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欲问长生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城主府找来
        本来收缩起来的玄阵又开始扩散,种魔经自主运转,他的身上,隐隐约约有一条条红色犹如火焰般的图案出现。

        而且,那眼睛中,竟然出现了一个面带狞笑的人影,正是那个充满邪气的“何苦”!

        一个月后。

        “啊……”

        床上,何苦轻咛一声,睁开了无力的眼睛,淡淡的看了一眼四周后,走了出去。

        “何兄,你醒了。”

        文怒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他的气息,连忙飞了过来。

        “文兄。”

        何苦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文怒看见了何苦的眼睛,一愣后,笑道:“看来何兄你恢复得不错。”

        此时的何苦眼睛充满着星辰样的光辉,给人一股如沐春风的错觉。眉宇间也没了戾气。

        只是不知道,这是消散了还是隐藏起来了。

        对此,何苦只是笑笑不说话。

        见他欲往外走,文怒立即叫住了他:“何兄,你是要去哪?”

        何苦回道:“我出去走走。”

        “何兄,这些日子你还是不要出去的好,听说现在太原城中有魔门的人在悄悄暗杀筑基境界的修仙者,你刚刚恢复……”文怒担忧的道。

        “都传到这来了吗?”何苦眉头微皱。

        “看来这些日子是不能出去了。”摇了摇头后,他便转过身来,对着文怒道:“多谢文兄关心。”

        说完后,他便自己在文府中走动起来。

        “怒哥,师兄他……”

        慕容雪来了,看着何苦的背影,感觉有些陌生。

        文怒轻道:“文兄已经没了之前的戾气、煞气,在向好的一面发展。”

        “师兄到底是怎么了?我感觉自从上次回来后一直在变化,我都不清楚,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实的他。”慕容雪眼中充满担忧,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小声道:

        “怒哥,师兄他是不是被心魔所扰?”

        “有这个可能。”

        文怒深深的看了一眼何苦的背影,点了点头。

        “师兄一直都是一个人,没人引路,我真怕他走上邪门歪道。”

        文怒搂着慕容雪的肩,轻道:“所以这时候,他就更需要我们的帮助了,邹家有一位筑基中期的强者,她修炼的是冰心决,对心魔有克制作用,我等手头的事忙完了就去请她来给何兄看看。”

        “嗯。”

        ……

        何苦闲庭信步般的在文府内的羊肠小道上四处漫步,走了一会,来到了一片竹林之中,看着十分雅致,便笑着坐了下来。

        感受了一遍丹田中的变化后,他有些惊讶的道:“怎么回事?昏迷的这些日子,那些灵纹竟然全部被炼化了!”

        他发现,丹田中那些四处漂浮与他相排斥的灵纹竟然不在了。

        他的丹田内,三十条散发萤光的灵纹如同一柄柄灵剑,牢牢的插在那玄阵之中!

        这些日子,种魔经自行运转,犹如有灵智般,将他没做的事给做完了。

        “呵呵,三十条灵纹,而且都还无比凝实,比起之前,我的实力又提升了接近四成,说不定在不动用引魂幡的情况下都能将许家那人斩杀。”

        实力,他感受到了强大的实力!

        一般筑基初期境界的修仙者体内灵纹数目不会超过二十条,而且,还远远没有他这般粗大。

        “许家家大业大,保不准他还有高深手段,不行,我得去购买一柄不错的长剑,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打定主意后,他眼中立即出现一抹诡谲的红色,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

        杀了这么多人,他现在的财富多得超乎想象!呵呵,就算是筑基中期的人都不一定有他现在的家底。

        ……

        文府大门处。

        “城主府萧让前来拜会文家。”一个中年人对着其中喊道。

        下一瞬,文怒夫妇都来了,如今,文家说事的已经是他们两个。

        看见萧让后,文怒立即笑道:“原来是城主府的客人,快进快进。”

        萧让摇了摇头,道:“不了,我是来通知一件事了,说完就走。”

        文怒道:“敢问是何事?”

        萧让拿出一张画卷,道:“最近有魔修在城中作祟,是这模样,你们可曾见过?”

        文怒接过画卷,下一刻两人眼中一凝,不过很快就隐藏起来,赔笑道:“没有,没见过。”

        萧让也没怀疑,说道:“这魔修虽不在我们这片城区,但你们仍需提高警惕,与府中的下人也说说,若有发现,立即报与城主府。”

        “我文家一定顶力配合。”文怒大声笑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

        萧让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一会后,慕容雪复杂的道:“是师兄吗?”

