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1157 需要演
        谭淑珍把电话接了起来,果然是三堡的村委会主任,对方在电话里介绍了自己后,谭淑珍就说:

        “你好,你好,主任,哎呀,本来我早就该去拜访了,可惜,这段时间太忙,都在外面跑,谢谢你给我们介绍了高沙这么一个好地方,我们第二天去看了,就签了下来。

        “你也知道,主任,为了抢时间,我们高沙的项目,是先上车后买票,各种手续都要尽快完善,不然到时候有人捣乱的话,会很难看,等忙过了这段以后,我就去拜访你,好吗?

        “再说,三堡工厂的事,还有时间,没有那么着急,反正我们公司大的原则方针已经定下来了,张总出差前交代过我,我们肯定会配合你们的拆迁工作,决不会拖后腿。”

        谭淑珍话说的滴水不漏,主任也觉得无话可说,只能说好好,谭总,我等你电话。

        主任和谭淑珍通电话的时候,小杨在边上一直听着,等他挂断了电话,小杨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杨科长?”主任问。

        “这个公司,还真是高手。”小杨说,“主任,你看到没有,我们今天转了一圈,碰到他们公司的所有人,说的都比唱的还好听,但事情的实际进展,一点也没有,别说事情没有进展,我们连真神,都还没有看到一个。”

        主任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也笑道:

        “这城里人的心思,也只有你们城里人能猜,我们乡下人不懂。不过,他们高沙那边的事情,确实比我们这边急,高沙那里的厂不搞好,他们连搬的地方都没有,他们要是没有地方搬,哼哼,那到时候,我们想让他们搬都搬不了了。”

        “为什么?”小杨不解地问。

        “你好好想想,一句拆迁逼死了一家规模以上民营企业的帽子下来,就会让人吃不了兜着走,人家的关系,可是直通北京的,要是从北京追究下来,你认为省里会扛,还是市里会扛,区里会扛?最后当替死鬼的,是你我还是其他人?”

        主任说着,小杨吃了一惊,他说:“对啊,主任,还是你这个乡下人看得远。”

        “什么看得远,只不过背锅背出经验来了。”主任哼了一声,“这种话,我也就和你杨科长说说,哪次有功的时候,那些人不是一层层地往上揽,有过的时候,不是一层层地往下推,我们是最基层,没地方可推,不然我也想什么事,都推给地里种菜的农民。”

        主任说着,小杨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他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他们局里也是一样,有什么事,局长可以推给副局长,副局长可以推给处长,处长可以推给他这个科长,他再也没地方可推,总不能推给下面的一般干部。

        就是推给了下面一般干部,那你也负有直接的领导责任。

        电话那头,谭淑珍放下电话,刘立杆就笑了起来,谭淑珍问,你笑什么?

        “我们三个剧团的,没想到离开剧团这么多年了,这演戏的本领,又用上了。”

        刘立杆说着,谭淑珍和张晨都笑了起来。

        谭淑珍指着张晨说:“他他,他才是我最想不到的。”

        张晨骂道:“什么想不到,我跑龙套的时候,也比杆子跑得好,一次都没有出过差错吧?老杨都说我跑龙套,比我画布景还要认真负责。”

        刘立杆不服气了,骂道:“什么跑得好,你上去都是一句台词没有的,就演个木头,演个木头谁不会,他妈的只要有一句台词的,你们都是把我推上去。”

        三个人大笑。

        谭淑珍叹了口气,她说好吧,这可能是我们最有票房价值的一场戏,不演也得演,想想我们以前,五百块的演出费,我们都要全团给人演一个晚上呢。

        刘立杆站了起来,他说我出去一下。

        “你去哪里?”张晨问。

        “轮到我上台了啊。”刘立杆说,“我去找储主任,他才是关键。”

        刘立杆走了出去,不一会,从外面的停车场,传来了阿斯顿马丁的轰鸣声。

        “真费地。”张晨看了看外面说。

        “还费轮胎。”

        谭淑珍说,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

        等到刘立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小昭已经回家,谭淑珍也回房间睡觉了,张晨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等刘立杆。

        刘立杆回来,出乎张晨意料的是,他看上去很清醒,并没有喝的醉醺醺。

        “没喝酒?”张晨问,“去干什么了?”

        “和尚洗头。”刘立杆骂道,“储主任这王八蛋,就好这一口,张晨,你记住,我今天他妈的这是为你失身。”

        张晨大笑,他说,你这是鸳梦重温吧?

