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修无情道后仙君回心转意了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缘断
        清珏不愿意放手,还想再挣扎着什么,云初却不给他机会,直接用力,将东西夺了过来。

        “信物已归还,此后,清公子与云初再无瓜葛,双方各自嫁娶,互不相干。”云初最后再看了清珏一眼,像是将之前所有的感情都收回一般,随即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再次睁开时,看向清珏的双瞳仿佛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清珏被这双眼睛刺激到,慌忙上前一步,想抓住云初,灵魂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不可以放云初走,否则将再也没有了机会。

        可是却被云初躲了过去。

        “清公子,大家都是体面人,还是不要死缠烂打得好。”云初淡淡道,拉着云庭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偏厅的大门。

        完了,一切都完了。

        那种痛楚从灵魂深处传过来,疼的清珏就连呼吸都无比的艰难。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的冲到门外,却被一直在一旁偷听的清夫人让人给拦了下来。

        “娘,我不能没有她,我求求您,让我过去吧。”清珏嘶吼道,面容是十几万年来前所未有的狰狞。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有一种感觉,今天之后,他便会永远的失去云初,永永远远,不是今生,也不是来世,而是永生永世。

        “珏儿,对不起,原谅母亲的自私。”清夫人转过头,不去看已经崩溃的清珏,一边咳嗽着,一边转身回了房间。

        让珏儿放弃云初的代价就是救回大家的命,应该是值得的吧。

        刚出清府,云初、云庭二人正巧遇到了闻着消息赶来的菱华。

        “恭喜云小姐退婚成功。”虽然嘴上说着恭喜,菱华的面上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欢喜和得意。

        清珏最后,终究会是她的。

        “那我就提前祝贺凌小姐如愿以偿。”云初神色淡淡的,让人看不出一点的伤心或者是失落,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寻常的小事,而不是她的终身大事。

        随即与云庭一起转身离去。

        走了很远,云庭才停了下来,将云初搂在怀里。

        “难过的话,就躲进哥的怀中哭一下,放心吧,别人看不到。”

        “哥——”云初愣了愣,终究是没有躲开。“你们从小就告诉我,不要过于沉溺于情感之中,我以为我一直以来都足够的理智,可是,这里……”

        云初捂住自己的胸口。“还是会难受,很难受。”

        “哥知道。”云庭拍了拍云初的后背。

        十几年的感情,就这么放弃了,怎么可能真的如云初面上表现的那么干脆利落,无疑在心上割了一块肉,要知道,若没有这档子事,他们可是快要成亲了啊。

        紫微宫,看着云初躲在云庭怀中哭泣的场景,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恶,小师妹都没在我怀中哭过,太羡慕那个凡人了。”温芷愤愤不平道。

        “小师妹也从来不会向我们示弱。”安茗捏紧了手中的扇子,语气有些酸酸的。

        司命的表情有些失控,他看向其余几人都是一副羡慕嫉妒的样子,咳嗽了一声,忍不住道:“不是,你们沉默,不是因为云初与清珏两人的感情太过坎坷,而感到难过的吗?”

        “为什么要难过?我们原本就看不上那个什么清珏,要不是他老缠着小师妹,我们怎么可能让他进入到紫微宫的地界。”文娴没好气的白了司命一眼。“你们仙界奉之若宝的,在我们紫微宫,可能连一块石头都比不上。”

        “别这么说,二师姐。”安茗一本正经道。“石头还能用来歇歇脚。”

        啊,这……

        司命选择了闭嘴。

        “师父——”还是如剑较为沉稳一些,看向了上座的泫泽神君。“依照小师妹的性子,一旦放手了就再也不会回头。这一世,她与清珏将再无可能,现下我们应该怎么做?”

        泫泽神君淡定的喝了一口清茶。

        司命硬是从他的动作和其实什么也看不出的神情中看到了满意两个字。

        他都有些怀疑,泫泽允许菱华仙子跟下去的目的。

        “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出场了。”泫泽在众人的注视下看向司命,终于缓缓的开了口。“既然,这一世的云初也放弃了她的命定情缘,那么,我们现在引导她入道,也是在情理之中吧。”

        “当然。”司命明白泫泽说这句话的意思。

        明面上,这句话是说给他听的,实则是在告诉他背后的仙界,云初注定是他泫泽的徒弟。

        “师父要亲自下凡吗?”龙霄询问道。

        “不然呢,你想做云初在凡界的师父?”泫泽神君难得心情好的开了个不像玩笑的玩笑。

        “不敢。”龙霄想打死刚刚冲动的自己。

        师徒七人想了想,决定留司命在紫微宫帮他们看一下家,他们所有人都下去。

        于是,在凡界离余杭不远的一座山上,便凭空出现了一座道观。

        这一边,云初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离开了云庭的怀中。

        “哥,我们回去吧,出来这么久,娘和嫂嫂恐会担心。”