        文怒摇了摇头,道:“虽然有几分相似,但这不能说明是何兄。”

        口上虽然是这么说,但眼中的慌乱却显示出了他的心虚。

        “走,我这就去好好问问何兄。”

        文怒收好画卷,带着慕容雪向远处去了。

        待他们走后,何苦冰着脸从阴暗中走了出来。

        刚才,他已经将那一幕完全看在了眼里。

        “都找到这来了吗?真是不知好歹。”

        他冷冷一笑后,下一刻,便消失了。

        某处巷子中。

        萧让正准备前往下一家,不过这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前方,戴着斗笠,看不清面容。

        虽然那人有些怪异,但他还是友善的喊了一句:“喂,道友,如今有魔修作乱,没事一个人不要到这种无人的小巷子中窜。”

        何苦抬起头,用冰冷的眼眸看着他。

        “你……”

        当看见那张脸后,他的表情立即变得十分惊恐,想说什么,不过却什么也说不出。

        因为,何苦的大手已经捏紧了他的脖子。

        “怪就怪你多管闲事,死吧。”

        冷酷无情的道了一句后,种魔经运转,只见,萧让的瞳孔开始收缩,被浓浓的恐惧笼罩,下一刻,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浑身肌肉抽搐,一股股红色的血气精魄从他的身体中涌出,进入了何苦的手掌之中。

        只十个呼吸的时间,他就被吸得只剩下一副枯干的皮囊。

        “呵呵,看来寻常筑基初期修为对我已经没有用处了。”

        何苦随手将萧让的尸体扔到一旁,挪动脚步,走了。

        这两旁都是一些住所,刚才的动静有真气波动,被不少人发觉了,但看见那一幕后,他们无不收敛气息,躲在暗中瑟瑟发抖。

        何苦自然知道被人发现了,这些都是炼气境界的小蝼蚁,他都懒得去杀了。

        见何苦走后,他们才劫后余生般的长呼一口气。

        何苦要走了,因为彩衣用不了多久就会到,他不想让她看见如今自己是这副模样。

        就算现在控制身体的不再是以前那个他了,但他还是深爱着彩衣,就算是入魔也不会发生改变。

        “先去黑市,将那些宝物给卖了。”

        何苦看了看自己的储物戒子,埋着头,在人群中游走。

        他现在储物袋中可谓是宝物堆积成山,别的先不说,单是那三十多柄灵器都值八百多块中级灵石。

        这些都是低级灵器中的普通货色,他已经看不上了。

        黑市,是每个城中的阴暗之地,有些肮脏的交易只能在这进行,是城市不可避免的产物。

        虽然不应该存在,但却因为交织这许多势力的利益,所以城主府已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

        这黑市离文家不过二十里,很近,为了避免连累文家,所以何苦杀恶人时没有来这。

        这是一条阴暗的小巷,何苦刚踏进其中便感受到了一股幽幽阴气,十分肮脏,恶臭,空气都是散发腐败的气息。

        这小巷很长,两边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店铺,大多都是一些凶煞的散修在这蹲坐着。

        何苦站在巷子入口,动了动头上的斗笠,走了进去。

        “呵呵,道友,要法宝不,顶尖灵器饮血刀,只需要一百块中级灵石。”

        刚进去不久,一个瘦兮兮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柄红色大刀,拦住了他,怪笑道。

        何苦看去,这刀虽然刀韧锋芒毕露,但充其量不过价值七十块灵石,敢要一百,胆子不小。

        “不感兴趣。”

        何苦没有理会他,走了。

        不过,那男子依旧不依不饶的跑到他的面前,用略威胁的语气道:“道友,真不看看?”

        “嗯?”何苦眼中骤然射出两股戾气,这人是筑基初期巅峰,竟然想仗着自己的修为强卖?

        “啊……”看到何苦的眼神,那人惊叫了一声,脚步后退。不过反应过来后,骂道:“他妈的,吓唬谁啊?”

        “找死!”

        何苦现在可没有以前那种好脾气,抬起一巴掌,将那人当即打晕在地。

        若不是这人多,像这种持强凌弱的人渣,他不建议杀掉一个。

        “那人是谁啊?好凶狠!”

        何苦如此高调,自然引得不少人注意。

        “那是?”

        他没有理会对他私语的人,一直往黑市的深处走去,突然,路边的一把赤红之剑吸引了他的注意。

        “魔气吗?”

        何苦感受到那剑上弥漫的戾气,有些意外,这黑市之中竟然有魔器变卖,也对,不然怎么叫黑市呢?

        若是以往,何苦绝对对魔器嗤之以鼻,但现在,他却感受到一股亲切感,于是便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

        这剑的主人是一个老者,可能是性格怪异穿着竟然如同乞丐一般,但那眼睛如浩日一般明亮,彰显高深的实力。

        “我修炼了种魔经,若使用魔器的话会不会入魔?”

        刚迈出一步,他就停了下来,理智告诉他,万不可接触魔器。

        “我意志坚定,而且我的真气还无比精纯,怎么可能会入魔?”
    恐怖小说撒野 小说十大巅峰网络小说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好看的玄幻小说有没有看小说的网站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的礼物一往庭深15章看了n遍不舍得删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