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特殊旅程 > 正文 第207章 既胆小又爱算计
        罗利是为了让马儿吃草以节省饲料费,还有前几天拜访了一个城镇,在那里看见的东西让罗利在意得不得了。

        从昨晚开始罗利就一直心不在焉,就是听到莉莉薇搭腔说话,也只是爱理不理地回答。

        方才吃午餐时也一样,罗利的目光一直看着远方,连莉莉薇偷吃了两块奶酪也没发现。

        说到罗利到底在想什么,似乎是在镇上看见的货币及皮草。

        不管是货币还是皮草,流通于人类世界的种类都多得让人难以置信,而两者的交换比率似乎让罗利挂念不已。事情就是,听说拿黑色皮草交换白色银币,再用白色银币购买咖啡色皮草,再将这个咖啡色皮草交换成红色铜币,最后用红色铜币买来黑色皮草,就有可能赚到钱。

        为了这件事情,罗利从昨晚就一直计算着。

        在人类世界行时,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用到金钱,而且罗利本来就是为了赚钱而行,所以莉莉薇没道理生气。

        看见罗利做着如此赚人热泪的努力,怎么好意思要求罗利买压根没办法填饱肚子的东西?

        不过,尽管回到了马车上,罗利却几乎没发现的态度,还是让人不禁微微膨起尾巴就是了。

        “你这个家伙啊,要待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莉莉薇一边拍打棉被,一边这么询问。

        或许是稍微加重语调说话奏了效,罗利总算从木板上挪开视线,并抬起了头。

        罗利似乎也没有好好吃午餐,只顾着一手拿着切削过的树枝,在涂上蜡的板子上刮来刮去地计算个不停。

        “嗯……哎呀,已经这么晚了啊。”

        不愧是具有智慧的人类,无论在任何地方,只抬头仰望天空,就能立刻看出时辰。

        罗利急忙收拾好木板和树枝,然后把面包塞进嘴里。

        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莉莉薇偷吃了两块奶酪。

        然而,莉莉薇重新铺上拍打过的棉被,正准备钻进去时。

        罗利突然这么问:“你散步完了吗?”

        罗利看似没在注意,但其实还是看得很仔细。

        “本大人担心要是跑太远,你这个家伙会害怕。”

        罗利一副乐天派的模样笑了笑。看见那副蠢样,有时候真会让人想要坏心眼地躲起来一下。

        要是发现莉莉薇不见,罗利肯定会丑态毕露。

        不过,说到罗利的愚蠢程度,就像猫明明怕水,却想要抓池里的鱼一样。

        罗利什么话不说,偏偏说出这般反驳话语:“怕什么,你跑得再远,只要肚子饿了,自然就会回来。”

        因为,这样就生气显得太蠢,所以莉莉薇露出笑容回应后,这个笨蛋罗利立刻表现出自以为很风趣的得意模样。

        一个人能愚蠢到这般程度,应该值得夸奖了吧。

        “好了,那就把马儿绑回去,差不多出发吧。”

        说着,罗利从马车站起来,然后朝向松绑的马儿走去。

        莉莉薇托腮倚在马车边缘上,望着罗利的举动。

        罗利明明是个烂好人又胆小,却很爱面子,有时候还会表现得自信满满。

        有些时候罗利会把金钱这种无聊的东西,视为仅次于性命的第二重要物,甚至会有让人感到可怕的时候。

        可是,本以为这样的罗利会存下所有赚来的钱,却在一些怪地方会做出慷慨表现,害得莉莉薇老是忍不住摇起尾巴。

        罗利似乎认为莉莉薇是为了食物才跟随着他,难道罗利真的认为拥有万狼公主名号的莉莉薇,会只因为,“人类料理的食物太好吃”如此肤浅的事情而忘了自我吗?

