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生路行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黄雀
        看着山顶高矮不一的石柱石峰,颇为奇特,难不成是隐藏在这中间?张世平看着山岭上一根根石柱石峰,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修仙界中有些地方阵法天成。

        为此,张世平驱使青灵古舟落下,在石林中穿行了一盏茶时间,却没有发觉有任何阵法痕迹,他眉头紧皱,看来自己应该猜错了。

        “咦!”张世平突然消失在原地,几个呼吸后,石林外面,出现了张世平的身形,没有停留,他人朝着山腰而去。

        鱼然山的桃林中,一个浑身上下都被黄衣包裹住的人,就连脸上也绑着块面罩,只露出一双还精光四射的眼睛,他顶着一个黄灰色的罩子,蹲在地上,手中动作不停。

        一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整个脸已经是焦黑,看不出来五官面貌,她胸口哗哗冒着血,已经染湿了附近土地,这个黄衣男子双手不停,在那黑衣人身上不断摸索着。

        黄衣人手上动作不停,他将那人头发打散捋过去,将嘴掰开,又将里外衣裳都摸了一遍,看看有没有夹带藏着什么东西。

        黄衣人不放过半点东西,将其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拿了一干二净,就是藏在头发里面的几张低阶符箓都没有放过,特别是那人怀中的金黄色的储物袋子,一看起来就很是不凡,他拿到以后,眼中闪过喜意,他就是为了这个才起的杀心的,然后他就立马揣在怀里。

        不过他看了一下储物袋里面的东西,脸上喜色一下没了大半。

        这妇人是附近的散修,柯锡增他在坊市时候,一不小心看到过这女修拿出过这储物袋子,色泽金黄,看样子比彤宝楼贩卖的储物袋好上很多。

        这一看,他就上了心,起了意,翻来覆去睡不着,等了十几天时间,他才终于等到机会,如今终于能回去安稳睡一会儿觉了。

        柯锡增在那女修衣裳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还有在黄衣人脚边,有一把黄莹莹的小刀,刀身还带着血迹,他手擦干以后,拿起小刀,也用那人衣裳把上面的血液擦干净。

        “啊呸。”柯锡增站起来,还不忘呸了她一口,

        “嘶嘶嘶……”他摸着背后刚才的伤口,刚刚他的厚土罩子被那把黄莹莹的小刀给击破,在背上砍了一刀,刚才斗法忍着痛,现在没了刚才那股劲,痛的让人头皮发麻。

        他控制着背上的肌肉,紧紧夹起来,止住了流血,但是一股奇痒突然冒了出来,他伸手在背后摸索,但是就是摸不到,实在痒得很。

        他心中一沉,连忙取出一瓶丹药,倒出一颗黄绿色的百草解毒丹,服了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心理原因,这一颗百草解毒丹下肚以后,背后的那股瘙痒好转了很多。

        “能问你个事吗?”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柯锡增立马一转,在背后那人都还没看清楚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藏在衣袖的一张土枪符箓甩了出去。

        那黑灰色的土枪还没有飞出几丈远,就已经被一道红光击穿,变得通红发黑,融化成为流浆,滴落在地上,升起缕缕黑烟。

        红光融化了黑灰土枪以后,没有丝毫停留,在在眨眼之间,就化为火绳,捆在柯锡增匆忙架起的蓝莹莹的护罩上。

        蓝莹莹的水属性护罩,被红光一捆,顿时冒起水汽白雾。那匆忙施展的水属性护罩,只挡住红光化为的火绳一个呼吸的时间,火绳就勒破护罩。

        在火绳即将接触到柯锡增的时候,他都已经感觉到那股炙热,在他感觉命不久矣的时候,这由暴烈火灵气构成的火绳,竟然像正常的麻绳一样,将他紧紧捆住,没有将他化为灰烬。

        “前辈,饶命。”柯锡增心里又惊又怒朝着前方望去,前面是白茫茫水汽,看不清这位前辈的样子,不过他可没有呆傻在原地,而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句发自肺腑的哀求。

        这种情况下,他还不敢喊的太大声,怕惹怒这位突然发难的前辈。既然这位前辈没有直接下杀手,那他就还有活命的机会,他心底打鼓地等待着,性命在他人一念之间的滋味可真的不好受。

        一阵风吹来,白雾散去以后,他看清了来人,是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中年男子,手持着一把青色的折扇,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他看不清楚对方的修为,因为这位前辈浑身上下法力波动都收敛的一干二净,咋一看就像个外出游玩的世家公子。

        他心中可不认为有这种手段的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柯锡增正想直接跪下来的时候,他身体刚刚有所动作,原本想普通麻绳的火绳,立马炎热起来,将他衣服皮肤烫焦,身上出现了几道黑痕,痛得他龇牙咧嘴。

        张世平毫不客气地挥扇,几道青红色的灵光,在空中变化成为圆珠形状,落在柯锡增身上各处,异种灵气入体,让他身体顿感一涩,经脉间的法力流转全部被截断,丹田中空有法力,却再也用不出半点来。待到封禁后,灵气化作的火绳,才慢慢散去。

        “你处理的可真慢。”张世平走过来,一脸的嫌弃,那人竟然把一个女修给把扒的干干净净,简直有辱斯文,关键是这人连藏在衣服里面的几张低阶灵符都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这人搜完以后,看样子为了省个火球,连尸身都不处理干净,这一点最让张世平看不过去,不将痕迹都处理干净了,留下后患怎么办?

        看着这个已经被他封禁了全身法力的练气修士,从他刚才在摸尸脱裤子的时候,他已经从山顶赶到桃林中了,“不过手法还挺熟练的,手上人命应该不少吧?”

        柯锡增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张世平,他冷汗淋漓,几颗青红色的灵气珠子入体后,他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就已经调动不了一丝一毫的法力,听到这位前辈没有情感的话语,心中感叹着自己流年不利,“前辈误会了,是她先袭击晚辈的,我实在是被迫无奈才反击的。你看我背后那么大的一道口子,差点就没命了,还望前辈明鉴啊,小人实在是迫于无奈。”

        
    入骨缠舅舅女主经常把男主撩硬的年代文言情小说免费读小说小说网站排行榜前10名飞卢小说网沈蓓一宁少辰小说免费阅读趣笔阁哥,你是我的了 全文免费阅读公主和贫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