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重生成权臣哥哥的掌心娇 > 正文 第15章 质问
        一上午,夫子都没把眼神送给墙角的小丫头一下,阮安玉站的乏味,倒不是听不懂,这些东西她早就学了,不过学的片面,深一层的东西她没用心过。

        阮家书香传世,看来对姑娘少爷腹中的墨水要求都是极高的。

        等着下课两个字从夫子嘴中放出,阮安玉顿时来了精神,见夫人目光呲溜打过来,赶紧把提着墙的背脊挺直,不料头顶上的书本给滑落了下来。

        她抠着下巴干干的笑,“夫子,您说下课才掉的……”

        夫子看她今日还算乖巧,没有乱囔囔的捣乱,就说:“你手里那本书回去抄一遍,明日给我带来,逾期一日多加一遍。”

        阮安玉小脸瞬间垮了,“夫子,您不想见我直说就是,何必为难我呢。”

        夫子把书合上,丝毫不吃小娃娃卖惨的路数,“在学堂若不为难你多记些东西在脑子里,日后出去岂不是让你给我丢人。”

        好吧,他赢了。

        恭送夫子先行离开,阮安玉就蹦到阮双行跟前了,背着手歪着小脑袋试探的问,“二哥,你送我回去吗?”

        阮双行低低的嗯了一声,就见小丫头笑眯眯望着他,似乎很开心。

        阮安玉赶紧出去,让橘白回去传话,让阮安仙在预备几个阮双行爱吃菜。

        等着他走出去,阮安玉主动拉着阮双行的手,抱怨说:“二哥,夫子好凶啊,顶书顶的我脖子疼,这书一天怎么抄的完啊,我看夫子就是不想看到我。”

        阮双行听着妹妹的喋喋不休,撇了她一眼,牵着她朝旁边僻静处,然后淡淡的开口:“安玉。”

        “怎么啦?”阮安玉看阮双行总算要给自己说话了,背上无形的小翅膀都狂扇了两下,眉眼弯弯看他,“二哥?”

        阮双行看向远处,顿了顿,压低声音问她,“你眼下会一直跟着我,可是因为长姐授意?”

        阮安玉笑容顷刻消失,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提这遭。

        阮双行目光很冷,是鲜有对着小丫头的威严,“安玉,回答是与不是?”

        这里面自然是有阮安仙的授意,更可多的是她真想对阮双行好些啊,她迟疑的仰头望着二哥。

        这个人聪明的厉害,必然是猜到了,若是她骗了他,这个人定然更加避她如蛇蝎了。

        她启唇微微犹豫了下,阮双行更冷漠的声音砸到她脑袋。

        “只用说是和不是。”

        阮安玉望着他,最后微微点点头。

        阮双行任凭她拉着的手随着她的点头也收了回来。

        “二哥你听我说。”阮安玉一双手赶忙把他的衣袖扯住,她慌了。

        “听你说什么?”阮双行沉默了小会儿,眼带嘲讽,语意凉的不行,“长姐远嫁在即,所以你就要在三房……”他似乎不想再说了,径直超前,“走吧,我送你回长姐那里。”

        手里最后的衣片被从指缝滑落,阮安玉又气又委屈,小步子超前追,一个劲解释地说:“是,是有姐姐的意思,难道姐姐就对二哥不好吗?”

        在小安玉的记忆中,阮安仙万事都顺着她护着她,唯独在阮双行一事上,是时常劝解小安玉好好相处的,甚至时不时就要亲自登门替她致歉赔罪的。

        “姐姐要嫁人了,还嫁的远远的,就想三房和睦,我也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前不乖常惹你,你不信我嫌弃我都是我该得的,可你不能误会我。”阮安玉辩驳。

        “误会你?”阮双行看小妹说出怎么一水准的话,笑问,“这些也是长姐教导你与我说的?”