        “可以了吗?要不再多待一会儿。”云庭摸了摸云初的头,又轻柔的将她眼角的泪水擦掉,亦如小时候那般。“娘她们会理解的。”

        “没事的。”云初不断地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看起来又是那个风轻云淡的云府小姐。

        她不能让娘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爹出事,娘本来就难受,再让娘为她担心……

        二人刚回到云府,云少夫人就扶着云夫人走了出来。

        “你们终于回来了,娘在家中坐立不安,生怕你们出事。”云少夫人轻声道。

        “我们能出什么事啊,不过是退了个婚罢了。”云初上前,从嫂嫂的手中接过自家娘亲,神色如常道:“清夫人就是忧思成疾,估计等清家主回来了,病就会慢慢好转。”

        “那就好。”云夫人转身握住云初的手。“没事,等以后娘再给你物色其他的人,家世不重要,主要是一心一意对你好,不离不弃的那种。”

        “多谢娘。”云初轻轻的笑了笑。

        三天后,余杭便传来清家去凌家提亲的消息。

        百姓们一阵唏嘘,更是对凌家的作为不齿。

        听着周围人的谈论,菱华的丫鬟就要上前教训他们,却被菱华阻止了。

        “他们说他们的,我只知道,最后清珏一定会娶我就好了。其他门,我并不在乎。”

        说罢,昂着头路,高调的从人群中走过。

        与此同时,云初留下一份信后,低调的离开了余杭,骑着马,向着京城的方向赶去。

        等云夫人和云庭发现时,已经不见了云初的踪迹。

        “母亲,我立即骑马去追赶。”云庭严肃道。“小妹的武功单枪匹马自是没有问题,可是,若是一群人围攻她,恐有危险。”

        “我这就去给你收拾行李。”云少夫人没有阻止,也没有说什么怕云庭也将性命搭进去的话,只是在云庭离开时,说了一句:“保护好自己,我和娘在这里等你回来。”

        云初和云庭离开后,云夫人与少夫人商量了一下,都觉得不能让人知道云初与云庭的去向,当即决定封锁云府,制造出云庭和云初还在家中的假象。

        云初一路向南,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毫无缘故的迷了路。

        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座道观。

        “打扰了,请问京城是哪个方向?”想了想,云初还是谨慎的敲了道观的门。

        “你的方向没有错,只不过你与道有缘,冥冥之中才会指引着你来到这。”如剑一身道士的装扮,迎着云初来到泫泽面前。

        “这位是我们的师父,也是本观的观主。”

        “拜见观主。”云初微微躬身道。

        “我知道你有急事,也不多留你,你且离去,待一切尘埃落定,再做决断。”泫泽的眼中满是包容,是那种看穿了一切后,依旧选择顺其自然的淡定。“情缘已断,心如空城,何不寻道,归隐山水。”

        云初琢磨着泫泽的话,心中一震,隐隐有所悟。

        可眼下救父亲要紧,也没有时间细细琢磨,只得匆匆辞别。

        “师父,就这么放小师妹离开吗?”文娴看着云初骑着马飞速离开的背影,有些不舍道。

        “她会回来的。”泫泽看了看手中已经有些微凉的茶,将它放到了桌子上。

        京城的局势比云初想象的还要严重,她赶到城外时,正巧遇到她的父亲和太子一行人被刺客追杀。

        父亲拼死挡在太子面前,而清家主明显受了重伤,坐在一旁无力反抗。

        “爹——”来不及多想,云初直接从马上飞过去,抽出剑直接滑过云家主面前,那刺客的喉咙。

        “初儿,你怎么来了?”云家主惊讶的看着云初的背影。

        “父亲,你先带着太子退后,等我将这些刺客都解决了,再和你细说。”说罢,云初便提着剑,冲入了刺客之中。

        其实,云庭还是有些小瞧了云初。

        虽然,云初的力气没有男子的大,可是胜在灵活,她不断的穿梭在刺客身旁,一剑一命,不多一会儿,眼前的刺客已经全部被解决。
    冀女小说免费阅读全本小说txt免费下载我的小说网经典小说继女小说免费阅读师姐还要吗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伪装学渣52000免费小说阅读网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