专门由那些所谓‘大儒’教导的刘协完全不同!

        曹操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教给刘辩的,是这个世界的真相,是政治的阴暗和手段,是身为君王应该具备的手段。

        曹操依然没变,他或许已经加入太平教,同时对道教,尤其是太平道无比喜爱。

        但他对大汉的忠诚,这个是不会改变的。这是他内心最大的底线,就算张钰都不敢轻易碰触。

        同时也没有忘记,自己过来洛阳的目的。

        他就是要顺利打入朝廷,然后想方设法获得足够的话事权和官位,然后再慢慢事先大汉的中兴。

        最欣慰的,就是教主虽然打出反贼的旗号,不过后来都想朝廷索要官位。

        如今不管是白波还是泰山,都是‘正经八百’的大汉官员。

        其实很多人,需要的就是这一层‘遮羞布’。否则就算你出身多么正统,也会有人出来质疑,毕竟涉及到利益问题,别说六亲不认,不当人都有。

        “协,相信我!好吗?”眼看刘协还在犹豫,刘辩握着他的手,郑重说道。

        “哦……好……我知道了……”刘协乖乖点了点头,只是心中更加迷茫起来。

        
    私欲小说全集免费四四小说网手机阅读穿越小说排行榜完结高僧有点撩一剑独尊 青鸾峰上红袖添香小说网手机版小说网排名八零小说网txt下载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