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腹黑心肠肚中藏,老师座前争首席
        那女仙的叫喊,打断了云华仙姑掐算的动作,同时也让这身穿青黑道袍,放肆露出两条粗壮大毛腿的中年道人脚步蓦地加速。

        他挪移至万仙面前,直接道:“诸位师弟同门,想来都已见过我这徒儿了。”

        说罢,见得众妖仙师长都含笑点头。

        这道人又是心急火燎的,扯过陶潜,又对着后方那数十位明显更强大些的妖仙道人,开口道:

        “诸位师弟师妹,此子唤作陶潜,乃是我多宝定下的首徒。”

        “本该弄个什么拜师礼,但诸位都知我多宝最是不耐那些礼数,先混个眼熟便罢。”

        “这徒儿修炼鲁莽,如今急需筑基。”

        “师兄便不与你们啰嗦,且先走一步。”

        最后一字落下时,众妖仙道人们根本来不及恭贺,只见得这碧游宫前光华一闪,这道人连同那远道而来的年轻道士一行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一时刻,云华仙姑也正好看完了密友传来的信笺。

        那明艳动人的面上,立时露出意外之色,随后起手掐算,很快得了结果。

        便见得这成熟美艳彩绣辉煌的仙姑,蓦地一跺脚,气急道:

        “好个多宝哥哥,此子先后遇上我两位闺中密友,俱给了推荐信笺,薛家妹妹甚至还赠了贴身信物,足可印证那孩子与我师徒缘之浓厚,那日我们来这碧游宫,小狗儿合该先向我禀告此子的出现。”

        “这老不修,依仗推演之术比我强,那日早早到来,竟胁迫那狗儿遮掩灵宝金榜。”

        “后续更是借用此子度三灾的机会,先行派遣天刑、太玄、回仙三宝去接引,此消彼长,这才使得师徒缘法越过我去。”

        说罢这些,仙姑见得周遭师弟师妹,还有一众妖仙同门们面上惊讶。

        再想到多宝道人刚刚心急遁走的一幕,顿时更气。

        “既然木已成舟,名分已定,我云华难道还会小气到与他抢徒弟?”

        “果然一副腹黑心肠肚中藏,倒也难怪当年争到了老师座前首席,当上了我们的大师兄。”

        “不过这般无耻,待我再见了老师,看我不告他多宝一状。”

        听得云华仙姑这番言语,众妖仙瞬息都是明悟为何大师兄走的那般急切。

        顿觉好笑的同时,不由也生出好奇来。

        适才众妖仙都见过了那年轻小道士,长得清秀,也有仙灵内蕴,的确是良才美质。

        可这里,乃是灵宝宗山门。

        这般年轻弟子,没有一千,也该有八百了。

        哪里值得这二位相争?

        须知云华仙姑、多宝道人这二位。

        一位乃是现下灵宝山门内的大师兄,虽因其性情懒惰,嗜好清净,从不管事。

        但在如今二代老祖们皆去了域外的情况下,除却几位特殊存在,便以他这大师兄为尊了。而另一位,却又是现下灵宝女仙之首。

        即便是身怀仙肌玉骨、真阳法体、清微道体等等顶级天赋的弟子,也不该让这两位大动肝火才是。

        这般好奇下,数十位妖仙中,一位身穿明黄道袍,容貌俊秀,一手持着玉如意,另一手拈着一把清宁扇的道人。

        忽而看向身后角落中,正欲逃之夭夭的豆豆眉少年,那唤作“苟律儿”的犬仙。

        眼眸含笑,随手将其定住摄来,而后道:

        “小狗儿你这般心虚作甚,当日既是大师兄胁迫与你,云华姐姐自也不会怪你。”

        “不过你这惫懒狗儿的确也该罚,不想受苦的话,且将大师兄为何要收这首徒的缘由说来。”

        “我瞧那孩子资质虽不错,但也不该让大师兄和云华姐姐都这般紧张才是。”

        被揭破行藏的小妖仙,即刻就露出一脸苦相,那豆豆眉更显得滑稽,

        原是不想说,但见得真人们都是看过来。

        压力顿时过载,这小小犬仙苟律儿只得小小声,交代道:

        “非是狗儿玩忽职守,实是真君老爷的话,狗儿不敢不听啊。”

        “那日我当班值守,只见得灵宝金榜生出异变,却是映照出了一个资质极高的荒野散修。”

        “如今看来,当是那位小老爷了。”

        “彼时那小老爷远在南粤,身具先天道种,更炼得九百九十九道仙灵之气,再铸无漏身时,更意外灭了那三尸九虫,得以炼成太上灵宝无漏身。”

        说到此处时,前来朝拜碧游宫的万仙,个个都露出惊讶之色。

        他们先前只知晓陶潜“强度三灾”,对于此子具体是何天赋资质却是不知。

        如今听得这些,纷纷都是明悟过来。

        这般天赋即便在如今天骄遍地的灵宝宗山门内,也是绝对的前列,甚至可能就是首位。

        倒是也怪不得,一向懒惰的多宝真君,会用手段去截胡云华仙姑的弟子。

        “别说是大师兄,若被我知晓,少不得也要暗施手段。”

        众妖仙心底,刚掠过这一道念头。

        忽然,那苟律儿剩余的一番话又吐了出来,这回却是彻底惊到了最后才知晓谜底的数十位妖仙、道人。

        “那位小老爷想是机缘巧合得了咱们灵宝宗的一门根本法,从而踏足道途。”

        “其后在短时间内,修至炼气大圆满之境。”

        “不过狗儿猜测小老爷被真君注意到,应是他度灵宝三灾的方式。”

