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炎不良人 > 正文 龙游东海 第八十八章 日月斋的情报
        秋歌今年十五岁,别看她年龄小,她三岁进入日月斋,接受训练,一步步从一个小人物,逐渐成为了东海城日月斋的小管事。

        她从小跟着斋主长大,算是斋主手把手教会的,眼界和阅历要远超同龄人,在此之前,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日月斋的一楼负责接待,事情虽然琐碎,其地位却不低。

        日月斋的管事分为五等,五等管事负责一楼,四等管事负责二楼,三等管事负责三楼,二等管事负责四楼,一等管事负责五楼,胡三儿原本是二等管事,不过,他并不在的东海城,而是在池东镇,因为之前为日月斋立了大功,被晋升为一等管事。

        说是一等管事,其实,胡三儿是不能随便到五楼去的,除非是斋主召唤,或者是他有要事禀报,才能上去。

        秋歌只是三等管事,但是,因为其从小跟着斋主长大的,在其正式开始管事之前,就一直待在五楼,伺候斋主,因此,秋歌虽然只是三等管事,她却可以在日月斋五层楼内随意行走,地位虽不高,权利却很大。

        就在不久前,大概三个时辰之前,她被斋主叫到了五楼,斋主给了她一件差事,让她去伺候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许一凡。

        斋主给她的命令是:多看、少说、麻利做事儿、不可轻易违背许一凡的要求。

        秋歌在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她是茫然的,更多的还是不解和疑惑,当然,还有一丝不甘心、不情愿,不过,她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要把事情做好。

        起初,秋歌以为许一凡是一个中年人,最起码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然而,当她看到许一凡的时候,才知道她要跟着的人,居然比她还小,这让她心中十分的不忿。

        尽管心中有着太多的不情愿,在斋主的命令下,她还是乖乖地脱掉了日月斋的服饰,换上了一身淡青色的衣裙,亦步亦趋的跟在许一凡的身边。

        从许一凡进入日月斋开始,秋歌就在暗中观察着许一凡,她横看竖看,都没有看出许一凡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一等管事胡三儿和斋主对他的态度,太热情了,热情的都不像是日月斋的风格了。

        在跟着许一凡一起回家的路上,秋歌对许一凡的评价是:模样俊俏,生了一副好皮囊,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除此之外,她实在没有看出许一凡到底哪里特别了。

        对于这次任务,秋歌是不满的,当然了,除了不满之外,更多的还是好奇。

        许一凡从日月斋出来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意,似乎他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但是,阅人无数的秋歌,还是从许一凡那一直紧蹙的眉头看出来了,他有心事儿。

        “你叫什么名字?”

        就在秋歌以落后半个身位,亦步亦趋跟在许一凡身边,偷偷打量着许一凡的时候,许一凡突然开口说话了。

        “啊?”

        秋歌被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收回目光,柔声道:“秋歌。”

        “多大了?”

        “十五。”

        “哦。”

        许一凡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再次沉默下来。

        秋歌先是一愣,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许一凡,她不明白许一凡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些来了,不过,看到许一凡没有继续问下去,她也没有多想什么。

        “思归夜唱竹枝歌,庭槐叶落秋风多,来时十三今十五,一人离家二人归。哈哈...有意思!”

        在两个人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许一凡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秋歌闻言,又是一愣,随即眼前一亮,这四句诗意境不错,前面两句带着她的名字,后面两句说出了她跟许一凡的年龄,于是,她看向许一凡,轻声问道:“是公子所作?”

        许一凡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哈哈,没有解释,转身回到了家中,而秋歌看着许一凡的背影,有些无语,翻了个白眼,紧抿着嘴唇,也跟着许一凡走进了大门。

        原本,秋歌以为许一凡是一个人居住的,可是,当她走进许一凡家的时候,发现在院子里,放着两张躺椅,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孩,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盖在脸上,正在悠闲的晒着太阳。

        许一凡回来之后,直接在唐青竹身边的躺椅上躺下,从旁边的石桌上拿起白纸扇,自顾自的在那扇着。

        “去哪了?”

        听到身边有动静,唐青竹把书从脸上拿下来握在手里,转过头,看着许一凡。

        “出去随便转转。”许一凡随口说道。

        “哦。”

        唐青竹没有多问什么,而是把目光从许一凡身上转移到了秋歌身上,上上下下的大量了一番秋歌之后,问道:“她是谁?”

        “秋歌。”

        许一凡说完,招呼秋歌坐下,然后补充道:“日月斋的人。”

        唐青竹在打量秋歌,秋歌也在打量着唐青竹,两个人的年龄相仿,长相也都十分的出挑,在看到彼此之后,难免会暗自对比一番。

        两个人在一番彼此之后,都心中暗道:“是个美人胚子。”

        唐青竹率先回过神来,她收回目光,再次看向许一凡,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去日月斋了?”