        罗利说什么“只要肚子饿了,自然就会回来”,那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莉莉薇之所以会主动回来,是因为,不想一人孤单吃饭,而听到有饭吃就会忍不住摇起尾巴,是因为,罗利愿意为了莉莉薇掏腰包。

        “大笨驴……”

        原本吃着草的马儿显得不开心了地甩着头,罗利的脚步随之左摇右晃。

        这副德性的罗利有时候还会觉得自己是人类世界里冷静沉着的狼,真是笑死人了。

        莉莉薇把脸靠在马车边缘上,喃喃说了句:“明明是一只羊。”

        四周一片宁静,还有温暖的阳光陪伴,而少根筋的罗利就在视线前方。

        这样的生活没有任何不足之处,也没有任何不满之处。

        莉莉薇也不禁大意地在嘴角自然浮现微笑,察觉自己这般奇怪举动后,笑意变得更深了。

        “或许大笨驴是本大人自己呐。”

        受不了自己地喃喃说道,然后让视线落在地面上。

        下一秒钟,发现有一样怪东西掉落在草丛之间。

        “什么东西?”

        莉莉薇试着探出身子仔细看,但还是看不出来是何物。

        最后,走下马车拿起掉落物一看,发现是一条皮绳圈,上头缠着金属做成的动物脸型。

        “这是什么东西?”莉莉薇一边嘀咕,一边左一次右一次地望着掉落物时。

        传来罗利的声音:“哦,皮绳圈。”

        马儿原本尽情享受着久违的自由,罗利的打扰似乎让马儿相当生气。

        莉莉薇与马儿的乌黑大眼睛,在视线交会后,马儿迁怒他人地投来霸气十足的目光。

        不过,马儿如果有想要逃跑的意思,机会再多不过了。

        重点就是,马儿压根不把罗利看在眼里。

        活该。

        “乖!别乱动!让我把这个绑上去……好、好,我知道了啦。嘿咻!”

        即便如此,罗利还是动作熟练地一边闪躲,一边迅速绑住马儿。

        总是表现完美的人偶尔做出少根筋举动会让人觉得可爱,而总是少根筋的人偶尔做出敏捷表现,感觉也不错。

        然而,当罗利疲惫地叹口气时,被马儿从后方用鼻尖顶了一下。果然还是平常的那个罗利。

        “真是的……好了,出发了哦……怎么了?”

        罗利肯定以为莉莉薇早就躺在马车上用棉被裹住身体,才会这么询问。原本打算问问看方才捡到的是什么东西,但因为,想到了其他事情,最后也就没有发问。

        含糊地回答后,踏着车轮跳上马车。

        罗利似乎也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坐上马车后,罗利握住缰绳重新展开旅程。

        在喀啦喀啦作响的马车马车上,一边躺在棉被上,一边拿出捡来的东西重新观察一遍。

        人类世界有很多从未听过的石头或金属在市场流通,而这东西似乎是用常见的铅做成。

        大小差不多有大拇指头这么大,上面的动物脸型图样看起来像小狗或狐狸,不然就是长得丑陋的狼。

        这东西似乎经过漫长岁月的洗刷,整体雕刻面受到磨损而变得浑圆,雕花较细腻的部位也已经泛黑。尽管如此,这般长年使用的老旧感,反而让人感觉别有一番风味。

        对万狼公主而言,这种别具风格或韵味的东西,会比闪闪发光的东西来得合适。难得这东西还绑上了皮绳圈,或许可以戴在身上来观察罗利会有什么反应。

        先尝试绑在手腕上,但因为,绳子太长,所以不太好看。认为紧接着挂在脖子上看看好了,但后来发现脖子上已经挂着麦袋。

        挂在哪里好呢?嗯?有个好点子了。

        人类都会用细绳绑起头发了,所以换成是狼,这么做也没有什么好奇怪。

        虽然这条皮绳长了一些,但打了结稍作调整后,正好挂了上去。

        一方面因为,铅块部分差不多有大拇指头这么大,所以挂起来不会显得太小家子气。

        要是在森林或在麦田里,绝对不会有用绳子绑住尾巴的想法。

        站起身子后,忍不住像只小狗一样,追着在尾巴中间晃动的饰品原地绕了一圈。

        “呵呵呵。”

        一边认为“意外捡到了好东西”,一边在脸上绽放笑容时——

        “啊!对了。有件事情想问你一下。”

        说着,罗利在马车上转头面向莉莉薇。

        罗利好巧不巧地在莉莉薇扭转身体看着自己尾巴的瞬间转头,莉莉薇就是想掩饰都难。

        再一个,反正本来就打算戴起来给罗利看。

        所以,她干脆豁出去地,对着一脸愕然说“你在做什么?”的罗利,甩了一下尾巴炫耀说:“如何?你这个家伙不觉得很好看吗?”

