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农门长姐黑锦鲤 > 正文 第178章:我尿床怎么了
        尤酒觉得自己累了,便去睡了,可睡着睡着,不知怎么的,就感觉小腹一阵翻搅,然后似乎有一股暖流从体内排出来,这怎么还漏了呢?她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会那个失禁,尿床呢?

        这可不是我尿床怎么了,我尿床怎么了,你小时候没尿过床吗呢。她都已经十三了,尿床?想想就觉得出不了门。

        “娘!你快来!”尤酒蓄足力气,扯开嗓子一阵狂吼。

        刚好尤酒睡觉之前把廖长弓对兔毛的处理要求告诉了秦三娘,秦三娘便没有出去晃荡,而是在家里设计画图。

        “娘!!!!!”尤酒没听着动静,于是又再吼道,如今自己腿脚不便,急需娘亲帮忙。

        又过了一会……

        “叫什么?我来了,女孩子家家,别吼。”秦三娘起身,走了过来,到门口了才说道。

        “呃?娘,救命。”尤酒见到娘亲感觉自己仿佛见到了救星。

        “你这是怎么了?”秦三娘手下快速掀开门帘,冲了进来。

        看到尤酒侧躺在床上,腰上搭着夏天的薄单,一脸的生无可恋,心下咯噔一跳,女儿这是怎么了?

        “娘……我。”尤酒的嘴就像兔子吃草一样嗫喏了一下,脸涨得通红,,嘴唇有点泛白,就是没好意思说。

        让她怎么说?说她这么大个人尿床?

        秦三娘看尤酒一副不好说的样子,更着急了,走到床边,一把想要掀开尤酒的被单,

        尤酒却紧紧地抓着,“娘,别,我下来,你帮我把床单洗了就行。”

        于是尤酒用被单卷了一圈“封印”自己的下半身。

        “你到底怎么了?”秦三娘忍不住了。

        尤酒闭上眼睛,语速飞快地说,“我尿床了。”

        “多大年纪了?你别和娘亲开玩……傻闺女,你搞错了。”秦三娘认命的俯下身要把床单收起来,然后才看到床单的那摊不规则的血迹。

        “娘,我知道很丢人,求你千万帮我保密,我刚刚在睡觉,可能是因为腿脚不方便,就没忍住,我也不想的。”尤酒仍旧闭着眼睛,语气里带着央求。

        “噗!说什么呢?你没尿床,你来初朝了。”秦三娘噗笑出声,也怪不得女儿,这可是她前世今生第一次来大姨妈,前世进入末世之后,女子俱都断经了,之后发育起来的女子也都没有了这件事,同样意味着人类的子嗣灭绝。

        所以尤酒前世活到了二十五岁,也是没有经过来大姨妈的,所以半点经验都没有。

        也怪不得姑娘会以为自己尿床了,想想那种制止不住流出来的感觉,对于第一次经历的人来说,可不就像是尿床吗?她们又没经历过,自然也反应不过来。

        “啥?娘你说啥?”尤酒还不想那么早来呢,一来大姨妈就意味着要每个月经历那几天,听说那几天会贫血、体虚、乏力,情绪暴躁,严重点的,还会疼。她可不想要经历啊!像前世那样不好吗?每个月都轻轻松松。

        “傻姑娘,你看看这是什么?”秦三娘让尤酒自己看。
    七猫小说的草坪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