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1191 曾经烂尾,继续烂尾
        一月二十二日,年二十八,张晨他们一行人,从杭城萧山国际机场出发,去往三亚凤凰国际机场,按照时间,他们是最早一批到三亚的,接着是孟平和钱芳他们,最后是小树带着小昭的父母。

        瞿天琳听说张晨他们要去三亚,带着儿子,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她父母留在杭城,和瞿天健一家一起过年。

        要和向南分开,张向北老大不高兴的,他想跟向南回永城,初三再和他们一起去三亚,二货和他说,跟着我,到了三亚,我带你去军舰上玩,让你摸摸大炮怎么样?

        张向北一听就来了兴趣,叫道:“真的,青蛙大伯伯,我真的可以去摸大炮?”

        二货说,当然是真的。

        张向北还不相信,看着张晨,张晨和他说,真的,我们住的酒店,离海军的榆林基地不远,不光光他可以,谭伯伯也可以,谭伯伯以前就在那里面当军官。

        这一来,张向北马上兴奋起来。

        瞿天琳的儿子,在边上听着,听到这里,再忍不住,他问二货:“叔叔叔叔,我可不可以也到军舰上面去,可不可以摸摸大炮?”

        二货晃了晃手里抱着的儿子说:“当然可以,连我们这个小毛头都可以。”

        “耶!”瞿天琳的儿子兴奋地叫道。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他们到了三亚凤凰国际机场,从杭城出发的时候,他们还穿着厚厚的冬装,到了三亚,这里的人已经是短袖短裤加人字拖。

        他们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集体去洗手间里换衣服,换下冬装,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夏装穿上,把冬装提在手里,接着去取行李,取了行李,把冬装都放进行李箱里,这才往外面走。

        一走出出口,老谭就愣住了,他看到小郑和七八个人站在出口,看到他就围过来,纷纷叫着大哥,他们原来都是老谭手下的兵,现在像小郑,去了省军区,还有三个,仍然还在榆林基地,不过他们也已经是带兵的人,还有几个,转业到三亚当地的各部门工作。

        老谭看了看二货,知道肯定是他打电话通知的小郑,二货嘿嘿笑着。

        他们每一个人都上来和老谭拥抱,小郑是最后一个,看到他,叫了一声大哥,就哽咽了。

        和小郑握完手后,张晨眼睛一亮,他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一个人,正朝他们笑着,还是梳着一丝不苟的分头,上身是一件花衬衫,下身是浅灰色的熨烫出的裤线,都可以切豆腐的薄麻裤,脚上是一双白皮鞋,这不是老谢还是谁?

        张晨紧走了两步,叫道:“谢总,你怎么来了?”

        “你们都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来,在海南,可就剩我这一棵独苗了。”老谢说,“杆子打我的电话,告诉了你们的航班。”

        张晨他们延安路专卖店开张的时候,老谢是去过杭城的,瞿天琳和小昭都见过他,不用介绍,张晨把自己的父母和小芳,介绍给老谢认识。

        老谭也走过来,和老谢握手,那边,他的那些兄弟,已经围着二货一家三口,二货的儿子,在他们手里一个个传递着。

        小郑他们开来了两辆面包车,小郑和张晨说,这两辆车,给你们在这里的时候用,张晨赶紧说谢谢。

        孟平他们,还有一个小时到,小树和小昭的父母,比他们又要迟二十分钟,张晨和老谭说,要么你们先去酒店,我和谢总在这里等就可以,阿婉那个大肚子,我怕她吃不消。

        老谭说好,小郑把一辆车的车钥匙交给了张晨,他们带着大队人马,先去金陵度假村安顿下来。

        张晨和老谢,走去边上的茶室,坐下来喝茶。

        张晨问老谢,你这里现在怎么样?

        老谢笑道,不怎么样,当初跑到海南,是这里机会多,现在海南是什么机会都没有了,机会都在大陆,像我们这种人,想回大陆又回不去了,只能在这里混日子,有时候想想,可能还真不如像你们那样,当时被断了念想,彻底离开海南的人。

        老谢苦笑道:“我们留在这里的,就是被温水煮的青蛙,天天熬着。”

        张晨想想,老谢的话也有道理,自己当初要是没碰到那种突发事件,继续待在海城,可能到现在还会在那里,不会有想回大陆的念头,这个公司不行,就换一个公司,凭自己在海城几年的经验,找一个新工作大概不难,但正因为不难,可能就不会离开这样。

        就像最早,但凡剧团的日子好过一点点,每年还有演出,哪怕是跟着老杨,就那样到处转场,天天打地铺,自己也不会有想离开剧团的想法。

        张晨心想,自己实在不是个很好动的人,要不是被环境逼着走,自己可能还真不一定能走到今天。

        老谢叹了口气:“海南是没什么指望了,快死透了。”

        “真的有这么惨吗?”张晨问。

        “有没有你等下出去就看到了,这一路,都是烂尾楼和烂尾的酒店,都还是杆子他们那时候留下的,海南的政府,说句难听的,连清理烂尾楼的能力都没有,清理也要钱啊,三亚还好一点,今年开始逐步清理和炸烂尾楼了,为什么逐步,不逐步他们也没有钱啊?

