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池盛娇华 > 正文 193.言而无信
        拓跋诩看着池文茵,叹了一口气,说道:“茵儿这是和我生气了?”

        池文茵抿着嘴唇,并没有否认,但是却转移了话题,说道:“我这里有个人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

        拓跋诩看着池文茵一副就事论事的口气,也清了清嗓子,说道:“何人?”

        “此人就是曲池国的晋王,陛下可以派人去曲池国将军那里谈判,用晋王当做人质,分裂梁国与曲池国,如果曲池国退兵,那么我们就能专心对付梁国了。”

        拓跋诩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个兵不血刃的好主意,我这就派人去与曲池国谈判。”

        池文茵嗯了一声,好半天这才说道:“陛下,我想过了,我觉着我还是想去。”

        拓跋诩刚才还柔和的神色此时又冷了下去,“你去干什么?这是你该管的事情吗?”

        看着池文茵鼓着腮帮子,越发的不高兴了,拓跋诩叹了一口气,放低了姿态,说道:“好了,别瞎想,战事结束我们就回京都,今年冬天带你去金仓山赏雪。”

        池文茵还要说什么,看着拓跋诩的眼神,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从军帐内出来,心不在焉的走着,却不想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池文茵抬头,就看到卓鲁沐儿站在自己的眼前,他眉角带着笑意,手指中间夹着的金币正来回翻转,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熠熠生辉。

        “你来了。”池文茵笑着,语气十分亲切。

        卓鲁沐儿仰着头,说道:“陛下安然无恙?”

        “嗯。”池文茵迎着卓鲁沐儿的眼神,心中对于卓鲁沐儿接下来要说的话已经猜测到了八九分。

        “那你答应我的?”卓鲁沐儿问道。

        “我,表哥,我,我是骗你的。”池文茵双手摩挲着,垂着头,支支吾吾的说着。

        让池文茵吃惊的是,卓鲁沐儿并没有暴跳如雷,而是直接说道:“你撒谎。”

        池文茵抬起眼,看着卓鲁沐儿,一脸的真诚,说道:“我没有撒谎,我真的不知道无忧国在哪里。”

        “哦?”卓鲁沐儿冷笑一声,拿起手里那个金币,擦着她的耳朵划过,霎时,她鬓角的碎发一根一根飘荡荡落在了地上。

        池文茵感受到了杀机,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就听到卓鲁沐儿哈哈大笑了起来:“表妹,你这是害怕了?”

        池文茵摇了摇头,说道:“我欺骗太子殿下,是我不对,还望太子殿下原谅。”

        卓鲁沐儿看着池文茵无论如何都不说,气恼之下从袖筒里划出了一把匕首指在了池文茵的脖颈上。

        “表妹,你以为这样就搪塞过去了?虽然我们是亲戚,可是你这是欺骗。你可不要忘了,这仗还没有打完。”卓鲁沐儿把刀尖刺到了池文茵的皮肤上。

        她白皙的皮肤上一点红色慢慢扩散开来。

        “表哥,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表哥不解气,想要怎么惩罚我都行。”池文茵仰着脖子,闭着眼睛,眼光照在她脸上的泪珠上,折射着七彩的光。

        池文茵此刻突然想起了巫先生那一日在祭台上说的话,同样是面临死亡的困境,她这一次却有一些决绝,她想起了巫先生的悲愤和绝望,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出卖无忧国。

        “你干什么?”远处有人吼了出来,身影已经到了池文茵的身边。

        他抬拳直接打在了卓鲁沐儿的胸口,将鲁沐儿朝着后面逼退了好几步。

        拓跋诩看着池文茵脖子上的血色,扭头看向了那面眯着眼睛,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卓鲁沐儿。

        “你们云熙国的人还真的都是翻脸不认人。”卓鲁沐儿咬着牙说道。

        拓跋诩并不知道两个人的交易,说道:“太子殿下不要出口伤人,虽然我们是姻亲关系,可是茵儿是一国之母,容不得你这样诋毁。”

        卓鲁沐儿好笑的看了一眼拓跋诩,说道:“那你可以问问她,她为了救你,答应了我的事情却反悔。”

        池文茵抽泣着说道:“表哥,对不起。”

        卓鲁沐儿冷哼一声,不做声。

        拓跋诩抱紧了池文茵,紧张的安慰着她。

        一旁玉贵妃走了过来,看着满脸怒气的卓鲁沐儿说道:“太子殿下怎么能这样呢?我们云熙国什么没有,皇后娘娘能欠你什么?”

        卓鲁沐儿看到又来了个搅局的,冷声呵斥道:“玉贵妃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颜将军那些龌龊的事情,陛下难道不知道?”

        此刻,在场的三个人表情各异,玉贵妃脸色惨白,拓跋诩心中疑云更甚,而池文茵明显呼吸一滞。

        玉贵妃一下子急了,梨花带雨呜呜的哭了起来,说道:“陛下,我爹爹常年征战在外,陛下也是看在眼睛里的,陛下莫要听信小人谗言。”

        拓跋诩看着卓鲁沐儿幸灾乐祸的表情,柔了声音宽慰玉贵妃,说道:“颜将军的战绩朕都看在眼里,不会受了旁人的挑拨。”

        池文茵听着拓跋诩与玉贵妃两个人此时互相体谅的语气,心里十分不舒服,赌气扭过了头。

        玉贵妃收敛了哭声,对着卓鲁沐儿轻声说道:“太子殿下毕竟和皇后娘娘是亲戚,不能随便就迁怒与皇后娘娘,要是皇后娘娘有什么事情,太子殿下要如何自处。”

        拓跋诩听了这话,微微的挑眉看了看玉贵妃,却什么都没有说。

        池文茵不想陷在他们彼此这种气氛中,她从拓跋诩的臂弯里出来,垂着头走到了卓鲁沐儿的身边,说道:“表哥,我真的不知道,别的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

        拓跋诩的胳膊空落落的,他看着池文茵对着卓鲁沐儿温顺、乖巧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卓鲁沐儿看着玉贵妃,又看了看池文茵,突然笑了起来,好容易止住了笑,这才对着池文茵说道:“等我想好了告诉你。”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池文茵看着卓鲁沐儿的背影,心情十分复杂,虽然上一次他失信在先,可是平阳城之围也多亏了他才能顺利解决。自己现在这样做,倒真的和他无异了。

        池文茵正想着,就看到远处有一骑以极快的速度奔驰而来。

        她扭过头,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创世中文小说网夹缝生存 空空哥,你是我的了 全文免费阅读公主和贫僧含苞待宠师叔个个不斯文乡村艳医如何发表网络小说小说排行榜肉肉小短文300字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