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炎不良人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揭穿
        在了解完康城那边的情况之后,许一凡就让谷歌去休息了,而他则坐在房间内想着事情。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内,许一凡他们并没有着急离开,一方面是补充一些补给,一方面是因为许一凡似乎在等什么人,对于队伍何时启程,自然是许一凡说了算,既然许一凡选择多逗留几人,其他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了。

        在许一凡他们进入灵洲城的第三天,龙门客栈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阎罗寨的二当家阎小艺。

        阎小艺到龙门客栈的时候,许一凡正在跟宁致远下棋,旁边坐着姜三甲,姜三甲是一边喝酒,一边吃了花生米,看着二人下棋,至于古沫汐和梦倾城二女,则在俞蝶的陪同下,又出去闲逛去了。

        许一凡的围棋造诣,正是让人无法直视,说他不会下棋吧,他偶尔也能下出几首妙棋来,说他会下棋吧,许一凡下棋的套路,简直就是横冲直撞,蛮不讲理,偶尔能获胜,也是完全基于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情况之下。

        起初,姜三甲还喜欢找许一凡下棋,毕竟,那时候,他待在许府也没什么事儿做,秋歌他们需要管理百货楼等产业的事情,白天基本上都不在家,而吴钩等人要不就是忙着训练海通岛上的士兵,要么就是专心习武,打打杀杀这些人在行,而且都是翘楚,可是,让他们坐下来看书下棋,那真的是为难他们了,而在许府,除了许一凡这个闲人之外,也没有其他人陪他玩儿了。

        围棋上,许一凡下不过姜三甲,往往是一开局,下上几手之后,姜三甲就知道结果了,十分的没有意思,后来,许一凡又把五子棋的下法交给了姜三甲。

        刚开始的时候,姜三甲还觉得挺有意思的,可是,当他摸清楚五子棋的套路之后,顿时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什么意思,但是,两个人经常在棋盘上杀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不过,在他们离开东海城之后,有了宁致远这个大师兄在,姜三甲再也不跟许一凡下棋了,而是经常和宁致远对弈,还别说,就围棋之道而言,两个还是有的一拼,不过,最终获胜的往往都是姜三甲。

        如果说许一凡的棋道不堪入目,看几眼都让人恨不得掐死他的话,那么,看姜三甲和宁致远对弈,那就是一种享受,只可惜,在这支队伍当中,真正欣赏并且懂得下棋之道的人,至于寥寥数人而已。

        姜三甲的脾气很古怪,年纪一大把了,却经常为老不尊,在许府的时候,他经常拿秋歌她们开玩笑,而在出来之后,他就那梦倾城开玩笑,只是,梦倾城不像秋歌那么好说话。

        秋歌被姜三甲说着急了,最多红着脸,跺跺脚而已,可是,梦倾城被惹恼了,那就有好戏看了。

        有一次,姜三甲就拿梦倾城开玩笑,说她这种小娘皮适合给许一凡当个小媳妇,杀的人,打得架,身材又好,长得也好看,床上肯定也不简单,最适合当媳妇了。

        本来就无聊的梦倾城,听到姜三甲这么说之后,二话不说就拔剑,对着姜三甲就是一种砍。

        别看姜三甲年纪一大把了,可是,当他跑路起来,简直比许一凡还要熟络,许一凡有时候都怀疑,姜三甲之所以是修行者,是不是因为他那张嘴的问题,经常挨打才选择修行的啊,而且看他跑路的动作和姿态,就知道,姜三甲在年轻的时候,肯定没少被人追杀过。

        当然了,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梦倾城没有追上这个糟老头子。

        不过,就在当天夜里,姜三甲正在房间睡着,结果,到了深夜十分,姜三甲的房间里就传来了打斗声,至于真相,那就不用多说了,自然是梦倾城趁着姜三甲睡觉,前来砍人的。

        姜三甲没有被砍到,但是,他好不容易蓄起来的胡子,被梦倾城给一剑斩断了,这让姜三甲叹息了很久,而在后来的几天时间里,姜三甲可是倒霉了。

        梦倾城见武的不行,就来一些阴险的招式,什么在酒水里放蒙汗药啊,泻药之类的,或者趁着姜三甲睡觉的时候,搞偷袭啊,总而言之,就是让姜三甲不得安身,搞得姜三甲当时十分的疲惫。

        虽然梦倾城这些动作,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可是,却很烦人,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最后,还是姜三甲选择缴械投降,再三保证不拿梦倾城开玩笑了,梦倾城这才勉强放过这个为老不尊的糟老头子。

        相对于许一凡对姜三甲的淡然,还有梦倾城对姜三甲的鄙夷,宁致远对姜三甲的态度就要好很多,宁致远很尊重姜三甲,开口闭口都会称呼对方一声姜老,这可能是读书人的礼貌,也可能是姜三甲的年纪跟荀德华的年龄差不多的缘故。

