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她引领修仙圈潮流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人有三急
        “莫霏羽,赶紧给本王解开这个破法阵。”

        红衣男子如同看到希望一般,看着慢悠悠进来的青衣女子,已然不想再被困在这破法阵里了。

        莫霏羽对面而坐,斜靠着马车的小窗户,吩咐外边的车夫架马,这才将脸转向了那个迫不及待要出去的红衣男子身上。

        莫霏羽显然有些意外,楚以墨派谁来监督她都理应不会派这个火药桶前来才对的呀。毕竟,萧林奇一看便知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主。

        还是说,楚以墨想反其道而行之,先让她放下警惕而后再想从她这里得到些什么,亦或者说知道些什么。

        既然如此,便怪不得她没有同情心了。

        “哎呦,王爷你居然被关在法阵里了呀?”

        莫霏羽满眼平静地看着他,而后,摊开手,十分平静地看着他说到:

        “可惜了,本小姐术法低微,请赎本小姐无法解救王爷于水火之中了。”

        原主之前百般讨好换来了一声拒绝,既然萧林奇不喜欢太过顺从的女子,刚刚好她可以借着要引起他注意的幌子来出出气。

        “你休想诓骗本王,师兄的这个阵法从里边无法强硬攻破,却能够从外边轻易破解,以你的术法是定然能够解开这个阵法的。”

        萧林奇急到将手猛然拍到了眼前那个透明的法阵上,那只手就这样横在了他们之间,既没有收回去却也不能伤到她分毫。

        虽说法阵不是他的强项,可纵使他的法阵修习得再差,他也能知晓眼前的是一个专门针对他强攻形术法的法阵。

        这个法阵的巧妙之处便是在于,以他的弱项克制了他的强项,故此,他才无计可施,只能让莫霏与从外解开阵法。

        看来,师兄为了困住他还当真是舍得下血本,这法阵起码得损耗了师兄一成术法修为了吧,这般不惜血本地诓骗他,他是定然不会放过他的,纵使对方是他的师兄。

        “莫霏羽,你赶紧给本王解开阵法,本王对你既往不咎。”

        想要找楚以墨谈个清清楚楚的萧林奇,显然是急着杀到那个藏蓝色男子的面前给他点颜色瞧瞧。

        “本小姐若就是想诓骗王爷呢?王爷你又当如何?哎呀,本小姐倒是忘了,王爷如今连这个圈圈都出不来,又能如何呢?”

        这般挑衅的话从她平淡无情的口中说出来,着实让有些暴躁的萧林奇清醒了不少,他难以相信这般清冷的话,竟然是从眼前这个可爱无害的青衣少女口中说出来的。

        莫霏羽说着便举起了自己的一根手指,朝前伸向了那个像是悬在眼前的掌心处,画了一个圈圈。

        萧林奇本以为她只是嘴上逞强,结果还是会帮他解开法阵的,结果,那只才伸过来的手指,就只是为了画一个圈圈,气得他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怒骂到:

        “莫霏羽,你发什么疯?”

        他显然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有些生气了,显然是觉得她今日有些莫名其妙。

        莫霏羽也不管他激动不已的情绪,只是缓缓地将手敷上了膝盖处,淡淡地开口说到:

        “本小姐想要的从来都不是王爷的既往不咎,而是王爷你对莫霏羽念念不忘呀?”

        她要的,不过是为原主出一口恶气罢了,若是他终究还是无法对她动心的话,那么,她也不介意以这种方式让他记住原主,也算是不枉费她占用了原主的身体了。

        这回,萧林奇倒是安静了,心中只觉得今日的莫霏羽看似安静,这说的话确如同吃了火药一般,不爆炸之前都是静如尘埃,一旦爆炸之后,整个人都笼罩这一股爆破咒的可怕感,这种感觉使得他心中隐隐策动。

        莫霏羽显然是很满意目前的氛围,丝毫不介意他眼中的怒火,侧身便倒在了马车上,双腿一曲,手臂一枕便拿出了一方丝帕,展开后盖在了自己的脸上,闭目养神去了。

        萧林奇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

        胆敢对他熟视无睹地倒头就睡,也未免太过分了些,忍不住便张口骂了她几句。

        骂了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见对方依旧不为所动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这才觉得没劲,无奈地闭起了嘴。

        这般闭目养神,也不知何时她睡着了,却是被萧林奇那阵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许是美梦刚被喊醒,她心有不悦地抬起了头,那块盖在她脸上的丝帕随着她的气身顺着她洁白的脸颊滑落到了她的手边。

        手指快速拿过那方丝帕,正了正身子便假装淡定地看着那个坐姿有些扭捏的红衣男子。

        萧林奇倒也顾不了许多了,见她总算是醒来了,这才赶紧抓住时机说到:“莫霏羽,你别太过分了,人有三急。”

        “哦,然后呢?”

        她瞧见他扭捏的模样,便猜测他不是坐得难受便是憋得难受,如今倒是为她排除了第一个可能。

        “你若是再不解开法阵,当心本王现场解决。”

        萧林奇这一句话说得是理直气壮地外加威胁,看着那个一脸漠不关心的青衣女子,他当真怀疑她这回态度南辕北辙,是他太过于纵容了,以至于给了她自己有可能会喜欢上她的希望。

        她不就是看上他这张脸了吗,那么此刻他就让她知晓他这个人究竟有多么地败坏风俗、俗不可耐。

        “好呀,左右我不过是贪图王爷的身子,这回王爷难不成想全了本小姐的心愿?”

