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0099 走了那么远的路
        他们又坐了一会,张晨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这才起身告辞,小昭还是挽着他的手,送他下楼,到了楼下,她发现张晨是骑摩托来的,兴奋地叫道:“我能不能坐坐你的车?”

        张晨说好啊。

        只有一个头盔,张晨给小昭戴好,上了车,小昭从后面搂住了张晨的腰,即使隔着一件衣服,张晨也能感觉到她的手是软软的。

        “往哪里走?”张晨问。

        小昭用手指了指往市区去的方向:“这边。”

        晚上的省府路,头顶椰树摇弋,路上人车稀疏,小昭不停地催促:“快点,快点!”

        张晨一加油门,小昭发出了一声尖叫,她双手紧紧搂着张晨的腰,身子紧贴着张晨的身子,圆圆的头盔,抵住了张晨的后脑勺。

        冷冷的夜风扑面而来,张晨的头发一片片竖起,朝后倒伏,沙沙地打在小昭的头盔上,小昭咯咯笑着。

        整条省府路快开到头,到了那个三角地带,四周才开始变得热闹起来,灯光也变得更加的璀璨。

        张晨在路口停了下来,对面就是张晨熟悉的东湖招聘墙,右边是博爱南路,左边是海秀路,张晨大声问道:“左边还是右边?”

        小昭看了看,右边是一片低矮的房子,灯光也黯淡很多,而左边,一眼就能看到高楼大厦,灯光把楼顶的半边天都洗白了。

        小昭叫道:“左边,左边,我们去左边。”

        张晨重新启动,拐上了海秀路,海秀路到了晚上这个时间,依旧是车水马龙,张晨减慢了车速,小昭也不喊快一点了,而是很好奇地看着两边,她看到了望海商城和望海国际大酒店,叫道:“符总是不是就在这里?”

        张晨回答说是。

        小昭叹了口气:“这么大,这么高级,怪不得。”

        怪不得的意思大家都清楚,张晨也没有问,只是继续地往前骑,他准备过了南大桥再掉头,或者沿着龙昆北路去滨海大道,然后往回走。

        小昭突然叫了起来,她指着前面的路牌,问道:“机场路?这里就是机场吗?我明天是不是来这里坐飞机?”

        张晨回答她是,机场就在这条路进去。

        “往左拐,往左拐,我们去看看机场,我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小昭拍着他的背脊叫道。

        张晨往左,转向了机场路,他不好意思和她说的是,我也从来没有坐过飞机,你至少明天就可以坐到飞机了,老子连机票长什么样,都还没有看到过。

        到了大英路和机场路交界的路口,小昭和张晨第一次到这里时一样,发出了一声惊叹,张晨也感到有些吃惊,整个城市似乎人都快走光了,怎么这里,还是一样的热闹?

        他们到了机场,候机大厅就在路边,门关着,里面已经没有人,只有出口那一侧的门还开着,灯还亮着,应该是还有飞机没有降落,门口还三三两两地站着一些接客人的人。

        小昭趴在玻璃上,朝里面看着,她问张晨,明天我就是在这里等飞机?

        张晨也不知道,不过他想,既然是候机厅,应该就是的吧,他点了点头。

        小昭看了一会,有些失望,她说,和火车站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比火车站干净一点。

        张晨差一点就笑出来,不过想想也是的,当时的海城机场,还没有广州火车站大。

        “我请你去吃火锅吧。”张晨和小昭说。

        小昭兴奋到:“真的?就前面经过的那里?”

        张晨点了点头。

        “快去快去。”小昭催促道。

        两个人找到一张桌子坐下,老板拿过了菜单,小昭突然就和老板,用四川话说了起来,张晨这才知道,原来小昭是四川的,她告诉张晨,她是达县的,你知不知道达县?

        “知道,就在大巴山区。”张晨说。

        “你怎么会知道?”小昭惊奇道,“还知道大巴山?你去过那里?”