        “海城更惨,那么多的烂尾楼继续烂着,原来的熊猫汽车工业园,画了个饼,根本就没有起来过,红牛走了,养生堂好像也回你们浙江了,新大洲和海马,半死不活的,海药那个三九胃泰,打官司也输给了深圳,除了一个海罐,整个海南,就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了。

        “你想想,一个省,就靠一罐椰子汁吊吊命,怎么会好的?

        “海南本身基础就差,房地产那一拨,又被伤了一枪,到现在都回不过神来,你们杭城,现在房子多少钱一个平方了,应该要四五千吧?”

        老谢问,张晨说:“上万的都有,不过都是杆子炒起来的。”

        “这个家伙。”老谢骂道,“他那个京海国际金融中心,现在还烂尾在那里,他拍拍屁股走了。对了,你知道农垦和秀英这边,现在房子多少钱一个平方?”

        张晨想了一下,他说两千?

        “两千?哈哈。”老谢笑道,“四百多、五百多,两三万块钱,我就可以给你买一幢已经造好,闲置在那里的别墅了,你自己装修,自己去通水电,你想想,就这个样子,这地方还会不会好的?”

        “那谢总你现在,还在开KTV?”张晨问。

        “对,就那么一个破地方,混口饭吃,不敢投资了,投什么都回不了本,不过,我那里地方没变,里面的客人都变了,现在每天,就是一些烂仔过去玩,我自己都不上去,看着就烦。”

        老谢一路说着,张晨一路听着,一路心凉。

        他想起自己当年第一次到海城的时候,从秀英港,坐在摩托车的后座,经过国贸,看着金融花园的那一片高楼时,感觉就像是天堂,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那个时候,觉得和海城相比,杭城就像乡下,这一转眼,角色就互换了?

        张晨觉得不胜的唏嘘。

        “好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和杆子吧。”老谢说。

        张晨就把自己和刘立杆的情况,和老谢说了,老谢不停地点着头,赞叹道,不错,不错。

        两个人聊着天,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孟平他们快到了,张晨和老谢,结账走出茶室,走去了出口那边,等了十几分钟,看到孟平和钱芳,李阳和徐佳青,曹小荷带着圆圆出来了,圆圆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

        他们你一群人,只有叶宜兰回家过春节,没和他们一起来。

        除了李阳,其他人老谢都是认识的,孟平看到老谢,也很意外,两个人握手之后,孟平看着老谢问:

        “你是昨天还是今天从海城过来的?”

        “今天上午开车过来的,现在快,高速三个小时就到了。”老谢说。

        孟平退后了两步,看着老谢问:“你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头发一根也没有挂下来,裤缝还可以切豆腐,老谢,你是怎么做到的?”

        大家都笑了起来,张晨说,这个,一直都是迷,我从认识谢总到现在,就搞不清楚,谢总的裤缝怎么能一直保持这么锋利,我还是做服装的。

        老谢嘿嘿笑着:“就是勤快一点,我的衣服裤子,都是我自己熨的,其他人要熨,我还不放心。”

        张晨说好,你下次去杭城,我一定要把你请去我们工厂,给我们工厂的大烫讲讲课,传授你的宝贵经验。

        众人大笑。

        一群人就站在出口聊着天,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小树领着他的父母也到了,那时的飞机,还真是准点。

        孟平、钱芳、李阳和徐佳青坐老谢的车,曹小荷和圆圆,坐张晨的车,张晨问孟平,金陵度假村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不就是我们上次来过的吗?”孟平说,张晨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没事,我经常来,你熟不熟?不熟你跟着我。”老谢和张晨说。

        张晨说好。

        曹小荷和张晨说:“张总我来开吧,你陪你爸妈说说话。”

        张晨把车钥匙,递给了曹小荷。

        从机场到金陵度假村的这一路上,张晨看到,路两边果然如老谢说的,都是烂尾楼,有住宅,有别墅,最多的,还是烂尾的酒店。

        张晨看到有一幢烂尾酒店的主楼,挂着很大的一块红布,上面写着很大的四个白字:“现代爆破”,看样子这楼马上要进行爆破拆迁,而这红布,是爆破公司在给自己做广告,对他们来说,接下去在三亚、在海南,业务应该应接不暇。

        马上就要到大东海,到金陵度假村了,张晨的心拧了起来,他看到前面不远处路边的海湾丽景大酒店,也是一样烂尾着。

        这么说,那个老夏,也没有把它建起来。

        车驶过海湾丽景大酒店,张晨死死地盯着它看,心里充满了同情,身为酒店,他觉得它何其不幸,烂尾了一次,接着又烂尾一次,而且要继续烂尾下去,它的生命,最后是不是“现代爆破”来了结它?

        张晨还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酒店没有起来,那么作为酒店副总经理的金莉莉,又去哪里了呢?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有没有看小说的网站好看的玄幻小说的礼物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撒野 小说恐怖小说