        在许一凡他们这支队伍当中,最好说话的,其实不是许一凡这个领头人,而是宁致远这个读书人。

        别看许一凡平日里嘻嘻哈哈的,跟所有人都聊得来,可是,所有人都很清楚,这只是表象而已,许一凡一旦发火起来,是很可怕的,尤其是曾经去过海通岛的那些人,更是清楚的知道,许一凡在温和的背后,有着一颗冰冷的心。

        梦倾城也好说话,在她的身上,看不出一个豪门大派大小姐的架子,但是,无论是少女与生俱来的上位者的威严,还是她那种看待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俯视的眼神,都让人不敢,也不愿意轻易靠近她。

        姜三甲也好说话,可是,却没有人愿意跟这个性情古怪的男人多接触,一来,姜三甲的年龄是这队人当中最大的,为尊者讳嘛,尊老爱幼的道理,还是懂一些的,二来,姜三甲的嘴是真的碎,不管跟谁,他都敢开玩笑,而且开的玩笑,还让人无法接下去,这就让人受不了。

        相对于许一凡他们,宁致远简直就是一个谦谦君子,带人温和,未语先笑,做事儿有礼有节,跟人说话,也给人一种如沫春风的感觉,这很容易对其产生好感,当然了,对于宁致远他们也仅限于有好感而已。

        姜三甲不愿意陪着许一凡下棋,而梦倾城她们更是不感兴趣,在许一凡显得无聊到蛋疼的时候,也就只有宁致远愿意陪着他这个臭棋篓子下棋了。

        就在许一凡和宁致远一盘棋下到中端的时候,许一凡陷入了长考,而宁致远则是一边看书,一边下棋,显然,看书才是重点,而下棋只是顺带的事情,至少,对付许一凡,还是很轻松的。

        阎小艺出现的时候,身边只带着一个少年,进入龙门客栈之后,他就一眼就认出了许一凡,径直走了过来。

        谷歌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阎小艺,立即从许一凡的身后,走到了阎小艺面前,皱着眉头,看着阎小艺问道:“何人?何事?”

        谷歌那边的动静,许一凡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回过神,抬起头,手里拿着一颗棋子,看向阎小艺,微微挑了挑眉头。

        阎小艺这个人他不认识,但是,从对方的打扮和长相,许一凡也猜出来他是谁了。

        “过来吧!”许一凡说道。

        谷歌闻言之后,立即让开了道路,而宁致远和姜三甲也抬起头,看向这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姜三甲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重新低下头,继续喝酒,而宁致远则冲着对方微微一笑,只是,他眼角余光看到许一凡的小动作之后,笑容更甚,只是多了几分无奈。

        许一凡趁着宁致远打量阎小艺的时候,趁机把宁致远的棋子拿走了几颗,原本处于下风的许一凡,随着这几颗棋子的消失,瞬间反败为胜,胜利就在眼前了。

        宁致远和姜三甲自然看到了许一凡的小动作,只是,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姜三甲是懒得说,而宁致远也不在意,让许一凡几子又何妨,反正赢了许一凡,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而就算输了,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许一凡在悄悄拿起几颗棋子之后,立即落下一子,抬起头,看向宁致远说道:“宁师兄,该你了,你觉得我这步棋怎么样?”

        姜三甲撇了一眼棋盘,差点把嘴里的酒水喷出来,原本因为拿走了几颗棋子,许一凡已经处于优势了,可是,随着他这步棋的落下,双方又僵持起来了,这让姜三甲十分的无语,这样好的局面,都能被许一凡下成这样,姜三甲也是无比的无语。

        宁致远看了一眼棋局,苦笑着摇摇头,说道:“不太好,与其下在这里,不如落子此处更好。”

        说完,宁致远把许一凡刚落下的棋子,重新拿起来,换了一个地方落下,随着这一子的落下,局面一下子变成一面倒的情况,许一凡胜券在握。

        许一凡盯着棋局看了半天,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还不错,嗯,看来我赢了,宁师兄,承认了。”

        “呵呵......”

        “呵呵!”

        两声轻笑,几乎同时响起,前者是宁致远温和的笑容,而后者自然是姜三甲的笑声了,那笑声当中充满了讥讽和不屑。

        许一凡转过头,看着姜三甲说道:“咋滴,不服啊?要不我俩下一局。”

        姜三甲连连摇头说道:“下棋就算了,还是喝酒好啊。”

        “哼!”

        看到姜三甲不敢应战,许一凡顿时傲娇的仰起头来,然后,才转过头,看向阎小艺。

        只是,不等许一凡说话,就听到一道声音响起:“臭棋篓子!”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跟着阎小艺一起过来的少年,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纷纷看向少年。

        阎小艺闻言之后,连忙转过头呵斥道:“小五,不许乱说话,快给公子道歉!”

        “哼!”

