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如果如果书店 > 正文 第三卷退缩还是奋进 第二百七十四章 血浓于水
        “对了,阿福,我一直很好奇。你常念叨血浓于水,血浓于水的,但你也不是我们周家人,干嘛对他们两个那么死心塌地,忠心耿耿?”

        “二公子过奖了,我只是做了些分内事罢了。”

        “那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似乎憋在周羽羊心中很久了。此刻一经说出,他便有些迫不及待,继续追问道:“应该不至于是什么你其实暗恋我妈的狗血桥段。反正我没看出来你有这种想法。而不是为了女人,那就只有钱了。要说图钱,你也不缺钱啊。而且不是我说你,你都一大把年纪了,眉毛头发全白了,每天还忙来忙去的,不累吗?要是我,早就退休拿钱逍遥去了。我曾经专门问过他们为什么这么信任你,但他们没有告诉我。这又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没有,这个可以说。”

        “那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呵呵,其实是因为涉及到我年轻时做的错事吧。他们顾忌到我的颜面吧。其实说起来,还真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为了我付出了一生,却被我辜负了一生的女人。”

        周羽羊来了兴趣,将刚才的烦心事都抛向了脑后,坐了起来,身体前倾,探头看着阿福。

        阿福抬手在周羊羽的额头上弹了一记:“不过这个女人和你想得可能不太一样。”

        周羽羊摇晃着阿福的一只手臂:“快说快说。”

        “你应该知道,我和周总夫妇是最开始一起出来创业的。”

        周羽羊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我知道,我知道。他们提过一次。当时创办公司,凑初始资金,你是最相信他们的,出的钱最多。他们常说,没你当初那笔钱,天下这两个字就站不起来。”

        “周总他们太谦虚了,像他们这么有能力又勤奋的人,就是两块璞玉,总能被人发现的。我不过是沾了和他们认识的早的光罢了。”

        “切,他们不过也是时代的弄潮儿罢了。之前不是还有人骂他们,其实就是站在风口上的猪罢了。换了我,也许比他们做的更好。”

        “二公子脑子聪明,肯定有大出息,以后也会比周总夫妇更有能耐。”

        “对了,我爸妈还说,你们是一起斩过鸡头喝过血酒的,发誓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是真的不是?”

        “那是我当时硬拉着他们干的。现在想想,那大概是我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没赔的投资了。”

        “我却觉得那是你赔得最惨的一次投资。你看你现在,给我们周家鞍前马后当牛做马。一辈子,连钱带人,都赔了个精光。”

        阿福呵呵笑了起来。他看着后视镜里飞驰而过的街景与行人,仿佛穿越过了匆匆流淌的岁月长河,看到了很多年前发生的事。

        那时候,他的头发白的没现在这么厉害。

        而那两个人,也都还年轻,明明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却每天笑得比身边的谁都要灿烂,仿佛富有的可以有朝一日买下全世界。

        “他们有眼光,切入的行业和时机都不错。所以一开始我们赚了一点。那时候的钱比现在可金贵多了。我当时眼光窄,就想着拿钱散伙逍遥去了。但周总夫妇二人,不这么想,他们眼中看到了更大更远的世界,想要继续干下去。我耳根子软,就信了。其实我不是看他们有抱负,就是觉得有赚头,想多贪一点。不过很不走时的是,后来碰到了金融危机,全世界都不景气,我们自然也亏了。其实要说赔得惨吧,也没多惨,就是把之前赚的钱又吐了回去,老本都还在。大不了重头再来就是了。但我胆子小啊,当时不这么想,只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也不敢再做发财的梦,一心想着要脱身。他们又劝我。于是我就做了人生中最后悔的一件错事。”

        “什么错事?”

        “我表面上答应了他们,但暗地里,却偷偷拿走了公司账上的钱。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出了钱的,拿走我的本金,再算上一些利息,也不算过分。其实我很清楚,那些钱是公司仅有的流动资金了。公司虽然账上还有钱,但那些货款都没收回来,很多客户都破产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来。拿了钱后,我自觉对不起他们,也没脸回家,便寄了点钱给我妈,然后我便一个人出去闯荡去了。这是我年轻时候就一直梦想过的事。就这样,我在外面漂泊了十多年,吃喝嫖赌,人生百态,算是都经历了一遍。最后我花光了钱,消耗完最后一点心气,便灰溜溜跟着条船,在海上漂泊了近两个月回了国。回来之后,我哪也没去,用仅剩的钱买了回家的车票。没敢声张,一路偷偷摸摸,生怕被熟人认出来。回到家,家里的老房子已经没人住了,落满了灰尘,爬满了蛛网,锁也锈的打不开了。因为经受的多了,我比以前苍老了太多,邻居都没认出我。跟邻居聊了几句,才知道,我那年迈的老母亲,早在两年前就病死了。”

        “所以你说的女人是?”