        莉莉薇双手叉腰,并且学着以前在城镇看过的舞娘那样绕了一圈。

        罗利的视线盯着尾巴不放。

        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

        “呃……哦,好看,可是……”

        可是?罗利该不会又因为,不甘心直率地说出感想,而打算说一些令人厌恶的话语?

        莉莉薇认为“真是一只不坦率的雄性”时,罗利突然这么说:“那东西哪来的?”

        “嗯?附近捡来的。”

        再次看向自己后,还是觉得很合适。

        接近黑色的深灰色饰品,放在咖啡色毛发与前端白色毛发之间,散发出十足的存在感。

        罗利露出怪异表情望着莉莉薇好一会儿时间,看见莉莉薇不停甩动尾巴后。

        罗利只说了句:“这样啊”便重新面向前方。

        每次莉莉薇像城镇少女那样,做出微微倾头的动作时,罗利就会立刻失去冷静。

        罗利会有这般怪异反应,可见这个饰品戴在莉莉薇身上有多么好看。

        用鼻子发出叹息声后,轻快地跳上马车。

        “那么,你这个家伙想问本大人什么?”

        因为,身高差距,所以坐在罗利身旁时,必须抬头仰望罗利。

        莉莉薇以巨狼模样现身时,大多数存在都在视线下方。

        或许是这样的缘故,只是做出抬头仰望的姿势,就会让莉莉薇有种像在撒娇的感觉。虽然刚开始有些难为情,但现在已变成喜爱的姿势。

        如果罗利因为,莉莉薇抬头仰望而变得行径诡异,更是让人开心。

        这次没有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而是拼命像个小孩子一样朝向罗利露出天真笑脸。

        罗利斜眼瞥了莉莉薇一眼,看得出来拼命想要掩饰困惑。

        除了吃饭和午睡的愉快时光之外,就属此刻最开心了。

        莉莉薇开心地笑着时,罗利先咳了一声,然后总算开口说:“咳!哦,没什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罗利说到一半时,瞥了尾巴一眼。

        如果罗利是刻意这么做,就是要莉莉薇立刻屈服似乎也无不可。

        “我们昨天还停留的那个城镇,关于那里的皮草啊。”

        “嗯。”

        罗利似乎抓到了赚钱的线索。

        只要罗利赚到了钱,就能吃到好吃的食物,更重要的是,罗利的心情也会变好。

        虽然,没打算谄媚罗利,但既然要结伴同行,有笑容相伴当然比较好。

        莉莉薇摆出一副“真是拿你这个家伙没辙”的模样也咳了一声,然后发出“嗯”的一声。

        罗利立刻不停地迅速发问,一下子询问那皮草的品质如何,一下子又询问这皮草的品质如何。

        人类会以眼睛观察,并用手触摸来确认皮草品质。

        但对莉莉薇而言,只要稍微闻一下味道,就能立刻知道好坏。

        随着莉莉薇做出“那皮草品质很好、这皮草品质不好”的回答。

        看向莉莉薇的罗利意识,慢慢从眼前转移到了记忆中的商品。

        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后,罗利连一声道谢也没有,便陷入了沉默。

        虽然,忍不住认为“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但其实并不讨厌罗利认真思考的表情。

        莉莉薇感到疲惫地眺望着罗利,认真思考的侧脸时。

        罗利似乎想到了什么而把手伸向马车拿东西。

        罗利把涂上蜡的木板放在膝盖上,看着刻在木板上的一大片计算结果,不知嘟囔着什么。

        而后,他突然大喊:“果然是这样没错!”

        人类不仅嗅觉迟钝、听觉迟钝,时而还会毫不在意地大声吼叫。

        一点礼貌都没有!

        虽然不仅莉莉薇,连马儿也吓了一跳。

        但罗利依旧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粗鲁地把木板往马车一丢,立刻拉动缰绳让马儿停下脚步。

        “怎么着?”

