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炎不良人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绝望的戴星海
        修行者和普通武夫的差距,就像是普通人与江湖人的差距一般无二。

        寿高轩等人虽然人多势众,百余人一起围攻孟浩然,然而,当孟浩然真的开始动怒之后,这群人在他眼中,犹如土鸡瓦狗一般,瞬间崩溃。

        一人一把戒尺,一路前行,随着他的前行,一路上一涌而上的人,纷纷倒地不起,而孟浩然的目标始终如一,那就是已经悄悄后退,准备跑路的戴星海。

        寿高轩在跟孟浩然硬拼一击之后,他知道自己跟孟浩然之间的差距甚大,所以在戴星海让人一起上的时候,他并没有出言阻拦,土匪终究是土匪,不会跟你讲什么江湖规矩,也不会跟你讲究什么武德,单挑打不过,那就群殴,如果群殴还打不过,那自然是跑路,如果跑路都跑不过,那自然是投降了。

        “你是修行者?”

        寿高轩又跟孟浩然硬拼一记之后,倒退十数步,他看向孟浩然,脸色潮红无比,强忍住不当场吐血的冲动,眼睛通红的盯着孟浩然质问道。

        “修行者?”

        刚准备再次一涌而上的众人,在听到寿高轩的质问之后,纷纷停下了脚步,不约而同的看向还在稳步前行的孟浩然,他们的心开始打鼓起来。

        这群人,一部分只是普通人,会些庄稼把式,剩余一部分是武夫,至于境界参差不齐,当然了,能够占山为王,拉起大旗做土匪的,如果没有几个高武存在,那是不行的。

        在黑风寨当中,一共有四个当家的,大当家的自然是寿高轩,二当家的负责镇守黑风寨,三当家就是戴星海,而四当家的就是邰晁了。

        这一次,四个当家的来了三个,在这四个人当中,除却戴星海之外,其他三个人境界都不低,寿高轩是一品武夫,不过,他半只脚已经踏入小宗师境界了,在附近一带,可以说,寿高轩是罕逢敌手,二当家是小宗师境界,虽然他的境界比寿高轩高一些,但是因为他善战,也好战,就是脑子不太活络,冲锋陷阵是好手,但是,在管理和做决定的时候,却不怎么样,至于四当家邰晁,他的境界不高,却也不低,坐在这个位置,也合适。

        当然了,戴星海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他是六品境界,按照修行者的境界划分,他是八品初期境界,也就是儒家的八品修身境。

        读书人,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讲究一个立言立德立心,而修身是最基础的境界了,至于孟浩然到底是什么境界,戴星海暂时还没有看出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孟浩然的修为无比的高深,不是他可以比拟的。

        面对寿高轩的质问,孟浩然点点头,承认了他是修行者的身份。

        “儒家内部的事情,你也想插手?”孟浩然看着寿高轩问道。

        “这......”

        这一次,寿高轩彻底的为难起来,打又打不过。

        寿高轩带来的这百余号兄弟,此刻已经有一半倒在地上了,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可是,多半是废了,如果继续打下去,那剩下的这几十人,估计也要栽在这里,这些人虽然不是黑风寨全部的人马,可是,也是三分之二的人马了,如果他们今天都折在这里,那黑风寨的实力肯定会大打折扣的。

        要知道,在这附近,土匪可不止黑风寨一家啊,一旦黑风寨这边损失惨重,那其他的势力肯定会趁机落井下石的,为了一个军师,这样做值得吗?

        如果对方只是普通的江湖人,那自然不用想,可是,对方是修行者,这样打下去,无疑是鸡蛋碰石头,完全是找死,虽然他很想保住戴星海,在众兄弟面前,展现出他作为大当家的实力和底气,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在这样下去,那就不单单是面子的问题了,很可能会伤到里子,作为一个老大,他必须要为大局考虑。

        想通了这些,寿高轩收起长矛,微微一抱拳,说道:“既然是儒家内部的事情,那这件事我黑风寨就参与了,至于戴军师......”

        当寿高轩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转过头,朝身后看去,发现刚刚还在的戴星海,这个时候已经不知所踪了,很明显,这家伙趁机跑路了。

        等到寿高轩发现这一点儿的时候,他无比的尴尬,同时,心底也无比的愤怒,心中暗骂道:【好你个戴星海,老子为了你,带着众兄弟在前面拼命,你丫的居然跑了,你还是个人吗?】

        孟浩然早就看到戴星海跑了,不过,他并不着急,这冰天雪地的,戴星海就算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本来,你们黑风寨的事情,我不想管,但是,今天我既然碰到了,那自然是要管上一管的。”孟浩然淡淡的说道。

        寿高轩闻言,顿时眯起了眼睛。

        “不知先生打算怎么管?”