        阿福点点头:“对,就是我母亲。”

        知道没有八卦好听了,周羽羊也没有失落,继续竖起耳朵听着。

        “不过很奇怪的是,按理说,我作为我老母亲一手养大的独子,老母亲病死都未能回来戴孝,应该很不受我那邻居老叔待见才是。但是他提到我的时候,还夸我孝顺来着。后来我才知道,我母亲生病的时候,有另一个我回来尽孝来着。”

        周羽羊将头又往阿福跟前凑了凑:“另一个你?”

        “对,另一个我,另一个我不仅带无母亲去了城里的大医院看病,还在我母亲床前伺候她吃喝拉撒一个多月时间。邻居老叔都说我母亲虽然得病消瘦的厉害,但死的时候,是带着笑死的。之后,那个我又将我母亲风光大葬,请戏班子吹了三天三夜,等入土之后,又在我母亲灵前守了一个星期时间,最后还是被看不下去的几个族里长辈给骂走的。”

        “那个你是怎么回事?”

        “是周总,他用了点小手段,幻化成了我的样子。”

        “那个时候,你们就接触到修行界了?”

        “是啊。周总这样的人,是有大气运的,有幸接触到了修行界。说起来,天下集团发家那么快,与这关系匪浅啊。”

        “不过是他运气好罢了。”

        “但周总能够运气一直好,那便是一种难得的能力了。”

        阿福说的很对。周羽羊不得不认同。但他就是不想认同他父亲的好,继续胡搅蛮缠道:“其实这不过是他收买人心的举动罢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在他幻化成你,尽了孝道之后,他在你们这些老伙计眼中的形象,是不是顿时高大了起来,才会有那么多的老伙计瞎了眼一样的跟在他后面往前冲,帮他挣下如今这偌大的家业?”

        “二公子这般理解其实也没错。但你不知道的是,我母亲命苦。我爸病死的早,全靠她一个人把我抚养长大。其中辛酸,我这个做儿子的想想都受不了,但她硬是坚持了下来。所以我这一辈子,欠她太多。但我年轻时糊涂,不懂偿还那份恩情。周总替我还了。这也是恩,还是不可遗忘的大恩大德。所以我在老母亲的坟前发誓,我要给他一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只是周总没让我做牛马。我也没有别的本事,所以只好给他们做司机。现在企业大了,他们的事情多了,整天要到处跑,到处打理。我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他们心疼我,也信任我,才让我来给你当司机。”

        周羽羊撇撇嘴道:“你肯定被他骗了。你们都被他骗了。他就是没安好心。所谓:有心为善,虽善不善,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这道理我一个初中生都懂,你们一棒子成年人弄不明白?”

        阿福摇了摇头,呵呵笑道:“我不知道周总为什么这么做。或者说,那时候,我也懒得在意他为什么这么做。我只看到他做了他不必做的事情。虽说是斩过鸡头喝过血酒发过誓,但古往今来,你见过几个真正做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屈指可数。”

        周羽羊掰着手指头,想找出那么几个例子。但一时又想不出来,只好冷笑一声,没说话。

        “换句话说,周总就算是成心收买人心,但毕竟花了真金白银来收买我这条老命。比那些光嘴皮动弹,却什么事都不做的人要好太多了。我这一条贱命,卖给谁不是卖?卖给他的价钱反而挺公道。我心甘情愿。”

        周羽羊低头沉思着他老爸在这件事里存在的漏洞,想了一会儿,忽然眼前一亮,大声道:“如果他真的有那么知恩重情,但他为什么能给你母亲披麻戴孝,但我爷爷和奶奶去世的时候,他却不曾出面尽孝?”

        阿福被问到了。

        其实关于这件事,他也有过疑惑。当初两位老人离去的时候,周总夫妇将所有事情都交给了他来帮忙处理。虽然他是以干儿子的名义来操办,把自己当成亲儿子一样来尽孝,但这毕竟没有周总夫妇亲自来做比较合情理。

        他曾问过一次,但周总没有回答。他也只能作罢。

        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

        给不出一个能让周羽羊信服的答案,也想不到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他只能轻声感叹一句:“人啊,有时候真不是东西,对毫无血缘的外人保持宽仁,对自己的血脉至亲却最为刻薄。”

        周羽羊被戳中了痛处,不再说话,戴上耳机,继续听起了那些其实根本听不完的课。比之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人际关系课,他还是更喜欢那些冰冷无情的数理课。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没什么多弯弯绕绕。

        如果世间的一切事都能如此条理清晰,那该多好?
    珠圆玉润 小说梅开二度姐妹花的小说经典完结小说推荐肉肉小短文300字左右小说排行榜如何发表网络小说乡村艳医叶辰夏若雪小说听书大全免费听小说软件50大完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