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生路行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瑛招
        “嗯”韩斌听到了祁峰所说的话,在他身边那柄剑身冰蓝色的飞剑,化为一道蓝光,融入他身体之中,在他眉间出现了一道淡蓝色的剑纹,而后他闭着眼睛,立身在瓢泼黑雨中,左手两指并拢,点在自己的眉间剑纹上。

        张世平见韩斌在施展着什么秘法,便飞至他身边,与祁峰护卫左右。其他金丹修士,见玄远宗三位修士这样,也是朝其聚拢过来。

        他们见韩斌这样子,就算不说,他们也知道对方在施展着什么法术。若不是为了将施展幽水之术的高阶蛮兽拿下,他们这几人早就先飞遁出这法术范围之外了。

        在幽水之术中,他们神识只能注意到周身百余丈远的距离,所受的压迫实在太严重了,他们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

        这幽水之术,他们有主修水属性功法的几人,也学过这道三阶法术,不过他们所施展的范围,与海面下的这高阶蛮兽,相差的可不止一筹了,而且施法的速度,也慢了一些,哪能在片刻之间,就覆盖了方圆几十里,这般大的范围

        高阶蛮兽虽然没有什么智慧,但是它们血脉留存着不知道多少种法术,每当进阶后,流传在它们血脉中的法术,极有机会化为它们的本命法术。这等本命法术,比一般的法术的施法速度,快了不知道有多少。

        就算是覆盖了方圆几十里的幽水之术,它们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施展开来,而且还能借助着地势,威力更盛。

        过了足足一柱香以后,韩斌睁开了眼,他伸手一指,眉间的蓝色剑纹,便化为了一把冰蓝长剑,脱离了韩斌的手,朝着远处飞去,而后折返了一段距离,然后又朝着旁边游去,来来回回十几趟,这才消停了下来。

        祁峰见此,脸色一喜,他手一伸,一把看起来极其古旧,没有半点宝光的青铜长矛,便出现在他手中。

        那位金丹中期的魁梧大汉,看到祁峰手中的长戈后,用着一种羡慕的眼神看着它,明显他认识祁峰手头上的这件长戈法宝。

        拿出了青铜长矛以后,祁峰朝着飞剑停着的地方一掷,这把长戈化为灵光,顿时消失在祁峰眼前,而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这柄飞剑所停留的地方,入水似无物。这才过了不过一两刻钟的时间,便消失在了众人人中。

        这柄长矛消失后没过几个呼吸工夫。

        一道人影从幽黑色的海水中飞了出来,众人凝眼一看,那身穿的流银宫装的妇人胸口,穿胸而过的正是先前消失不见的青铜长矛,那妇人一手怀抱着个婴儿,一手紧紧地抓着矛柄,咳着血,用着一副哀求的语气看着祁峰,以及旁边的其他人。

        哇哇哇哇黑雨中,妇人怀中的婴儿,发出一声声哭啼,那宫装妇人单手低着头,单手轻摇着,在安抚着孩子。

        “怎么是个妇人”那位骨瘦如柴的灰皮修士,见到那妇人楚楚可怜,带着几分怜惜地说了一声,忍不住向前飞了一小段路。

        而那位欢阴宗的刘钰,听到婴儿的哭喊声,心生不忍,眼中闪过一丝疼惜之色

        张世平听到婴儿哭声,一股悲意顿时涌上心头,不过他头顶上的炎陨万灵塔,塔身轻轻一震,他头脑一阵清明,再望向那妇人的时候,只见前方那位怀抱着婴孩的流银宫装妇人,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人面豺身,背生双翼的银鳞怪物,一条又细又长的黑色蛇尾,正紧紧地绕着青铜长矛,与之博力

        被黑色蛇尾紧紧攥着,这把青铜长矛实际上并没有将这头银鳞怪物穿胸而过,只是将它胸前的那一团暗青色肉团子,扎进了一半。

        张世平见此,手中燃起了一团灰蒙蒙的火焰,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看了祁峰一眼,恰好正看到祁峰,也在看着他。张世平一看到,前面那正不自觉朝着那头怪物飞去的灰皮修士安有道,还有欢阴宗长老刘钰,一想,便明白了祁峰的用意,因而朝着他笑着点了下头。

        见张世平没有被瑛招所迷惑,祁峰心中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也没有多问。

        而安有道与刘钰,分别在那位魁梧大汉与殷玄的横栏下,竟然动起了手来。不过在那位魁梧大汉一声闷雷般的声喝下,他们动作停滞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呜哇呜哇”那银鳞怪物胸前的那团暗青色的肉团子,裂开了两道血口,在这两道血口旁边,一只只绿豆般的圆点冒了出来。

        这两道血口中,一道发出的声音,如同婴儿在大声哭泣,而另外一道血口,则像是妇人在叱骂着,声音此起彼伏。那金丹中期的魁梧大汉,又连连发出雷鸣般的吼声,但是却起不到半点作用。

        那殷玄在大汉声喝两人的时候,他也早就用了他所会的神识功法,试了一下,却没有半点作用。当他听到婴儿哭喊声越来越大,又伴随着妇人叱骂声的时候,他脸色一变,横流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那头已经被青铜长矛定住的瑛招。

        不过紧随其后的是一道冰蓝色的剑光,不过韩斌的这飞剑,却没有斩向瑛招,反而是连挡了殷玄好几道剑光。

        回殷玄见此,一声喝下,而后脸色极其不好地看着韩斌,见韩斌神色清明,没有中术的迹象,他松了一口气,不过仍是用着一种极其警惕的眼光,看着韩斌,又看到祁峰与张世平两位玄远宗的金丹修士,一副安然无事的样子,他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横流化为一道青光,在瞬息之间回到他身边,犹如一条青鱼,在他周身萦绕游动着。殷玄看着祁峰,距离不自觉地拉开了几步,这才沉声问道:“祁道友,你们玄远宗是什么意思还不赶紧出手”

        刚才聚拢过来,为韩斌护法的其他金丹,皆用着一种极为警惕的眼神,盯着祁峰他们三人。

        ps:今天看医生,他说了我得了一种没有推荐票、月票、收藏,就会死的病,大家可怜可怜我吧。看在我已经从八块变成一块的腹肌上

        
    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