        许一凡点点头,拿起已经凉透的茶壶,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说道:“本来是打算约个朋友出来见个面,问他点的事儿的,没想到,稀里糊涂的就去了日月斋,然后......”

        说到这,许一凡就朝秋歌努努嘴道:“然后就把她带回来了。”

        本来就脸色微变的唐青竹,在听完许一凡的解释之后,好看的眉头愈发的紧蹙起来。

        “你这个朋友是日月斋的人?”

        许一凡苦笑道:“是啊。”

        “你什么时候......”

        不等唐青竹说完,许一凡就解释道:“起初我也不知道他是日月斋的人,见面之后我才知道的。”

        唐青竹看着许一凡,眼神有些复杂,说实话,她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许一凡了。

        一开始,唐青竹对许一凡的印象就是一个人小鬼大的小色胚而已,可是,在经过黑木崖大乱战之后,她发现这个看起来脸上总是带着人畜无害笑容的小家伙,居然差点杀死七品高手,更让唐青竹没想到的是,翁浩淼居然主动提出要他,而他知道之后,出门了几个小时,再回来的时候,居然带了一个日月斋的人回来。

        唐青竹无语了,她发现这个小男孩的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每当她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他的时候,他总会给你带来惊喜,甚至是惊吓。

        “我已经跟日月斋的人合作了,准备做点生意,你要不要加入啊?”许一凡放下茶壶,看着唐青竹问道。

        “做生意?做什么生意?日月斋不是不做货物生意吗?”唐青竹纳闷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就一句话,你做不做?”许一凡悠闲的躺在躺椅上。

        “有风险不?”唐青竹想了想,问道。

        “没有。”

        “赚钱不?”

        “肯定赚钱。”

        “投资大不?”

        “还行吧。”

        “需要我做什么?”

        “暂时不需要。”

        “这么好?”

        “当然,我俩谁跟谁啊。”许一凡嬉皮笑脸的说道。

        “呸,我跟你不熟。”唐青竹轻啐一声,俏脸微微一红。

        “做不做给句痛快话,我可告诉你啊,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不做你会后悔的。”许一凡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说道。

        唐青竹没有立即答应下来,而是想了想,说道:“我考虑考虑。”

        “那行,你慢慢考虑,考虑好了告诉我,我先睡会儿,累死本宝宝了。”

        说完,许一凡就直挺挺的躺在躺椅上,顺便从唐青竹手里拿过那本书,摊开盖在脸上,没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唐青竹从许一凡手里拿过小纸扇,一边轻轻扇动着,一边思索着许一凡刚才说的话。

        虽然她跟许一凡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两个人待在一起也有一个来月的时间了,经过这一个来月的时间相处,她知道,别看这小子一天天闲的发慌,经常跟她开玩笑,但是,当他开始说起正事儿的时候,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许一凡打算在东海城做生意立足,这个她之前在跟许一凡闲聊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当时许一凡说的很随意,好像没有把这件事太当回事儿,看起来似乎不太重视,她也就没有多想,没想到,今天翁可心来了之后,许一凡出去了一趟,然后回来就告诉她,他要做生意了,还要拉她入伙儿,这让唐青竹有些怀疑许一凡是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当她看到静静坐在一旁的秋歌的时候,唐青竹就知道,许一凡肯定不是在开玩笑的。

        许一凡要做什么生意呢?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意,会让日月斋也插手进来了呢?能让日月斋都动心的生意,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相对于许一凡对日月斋的一无所知,唐青竹对日月斋的事情知道的要更多一些。

        日月斋、包袱斋、断龙阁、正通银号这四大势力,是不隶属于任何一个王朝的,他们的实力和底蕴,都不是一般势力可以比拟的。

        包袱斋几乎掌控了全天下三分之二的商贾贸易,正通银号则掌管着全天下的银钱,至于断龙阁,是谍子最多、刺客最多、杀手最多的势力,而日月斋则是没有他不知道的情报。

        这四大势力独立于各个王朝之外,又融合在各大王朝之中,跟各大势力都有紧密的合作,无论朝代如何更替,他们却始终屹立不倒。

        唐青竹的老爹唐友山,就曾经去日月斋买过情报,花费了很大的代价,至于买了什么情报,唐青竹就不知道了。

        现在,许一凡居然跟日月斋合作了,唐青竹思索了一番,就决定加入了。

        既然决定好了,唐青竹就开口道:“我考虑好了。”

        “嗯?”

