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与财阀大佬相亲后她飘了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弄巧成拙
        “什么去医院?”老爷子并不知道前阵子热搜的事!

        这会儿看戚彤欲言又止的,他把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杵,对着时花开严声喝道:“你来说。”

        “爷爷……”

        “爷爷,您这不是为难她吗?”

        戚彤的唇角隐藏着坏笑,看向老爷子的时候却是一脸的同情,“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爷爷就别再让她说出来难堪了。”

        去医院,难堪?

        任何一个人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做联想。

        联想过后,脸都绿了!

        “张管家,去把三少奶奶的行李收拾出来!”

        “爷爷!”

        “爷爷!”

        顾清和时花开同时震惊地看着老爷子。

        他这是要将时花开赶出去吗?

        戚彤也激动地看着老人家,不过说的却是煽风点火,“爷爷,您不能赶她呀!她可是三叔指定要娶的女人,这要是三叔回来了,得多生气?”

        “生气也总比窝囊好!”

        晏秉川从来没想过,他精心培养的孙儿竟给一个女人欺辱到了这个程度。

        他心痛地站起了身,痛恨地看着面前的时花开:“你就是占着有他的宠爱,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但你别忘了,晏家不是阿陌一个人的,只要有我在,我就不许你欺辱到他的头上来!!”

        “爷爷,您先别生气!”

        时花开看他气得血压都飙高了,忙伸手去扶他。

        可是,戚彤的手不动声色地挡了过来,悄无声息地将她挤到一边去。

        “花开,你看你把爷爷气的!要不,你先出去住一段时间吧,等爷爷原谅你了再回来了。”

        “我要出去了,还回得来吗?”

        时花开好笑地看着戚彤的假惺惺。

        这个女人真行,为了将她赶出晏家,连老爷子都利用上了。

        只可惜,她时花开虽然想离开这儿,但却不是背着骂名走的!

        “你要干什么?”

        戚彤看时花开低头翻找包包,惊愕地护着老爷子往后退了退,仿佛在防备一个恼羞成怒,随时都有可能拔出小刀伤人的女人。

        却不曾想,时花开翻找了一通之后,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来。

        “爷爷,您看看吧。”

        “是离婚协议吗?”戚彤问,眸子里隐约有惊喜的神色。

        却见,时花开鸟都不鸟她,直接摊开纸张就对老人家说:“这是我和李云景去医院做的亲子鉴定,通过血液的DNA判定,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

        “这怎么可能?”

        戚彤一把将报告抢了过去。

        下一秒,呆愣在原地。

        顾清走上前来,接过报告后看了看,高兴地对老爷子说:“爷爷,您看,权威机构的报告,错不了。”

        晏秉川:“既然是亲兄妹,你们去酒店做什么?”

        “见一个人。”

        时花开原本是要保密的,但看眼下不解释清楚戚彤肯定会死咬着不放,所以隐藏了最重要的部分,只问:“您知道古董收藏家,钟启明先生吗?”

        “钟启明?”

        “是!上回在陆太太的游轮拍卖会上,老人家慧眼如炬,一眼看中了我的鳝鱼黄砚台,还和我交换了联系方式。我今天也是听说他回江城了,所以才特地去拜访他的。”

        戚彤:“那钟老先生脾气古怪得很,能和你谈得来?”

        “为什么不能?”

        时花开拿出手机,打开了图库。

        在那图库里,有一张她和老先生、李云景的三人合照,正是不久前在酒店房间里拍下的。

        她将照片亮给晏秉川看。

        晏秉川皱了皱眉,拧眉看向戚彤的时候,目光里写着不悦!

        他不喜欢搬弄是非的人!

        戚彤比时花开还早进门两年,更应该知道老爷子的脾气的!

        所以,当这凉凉的目光扫过来时,她顿时意识到自己弄巧成拙了。

        “不是的,爷爷,我也不知道事情竟是这样的啊!我刚才也说了,这也许是个误会,我还求您原谅花开的,不是吗?”

        “对,你一句一个误会,一句一个原谅,表面上是帮三少奶奶说话,实际上却是在暗示大家认定了她的罪名!”

        顾清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奈何手机被老爷子没收了,也没法跟晏时陌通风报信。

        这会儿,见时花开以自己的机智聪明自救,他终于可以解气地站出来怼戚彤了。

        戚彤给怼得面红耳赤的,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时花开笑道:“顾清,你也别怪大嫂了,她这几天怒火攻心的,想找个人出出气也是情有可原的。”

        顾清亮了眼:“怒火攻心?”

        “是啊!听说她总是大晚上地跑出去找大堂哥,也不知道是找着了还是没找着,回来都挺伤心的!”

        奶奶的,以为她时花开不喜欢告状就是好欺负的主吗?

        那她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以牙还牙好了!

        论演技,时花开是不输戚彤的。

        这会儿,她眸带同情,语气温柔,可不就把戚彤的惺惺作态学了个淋漓尽致吗?

        戚彤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的绝招反将了一军。

        她紧张地摇着头,楚楚可怜地面对晏秉川眸子里的责问。

        “没有!爷爷,我没出去!”

        时花开:“有没有出去,看一下监控不就知道了吗?”

        “……”

        大客厅里,一片寂静!

        老爷子端坐在沙发上,沉眸冷视安保部里调过来的监控视频。

        不只一次,戚彤自从来了江城之后,几乎每个晚上都急匆匆地开车出去了。

        凌晨出去,天快亮了才回来。

        每次回来还都是带着一身毁灭一切的怨气。

        刻薄刁钻的样子,和平时的温柔婉约简直判若两人。

        “戚彤?”

        晏秉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温柔大气的孙媳妇吗?

        戚彤看着监控里那个被怨气烧毁了自我的自己,终究不愿意再装下去了。

        她哭着跌坐到了沙发上。

        “爷爷不问我,这几个晚上都跑出去做什么吗?”

        “……”

        “晏时煜捅了大篓子,得罪了那么多大客户,是我千里迢迢从帝都赶过来给他收拾残局的。结果他呢?”

        她痛恨地攥紧了拳头,眸子里浓浓的不甘,是她的悲哀,也是豪门妇女的无奈。

        “他夜夜在外歌舞升平,纵情声色,我连过问一句的权利都没有吗?两年了,这两年来,我除了是晏家的工具人之外,还是什么?”
    一禽定音(高干)年上攻禁区小说免费在线看水泄不通book阅读小说的类别免费小说大全目录久久小说网养女小说乡野桃事全本免费小说全本txt书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