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欲问长生 > 正文 104 四小姐
        何苦看了看,发现竟然是签署十年约定的,就皱眉道:“老先生,这年限是不是太多了?”

        老者眼中闪现从老奸巨猾之色,笑道:“不多,不多,对于修仙者,十年不过弹指一瞬。”

        “太多了。”

        “那公子想要几年的?”

        何苦思索片刻后道:“给我换成五年的吧。”

        他想了想,五年十分合适,毕竟他现在炼气十重中期的修为是靠丹药冲上去的,十分虚浮,得花差不多五年的时间去巩固,反正也无处可去,就在文府待着吧。

        “好吧,只是这样你会错过许多好处。”

        “无碍。”

        老者摇了摇头,重新拿出一张灵契。

        何苦接过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后便咬出一滴血滴了上去。

        “好,公子,你要不要去准备一下,若不需要现在就可与我去文府。”

        何苦道:“老先生,我们出发吧。”

        “哈哈,走,”老者一笑,便收好东西带着何苦离开了,路上,说道:“小友叫什么名字?”

        何苦道:“何苦。”

        “何小友,我看你年少有为啊,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如此修为,更兼会禁制,天赋出众啊!”

        老者露出欣赏之色。

        何苦脸色没有变化,倒显得不急不躁,轻道:“老先生过誉了,我不过区区上流凡灵根,谈不得天赋出众,对了,老先生,如何称呼?”

        “我姓李,是文府的管家。”

        “原来是李管家,想必一定深得文府信任吧。”何苦也夸赞道。

        “早年追随老家主,承蒙不弃,使我当了文府的管家。”

        “看来日后得劳烦李管家多多关照了。”

        李管家摇了摇头,道:“谁关照谁还不一定呢,何小友,以你的天姿,若长久待在文府内的话,说不定能受大用,更甚者,可以得到恩赐,娶得文家的一位小姐。”

        两人就如此一边聊着一边向文府走去。

        不一会也就到了。

        “李管家。”

        门前的侍卫对着李管家行了一礼。

        “起来吧,”李管家抬了抬手,又指着何苦说道:“这位是新来的侍卫队长,叫何苦,以后见到懂事点。”

        闻声后,几个侍卫立即对何苦行了一礼。

        “炼气八重的人来看门?”

        观察到两人的修为后,何苦不禁在心里面大呼文府还真是财大气粗。

        进府后,何苦问道:“李管家,我日常的任务是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在文府内四处巡逻。”

        “就这些?”何苦不禁皱了皱眉头。

        老者笑道:“炼气八重的侍卫就是这样,由于实力原因,自然不能担任要职了,当然,若小友你突破到炼气九重后可以给你重新转个职务。”

        “就先在这巡逻队待着吧,正好可以熟悉府内的情况。”何苦在心中默道。

        接下来李管家又给他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安排了住所,又给了侍卫穿戴的盔甲。

        何苦一天也没什么事,就带着七八个跟班整天在府内转悠,所以很快也就摸清府内的情况了。

        一个月后。

        “哎,真无聊!”

        巡逻完毕,他又结束了一天的枯燥生涯,脱下盔甲,来到门口树下打坐。

        “要不突破到炼气九重?换一个差事?”

        何苦想着,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道:“不行,这样太明显了,哪有这么容易就突破的,还是再缓几个月吧,免得起了疑心就不好再下手了。”

        这一个月,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原本五行筑基决是这文家的绝学,不过由于残缺了下半卷,这几十年就没文家的人修炼了,至于那剩下的残卷,则保存到武学楼顶层,当然,这些年文家也没放弃对下半卷的寻找。

        “还是好好参悟禁制吧,别露出了马脚。”

        何苦闭上眼睛,开始研究禁制。

        在文家,他可不敢修炼,毕竟若引起灵气震动很容易被文府内的强者看出。

        文家虽然因为五行筑基决缺失从而导致靠修为突破到筑基境界的人没了,但其有无比强大的底蕴,不惜购买灵器炼成本命法宝,以灵器为基,所以突破到筑基境界的人还是不少的。

        当然,这样的弊端就是都只能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再无进步的可能,准确的说,依靠灵器突破到筑基境界的人其实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筑基强者,他们只是更深层次的借用到了灵器的力量而已。

        何苦就如此静静地参悟,清风吹来,不禁有些凉意。

        “哎,今天是怎么了,有点心烦意乱?”

        何苦又睁开眼睛,心有些浮动,这种状态下再参悟禁制已经没了意义。

        “四处走走吧。”

        何苦起身,重新穿戴了盔甲,拿上长枪,四处巡视着。

        夜,文府格外安静,这是文府的规矩,每到夜晚所有人都得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去,但有一个除外,就是巡视的人可以在夜间行走。

        反正签有灵契,文府也不担心巡视的侍卫会图谋不轨。

        “啪!”

        “啪!”

