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斗破从俘获女神开始 > 正文 第一七七章 姐姐给你找个姐夫如何?(四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陈墨拿出铜镜看了一眼。

        顿时啧啧了一声,真特么帅。

        有点像大圣归来里,猴子发怒时,以岩石为甲,以火焰为袍的那身战甲。

        不同的是,没有头上的两根金翎,披风也是黑色的。

        陈墨心念一动,焰狱魔神甲顿时收回了体内。

        接着握了握拳。

        九星斗灵...

        ...

        夜色已深。

        米特尔家族的庄园之内,已经安静了下来,只有些许的烛火在几个房间亮着。

        陈墨来到了自己和雅妃居住的那个庄园里。

        庄园,一片黑暗与安寂。

        连生活在小山里的紫晶翼狮王和小狮王也是不叫了。

        因为两人已经同居,雅妃也怕羞,不喜欢用侍女,所以庄园里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影。

        雅妃房间里的灯火已经熄了,但这并不妨碍陈墨偷溜溜的潜了进去。

        陈墨才没有那么老实,再有媳妇的情况下,还傻乎乎的当一个月和尚,忍了十天了,也是向雅妃表达自己歉意了吧。

        好贱呀。

        宽大的房间里侧,一切静悄悄的,幔帐垂了下来,但隐约的能看到一道曼妙妖娆的身影,侧躺在软踏上,背对着陈墨。

        以陈墨的耳力,能听到些许微弱的呼吸声。

        房间内有些淡淡沁香,令人沉迷。

        陈墨脱去了身上的外袍,再弯身脱掉长靴,踮着脚便是走了过去。

        然后撩起那幔帐,微微掀起那盖在雅妃身上的被褥,快入冬季了,天色是有些微凉了。

        在陈墨钻入被窝前,雅妃都没有丝毫动静,看来是睡的很沉。

        可是当陈墨钻入被窝后,手臂穿过雅妃的腋下,搂住雅妃的蛮腰,并测量那良心的时候。

        雅妃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颤声道:“谁?”

        旋即想要起身坐起,却被陈墨紧紧的搂住,脑袋埋在她的脖颈之间,说话间带着一丝微喘道:“我。”

        窸窸窣窣。

        便是善解人意。

        “你...干嘛?”见到是陈墨后,雅妃松了口气,不过眼瞅着下一秒陈墨就扒拉着自己睡裙的时候。

        雅妃顿时嗔怒了起来:“我不是说了,你一个月不能碰我的吗?”

        “一个月不已经到了吗?”

        “你以为我不会记日子的吗?现在才十来天。”

        “是吗?那我记错了。”

        “既然记错了,那还不快...下去。”

        “这哪成呀,来都来了...”陈墨笑着。

        “你...无耻。”

        “嗯。”

        “你无赖。”

        “嗯。”

        “你下贱。”

        “嗯。”

        “你不要...呜呜...”

        陈墨一把将雅妃压在了身下,堵住了她的红唇。

        片刻后。

        睡裙、肚兜等物件散落在地上,些许喘息声和交谈声若隐若现。

        “爱妃,你抓我作甚?”

        “我...不仅抓你,我还...呜呜...”

        “爱妃乖...”

        乱七八糟的声音持续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幔帐之间,陈墨在被褥里躺下,长长舒了口气。

        雅妃翻下身,躺在了里侧,脸颊带着些许水润与妖娆,眯着眼呼吸略显起伏不定,不太想动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常言道。

        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坏的...

        “你是牲口吗?”

        雅妃眯着眼睛,抿了抿嘴,可能是晕乎乎的没力气,说话都有些弱。

        她甚至有种感觉,自己满足不了他,他才去找云韵的。

        陈墨用右手把雅妃搂着,让她枕着胳膊,偏头微笑道:“还是爱妃甚得朕心,妖精就是妖精。”

        雅妃可没晕,听见这话稍显不满,抬手在陈墨的胸口轻锤了下。

        “你个混蛋,作践了完我。还取笑我。”

        陈墨吻了下雅妃的额头:“爱妃说的哪里话,朕怎么舍得作践于你。”

        雅妃瞪了陈墨一眼,道:“你怎么不死在纳兰府,回来作甚。”

        看来,雅妃平日里还是很关心陈墨行踪的。

        “冷落了爱妃这么些天,可不得宠幸爱妃一下。”

        “别油嘴滑舌的。”

        “前线什么情况?”陈墨问起了美杜莎女王的情况。

        “还在交接中,魔兽山脉已经交接给了蛇人族,可是加玛帝国的西北省份还有东北省份,帝国还是有意拖延和蛇人族的交接。”

        雅妃说是说让陈墨别碰自己,可是此时却依然把脑袋枕在了陈墨的肩膀上来了,将这些天搜集到了情况,告诉给了陈墨。

        “拖延交接?”陈墨一愣,旋即磨挲着下巴思考了起来,片会后,道:“负责交接的总负责人是谁?”

