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0947 眼里江河
        张晨他们在小诸葛那里吃完晚饭,双方告别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了,赶回杭城太远,他们往回开了一个小时,到了永城县城,住在新安江大酒店。

        前一天在几个古镇,走了一整天的路,晚上又喝了几个小时的酒,除了老谭和雅克,其他人都觉得有点累,一觉睡下去,一直睡到十点多钟才起床。

        走路的这点活动量,对老谭和雅克来说,当然不在话下,他们两个人很早就起来了。

        老谭坐在下面酒店大堂抽烟,看到雅克从电梯里出来,两个人没有去二楼餐厅,而是出了酒店的大门,右手转就是江边,他们决定先去江边看看,回来再吃早餐。

        这条路的尽头,是一座跨江的大桥,老谭和雅克都是搞建筑的,他们走近一看,就发现这是一座中承式不等跨钢管混泥土拉索拱桥。

        桥的造型很别致,桥两边各有三个巨大的拱形钢管,上面和底部用横梁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牢固的整体,从拱形钢管上,有一根根吊索垂下来,把整个桥面悬吊起来。

        不管是拱形的钢管还是横梁,都涂刷成桔红色,加上桥下面的江水清澈见底,桥对面和江中间的江心岛郁郁葱葱,这三个巨型的桔红色钢拱,横跨在江面,真的就如长虹卧波,桥的名字叫“新安江大桥”,但当地人,都习惯叫它彩虹桥。

        老谭和雅克,走到了彩虹桥头看看,又走回来十几步,他们看到桥头有一家包子店,生意很好,买包子的人很多,一屉包子出来,几分钟就被抢光了。

        两个人走过去,发现这里有肉包,还有豆腐包,都是皮薄馅多,那肉包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肉,那豆腐包子,隐隐能看到里面红红的辣油,一看就很辣。

        老谭问店家,哪种包子好吃?

        店家还没有回答,边上买包子的人就说,豆腐包子好吃,不过很辣。

        老谭和雅克,就要买十个豆腐包子,十个肉包子,边上的人看到老外要买包子,就让了他们。

        老板问他们,在这里吃还是带走?老谭说带走,老板用塑料袋,五个一袋五个一袋给他们装了四袋,最后还把一包餐巾纸也给了他们。

        老谭和雅克,提着包子,走到下面江边,江面上笼罩着薄薄的一层雾,还没有散去,两个人坐在一个石砌的码头的台阶上,下面有一位妇女,穿着长筒雨靴,站在江水里洗衣服,老谭和雅克有些疑惑,心想,这么冷的天气在这里洗衣服,不冷吗?

        两个人买是买了,但看着那豆腐包子里渗出来的辣油,都有些害怕,两个人动手,先把肉包子吃了,包子果然很美味,吃完了觉得不够,两个人盯着豆腐包子看看,都笑了起来,还是决定试试。

        一个人拿起一个放在嘴里,包子皮软软的,整个包子也是软软的,里面的馅,好像随时都会流出来,咬了一口,很辣,还很烫,但很鲜美,特别是里面的豆腐,好像是嫩豆腐,到了嘴里就化了,感觉像是在吃豆腐脑,怪不得整个包子软塌塌的。

        两个人把一个包子吃完,张开嘴,丝丝地吐着气,实在是太辣了,但手还是去拿第二个,嘴巴忍不住没有办法啊,谁让这包子这么好吃。

        两个人唏哩呼噜,额上都辣出汗了,头顶也朝外面散发着热气,两个脑袋坐在那里,就像是两把冒着热气的茶壶。

        两个人把豆腐包子也吃完,这时发现,不仅是嘴巴辣麻了,连肚子也撑胀了,两个人互相看看,又大笑起来。

        洗衣服的那个妇人已经走了,江水潺潺地流着,他们坐在这里,还隔着六七步台阶,远远地都能看到下面的江底,有水草招摇,这里的江水,实在是太清澈了。

        老谭站起来走下去,刚刚有包子馅汁流到了手上,他想洗洗,手伸进江里,结果发现江水是温的。

        他赶紧招呼雅克下去,雅克下去试了试,大喜,两个人洗了洗手,接着就痛痛快快地洗了个脸,洗完脸看着这江水,实在是忍不住,又用手鞠了一捧水,漱了漱口,水在嘴里是甜的,正好解辣,两个人干脆又喝了几口。

        直起身子,这才感觉到痛快。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水是经过上游的新安江水电站,直接从千岛湖底流出来的,从这里到新安江水电站,都是水源保护区,很少有污染源,水质优异,离他们上去不远,就是“农夫山泉”的灌装厂,“农夫山泉”那句“农夫山泉有点甜”的广告语,说的其实就是这水。