        因为,耳朵还嗡嗡叫个不停。

        所以,一边像小猫一样用手按住耳根,一边询问后。

        罗利却露出了开朗得令人反胃的表情,对她说道:“皮草行情果然有疏漏,这下子能大捞一笔了!”

        罗利准备折返回去时的表情,稚嫩得宛如连牙齿都还没长齐的小狗。

        因为,一直跟随在罗利身边,所以对生意构造多少有一些了解。

        不过,反复买进又卖出各种物品,再回到最初的物品后,真有可能产生利益吗?

        照罗利所说,似乎真有可能。

        “就像买大金额的物品时,如果支付一大堆小金额的货币会招店家嫌弃一样,买小金额的物品时,如果拿出高额货币也会惹人嫌。这么一来,采买东西时就必须配合不同物品拿出适当的货币。不过,有时候皮草会以皮草互换,货币也一样。重点就是……”

        “进行交换之际,整体来看会出现不合理的现象,是吗?”

        “没错。我已经计算过很多遍,也发现果然没有错。只要在镇上卖出又买进,就能赚到两成到三成的利润。这生意太好赚了!”

        虽然,知道应该是很了不起的发现,但看见罗利太过兴奋的表现,反而让人觉得扫兴。

        而且,难得在尾巴挂了饰品,却还没听到夸奖话语。

        然而,罗利本来就是个没办法同时注意两件事情的人。

        恐怕……没办法一开始就要求太多。

        穿过今天早上才经过的城墙,进到了城镇。

        城镇里依旧人潮拥挤,看见这般人潮,就会忍不住怀疑。

        罗利真的发现了,这么多人没发现的事情吗?

        不过,理所当然地,任何事情都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

        至少,能确定的一点是,罗利绝对没有忘记莉莉薇遗忘许久的冒险心。

        看见罗利恨不得早一刻进行交易,急得心里发痒的侧脸,连坐在旁边的人也不禁开心了起来。

        然而,罗利一来到马店安顿好马儿,立刻朝向莉莉薇说出这般话语:“那么,你可不可以到酒吧等我一下?”

        “咦?”

        莉莉薇不禁僵住了身子。

        因为,莉莉薇以为自己肯定会与罗利同行,然后帮忙闻皮草味道分辨好坏或听声音分辨货币。

        老实说,罗利的举动甚至让人有种被捉弄的感觉。

        “我必须不停往返多家商店。人潮这么多,你应该不想被人拉着到处跑来跑去吧?”

        罗利太狡猾了。

        只要老实说,带莉莉薇结伴同行很麻烦不就好了?

        在明显看得出罗利不想带莉莉薇结伴同行,又听到“你不想去吧?”的状况下,除了“是啊”两字还能回答什么?

        商人懂得利用真心话和体面话,让话题顺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走,而罗利的说法正是商人才会有的表现。

        罗利经常会做出这样的表现,只是自己没有特别意识到而已。

        “哎,是啊。”

        看见罗利脸上浮现显得暧昧的虚假笑容,莉莉薇毫不掩饰地露出不开心了表情说道。

        结果,不知道罗利会错了什么意,像对待小孩子一样摸了摸莉莉薇的头。

        反正罗利一定觉得莉莉薇是个怕寂寞的人,所以因为,寂寞而在闹别扭。

        为什么这样罗利就会觉得自己才是握住对方缰绳的人呢?

        虽然愚蠢到令人难以置信,但看见罗利那自信满满的表情,又会忍不住觉得可爱,看来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应该是莉莉薇才对。

        “那么,应该不会要本大人两手空空的去嘛?”

        罗利外表看起来纤瘦,但其实不然,莉莉薇抱住其结实手臂说道。

        虽然罗利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但最后还是给了莉莉薇一枚美丽的银币。

        对于这次的交易,罗利似乎相当有信心。

        “不要全部用完啊。”

