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0087 为什么跟踪我
        今天晚上,东北菜馆大厅的墙面要刷乳胶漆,张晨要留下来,看大面积的色块出来以后,颜色怎么样,和自己的设计有没有偏差,他和刘立杆说过,今晚他就不回家吃晚饭,让刘立杆做给义林吃。

        张晨在工地,一直待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准备回去,他骑着摩托车,刚出停车场的大门,一辆汽车插到他的前面,幸好出大门的时候速度不快,不然就撞上了。

        从车上下来两个人,走过来,张晨以为他们要来和自己理论,就也把摩托车停好,下了车。

        两个人走到张晨面前,其中一个说:“张先生,你能跟我们走一趟吗?”

        张晨奇道:“去哪里?”

        “符总想请你去谈谈你的设计方案。”

        原来是这事,张晨松了口气:“好啊,什么时候?”

        “就现在,符总就现在有空,在办公室等,我们去了你公司,他们说你可能在这里,我们就直接过来了。”

        “那好,我打个电话给谭总,我和他一起去。”

        “不用了,符总已经安排了,张先生直接去就行。”

        张晨说好,他准备骑上摩托车去望海楼,那人拦住了他,和他说,坐车走吧,摩托车我同事会帮你骑过来。

        张晨尽管心里狐疑,他还是上了车,符总叫他,他可不敢耽搁,他也知道符总这个项目,在他们公司,和谭总心里的分量,怎么敢马虎?

        张晨坐着他们的车,到了望海国际大酒店的停车场,张晨他们下了车,乘电梯到了顶楼,电梯门打开,张晨出了电梯,电梯厅的两边,一边挂着饮食服务公司的牌子,另外一边的门上,什么标牌也没有。

        那人领着张晨,推开了那扇门,门里是很大的一间办公室,符总正坐在办公桌后面。

        看到张晨,符总笑呵呵地站了起来,急走几步过来和张晨握手:“小张来啦,欢迎欢迎。”

        另外一个人进来,把摩托车钥匙给了张晨,和他说,就停在你下车的地方。

        张晨赶紧说谢谢。

        这个人和先前领张晨进来的那人,一起退了出去。

        张晨见办公室里,只有符总一个人,就问道:“符总,谭总还没有到?”

        “谭总?”符总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他摆了摆手说:“没有谭总,今天没有谭总,就我们两个,是我,想和小老弟好好聊聊。”

        符总领着他,没有去沙发那里坐,而是推开了一扇门,领着张晨进去,张晨看到,门里面是一个套房,外面是客厅,张晨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靠墙竖着的,自己那幅望海国际大酒店大堂的效果图。

        客厅里还有两扇开着的门,一扇里面是很大的一间卧室,还有一扇,里面是一个装修很考究的、带浴缸的洗手间。

        客厅里有一张茶桌,上面摆着一套功夫茶具,符总请张晨就座,和他说:“我们喝茶,边喝边聊。”

        张晨猜不透符总要和自己聊什么,他对符总这个人,总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觉得他虽然也算是海城的大人物,但一点架子也没有,随和、亲切,和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端着的感觉,或者那种居高临下的傲慢。

        但张晨又感觉隐隐的有一种不舒服,从前面汽车拦截了自己,到整个过来的过程,再从他豪华、霸气的办公室和这连着的卧室,透露出来的气息,张晨想到了谭总的那个词“海霸天。”

        确实,符总一直笑咪咪的,但有一种霸气,随时能让你感受到,从他自信的举止到下面人对他谦卑的态度,甚至,在他人没有出现时,你也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小张,你的那个设计,我一眼就看上了。”符总说,“很有才气和想象力。”

        张晨赶紧说:“谢谢符总。”

        “不瞒你说,这两天,我也派人对你进行了了解。”符总说,“从各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反应还是不错的。”

        张晨心里暗暗一惊,原来,自己怀疑有人跟着自己,不是错觉,那个到工地去了解自己的人,应该也是符总派出去的。不过,张晨纳闷了,这是什么操作?还从来没有听说哪个工程,要去对设计师进行摸底了解的。

        符总看着张晨,淡淡地一笑,他说:“我知道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我要对你进行这么详细的了解,我干脆直接挑明了吧,希望你不要介意,好吗?”

