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唐:我,八岁,镇国大将军 > 正文 第183章 搞定杨务廉
        杨务廉和老妇人毕恭毕敬的把李恪请进了家里。

        “不知道殿下前来所为何事?”

        杨务廉的身上散发着长年没洗澡的恶臭,整个家里也都是破破烂烂的,屋子里全是各种中药的味道,残余的药渣堆在角落,因为长年累月的原因,也都已经开始腐烂发臭。

        李恪强忍住想吐的感觉,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

        “我来找你是想给你提供一份吃饭的活计。”

        杨务廉猛一下看向李恪,眼里全是不可思议的光芒,随后光芒消失,他有些自嘲的摇摇头。

        “殿下不要寻我开心了,我这样的平民百姓,一没钱二没权,殿下怎么可能平白无故为我提供吃饭的活计。”

        李恪也跟着摇头“虽然你没钱没势,但你身上有我看中的东西。”

        杨务廉迷惑的看着他。

        “你的一身造物的本事,我希望你能为我所用,把我画的设计图上的家伙事儿全部都做出来。”

        杨务廉更震惊了,他多年怀才不遇,所做的东西都没人看得上,但他又偏偏爱好这一行,不舍得丢下。可去年老娘生病了,他所做的东西又不能养活他们,他只好去给人家做苦力,勉强糊口。

        他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自己家碰到三皇子,也想不到李恪竟然会知晓他的一身本事。

        杨务廉一直不说话,李恪也不催他,给他一个思考的时间。

        过了好一会儿,杨务廉才抬起头看向他。

        “考虑好了?”

        杨务廉摇摇头“虽然我很想答应殿下,但是这么多年了,我遭受了太多的否定和打击,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可以担负得起殿下的厚爱。虽然我穷,但是我也不是无耻之徒,我行的正坐的直,也不会空口白话的瞎说。”

        李恪没想到杨务廉会拒绝他,更没想到还是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

        倘若不是他真的有能力,李恪又怎么会专程过来找他。

        “行不行我自己自有定夺,你只要凭心做决定就好了。”

        听到李恪这样说,杨务廉多少是有点心动了,这时老娘突然又咳嗽起来,打断了杨务廉的思考,他慌张的去倒水,递给他娘。

        看到自己老娘如今这副瘦弱的模样,杨务廉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他自己过多苦的生活都没关系,但是他老娘不行啊,他不能这么不孝顺。

        思及次,杨务廉终于下定了决心,跪在了李恪的面前。

        “承蒙殿下厚爱,杨务廉必定不辜负殿下,一定好好的完成殿下交代的任务。”

        李恪听到杨务廉这样说终于松了口气,亲自将杨务廉扶起来。

        他回头看向褚遂良,给他递了个眼神,褚遂良立刻心领神会,从兜里掏出一袋子钱,给了李恪。

        李恪转头递给杨务廉,对方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使不得啊殿下,我什么都没做,殿下就给我这么多钱,我受之有愧啊。”

        李恪抓住他的手,硬塞给了他。

        杨务廉没想到李恪的力气这么大,他竟然丝毫挣脱不得。

        “这些钱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娘看病用的,等到老夫人的身体好起来了,你便来长安找我,到时候再好好的报答我吧。”

        李恪都这样说了,杨务廉也不能再拒绝了,只好接下钱,感激涕零的流下了眼泪。

        杨务廉这边搞定了,李恪也放下心来,跟杨务廉再交代了几句,就要离开了。

        杨务廉本想挽留一下,可看了看家徒四壁的模样,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只能跟李恪告别。

        “不必再送,我们就先走了。”

        李恪跟褚遂良上马向着远处奔腾而去。

        出了镇州,褚遂良都没意识到,他的心里时刻都在感叹着。

        自己的这位小殿下简直是太厉害了,既会识别人才,又会收服人心。

        跟着这位小殿下,自己算是跟对人了。

        两人现在没有要办的其他事了,这才驱马赶向长安的方向。

        李世民早就在宫里等的不耐烦了。

        这个李恪,距离突厥投降都过去十几日了,竟然现在了,还没有回到长安。

        他都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之后电报线路的事了。

        偏偏李恪不在,他也没有办法。

        在李世民忍不住想要派人上路去迎李恪的时候,李恪终于回到了长安。

        刚一回来,就马上进了皇宫。

        李世民坐在大殿上,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焦急的不行。

        看到李恪的那一刹那,李世民险些直接站起身问他。

        但是毕竟还是皇上,这表面功夫总得做到位。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李世民有些要秋后算账的意思,而李恪一早就想好了对策。

        “回禀父皇,儿臣回来途中病了几日,想来可能是之前神经一直紧绷着,如今突然放松下来,就病了。”

        听到李恪这样说,李世民也不能责怪他了,而且之后的事还都要靠李恪去办。

        李世民象征性的表明自己的关心。

        “病了?现在可痊愈了?恪儿要多注意身体啊。”

        李恪心里忍不住吐槽,特喵的我能不知道你肚子里在打什么算盘?你是真的关心我就有鬼了。

        虽然如此,面上两人还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

        “父皇不必担心,儿臣已经痊愈了。”

        “那就好,那就好……”

        李世民接着又问了问李恪战场上的事,其实这些他都早已经知道了,探子都已经跟他说过了。

        但是谈话总归还是要做个铺垫的。

        俩人就这么打着哈哈。

        李恪反正输憋的住,但是李世民憋不住啊。

        最后还是他先开的口。

        “恪儿啊,既然突厥已经投降了,这铜矿应该也有着落了吧?”

        李恪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特喵的真是个老狐狸,啥都不干还想跟着粘红利,好事儿全让他占了。
    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的礼物好看的玄幻小说有没有看小说的网站十大巅峰网络小说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恐怖小说撒野 小说晋江文学城文笔好的高质量的肉肉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