        尽管如此,罗利还是不忘这么叮咛。

        虽然,很想反驳说“带本大人一起去就不需要花半毛钱”,但还是放过了罗利。

        事实上,罗利或许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悠哉地带着莉莉薇结伴同行动。

        在城墙团团围住的城镇里,似乎完全按照钟声决定时段。

        这里的钟声响了,这里的市场就会开始营业;那里的钟声响了,那里的工匠们就会开始休息。

        看见这般光景,就像看见配合着太鼓声音跳舞给大家看的小丑一样。

        尤其是从旅途中停靠的旅馆二楼,拿着酒杯发愣地眺望着人潮流动时,感觉特别强烈。

        这么一想,不禁觉得在宽广大地上独自驱使马车,并且只相信自己的技巧和直觉,顶多只会遵从月亮和太阳运行的罗利,在人类当中肯定属于相当自由的一群。

        自由与韧性是从同一处泉水涌出。尽管少根筋又是个烂好人,却能在罗利身上某处找到吸引人的韧性,这都是因为,罗利是一个相信自我力量的强大存在。

        尽管一边回想一路来的行,一边思考各种事情,还是无法安抚被丢下的孤单心灵。

        或者应该说,还是无法找到平息怒气的借口。

        莉莉薇拿着仅仅一枚银币的零用钱,被迫坐在拆除所有面向道路的墙壁,呈现开放空间的酒吧角落。

        太阳还没下山的时间,不是一些怠惰行脚商人,就净是一些像鱼干一样晒得干巴巴的家伙会来到酒吧。

        尽管有这些人,酒吧里的客人还是很少。

        而莉莉薇竟然落得必须坐在冷清酒吧的角落,发愣地望着街上人潮来来往往的下场。

        而且,莉莉薇连换件衣服的时间都没有,所以还是一身人类称呼为修女的装扮。

        因为,这身装扮,时而会有人靠近莉莉薇桌位,而且每个人都会说出同一句话,然后放下零钱在桌上。

        “愿神庇佑……”

        这些人会朝向莉莉薇行一个礼,时而还会要求握手,然后回到自己的桌位。

        莉莉薇明明那么讨厌被人当成神明敬仰,现在受到这般愚蠢的敬仰方式对待,却连生气的气力都没有,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时而抓起炒豆子吃,然后喝口酒顺便吞下打哈欠而渗出的泪水。

        因为,考虑到那只大笨驴罗利万一没有顺利做成生意,所以点了又酸又难喝的劣质葡萄酒。

        这葡萄酒的难喝程度足以让人睡意全消,也足以让人忘不了被丢下的怒气。带着怨恨心情用手指挖出残留在嘴里的葡萄渣时,熟悉的轮廓忽然印入眼帘。

        那是背着大量皮草、聚精会神地向前走去的罗利身影。

        罗利那眼神说出生意做得顺利。

        虽然罗利好像没什么自觉,但生意做得顺利时,那表情明显看得出罗利一直对着自己说“我很冷静”。

        相反地生意失败时,则会露出拼命对着自己说“我没有失去冷静”。

        重点就是,罗利内心永远处于慌张状态。

        大概只有在睡着时,罗利才会真正冷静下来。

        因为,平常想要看见罗利的冷静模样实在太难,所以莉莉薇时而会算准罗利睡着的时间,然后一直凝视罗利的睡脸。

        要是罗利知道这事情,不知会做出什么反应?

        八成会紧张得睡不着觉吧。

        不过,这样也挺可爱的就是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葡萄酒已经见底了。

        没有交谈对象时,总会不小心多喝几口酒。

        举高空酒杯,向闲得没事做的老板加点了一杯。

        不知道路过酒吧前方几次后,罗利突然从人群之中走进莉莉薇的宁静世界来。

        因为,老是点难喝的淡酒来喝,只会喝得满肚子水,所以最后点了面包和奶酪之类的食物,而罗利就在这时走进酒吧。

        不过,罗利完全没有要责怪莉莉薇太浪费的意思。

        还露出了满面笑容。

        那笑容之灿烂,就算罗利就这么抱紧莉莉薇,并用脸颊磨蹭莉莉薇脸颊,也不会让人感到吃惊。

        “这种抢先所有对手一步的感觉,真是爽快极了。”

        说罢,罗利捏了一下莉莉薇的脸颊。

        罗利似乎真的很开心。

        即便如此,罗利却没有要多拿出一枚银币的意思。不过,这种态度确实非常符合罗利的作风就是了。

        “小心别掉进陷阱才好呐。”

        “我会在掉进陷阱之前跳过去。”