        张晨点了点头。

        “望海楼是我辛苦打造出来的,这次的装修,我希望是大手笔,也能把我自己的很多想法,都贯彻落实到这次的装修中,老实说,我不会把这个项目交给任何一家公司。”符总说。

        张晨一惊,然后在心里骂道:“你妈逼的,逗大家玩呢,不想发包,你搞这么一堆人来,给你出什么方案?搞得整个海城的装修界,鸡飞狗跳的?”

        “我也没有请任何公司帮我出什么效果图,都是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我们望海楼要装修的消息,找了各种关系,来请我吃饭。”符总笑笑,“不就是吃个饭嘛,有些面子就拂不去,去就去了,不然人家,认为你姓符的,架子也太大了。”

        张晨细细一想,还真是的,从谭总那天晚上给他们设计师下命令,一直到最近,确实没有听说过有来自望海楼的,明确的消息,一切好像都是这些公司自己的猜测,和私底下的传言,包括说年前装修方案要定下来,都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包括他们带过来的效果图,我都没有接,只有你的两幅,我收下了。”符总指了指墙边的效果图,“因为我太喜欢了。老实说,谭总这个人,见面了以后,感觉也很不错,如果没有另外的打算,在海城这么多的公司里,我一定会选择把这工程,交给谭总的公司。”

        另外的打算?什么意思?张晨疑惑地看着符总,符总笑笑,和张晨说:

        “挑明了说吧,我这次装修,没有打算交给任何公司,而是我自己要做,我有一家小公司,当然,不会在我的名下,我想我不说为什么,你也能够理解,说白了,这公司就是为这个项目设立的,我把这些都告诉你,你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笑容从符总脸上消失了,他看着张晨,张晨懵懵懂懂的,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符总又笑了起来:“你让我去站镬头,站墩头勉强还行,但要说装修,我一窍不通,所以,我想请你来担任这家公司的老总,主持整个望海楼的装修。”

        “我?”张晨吓了一跳,“我就是一个搞设计的,我可从来都没当过什么老总。”

        符总哈哈大笑,他说:“你要是只会做设计,我就不会找你了,你说我对自己的公司,对自己的项目,会不负责吗?我对你做的几个项目都做过了解,包括,我们和李总,你们的甲方,也进行过接触,对你的评价都很高,而且,有一件事,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张晨听的头皮都发麻了,他问:“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你差一点就成为你们永城婺剧团的团长?”符总笑道。

        “啊!”张晨大吃一惊,让他吃惊的不是说他要当团长,那个破团长,就是让自己当,自己也不稀罕,而是,没想到这符总,为了了解自己,永城那么远,都派人去,把婺剧团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符总伸出手来,在张晨的肩膀上拍了拍,和他说,你可以的,年轻人,胆子就要大一点,特别是在海城这个地方。

        符总给张晨开出的条件是工资除外,整个项目完工,给他百分之三十的分红。

        有了这笔钱和这个项目,以后你在海城,就可以自己立足,不必仰人鼻息了。符总说。

        张晨答应考虑一下,他说他要回去,和人商量一下,他没有办法拒绝,也不想拒绝,这个诱惑,如果说张晨没有动心,那他张晨就不是张晨,也不会来闯海南了,特别是符总的那句话:

        “有了这笔钱和这个项目,以后你在海城,就可以自己立足,不必仰人鼻息了。”

        每一个出来闯荡的,大概都会被这句话打动吧?这不就是你的梦想吗?
    沈兰舟萧驰野在马上肉小说穿越乡野情事禁区小说免费看女频听小说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小说言情甜宠有肉小说肉糜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