        老谭和雅克,两个人从边上的台阶走上去,到了彩虹桥头,沿着桥朝江对面走去,走到桥中间,倚着栏杆朝下面看,这时候薄雾已经从江面收尽,隔着这几十米的高度,他们仍然可以看到下面的江底,雅克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要是这么漂亮的一条江,在天空之城,那就完美了。”

        老谭不知道他叽里咕噜在说什么,但羡慕的意思,他是明白了。

        两个人顺着河流朝下游看,从这里,远远地能看到白沙大桥,横跨在两边的绿色之间,那么美。

        两个人走到了江对面,江对面是一条绿树掩映的公路,车辆很少,公路上面的山上,好像还有一条路,他们沿着一道水泥的台阶走上去,这才发现,这上面不是另外一条公路,原来是一条废弃的铁路,铁轨都已经生锈,枕木和道砟之间,有很多的草钻出来。

        现在是冬天,但奇怪的是这里的树和草,都还是葱绿的,老谭想了一会明白了,一定是和这条一年四季恒温的新安江水有关,它在这两岸,创造了一个独特的小气候环境。

        两个人沿着铁轨,朝白沙大桥的方向走,不知不觉,看到前面的铁轨消失,横着的是一条公路,公路上车来车往,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白沙大桥头。

        到了白沙大桥头,看到桥两边两只巨大的狮子,两个人又亢奋了起来,他们看到桥头有一道台阶通往山上,就决定先上去看看,台阶走到头,原来是一个六角形的亭子,名叫“迎客亭”。

        亭子的中间,立着一块大理石碑,碑的正面,是郭沫若写的“白沙桥”三个字,背面是“白沙桥碑记”,记述了当年建造白沙桥的历史由来。

        站在亭子里看下面的白沙桥和新安江,真是美不胜收。

        让他们气恼的是江对面,白沙桥头,竖着很高的烟囱,一看就是一家化工厂,雅克握紧拳头,挥舞着双手咆哮着,又用手不停地做着抹脖子的动作,老谭明白了,他是说,把化工厂盖在这里的人,应该砍头,老谭默然,他觉得确实该死。

        从上面亭子下来,两个人手摸着白沙桥栏杆上的石狮子,过了白沙桥,走到桥头的一个大门前,老谭看到,这里果然是一家化工厂,门口的牌子写着:“新安化工集团”。

        雅克突然就朝大门走去,老谭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大门口保安室里的保安,看到一个老外走过来,也站起来,走出了保安室。

        雅克一直走到门口的那块牌子前,出人意料地,“呸”地朝那块牌子吐了一口口水,然后转身往回走,老谭哈哈大笑。

        那个保安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这个老外,在搞什么鬼。

        他们两个,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走进了永城城里,往新安江大酒店的方向走,好在这酒店,当时是永城最好的酒店,老谭在路上不管问谁,谁都知道新安江大酒店在哪里。

        等他们走到了酒店门口,已经快十一点了,走进大门看到,张晨和刘立杆坐在大堂里的沙发上,看到他们,刘立杆问老谭,你大哥大都没有带?去逛街了?

        老谭笑道:“丢房间里了,我们很早就起来了,本来以为到江边转转就回来吃早饭,没想到走着走着,就从这桥过去,从下面白沙大桥走回来了。”

        张晨吃了一惊:“绕了这么大一圈?”

        老谭说:“这地方太漂亮了,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远了。”

        “早餐吃了吗?”刘立杆问,“现在上面早餐已经停了,等会就去吃午餐吧。”

        老谭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赶紧说:“吃了吃了,现在还饱,我们一个人吃了十个包子。”

        “十个包子?”刘立杆和张晨都吃了一惊,刘立杆问:“小笼包?”

        “哪里,就这个桥头的豆腐包和肉包。”老谭说。

        彩虹桥头的这家包子店,是永城有名的包子店,张晨和刘立杆当然知道,他们知道那里包子的分量,十个包子?

        “那你们是要走这么远的路。”刘立杆笑道。

        张晨叹息道:“我前面醒来,还想着要吃豆腐包子,没想到我这本地人没有吃到,被你这外地人和一个老外吃到了。”

        “那现在去买啊,一点点路,那包子确实好吃。”老谭说。

        “已经收摊了,他们只做早餐。”张晨说。

        刘立杆看着老谭问:“你们吃过这里的豆腐包子了?”

        “吃了啊,一个人五个。”老谭说。

        “味道怎么样?”

        “很好吃,这里的豆腐包子,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

        “辣不辣?”

        老谭笑道:“辣是有点辣的,不过味道好,忍不住。”

        “太好了!”刘立杆叫道,“你们连这包子都可以吃,那我们中午,就可以去吃了辣鸭掌,再回杭城了。”

        n.

        
    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的草坪七猫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