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农门长姐黑锦鲤 > 正文 第92章:红眼病柠檬精统统退散
        “我们还可以把造纸工坊也建在上面,到时候你大叔那房也能分利。”秦三娘想起什么又继续说道。

        “到时候这边便成了我们的生产基地,确实很不错。”尤酒点头表示清楚了。

        “弟妹,大妮儿,到家了。”这时候,走在很前的尤大伯回过头来喊道。

        “哦,就来!”尤酒小跑过去,秦三娘也加快了脚步。

        “爹,娘我们回来了!”叶老太早上去出摊了,这会应该也回来了。

        “回了就去烧火……村长说了吗?”叶氏过来开门,方氏去开铺了。见到秦三娘,这么问道。

        “老大,先喝水!”叶氏回头说道。

        “知道了娘。”尤大伯应声。

        尤方在上周叫叶氏把他和小儿子打包送去了一个书院。此时老宅人手并不多。陈氏又在忙着帮三娘,活自然是谁闲谁干,他家从来不偏心。除了老二之前不懂事,一家都是勤奋的。

        “说了,那之后也有人说些七七八八的,我都记住了。”秦三娘言简意赅地汇报情况。

        “哦,娘,我表外甥叫夫子布置了课业,来了我家,他学识丰富,现在暂时留下来当国义的小先生。”秦三娘说道。

        “课业和来你家有什么关系?”叶氏问道。

        “他是京城过来的,他夫子叫他到村里体验生活,他便找来我家了。”秦三娘说道,唉,这就是一个谎要靠数个谎来圆的最佳示例。

        “好,只要不耽误老二的学习,你们放心就好。”叶氏点头。

        “京城来的?”尤老头闻声出来问道。

        “嗯。”秦三娘点头,有菜虽然失忆了,不过操一口正宗的京口,应该是京城人的。

        尤大伯路过院子去灶房烧火,朝尤酒看去。

        尤酒秒懂,挥了挥手叫他安心。

        “你们过来了,还有别的事吗?”叶老太看着这俩伯侄的眉眼官司问道。

        “有的有的,阿婆,阿公,我们进去说。”尤酒拉着秦三娘的手,另一只手亲昵的环着老太太的手臂,说道。

        秦三娘被尤酒拉着走,也没说什么。

        “泥猴,后山下来还没洗脸吧?先去洗了脸再进来说,什么事也不急一时。”叶氏别扭的抽出手,点了一下尤酒的额头。

        “好咧!”尤酒应化,便去了井边打水洗脸。

        “瞧我,看大叔建竹屋,一时忘记提醒一一了,这妮子,都这么大人了,还是这样大大咧咧。”秦三娘说道。

        “大妮儿性子急,你随她去,她做长姐的,该有的分寸很有。”叶氏帮忙说道。

        “还是娘顺着她。”秦三娘微笑着说。

        “乱说,我可烦她了。成天给我做事做,你说她烦不烦?”叶氏说完就随着尤老爷子进屋了。

        秦三娘驻足等尤酒。

        “你哟。”秦三娘笑。

        “娘……进去吧。”尤酒微微脸红,撒娇。她居然忘记洗脸了,真是。娘也是,一路过来也没发现。可能是她找她说话,所以她没注意到。

        “进来就坐。”叶氏知道尤酒又要过来给他两老按摩,于是先声夺人道。

        “哦,阿公你累不累,要不要阿酒给你按按?”尤酒问道。

        “得了,坐好,有什么话就说。”尤老爷子指着座位,说道。

        秦三娘拉尤酒坐下。

        尤酒说道:“是这样的,我本来想找人帮我看山,因为爹还教了我好多新鲜的,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实在分不开身看山,早上我顺嘴一说,大伯就说,他喜欢后山,叫我不用找别人,他来就好。

        我想着大伯一个人忙不过来这么大一片,就想来找阿公也帮忙管着,咱后山不仅要做茶园,还是我们许多产业的生产地,所以还挺重要的,”尤酒说道。

        秦三娘说:“爹,我们也不好让你们白干的,到时候后山的总账给老宅分四成。”

        “说什么分账不分账,你们家要做的事那么多,手上不留钱怎么行?到时候我们拿多少我们自己有数,你别急。”尤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

        “爹……”秦三娘老感动了,她本来认为亲兄弟明算账,先把账说清楚就好,可老爷子的为人和这话的意思是说,到时候他们按劳拿钱,感动归感动,但不可以这么做。

        “我知道你心疼国义,不过大伯一房,大叔一房,以后小叔子也还有大把钱要使用,该说清楚的还是说清楚。”秦三娘主意很正地说。

        “……啊!”尤老爷子还想再说。

        叶老太拍板,和尤老爷子打了个眼色,说道:“行了,不说了,你想怎么分就怎么分。”

        “谢谢爹娘!(阿公阿婆!)”秦三娘和尤酒说道。

        “一家人莫说两家话,行了。没什么事就去吧。我晚上自会和他们说。”叶氏挥了挥手。

        秦三娘便带尤酒离开了。

        还没到家呢,早上说三道四的宋婶子便拦住了秦三娘和尤酒。

        “尤老二家的,那山上莫不是有什么大便宜你们才要把那片儿给盘下来,那片儿少说也得三百两吧?没有更大的利益你们怎么会那么急?既然那片山地不止你们买山那点钱。

        村长没有征求村民的意见就卖给你们了,我们家可不同意,你得让我们上去看看有什么超过山地价值的地方,我们再重新考虑。”

        尤酒听了,首先,可以肯定宋婶子的逻辑没有错。但是她后面说的话她就不爱听了,什么没有经过他们同意,说得好像这山真的是他们的一样。

        这大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衙门都承认这片山是他们的了,干这些红眼病柠檬精屁事儿,还你家不同意?

        不同意你妹!

        “宋婶子这话好笑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买山可是有官衙文书的。村里之所以能得公账,那是朝廷对村里的补贴,莫不是你脸大,以为这山本就有你一份?若你这般认为,我只好跟县太爷如实转述你说的话了?

        怎么?宋婶是这么认为的吗?”尤酒才不给她蹬鼻子上脸的机会。说完直接把黑锦鲤还给她,恰好天上掉下果子砸到了宋婶子的头上,是小鸟带来的果实,小鸟便跟着过来啄果子,顺便啄宋婶的头。叫她脑袋不清。

        求票求评求收藏,求追读!满地打滚的求,么么哒
    小说推荐文笔好高质量小学五年级英语上册免费学习折腰蓬莱客肉肉无限小说网久旱逢你by酱子贝七上九下(全) 小说招摇小说800小说网番茄小说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