        孟浩然瞥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一眼,凡是被孟浩然看到的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不敢跟孟浩然对视,在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拳头硬说话才有分量。

        “以前,你们黑风寨做了什么,我不管,也不想管,但是,今后黑风寨做事,还是需要讲究规矩的。”

        “这个自然,我黑风寨做事一向规矩!”寿高轩连忙说道。

        “既然知道规矩,那自然是甚好,你们为何当土匪,我想肯定有你们的缘由,至于具体的缘由,我不想听,我想无非就是为了两个字,活着!”

        “你们想活下去,那很好,但是,我想提醒你们的是,你们想活着,其他人也想活着,不要为了自己活着,就去杀害那些同样想活着的人,说到底他们和你们是一样的。”

        “当然了,你们不是儒家弟子,可以不听我的,我也没必要要求你们什么,不过......”

        说到这,孟浩然看向在场的每一个人,缓缓地说道:“佛门讲究缘分,道教讲究机缘,我们今日相逢,也是一种缘分,既然是缘分,那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句,今日放你们离开,若是以后在被我知道,你们黑风寨再为非作歹,乱杀无辜,那我就要去黑风寨做客,好好给你们讲讲规矩了。”

        孟浩然的话说完了,看向寿高轩,而寿高轩的脸色,无比的阴沉,不过,他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冲着孟浩然一抱拳,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我们走。”

        说完这句话,寿高轩就转身,翻身上马,调转马头,转身离去,而其他人见状,连忙扶着地上还有破庙内的兄弟,仓皇离开。

        这群人来的快,走的也很快,很多人还处于震惊和惶恐当中,对于寿高轩刚才的认怂,他们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对方是修行者,他们只是江湖人,江湖人在修行者面前认怂,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至于什么报复,那就算了,他们刚才这么多人,连大当家都亲自下场,都没能伤到对方分毫,报复就算了吧!

        等到寿高轩一行人离开之后,孟浩然整了整衣冠,把卷起的袖子,重新放下,如果放在以前,以他的脾气,这群人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也别想走,打杀倒是不至于,但是,肯定要受一番思想教育的,至少读一读《三字经》,背个滚瓜烂熟不可。

        不过,随着他这些年游历的地方多了,看到类似的事情多了,一些想法和看法,也在悄悄的发生变化。

        孟浩然从小就在纵横书院长大,他的真实年龄,其实已经三十有七了,只是看着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他在纵横书院的辈分极高,是先生的大弟子,而一代大儒荀德华和齐贤博,都只是他的师弟而已,当然了,这二人只是外门师弟罢了。

        他在及冠之后,就开始出门游历,在这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他去过贫寒的西域,也去过一望无际的北蛮,更去过九曲十八弯的南夷,当然,大炎王朝的各个地方他也去过,真正的做到了儒家常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孟浩然的走过的路,何止万里那么简单啊。

        在整理好衣袖之后,孟浩然走回了破庙,把即将熄灭的火堆,彻底熄灭,然后,牵着黑毛驴,走出了破庙,随后,他就这样牵着毛驴,朝着戴星海逃跑的方向走去。

        孟浩然看似每一步都走的极慢,但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的速度极快,几个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

        在通往徐洲的路上,有一骑正在拼命的狂奔,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戴星海。

        当他发现寿高轩不是孟浩然对手的时候,其他人的围攻对孟浩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麻烦了,如果再不跑,他就走不了了。

        于是,趁着刚才的混乱,他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跑,既然选择了逃跑,他自然不可能回黑风寨了,他的底细已经被孟浩然当中戳穿了,脸丢大了,就算回到黑风寨,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受人敬仰了,最重要的是,一旦寿高轩回去了,肯定饶不了他,他可不想受到惩罚。

        黑风寨回不去了,那自然是选择去地方混饭吃了,跑路是他唯一的选择。

        在戴星海看来,虽然寿高轩等人不是孟浩然的对手,至少可以帮他拖延一二,给他足够的逃跑时间,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在奔跑了一段路程之后,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虽然周围有白雪的映照,没有到目不能视的地步,但是,他还是找到了一个天然的山洞,选择休息,在他想来,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寿高轩他们肯定走了,而孟浩然肯定不会追来了,于是,他找到了一些干柴,生了一堆火,准备取暖休息一下。

        戴星海虽然也是修行者,可是,他还没能做到不怕寒暑的地步,他也是人,饿了需要吃东西,冷了也需要烤火。

        然而,就在戴星海刚刚弄完火堆,拿出干粮放在火堆上炙烤的水壶,原本呼呼吹着寒风的洞口,突然没有寒风进来了,而在地面上多了一道影子。

        戴星海抬起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手里的东西直接掉进了火堆当中。

        这道影子自然就是孟浩然了,他牵着黑毛驴,缓缓地走进了山洞,然后在戴星海那面如死灰的目光中,径直走到了火堆边,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坐下,随手拿起一根树枝,把戴星海掉进火堆里的东西刨出来,吹干净上面的灰尘之后,重新放在火堆上炙烤着。