        “去你的,自从这贵妻来了之后,你看我有哪一天不规规矩矩的?”刘立杆问。

        张晨笑道:“好像是。”

        “不是好像,是绝对是。”刘立杆叫道。

        “不对,连春节的时候,和范建国出去也没有?”

        “我什么时候和范建国出去过了?”

        刘立杆说着马上想起来了,他春节和孟平在任溶溶陈雅琴她们那里的时候,自己骗张晨,说是和范建国出去了,刘立杆马上改口说:

        “我们出去,就打麻将,没干其他的。对了,今天这事,保密啊。”

        张晨连连点头:“好好,保密。”

        “下个星期一,储主任会陪柳成年,去五福和三堡视察拆迁工作,过了这个时间点,老储那里,会找机会和柳成年汇报,他那里说,比我们说好一点。”

        张晨说好,但愿早一点结束这样的日子,前面我坐在这里,感觉自己就像一条丧家犬。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主任带着评估公司的人,去了张晨他们厂里,有房产证的这部分,很简单,就按房产证上的面积,没有房产证的,像公共厕所和浴室这部分,也在拆迁补偿的范围,就需要丈量,包括厂区里搭建的大棚,这些不能移动的临时建筑,都要计算进去。

        除了建筑,最大头的就是设备和装修,装修这块,集中在配货中心,张晨他们的配货中心,当时是按展示中心设计的,装修上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和物力。

        设备部分,像蒸汽管道,裁床、后道的工作台这些,都是现做的,属于拆了就报废的,也在赔偿的范围之内,要登记在册。

        林林总总,有几十项之多。

        赵志刚陪着他们,忙了半天,中午在员工食堂的包厢吃了饭,这才送他们走。

        到了下午,谭淑珍给主任打电话,说她从高沙回来,不知道主任有没有时间,她想顺道转过来一趟。

        主任赶紧说有有,我在办公室里等你。

        谭淑珍到了三堡村委会,不仅主任在,连书记和小杨都在等她,大家总算是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美人,还真的是美。

        谭淑珍一直面带微笑,说话软软的,就像唱戏,声音还很好听,谭淑珍和他们说,她这回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补偿的标准。

        关于这个,拆迁指挥部有厚厚的一份文件,里面大的,从不同类型的房子的价格,到小的,一扇不锈钢窗,一个雨棚的价格,都写得清清楚楚,这也是评估公司评定价格时的依据。

        谭淑珍问,这个可不可以借给我们看看?

        主任和书记互看了一眼,主任说,这本就送给你们好了,反正也都是可以公开查询的资料。

        谭淑珍赶紧说谢谢,谢谢!

        主任他们,想再进一步谈下去的时候,谭淑珍笑道,她说她要拿回去,先研究一下,还有,厂里和我说,上午评估公司已经去了,那我们就等评估公司的评估报告出来,这样也有一个谈的基础,好吗?

        主任和书记觉得,谭淑珍说的有道理,就说好。

        小杨总感觉,有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意味,他想反对,但又说不出反对的理由,是啊,对方也没有漫天要价,只是说等评估公司的报告出来,报告出来,大家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讨价还价,不是很正常吗?

        谭淑珍站起来,和他们三个人告辞走了。

        谭淑珍开着车,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天香楼,刘立杆和上午去张晨他们三堡厂里的评估公司老总,在天香楼的包厢里,这次的评估公司,是收储中心指定的,储主任帮刘立杆约了评估公司的老总,他就不出面了。

        谭淑珍在天香楼的停车场里停好车,并没有下车,而是翻开那本价格表,仔细地看了起来,还拿过了计算器和纸笔,计算起来,她很快就算出来,根据这个价格表,张晨整个工厂的评估价格,应该在一千八百万到一千九百万之间。

        谭淑珍把几个主要的数据,记到了自己的本子上,把本子放进了包里,这才上楼。

        他们今天请评估公司老总吃饭的目的,主要是,让他们把整个评估工作往后拖,暂时先不要出评估报告,因为只要评估报告一出来,再去调整就被动了。

        反正现在的评估量这么大,哪个先出,哪个后出,都是正常的。

        同时,他们也需要沟通和探讨一下,哪些项目,中间其实是有模糊空间的。

        无弹窗()

        
    都市言情绝品按摩师全文阅读以茶入药(年龄差H)无弹窗小说和网文的区别学长帮帮忙百度小说免费短文集合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网盘掌阅小说网豪婿 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