        真没想到罗利还好意思说出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也不回想看看一路来旅途上遭遇的种种。不过,光是看见罗利那自信满满的表情,就会让人忍不住露出微笑。最后,莉莉薇还是笑着送罗利走出酒吧。

        不过,随着罗利路过的次数增多,背上的皮草数量也愈来愈多,从这点也能看出罗利确实赚了钱。

        想要赚更多钱,就必须准备更多资金。

        有一次罗利因为,这样一脚踩进陷阱里,而决定进行这次交易前,罗利之所以会询问皮草的品质好坏,应该是为了判断万一交易无法顺利进行时,最多可能必须承担多少亏损。

        这般态度慎重得令人厌烦,而罗利会如此慎重,应该与其平时的言行举止有关。

        举例来说,罗利经常做出不会讨人欢心,也不会惹人讨厌的安全应对,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既胆小又爱算计。

        这副德性的罗利,如果在事到紧要关头时,还表现出不可靠的样子,莉莉薇就会不客气地用后脚踹开罗利。

        但无奈应该表现的时候,罗利还是会好好表现一番,实在狡猾极了。

        不过,如果罗利平时就充满勇气又大胆,或许同样是个麻烦的家伙。

        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喝光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杯的酒。因为,酒杯一下子就见底,让人不禁怀疑酒杯可能破了洞,所以把酒杯倒过来摇了摇。这时,突然看见两只脚出现在眼前,不禁吓了一跳。因为,喝了酒,视野似乎变得狭窄。

        抬起头一看,看见了刘海因汗水而贴在额头上、喜色满面的罗利面容。

        “大赚了一笔!”

        罗利拍了一下腰部说道,腰上还绑着就快裂开来的荷包。

        “不过,途中有其他家伙发现同样的事情而插队进来抢生意,害我少赚了一些就是了。我在大家同归于尽之前,赶紧收手回来。”

        罗利一屁股地坐在椅子上后,点了酒,并一鼓作气地喝下一半送上桌的酒,然后用力叹了口气。

        罗利身上散发出尘埃味,看得出来四处奔波了许久。

        “我很想说一起干杯庆祝吧,但看你好像有点醉了。”

        罗利看向莉莉薇一边露出苦笑,一边说道。

        莉莉薇忍不住想要表现出呕气模样,而拿起早已见底的酒杯送到嘴边。

        “明天再点好喝的酒,重新喝过一遍好了。今天晚上就先找家旅馆……话说回来,还真是大赚了一笔呢。”

        罗利几乎一鼓作气地喝下剩余的酒,然后显得开心地说道。

        罗利应该是真的很开心吧。

        看见罗利如此开心的表情,莉莉薇当然只能陪笑。

        “总之,先离开这里吧。你走得动吗?”

        抱着宛如等了好几百年,才看见有人伸出手的怀念心情握住罗利的手后,发现罗利的手比喝醉酒的莉莉薇温暖得多。那股温暖会让人头部深处发麻,产生一种近似睡意的感觉。

        尽管有损万狼公主名誉,但罗利忙着付钱的时候,也依旧表现得像个想睡而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赖在罗利身上。

        “喂,振作点。旅馆一下子就到了。”

        听到罗利说什么“振作点”还是“没事吧”之类的话语,会让人双脚变得更加无力。

        像个幼童一样让罗利牵着手,走在城镇傍晚时间特有的人潮热气之中。

        噪音如洪水般涌进耳中,就算几乎完全闭着眼睛,也能轻易掌握到城镇的状况。

        人类的交谈声、动物叫声、敲打物品的声音,还有不知拉动何物的声音。

        虽然有这么多种声音在四周萦绕,但惟独罗利的心跳声听得特别清楚。

        不对,还是那是自己的心跳声?

        这般模糊不清的感觉舒服极了,踩着轻飘飘的脚步之中,只清楚记得罗利牵着莉莉薇的手。

        真希望这般愉快时光永远持续下去。

        脑中浮现这般想法后,不禁觉得自己愚蠢极了。

        就在这时……

        “你说不能买这皮草是什么意思?”

        这般怒吼声传进耳中后,意识忽然被拉了回来。

        “不能买就是不能买。我们接到公会的通知,说皮草被当成投机取巧的交易商品。除非再接到公会通知,否则不能买皮草。”

        “搞什么啊!”