        许一凡请嗯了一声,示意唐青竹继续说。

        “我打算加入,不过,我可事先说好啊,要钱没有,要人,嗯...也没有。”

        “行,我知道了,你带着秋歌姑娘,去看看房间吧,趁着天还没黑,看看需要什么,也好趁早去买。”许一凡含糊不清的说道。

        “哦。”

        “顺便把晚饭做了,我今天不想动。”

        “不做,饿死你。”

        唐青竹站起身,没好气的回道。

        许一凡没有说话了,而唐青竹也没有继续说话的打算,她冲着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的秋歌说道:“秋歌姑娘,走吧。”

        “好。”

        秋歌连忙站起身,跟着唐青竹朝着东厢房走去。

        临走时,秋歌还深深地看了一眼正躺在躺椅上睡觉的许一凡,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不解。

        -------------------------------------

        在秋歌和唐青竹两个人离开之后,许一凡抬起手,拿掉了盖在脸上的书,紧蹙着眉头,陷入了沉思当中。

        做生意的事情,虽然已经定下来了,许一凡却暂时决定把这件事放在一边,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明天跟翁浩淼见面的事情。

        翁浩淼为什么要见自己,许一凡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搞清楚。也不知道这一次去见面,到底是福是祸,如果是前者,那自然什么都好说,如果是后者,那什么都不用说了。

        毕竟,面对一个成名已久的大宗师,就许一凡那点儿小手段,根本不够看。

        不管是福是祸,许一凡都决定明天去见翁浩淼。

        此刻,许一凡在想的是今天从胡三儿哪里得到的有关翁浩淼的情报。

        根据胡三儿说,翁浩淼在一战成名之前,曾经在东海城遇到过一男一女,这一男一女姓什么叫什么,胡三儿没告诉许一凡,他只是说那一男一女,女的长得倾国倾城,男的普普通通,看起来十分的木讷。

        男的是女人的扈从,武功极高,他们是从海上而来,跟天涯阁、海角楼,还有翁家的上一任扛把子,都交过手,交手的细节不得而知,结果却十分的明显,这三个人无一例外都败了。

        翁浩淼在这对男女进入东海城的时候,曾经跟在他们身后,因为翁浩淼在翁家本来就不受待见,在外面更是被人忽略的存在,当时没有人在意。

        这对男女在东海城只停留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就离开了。

        翁浩淼的师承一直是个谜,根据日月斋的猜测,翁浩淼之所以突然从一个废物,一跃成名,应该跟当年那对男女有关,不过,真相是不是这样,不得而知。

        根据日月斋的情报显示,翁浩淼一生当中,大大小小经历过三十七大战,在其离开东海城之后的近三十年的时间里,跟人交手的次数最多,而之后的二十余年,只出手过一次。

        那是在元符二年,翁浩淼孤身一人去了长安,曾经在长安跟一个黑衣人大大出手,黑衣人的身份不知道,但是,其武力极高,翁浩淼不是其对手,不过,对方当时似乎受伤了,所以翁浩淼才得以活下来。

        翁浩淼当时虽然活下来了,可是,却受了重伤,第一时间离开了长安,再次销声匿迹,之后的十余年时间里,都没有他的行踪。

        根据当时的目击者称,翁浩淼在十三年前,他已经是大宗师巅峰境界了,即将突破宗师境界,可是,在一战当中受伤之后,翁浩淼破境的希望破灭了,修为不进反退。

        在黑木崖上,他跟寇嘉澍的生死对决的时候,翁浩淼当时的实力应该介于小宗师和大宗师之间,饶是如此,翁浩淼虽然被寇嘉澍和隗懿轩重创,却已经活下来了,不得不说,翁浩淼个人的实力还是很强的,比一般的大宗师要强很多。

        许一凡在得知这各情报的时候,他脸上当时没有丝毫波动,心中却翻江倒海起来。

        胡三儿说出有关翁浩淼的情报,其实并不多,许一凡归纳总结了一番,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第一,翁浩淼的师承跟五十多年前,从海上而来的一男一女有关,女人的实力不详,男的实力很强,远超当时东海城三巨头的扛把子。

        第二,翁浩淼可能参与了十余年前的玄武叛乱,翁浩淼在长安城被神秘高手交手,身受重伤,被其断绝了突破宗师境界的希望。

        第三,翁浩淼个人实力很强,其真实实力,要比一般的大宗师要强很多,这一点儿从他跟寇嘉澍的交手,就可以判断出来。

        第四,翁浩淼离开东海城的这些年,他似乎一直在追寻什么人,或者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之前,翁浩淼跟青霞派卯上了,应该是为了天武宝典,但是,翁浩淼要找的东西究竟是不是天武宝典,不得而知。

        除了这四个结论之外,胡三儿还告诉了许一凡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情报。

        翁浩淼在回到东海城之前,他是从嘉州回来的,至于翁浩淼从长安败走之后,十余年下落不明,在此期间,他是不是生活在嘉州,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说,前面的四个信息,已经足够让许一凡震惊了,那么最后这个消息,简直就是让许一凡汗毛倒立起来,这让他对翁浩淼要见自己这件事,愈发的没有把握起来。

        许一凡现在怀疑,翁浩淼在从长安败走之后,这十余年就一直生活在嘉州,说不定,这老匹夫知道许一凡来东海城做什么。

        一想到这,许一凡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太尼玛吓人了!
    第三书包辣肉网文喜马拉雅免费听小说书旗小说腐文全职高手私欲小说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清难自矜 h澜丰蜜依 全文一颗萝卜苏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