        阮安玉有些怒了,闭上嘴不在和一根筋想问题的阮双行言语,愤愤的迈着小短腿超前。

        而后想起什么更重要的事,气鼓鼓抱着手转头看他,“想来姐姐是让你今个带我进学在送回去的,既然答允送我回去的,不许把我丢了。”

        行啊,你既然更适应小安玉那跋扈德行,她也行,不就是把读的书都拿去喂狗吗?这多简单。

        对你好你不接受,凶你两嗓子你倒是乖的厉害。

        小厮阮广和管桂跟着二人后面不知所措,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吱声。

        毕竟,若是引得阮安玉又胡闹阮双行一场,这事就闹大了。

        阮安玉越想越气,看已越过她超前的人,脚步顿时停止。

        见妹妹不走了,阮双行简直不知她有什么脸来气,送她一句,“你日后不必再来缠着我。”

        “所以你一会儿就要给姐姐撕破脸了?”阮安玉气的小心口都要炸了,“所以你等会儿把我丢回去,就不要我了?”

        阮双行冷冷说:“走了。”

        “不走,我走不动了!”阮安玉一屁墩坐着旁边小砍上,小手捧着脸,赌气说:“我要歇歇,你也不许走,陪着我!”

        管桂看娃娃开始胡搅蛮缠了,干净去拿着汗巾子给她送了些风,让她冷静冷静,又哄又劝,“六姑娘,午间日头正是毒呢,大姑娘今个儿亲下厨给您做了饭食,可不能让他等久了。”

        阮安玉气鼓鼓的侧过身,一副六亲不认的蛮横样丢给三个人。

        边上的阮广低声哄她,“六姑娘走累是吧,不然小的背你,带着你骑大马怎么样?”

        这要是让从学堂出来的其他人看到这幕,再去老太太处鼓吹,阮双行必然又有好果子吃了,这六姑娘姑娘叫做人小不懂事,落到阮双行身上,就是小家子气和妹妹计较。

        阮安玉抱着膝头撅着嘴谁都不理,连着阮双行打过来的眼神都不想理会了。

        管桂和阮广生怕娃娃气出个好歹又晒出个暑气,一左一右哄着捧着。

        阮安玉捂着耳朵,娇声娇气,“不听不听!”再见阮双行站在她跟前,还颇有闲情雅致的抖了抖衣袖,气得伤心伤肺。

        天底下怎么有阮双行这般软硬不吃的主!

        就不能哄她一句吗?哪怕给她伸个手她都顺着台阶下了。

        好气好气好气。

        这时,从学堂出来的阮安涟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六妹妹了?大日头的坐在这里干嘛?还连累的二哥和两个下人陪着你受罪,不是我说六妹妹,到底也马上要满八岁的人了,也该明白些规矩了。”

        阮安涟手拿着团扇给自个送风,示意旁边丫鬟举着的伞下来两分,免得日光落到她脸上,走上前看胖滚滚的小妹,“你这若是中了暑气,在一通胡闹的……”

        “关你什么事?”阮安玉心中本就不爽,她忽的站起来,到把管桂、阮广吓得一个倒仰坐在地上,

        阮安玉插着腰走上前,对看她热闹的人毫不客气,“阴阳怪气说我什么呢,说我仗着年岁胡闹不懂事不懂规矩,还苛待下人,还不尊兄长是不是?嘴里弯弯绕绕,你不累我都替你累!”

        看小妹火气腾腾的,阮安涟扇子半掩着轻笑,“六妹妹对我吼什么,是二哥惹你不顺畅,倒是来欺负我了。”

        “我欺负你?”阮安玉一肚子正愁没地方撒,声气大两分,“你回二房需要走这边,你分明就是来看我热闹的?”

        “你那只眼看到我欺负二哥了,做的这幅我又欺负你的模样,把你这幅鬼样子给我收敛起来,安宁说的没错,姨娘行径,勾栏作风!”

        阮安涟最厌恶别人说她是庶出,顿时薄怒,“你敢这样说我!”

        “安玉。”阮双行叫要惹事的小妹,嘴角微抿,伸手给她,“回去了。”

        这小丫头火候不够,再纠缠下去,必然要遭阮安涟的道。
    关于长期更新的小说17k小说网官网看了n遍不舍得删的小说一往庭深15章文笔好的高质量的肉肉现言晋江文学城医冠禽兽梁衍照肉馅小甜饼 txt全文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十大巅峰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