        张晨摇了摇头,张晨知道达县,是因为罗中立的那幅《父亲》的原型就是达县的,罗中立在那里插过队,对那里有很深的感情,他的回忆文章里,多次提到过达县和大巴山,后来他还画过一系列大巴山区的画。

        不仅是他,四川美院的朱毅勇、周春芽、何多苓等,都画过和那一带有关的画,可以说,当时画画的,特别是画油画的,就没有不知道达县和大巴山的。

        张晨要和小昭说这些,当然说不清楚,他只能说,听人说起过那里。

        张晨看着小昭,突然就觉得她和何多苓《春风已经苏醒》里的那个女孩很像,那个和一头牛、一条狗,坐在枯草地上,注视着远方的女孩长大了,现在到了远方?

        由画及人,张晨油然而生一种怜爱,忍不住就握了握小昭的手。

        小昭看了看他,又看看自己的手,想起了张晨说过的话,小昭轻轻地笑着:“拿去吧。”

        这个晚上,小昭吃了很多,也说了很多,她告诉张晨,到海南后,就没有吃过火锅,每天都是海鲜,海鲜虽然好吃,但总是没有火锅过瘾。

        “你晚上很少出来?”张晨问。

        小昭摇了摇头,她说几乎都不出门,符总就让她们在那个房子里待着。

        张晨好奇她们怎么到的海南,小昭告诉他,是望海酒楼去他们那边招工招过来的,本来说是来当服务员的,到了这里,被符总看中,就安排去那里。

        等到他们吃好,已经快十二点,张晨把头盔给小昭,小昭摇摇头不要,张晨也没有戴,小昭上了车,也不再催张晨快点,而是搂着他的腰,脸就贴在张晨的背上,一动不动,张晨还以为她睡着了。

        “小昭。”张晨叫了一声。

        “嗯,”小昭应了一声。

        张晨不响了,继续默默地骑着。

        他们到了酒店,下了车,张晨和小昭说:“你上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小昭愣了一下,问道:“你不上去?”

        还没等张晨说完,她又“哦”了一声,目光黯淡了下来,快速地点了点头。

        小昭走到楼梯口,回头看看,张晨还站在那里,小昭突然就跑回来,在张晨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跑上楼去。

        张晨用袖子擦了擦刚刚被小昭亲过的地方,然后上车,回去了。

        张晨回到了金融花园,在门口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打开了,在门打开的一瞬,门里的音乐声摔了出来,差点把张晨撞倒,刘立杆和金莉莉在唱卡拉OK,伴音开得很大,好在房子的隔音很好,张晨在外面的时候,只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

        金莉莉抽了抽鼻子,问道:“什么气味?”

        张晨霎时紧张起来,他以为金莉莉嗅到了他身上,小昭那清凉的香气,金莉莉凑近张晨闻了闻,问道:“你去吃火锅了?”

        张晨暗地里松了口气,他点了点头。

        “带女孩子了?”

        张晨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他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哼,海南的男人,要是不带女孩才奇怪,他们不喝花酒,就不会喝酒了!”金莉莉不屑道。

        张晨又松了口气,原来金莉莉是认定他一个晚上,都和符总在一起,这他妈的,还真是跌宕起伏啊。

        刘立杆见张晨回来了,他一只手举着话筒,一只手朝张晨招了招手,他在唱的,还是《伏尔加纤夫》,金莉莉骂道:“这王八蛋,唱了几个小时的嘿嘿吆嘿了,就是拉船,都从伏尔加拉到永城了。”

        张晨大笑,金莉莉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快去冲凉,难闻死了,冲完凉过来,让这个伏尔加拉船的,见识见识你的几度风雨,你再不回来,我头都要被他吆嘿爆炸了。”

        ()

        
    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2小时前更新新桃运小村医尺度疯读小说极速版下载免费安装七猫免费小说医生,给我开点药全文诡秘之主青春禁地说好的禁欲系呢 姜凌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推荐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