        “云岚宗老宗主,云山。”

        “云山。”听到这话,陈墨再想起云韵今天跟他所说的话,云山叫她回去有要事相商。

        这两件事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陈墨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雅妃见陈墨不说话,顿时抬头看了陈墨一眼,见他皱起了眉头,不由有些疑惑道。

        “我也不清楚,我有种直觉,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一样。”

        “什么大事?”

        “颠覆整个加玛帝国的大事。”

        ……

        银月悬空。

        一座座偌大的宫殿楼宇,在月光下变得清晰而见。

        而最大的一座宫殿的楼顶。

        皇宫,观星楼。

        身着金黄色长袍的夭夜,眺望着西北方位的星空,一双碧绿的眸子带着几缕愁思,冷艳绝美的容貌之上,也是布上了一层阴云,仿佛有着几分大难临头的感觉。

        “姐姐,怎么了?”

        夭夜的身后,缓缓走过来一个人儿,她一把抱住夭夜,抬眸疑惑的看着夭夜的眼睛。

        “是月儿呀!”

        夭夜揉了揉夭月的脑袋,原本还布满阴云的脸上,浮现出柔和的笑容,道:“你怎么来了?”

        夭夜身穿紫色裙袍,精致的容颜在那皇室家族之中的熏陶之下,隐隐透着一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年龄不是很大,也就十三四岁,俏脸上噙着淡淡微笑,颇显得有些优雅与宁静。

        可是仔细看去的话,会发现,这看上去似乎很淑女般的少女,水吟吟的眸子中竟会闪过些许古灵精怪,她嬉笑着道:

        “老师说我的炼丹水平已经达到了二品炼药师,明天可以去炼药师公会,尝试考取一下二品炼药师了。”

        夭夜很宠自己这个妹妹,于是笑道:“那你明天一定能惊艳众人,十三岁的二品炼药师,恐怕连那陈墨也是比之不了。”

        虽然以加玛皇室的雄厚底蕴,只要夭月拥有着成为炼药师的最基本天赋,那么他们便能够使用那些堆积如山的材料,将之轻易的砸出一个高级炼药师。

        可是那陈墨,恐怕也是如此吧。

        夭月傲然的笑了笑:“姐姐,我一定会成功的。”

        “嗯,姐姐相信。”

        “姐姐,你有什么心事吗?”夭月虽然古灵精怪,但还是能看出夭夜眼中的那一抹愁思的。

        夭夜将手从夭月的脑袋上抽了回去,旋即说道:“战争,又要开始了。”

        “又开始了?我们不是刚和蛇人族求和吗?”

        “这是云岚宗的阴谋而已。无论这场战争谁赢,这加玛帝国,都将不是夭家的加玛帝国了。”

        “姐姐...”夭月看着一下子悲观下去的姐姐,也是愣住了,听到姐姐的这话,眸中莫名的泛起了些许泪花。

        “别哭,我皇室之人,岂能轻易流泪。”夭夜说道。

        夭月连忙止住泪水。

        旋即夭夜蹲下身来,夭月的身高只到夭夜胸口的位置,需得微微蹲下身来,两人的目光才能平视。

        夭夜笑道:“月儿,姐姐给你找个姐夫怎么样?”

        “嗯?姐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夭月有点懵。

        “这场战争无论是谁胜利,蛇人族还是云岚宗,我们作为皇室,都不能幸免,一定会卷入这场风波之中。

        而我们皇室已经没有了斗皇强者,想要在这场风波中幸免于难,就只能寻求外援了?”夭夜缓缓道。

        “那跟找姐夫有什么关系?”夭月的脑袋有些迟钝,还没有想到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既然说了,夭夜自会把它说明白,于是道:“皇室,已经拿不出东西拉拢外援了,除了你我。”

        “……”

        “你觉得陈墨怎么样?”不待夭月思考完上一个问题,夭夜已经说出了下个问题。

        夭月的脑袋有些晕,不明所以道:“外界传的很厉害,可我还没见过他。”

        “我见过了,他比传的还厉害。他做你姐夫怎么样?”