        前方一阵脚步声传来,是夜间巡视的那队侍卫。

        文府一共有三队侍卫,何苦率领的那队是在白天巡逻,这剩下的两队则是在夜间。

        “何队长,夜里出来观花赏月啊?”

        路过何苦时,一人笑问着他。

        何苦回道:“心中有些烦躁,想四处走走,散散心。”

        这人叫王刚,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他认识,关系也还一般。

        随便聊了几句就各自离开了。

        “这文府修得倒还不错?”

        何苦来道一处荷池边上,借着月色,瞧见那些假山亭台就感叹着。

        湖面的清风吹来,带着迷人的花香,何苦嗅了一口,十分醉人。

        夜深人静,独自一人,呵呵,也还不错。

        “嗯?”

        突然,何苦眉头一皱,因为他从花香中闻到另一股香味,是女子身上的体香。

        “谁?”

        “出来!”

        何苦握紧长枪,警惕的看着四方。

        可惜,四周除了风声外再无其它声音。

        “还不出来吗?”

        何苦气息一沉,猛然又爆发出去。

        “啪。”

        他听到一声不寻常的声音。

        “在那!”

        何苦立即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是在黑暗中,就吸来一些石子,射了过去。

        “噗噗噗!”

        “呜。”

        何苦听到了撞击血肉的声音,同时还听到一道轻咛声。

        “呵呵。”

        何苦嘴角冷笑,当即一枪击去。

        “噗!”

        这下躲在其中的人一下子显出身来,身子一跃,跳到了长亭顶上。

        这下何苦看清楚了,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

        “大胆,敢擅闯文府!”

        何苦轻吼一声,追了上去,他看出这人的修为也就炼气七重,于是毫无顾忌。

        由于文府内的上空有许多阵法覆盖,所以在文府内都是无法飞起来的,何苦也一跃,跳了上去,用长枪攻击着。

        “啪!”

        “啪!”

        砖瓦破碎的声音。

        “啊!”

        几次交手后,何苦一枪便将那少女打飞在地,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用枪指着她的脑袋。

        “啊,饶命饶命,我是四小姐!”

        那女子被吓到了,连忙将面具取下,露出一张精致可爱的面孔,约十七岁模样,那小脸上,一片委屈。

        “四小姐!”

        何苦连忙收枪,道:“四小姐,大半夜的,你出来做什么?”

        那少女站了起来,整理衣裳,说道:“要你管,竟然敢打伤我,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见过大少爷。”

        何苦连忙行了一礼,文家现任家主有三个儿子,眼前这位排在第一,文家大少爷文理!实力不俗,有着炼气十重巅峰的修为。

        “爹爹,这个侍卫欺负我。”

        那少女连忙跑到文理边上去了,指着何苦告状。

        “怎么回事?”

        文理皱眉看着何苦。

        何苦回道:“大少爷,是这样的……”

        何苦将缘由说了一遍。

        “你这丫头大半夜跑出来做什么?还戴一个面具?”

        文理责备的看着那个少女。

        那少女伸了伸舌头,甚是可爱,委屈的摸着小肚子道:“爹爹,我饿了,想去厨房找点吃的。”

        文理眼中有些生气,但又无可奈何,敲了她的脑袋,道:“这是自己家,干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还带个面具?”

        少女两只手指在身前互抵着,小声道:“还不是怕被人认出,你知道了又该说我长不大,像个小孩子。”

        “你……”

        “爹爹,我先走了。”

        凶狠狠地瞪了一眼何苦后,少女便立即逃之夭夭。

        文理看了一眼何苦后,说道:“做得不错,嗯?你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生?”

        这时候,李管家听到动静跑来了,还不待何苦说话,他率先开口解释道:“禀告大少爷,这人是一个月前新招来的侍卫队长,叫何苦。”

        “你招来的?竟然还这么年轻?”

        文理有些意外,何苦虽然见过他数面,但对方却是第一次见到他。

        “是我招来的。”

        李管家连忙点了点头。

        “你叫何苦是吧?”文理看向他。

        何苦谦卑的道:“是的。”

        “以你的天姿,为何甘心来我文家做个侍卫?”文理来了兴趣。

        何苦立即道:“江湖散修,能有个安心的差事做就已经很不错了。”

        “将头抬起来。”文理命令道,何苦抬起头,眼中似乎有些紧张,文理又道:“江湖散修?呵呵,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如此境界,我们文家许多后生都还不如你,你可不是一般的江湖散修。”

        “大少爷,实不相瞒,我原本是一个仙门弟子,后因受不了门派中的内斗就跑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文理也不怀疑了,一个炼气八重的人,能掀得起什么气焰?

        看了何苦一眼,说道:“何苦,呵呵,我记住你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小说下载网哪个小说网站适合新人发展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免费阅读杨家后宅(全)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兄长勿近 (骨科)大包子小说门女主和很多个男的古言小说免费软件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