        “大多数灵宝弟子皆用避灾、化灾之法,唯有这位小老爷,他是主动领受灵宝三灾,并以蛮力破之。”

        “金榜虽未曾照出更多过程来,但狗儿也看了个大概,小老爷在第一灾中,以炼气境修为,先杀了一头筑基境妖魔,此后更将一处妖魔集市内的妖魔邪修尽数杀光,后续数日杀得更多,直至迫使一头蜕凡妖魔异化,彻底破去第一灾。”

        “第二灾小老爷又对上邪魔大阵【玄牝天门十绝阵】,巧妙毁去此阵后,又成功逃脱一尊洞玄境修士的追杀。”

        “也是因为强行度了这两灾,因果牵连之下,使得小老爷的第三灾与那南粤的人道大劫纠缠在了一起。”

        “常理而言,小老爷本是面临必死之局,绝无幸理。”

        “但最终却还是小老爷胜了,同样是蛮力破了第三灾。”

        “不过其间过程狗儿却是不知,那时天机晦涩,应是被真君老爷施法搅乱了。”

        “想来也是那时,真君遣了三位仙宝老爷去接引小老爷。”

        当这些话说完,一应细节都补上。

        顿时这碧游宫前,一位位强大道人、妖仙都是露出惊讶艳羡之色。

        其中一位身穿紫红道袍,面目凶恶,袒胸露乳,又背着一巨大黄葫芦,腰间悬一把青铜古剑的道人,砸吧了两下嘴,而后眸中浮现出羡慕之色道:

        “先天道种、九极仙灵气、太上灵宝无漏身、强度三灾……这般天赋资质的弟子,即便在我们灵宝宗,也是百年难得一见。”

        “若非咱们那些个转世的老祖每一位都有下落,老道只怕要怀疑是不是某位老祖流落凡俗世界去了,不成想真是个荒野散修,倒也难怪大师兄会使手段了。”

        “若老道提前知悉,少不得也得暗施些神通,好将此子抢来。”

        “再有个数十载,那孩子必成大器。”

        “云华妹妹也莫要恼怒了,有过此节,日后若你有所需,自可去寻大师兄借徒弟,想来他也拒绝不得。”

        这几句话吐出,非但没能安慰到人,反而让一旁的云华仙姑更是气闷。

        好在此时,她身侧一位身穿霞帔大袖衫,头戴凤冠,手执一朵白莲的细眉女仙忽而微微一叹,随后听她劝道:

        “金师兄话虽糙了些,却也有些道理,姐姐莫恼了。”

        “何况大师兄如今正处于那个关口,若能度过去还好,若是度不过去,虽说不上身死道消,但又得重头再来,又不知耗去多少年月去。”

        “想来也是因了此,一向只愿躲清静的大师兄,这才心急火燎找了个弟子,好传承多宝一脉。”

        “只是大师兄眼光高,正好便截胡了本该属于姐姐的好徒儿。”

        这女仙说完,云华仙姑面色稍缓。

        随后一开始定住苟律儿那位持玉如意、清宁扇的道人,也自开口劝道:

        “该是这般了,大师兄距那【道化境】已不远。”

        “此境之凶险非比寻常,若破境失败,能转世重修已是大幸。”

        “寻那孩子,必是为了传承多宝一脉,总不可能是让那孩子帮忙护道吧……”

        道人说到此处时。

        云华仙姑面上早无了恼怒之色,只是无奈道:

        “怎都绕到我身上来了,我适才只是一两句气话罢了,老师早叫我勤修【灵宝演天术】,说我醉心于阵法禁术之类,无法窥全天机演化,迟早要吃一个亏。想来老师之语,便是应在此处。”

        “大师兄除却万宝诀修得好,其次便是这演天术。”

        “怪不得那灵宝金榜屡次有动静,都不见大师兄前来,敢情是他早早算定,过往良才俱都入不得他眼,非等到那孩子出现才下手截胡。”

        “也罢也罢,我这便回转洞府,勤修演天之术去。”

        “你等也各散了吧,也别想着去瞧那强度三灾的稀罕孩子。”

        “那孩子强度三灾后本就福运连绵,又得了人道气运,若无那小小晶妖送去的养神诀,体内仙灵气早早便爆发,要强迫他入筑基境去。大师兄也未诓骗我们,现下时刻应是送那孩子筑基去了。”

        “待其出关,我等再一同瞧稀罕,送见面礼去。”

        “虽失了师徒缘法,好歹那孩子也与我两个闺中密友都有过情谊,甚至还救了那萧家姐姐的性命,我与他这般亲近,总要听他唤我一声‘云华姑姑’才是。”

        说罢这些,只见得这明艳动人的女仙之首,脚下顿生祥云烟霞,托着她转瞬入了天穹,消失无踪。

        而碧游宫前一众妖仙、道人,在她离开后咀嚼那数句话,尤其是“过往良才俱都入不得他眼”这句,纷纷都是反应过来。

        好个云华姐姐!

        这是一人恼怒,顺手也拖着众师兄弟下水了。

        妖仙道人们跟着离去,心底都是忍不住想着:“过往我等争夺天骄弟子,面红耳赤,大动肝火时,大师兄是不是躲在洞府内偷笑看戏?”

        “必定是了,以大师兄的性情,绝对做得出这种事。”

        想过这些后,众仙不得不纷纷赞同云华仙姑对大师兄的评价:肚中一副腹黑心肠,老师座前争得首席。

        7017k

        
    哪个软件能听免费听书穿越小说乡村乱欲免费小说玄幻小说有种你再撞一下你好,白教授她那么软 全文阅读乡野春潮小说月报精品合集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