        在喧闹不已的城镇里,不会有人有那闲工夫去注意这般怒吼声。

        但,罗利直到方才还利用皮草大赚了一笔,被这样的罗利牵着手,就是不想注意也难。

        “好险。”

        罗利看向莉莉薇露出坏心眼的笑容这么说。

        不过是偶尔顺利做成生意,罗利就立刻这副得意模样;虽然抱着这般想法,但一方面受到共享秘密的不道德感影响,莉莉薇也不禁庆幸逃过一劫而笑了出来。

        然而,目前正面临危机的商人们似乎无法忍受事实。

        “叫公会会长出来!”

        商人最后这么怒吼一句,并用力拍打商品柜。

        事态演变到这般地步,就连城镇的老百姓也开始停下脚步看热闹。

        抱着满山相同皮草的商人表现得更是激动,但怎么看都知道那商人在演戏。商人们应该是抱着刻意大吵大闹一番,然后硬是要求买家买下皮草的计谋。罗利也经常会做出这般表现,不得不说商人的放任行为实在令人惊讶。

        莉莉薇甚至抱着佩服的心情眺望着吵闹的商人们。

        “走吧。”

        只有自己一人顺利进行完交易的罗利,拉着莉莉薇的手打算走出去。

        罗利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或许他顺利进行完交易,却不忍心看见其他人面临亏损。

        虽然有些愚蠢,但个温柔体贴的雄性。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被罗利拉着准备踏出步伐的瞬间……

        “你看!这上面确实盖了勤劳公会印章!这样你还说不能买是有什么意图?”

        这么说罢,商人从堆高如山的皮草中拿出一大捆皮草,并高举在头上。

        受到强势推销的商人,露出感到困惑的表情,应该那印章应该是用来证明什么的存在。

        一路看着罗利做生意后,会发现人类经常使用“信用”这东西。

        因为,做生意经常必须向陌生人采买或接收各种物品,所以说什么也需要“信用”这东西。

        对推销皮草的那名商人来说,自己明明已经出示值得信用的存在,却被对方拒绝交易,当然会想发脾气。

        望着商人认为“真是棘手”时,罗利急忙想要拉着莉莉薇前进,但莉莉薇出力反抗,并当场停下脚步。莉莉薇会做出这般举动,并非是因为,怜悯卖不出皮草的商人。

        那名商人高举在头上的皮草束吸引了莉莉薇目光。

        皮草束用了一条皮绳捆绑住,而挂在皮绳上的东西十分眼熟。

        那是一颗泛黑的银色圆形物,就是挂在深褐色皮草束上,仍显得十分醒目。

        罗利使出更大力气拉着莉莉薇,但莉莉薇反抗地回过头看,紧接着看向长袍底下的尾巴。然后,再次朝向情绪激动的商人一看,发现那颗银色圆形物与莉莉薇捡来的东西恰巧形状相同。

        而且,商人拿在手上的是品质不太好,毛发又干燥的狐狸皮草。

        罗利牵着莉莉薇的手掌心慢慢渗出汗水。

        莉莉薇立刻想通了在马车上的所有互动是怎么回事。

        罗利看见莉莉薇在尾巴绑上皮绳而开心的模样后,并非是因为,那东西太衬托莉莉薇,才会显得慌张。而是因为,绑在尾巴上的那东西就等于买卖狐狸皮草时,会挂在皮草上的价格标签。

        就算再愚蠢,也没有笨狼在自己的尾巴上挂起价格标签,然后开心得不得了。

        这么一来,以为罗利是因为,觉得太好看而显得慌张的莉莉薇,简直就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