        这种无声的威压,往往是最致命的,也是最让人恐惧的,戴星海心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而更多的还是恐惧,他怎么都没想到,孟浩然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戴星海看了看正在低头烤东西的孟浩然,又看了看距离自己不远的山洞口,他缓缓后退,准备夺路而逃。

        然而,就在戴星海刚准备起身的时候,孟浩然开口了。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跑。”

        说完,他抬起头,看了戴星海一眼,继续说道:“因为你跑不掉,我已经盯上你了。”

        戴星海刚刚起身,正处于半蹲半站的状态,听到这句话,他表情急速的变化一番之后,最终,还是颓然的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逃跑是没用的,对方既然能够这么快找到自己,那就说明,寿高轩等人的阻拦,肯定没有起到该有的效果,就算他现在逃走了,对方应该也会很快找到他的。

        “你到底是谁?”戴星海坐下之后,盯着孟浩然看了很久,忍不住开口问道。

        “孟浩然,儒家弟子。”

        “你跟荀老很熟?你是白鹿书院的先生?”戴星海又问道。

        孟浩然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我跟荀德华有点熟,但是不算太熟,我不是白鹿书院的人。”

        “哦。”

        听到孟浩然这么说,戴星海顿时松了一口气,不是白鹿书院的人就好,毕竟,他打的是荀德华弟子的旗号,这些人,也因此获利不少,如果对方是白鹿书院的人,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些事,被他们算账,那是肯定的,但是,对方既然不是白鹿书院的人,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天底下的读书人众多,凡是读过几本圣贤书的人,都敢自称儒家弟子,在戴星海看来,孟浩然估计也是差不多的存在,只是,孟浩然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如坠冰窟。

        “我来自纵横书院。”

        “噗通!”

        刚刚坐下的戴星海,闻言之后,直接摔倒在地,整个人的表情无比的精彩,看向孟浩然的眼神,就像是看到鬼了一样,要有多惊恐就有多惊恐。

        大炎王朝以武立国,以儒治国,在这近千年的时间里,儒家思想深入人心,大炎王朝三十六洲,几乎每一个大洲,都有儒家书院,当然了,也有极少数的大洲并没有儒家书院,比如海洲,而在这些书院当中,最受人们敬仰,也是天底下所有读书人圣地的书院,就是纵横书院。

        历代朝中大臣,尤其是那些身居高位的大臣,哪个不是在纵横书院求学过的,甚至历代的皇帝,在没有继位之前,都是要去纵横书院求学的。

        大炎王朝虽然也有国子监,但是,国子监建立的时间,也才区区不过百余年而已,里面的先生,虽然一个个都是大儒般的存在,可是,跟纵横书院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的。

        可以这么说,天底下有名的读书人,几乎都是出自纵横书院的,哪怕他们之前是在其他书院成名的,在成名之后,都会选择进入纵横书院求学,而纵横书院又分为内院和外院,外院就是那些普通读书人所在的地方,比如一代大儒齐博贤和荀德华,他们就是外院弟子,而纵横书院的内院是什么样子的,至今没有人知道。

        但是,有一个说法,纵横书院的内院,才是儒家真正的核心所在,凡是进入内院的弟子,都是修行者,他们学究天人,每一个人都是治世之能臣,其修为高达天人,只是,从纵横书院建立在长安城,内院的人就极少出现。

        “敢问,先生是来自外院,还是内院?”戴星海哆哆嗦嗦的问道。

        “内院!”

        “噗通!”

        这一次,戴星海不是摔倒了,而是直挺挺的跪在了孟浩然面前,直接行起了弟子礼。

        “拜见孟先生!”

        孟浩然瞥了一眼戴星海,淡淡的说道:“起来吧,我们不兴这一套。”

        说完,孟浩然就把手里的食物,一分为三,先是递给了戴星海一份,然后又给了黑毛驴一份,最后自己才吃了一份。

        “你真的是儒家弟子?”孟浩然一边细嚼慢咽的吃着东西,一边问道。

        “回先生的话,我只能算半个儒家弟子。”戴星海依旧跪在地上说道。

        孟浩然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戴星海,皱了皱眉头,说道:“坐下说。”

        “是。”

        戴星海不敢违逆,连忙起身,乖乖地坐在那里,样子看起来就像是私塾内的学生看到老师一样!

        
    欲孽合欢凤凰小说小说网黄免费小说大全笔趣阁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永久免费小说小说网排行书海小说网最强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