        少年闻言,看了许一凡一眼,冷哼一声,撇过头去,显然是不想搭理许一凡。

        这一幕,落在许一凡他们眼中,顿感有趣。

        “你叫什么?”许一凡不在去看阎小艺,而是看向少年问道。

        “小五!”

        “你姓什么啊?”

        “我没有姓。”

        “哦,这样啊,那你姓许怎么样啊?”许一凡点点头,然后笑着问道。

        “不要!”

        “哦?那你想要姓什么啊?”

        “我啥也不姓,就叫小五!”少年冷着脸说道。

        “呵呵!”

        许一凡闻言,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而姜三甲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少年,低头喝酒。

        可能,少年自己都不知道,就刚刚这番对话,他即将得到什么,而随着他的拒绝,又失去了什么,当然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少年啥也不懂,等到他知道的时候,是后悔还是如何,那就另外一个话题了。

        许一凡转移视线,看向阎小艺,说道:“这趟康城之行辛苦了!”

        “公子言重了,这都是我分内的事情。”

        阎小艺把姿态放的很低,可能是因为阎罗寨大当家的缘故,也可能是刚才少年插话的缘故,也可能是其他的某些原因,总而言之,阎小艺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

        “给我许一凡做事儿的人都知道,有功就会赏,有过就得罚,你这次功劳不小,你说想要什么?”许一凡笑着说道。

        “一件小事儿而已,不劳公子费心,我什么都不要。”阎小艺说道。

        “真的什么都不要?”许一凡眯着眼睛问道。

        “我别无所求!”

        “那你可别后悔啊。”许一凡意味深长的说道。

        阎小艺低着头,不说话。

        “不愧是阎罗寨出来的人,都是老-江湖啊,隐藏的很深啊,我说对吗,阎罗寨真正的大当家?”许一凡在看了阎小艺一会儿之后,突然说道。

        阎小艺闻言,猛地抬起头,看向许一凡,有诧异,有震惊,但是,更多的则是茫然。

        “公子再说什么,我不知道啊。”阎小艺解释道。

        “呵呵!”

        许一凡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阎小艺,阎罗寨上上任寨主的弟弟,阎罗寨的二当家,自从大当家去世之后,他这个最有希望继承寨主的弟弟,却不知所踪了,而坐上寨主位置的,却是一个叫桑喻世的人,表面上,阎罗寨换了人,更改了旗帜,可是,没有人知道的是,阎罗寨真正的大当家不是桑喻世,而是你,阎三,我说的对吗?”

        阎小艺看着许一凡,也不说话,只是紧抿着嘴唇,而那个叫小五的少年,则一脸震惊,一脸茫然的看着阎小艺,不,是阎三。

        许一凡瞥了一眼老人放在袖子当中的双手,笑着说道;“别着急动手,听我把话说完。”

        “公子请说。”

        “你到底是阎小艺也好,还是阎三也罢,对我而言,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你用心做事儿就好,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不想过问,也不会过问。”

        阎小艺张了张嘴吧,最后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无名还没有去阎罗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不可能!”阎小艺语气笃定的说道。

        “呵呵!”

        许一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这天底下没有不良人不知道的事情。”

        阎小艺闻言,脸色瞬间苍白,不在说话了。

        许一凡却继续说道:“当无名去山寨的时候,我就很好奇,你会怎么做呢?是联合山寨内的人,杀死这个外来者呢,还是远遁而去呢?你的选择让我很意外,既然选择留下来。”

        “既然公子已然知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呵呵!”

        又是一声冷笑,许一凡把玩着手里的棋子,饶有兴趣的看着阎小艺,问道:“你知道这次任务,为什么让你去吗?”

        “为何?”阎小艺下意识的问道。

        “我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趁机做点儿什么,结果,不出我的预料,你确实行动了,可是,你的行动让我很意外。”

        此话一出,阎小艺的脸色顿时一变,看向许一凡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其体内喷薄而出,很显然,他是个高手。

        “他在哪?你把他怎么样了?”阎小艺吼道。

        许一凡看着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的阎小艺,咂咂嘴,嗤笑道:“怎么,你想杀人?”

        阎小艺不说话,但是,他看向许一凡的眼神,变得愈发的犀利起来。

        “放心吧,他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我知道他是你大哥唯一的儿子,一直被养在寨子里,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你应该是他最后的亲人了。”

        说到这,许一凡不在去看阎小艺,而是看着眼前的棋盘,喃喃道:“你知道这次,我为什么让你来灵洲城见我吗?”

        “为何?难道是想让我自投罗网?”

        许一凡却摇摇头,说道:“你太高估自己了,也太低估我了,我承认,你并没有做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而且之前给康城送的物资,都很尽心尽力,所以你现在才能站着跟我说话,而他才能活着。”

        说到这,许一凡看向被称之为小五的少年。

        原本就脸色凝重的阎小艺,在看到许一凡说到那个少年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苍白起来,而那个少年,则一脸茫然的看着许一凡和阎小艺,他有些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