        不过,让莉莉薇生气的事情不止这一件。

        罗利那时的态度和现在的态度也令人生气。

        看见莉莉薇愚蠢地在自己的尾巴绑上价格标签,却开心不已的表现,罗利肯定打算隐瞒真相到底。

        罗利方才急着拉着莉莉薇离去,也不肯带着莉莉薇一起在城镇走动,还有坐在马车上动不动就轻瞥莉莉薇的尾巴,然后露出慌张模样,这一切肯定也是为了隐瞒真相到底。

        按照罗利的个性,肯定是抱着如果能不掀起风波,还是保持沉默才是上策的想法。

        现在,一切真相都呈现在眼前,罗利却身体僵硬地看着莉莉薇什么话也不说。

        从这样的表现,也明显看得出,罗利原本的打算。

        莉莉薇只知道罗利应该没有恶意,更没有一丝想要取笑莉莉薇做出愚蠢表现的意思。

        但,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让万狼公主变成如此愚蠢的小丑。

        虽然不知多少次都觉得包覆在人类嘴巴两侧的脸颊很麻烦,但此刻不禁感谢起脸颊遮住了因为,愤怒而就快露出的尖牙。

        不然就是应该感谢脸颊的方便性,让莉莉薇能一直保持虚假表情。

        “你、你听我说哦?”

        罗利靠着少得可怜的智慧思考,并且好不容易挤出话语的瞬间——

        莉莉薇松开罗利净是冷汗的手,然后紧紧抱住罗利的手臂。莉莉薇学着城镇里的人类少女那样把脸贴在罗利身上,并且紧紧贴着身子。

        罗利身体变得僵硬。罗利肯定是回想起在森林或高山上遇到野狗攻击的经验。

        不过,莉莉薇不是野狗。

        而是雪龙城的万狼公主莉莉薇。

        莉莉薇抬起头,并笑容满面地这么说:“好了,绑在本大人手上的这个行脚商人,不知道是何等品质呐?”

        “不是啊,是你自己……”

        “你这个家伙赚了很多钱,是嘛?呵呵呵。不知道会喝什么好酒来庆祝,好期待啊,嗯?”

        如果要问是哪一方的错,八成是莉莉薇的错。

        尽管如此,有些事情还是不能放过。

        虽然罗利似乎多少感觉到不合理,但在表情痛苦地凝视着莉莉薇后,还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莉莉薇当然不可能放过了。

        城镇里到处都是人,而罗利具有超越这么多人的智慧,怎么能放过让罗利屈服于莉莉薇任性之下的机会。

        这般举动非常愚蠢。

        尽管如此,还是忍不住这么做。

        因为,虽然罗利叹了口气,然后无精打采地走了出去,但从其侧脸看得出来并不讨厌莉莉薇的任性举动。

        莉莉薇用力抱紧罗利的手臂。

        就仿佛想要告诉世人,只有这只万狼公主知道罗利真正具有的价值以及品质。

        这般举动非常愚蠢,但或许在自己尾巴绑上价格标签,还开心不已的莉莉薇很适合做出这般举动。

        离开城镇爬过一座山丘后,在眼前延伸开来的景色已变得陌生。

        有别于闭上眼睛也能自在行走的熟悉山丘和野原,这里是通往其他国度的大地。

        只要抬头仰望天空,就会看见鸟儿在高处飞翔;只要回头眺望,就会看见出现在远方草原上的羊群与牧羊人身影。

        虽然没有留下太好的回忆,但真的决定离开时,又会让人感到落寞。

        宜人的微风徐徐吹来,仿佛一边叹息,一边在取笑莉莉薇似的。

        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做了一次深呼吸。

        刚踏上旅途,就如此落寞寡欢,未来的旅途要怎么走下去?

        重新背好行李,并转身重新面向前方。

        道路直直向前延伸,不会迷失方向。

        而且,旅途上并不孤单。

        可靠的黑毛小士兵用圆滚滚的眼珠注视着莉莉薇。

        这位勇敢耿直的小士兵,有时候也会非常符合士兵作风地有些严肃。

        小士兵一直注视着莉莉薇,仿佛识破莉莉薇心中的不安。

        展露笑颜以取代说出“我没事”的话语后,小士兵站起了身子。

        那模样仿佛在说“既然这样,只要专心前进就好了”。

        向前踏出一步后,很自然地也紧接着踏出了第二步。

        到了第三步、第四步,更是不需要特别去意识。

        随着脚步轻快地前进,四周的景色也逐渐改变。

        追寻崭新世界和崭新生活的旅途正式展开。
    短篇小说集txt下载全部免费看书神器万千之心禁忌的爱40章校园系列txt全文阅读目录王城陈榕小说在线阅读纵横中文网邪器掌阅小说网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网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