        “啊?”夭月的脑瓜子嗡嗡的。

        直到足足整理了十来分钟后,夭月才明白夭夜想要表达什么东西。

        简单来说能归结一句话。

        那就是皇室即将覆灭,想要幸免于难,就得寻求外援,而皇室如今已没有拉拢外援的资本,然后姐姐想委身给陈墨,寻求陈墨的庇佑。

        “姐姐,你认真的吗?”夭月瞪大着眼睛,看着夭夜。

        “月儿,有时候生的美貌,也是一种罪。”

        “???”

        ……

        陈墨早早的起来,雅妃帮陈墨整理着白袍的衣冠,颇为吃味道:“又去纳兰府?”

        陈墨摇了摇头,开玩笑道:“该去炼药师公会考个四品炼药师装装逼了。”

        雅妃:“……”

        别人都是喜欢低调行事,你一天天的则是高调。

        雅妃白了陈墨一眼。

        ……

        出了米特尔家族。

        陈墨隔着老远就能看到高耸一角的炼药师公会。

        在加玛圣城,除了皇宫外,就属炼药师公会面积最为庞大,奢华。

        陈墨朝着炼药师公会行去。

        缓缓走过几条宽敞的街道,那庞大的炼药师公会终于出现在了视线之中,望着那无比拥挤的门口,陈墨有些流汗。

        人太多了。

        双手负在身后,陈墨徐徐的渡着步子行进公会,然后挤进人流之中,刚准备顺着人流进入炼药师公会的时候。

        身后不远处却是突然骚动了起来,周围的一道道目光,都是投射了过去。

        前面的人流停止了进入,陈墨也是被堵在了中间,最后在众人的层层观望下,反而被挤到了前面,微皱着眉头,望向那骚动的源头。

        这是一辆极具贵族气息的马车,在马车之前,两匹浑身毛发雪白得没有丝毫杂质的骏马安静的停了下来。

        马车周围的金黄色锦帘之上,绘制着一头浑身升腾着蓝色火焰的异兽。

        这是皇室的徽章。

        马车的周围,则是站立着数十名手持长枪,身披战甲,散发着虎狼之气的士兵,凌厉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眸中暴射出一缕肃杀之起。

        显然是一队从战场上退下来的精锐。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车帘之中,一只雪白如玉的纤手探出,优雅的握着车门处的把柄,然后,一道冷艳的倩影,便是徐徐走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冷艳倩影身穿华贵的金色锦袍。

        紧随着她一起下来的,还有一道优美的紫色倩影。

        两人,都是绝色的美人。

        “居然是夭夜公主和夭月小公主...”

        “听说小公主的老师,是炼药师公会副会长切米尔。”

        “我还听说小公主在练药术上的天赋,即使是连会长大人都赞叹不已,别看她年纪小,其实已经是一名一品炼药师了。”

        “...”

        周围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道哗然之声。

        大小两位公主扫了眼周围,正欲在士兵们的护卫下穿过拥挤的人群,走进炼药师公会时。

        夭夜的目光突然瞄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然后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过去:“陈墨先生,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在这遇到你,真是有缘。”

        夭夜主动的伸出了玉手。

        陈墨一身白袍,长相俊逸非凡,站在人群中本就有些鹤立鸡群了,此时周围的诸人在听到陈墨这个名字的时候。

        顿时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扫向陈墨,脸上尽是惊讶之色。

        “他就是陈墨,那个十九岁的天才炼药师?”

        “听说他还治好了纳兰老爷子身上的烙毒,这烙毒可是连丹王古河都束手无策。”

        “切。要是有异火,让我来,我也能治好。”

        “...”

        夭月小公主也是凑了过来,一双水吟吟的眸子在陈墨的身上不断的打量着。

        “你就是陈墨?”

        陈墨面色平静,与夭夜握了下手,简单的打了招呼后,便是迈进了炼药师公会。

        见对方又是如此冷淡的态度,夭夜不由的蹙了蹙眉,同时心中有些酸楚,咬了咬红唇后,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姐姐等等我!”夭夜踩着一双高跟短靴,小跑着跟了过去。

        ps:四千字大章,二合一章节。

        求月票!求月票!

        欠两更!

        7017k

        
    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