        莫霏羽横眉一挑,眼神颇为期待地死死盯着他的双眼,继续说到:“只要王爷敢,我定然会像是鉴赏一块美玉一般,目不转睛地瞧个仔仔细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以求到时候可以完璧归赵。”

        竟敢在她面前耍流氓,那她便让他知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

        想当初,她还在修仙门派时,那个满嘴油腻话的师兄成日里和她说话,说不到三句话,便会扯上一句烂话本的台词,有空没空便会给她普及各种不堪入耳的混账话,她这句,不过是秉承了师兄多年的“熏陶”罢了。

        都说学坏容易学好难,依她看来,正是由于心善之人太过善良才会遭受无耻之徒坑骗的,对付这种不要脸的人还是师兄的手段管用。

        她这都是些什么虎狼之词呀?

        最为要紧的是,她说出的话都如同念书一般,毫无情绪可言。这使得他分不清她所言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为了唬他说说而已的。

        萧林奇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屁股往座位后边缩了缩,手不自觉搭在了大腿上,以求掩盖一下那个青衣女子过于坦诚的目光。

        “究竟要本王如何,你才能帮本王解开这个破法阵?”

        萧林奇攥拳的手十分不服气地拍了一下身旁的木马车,实在做不成此种事情的他终究还是妥协了。

        莫霏羽嘴角暗暗一笑,还真被以前的师兄料中了,这耍无赖这一招还当真是谁气势比较足谁便赢,只是,事隔这么多年了,也不知师兄如今是否还活着。

        眼帘一抬,便伸出了手指向了他的腰间,还不等她说出口,红衣男子瞬间便更急了,惊得瞬间起身。

        “你……呲……”

        直到碰到了头才乖乖地坐了回去,只是,经此一撞,原本还能憋住的此刻倒是有些紧急了,并拢了双腿,皱眉连忙拒绝到:

        “你休想。”

        莫霏羽脸上平静,心中早已暗骂了他数遍了。

        想当年,追她的男子都能从奇艺城排到南海之滨了,他这么个暴躁脾气外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体质,她还当是是不稀罕,若不是她想替原主出了这口恶气,她早就给他一拳了。

        “王爷一不肯将王妃的虚名给本小姐,二不肯委身于本小姐。”

        莫霏羽说一个便掰着手指头数一个,而后,一脸无奈地看着他直截了当地问到:

        “那本小姐倒是纳闷了,王爷你究竟还有什么是能给的?”

        “除了娶你和本……本王自己,本王什么都能答应你。”

        面对逼问,他总算是说了一句肯定的话,这使得小心思得逞的莫霏羽心中乐开了花,可表面上却还得装成一脸不愿的模样。

        “既然本小姐最想要的两样都不能得到,王爷你好歹也送一样东西,好睹物思人吧?”

        莫霏羽说得有模有样的,而后垂低了眼帘,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红衣男子一眼,才讪讪地说到:

        “什么玉佩发簪的都过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不如,王爷将驻影珠送我了吧,也算是全了这段时日的相思之意了。”

        “什么?”

        萧林奇此刻比之前的虎狼之词还要激动,她究竟是如何很将驻影珠千金难买,颇为珍贵,所以比金钱还要贵重这些话语,毫无违和感地说成是金钱都过于俗气,驻影珠就是很清高的?

        可面对她的趁机敲诈,他却不得不妥协。

        因为,比起驻影珠,那个人显然更加可怕好吗。

        那个人听闻了他要回天辰派的消息,竟然直接前去天辰派守株待他去了,若他回了天辰派,只怕要不得安生了。

        所以,他此时不逃便没机会了。

        于是,权衡利弊之后,他从怀中拿出了驻影珠举在她的眼前,说到:

        “成交。”

        莫霏羽显然十分满意,连忙解了法阵,便伸手夺走了他手中的驻影珠。

        萧林奇苦巴巴地看了那珠子最后一眼,便快速下了马车,吓得外边的马惊了一惊,干脆直接停下来了。

        莫霏羽看着那个溜得极其快速的红衣身影,掀开帘子对着外边的车夫说到:“姑且休息一下。”

        车夫闻言也放下了手中正欲抽马的马鞭,而莫霏羽却是得意地欣赏着手中的驻影珠。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依旧不见那个红衣身影回来,车夫这才忍不住询问到:

        “姑娘,他去了这般久却未曾回来,该不会是跑了吧?”

        拿人手短,这点她还是十分清楚的,所以,她根本就没打算要亲自将他抓回来。

        也正是此时,她才发觉了周围的异样——一切都过于平静。

        于是,心下警惕地同车夫说到:

        “既然跑了,那我们也无需再等了,还是接着赶路吧。”

        她余音刚落,马车便开始往前走去,也正在这时,那个本该跑掉的红色身影却如风一般朝着马车奔跑而来,大声地嚷嚷到:

        “危险,快跑。”
    红袖添香小说网手机版小说推荐穿越小说排行榜完结搜狐小说高僧有点撩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私欲小说全集免费偷偷藏不住 竹已四四小说网手机阅读乡野春风未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